王友群:安徽大躍進餓死500萬人之謎

中共當政後,上世紀60年代出現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饑荒。這場大饑荒不是天災,而是人禍。當時力主救災的安徽省副省長張愷帆被打倒,就是明證。

1959年9月19日,中共安徽省委擴大會議通過《關於張愷帆、陸學斌反黨聯盟的決議》,宣布「將張愷帆開除黨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級別由七級下調到十一級,並責令其交代包庇反革命分子及其他重要問題」。陸學斌被給予留黨察看兩年的處分,撤銷候補書記、宣傳部長、副省長等職務,並交組織部門繼續審查。

毛澤東將張愷帆「一棍子打死」

張愷帆之所以被打成「反黨聯盟」成員,是因為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上的一段批語。1959年7月,中共廬山會議期間,中共元帥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一封講真話的信,引起毛澤東雷霆大怒。彭德懷被打成反黨集團頭目,受到嚴厲批判。

1959年8月4日,中共安徽省委將《安徽省委書記處書記張愷帆下令解散無為縣食堂》的報告派專人呈送到廬山。毛澤東看了這個報告後,寫了一段批語。認為張愷帆跟彭德懷等人一樣,是「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懷疑他們是「混進黨內的投機分子」;「站在資產階級立場,蓄謀破壞無產階級專政,分裂共產黨」。曾經擔任過毛澤東祕書的李銳後來評述道:「批語極為嚴厲,上綱上線,驚心動魄,不僅影響山上的批鬥升級,對全國影響,尤為深遠。」

張愷帆,1928年8月加入中共,1959年,任安徽省委書記處書記、常務副省長。毛澤東一段批語,冒著巨大風險救災的張凱帆,竟被當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壞人打倒。

毛澤東頭腦發熱 安徽到處餓死人

1958年,毛澤東發動「大躍進運動」,要「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

時任安徽省委第一書記曾希聖,是毛澤東極左路線的積極追隨者。他在安徽大放糧食高產衛星,用土高爐大煉鋼鐵,盲目興修水利工程,大刮共產風、命令風、浮誇風、瞎指揮風、幹部特殊化風,導致生態環境急劇惡化,人力、物力、財力嚴重浪費,到1959年7月廬山會議前,安徽省許多地方出現餓死人現象。

當時,安徽省委領導都兼任一個縣的縣委書記。張愷帆兼任巢縣縣委書記。他與巢縣縣委第二書記張建深入社隊調查時發現,「群眾家已是十室九空,公共食堂的大鍋裡全是清水煮青菜,只有一點點糧食,情況非常嚴重」。張愷帆還從安徽省糧食廳了解到,無為縣1958年上報產糧13億斤,徵購7億斤。張愷帆是無為人,知道無為年產糧食最多7億斤,如果徵購7億斤,農民將沒有剩餘的糧食。

在巢縣短暫逗留後,張愷帆立即趕往無為縣。1959年7月4日至23日,他在無為縣呆了20天。他在回憶錄中寫道:「第一站是石澗,路上行人沒有一個不帶拐棍的,村上的小孩子瘦得不成人形。到農戶家裡看看,大多數躺在床上,呻吟不絕。」很多人向張愷帆下跪求救說:「我們還不如雞,雞一天還有兩把米。」「聽說上頭規定每人每天二兩原糧(稻、麥而非米、面),能發到我們手裡也好。發給食堂,層層剋扣,我們就一點也見不到了」,「食堂不能再辦了」,「張省長,把自留地還給我們,我們也度度命。」張愷帆印象深刻的是石澗區沿河梢村,「全村十幾戶人家就剩9個孤兒!農民家裡,第一個餓死的,家裡人還給他弄幾塊板,釘個棺材。第二、第三個餓死的,就只用竹床或門板抬出去。第四、第五個就更慘了。」「慘不忍睹!病人抬死人,埋得不深,沒有勁挖,天又熱,沿途常聞到腐屍的味道。」

毛澤東誇海口 基層幹部打人

張愷帆在調查中發現,許多基層幹部對老百姓態度粗暴,打罵成風。在無為的一次會議上,他談到:「基層幹部動輒打人,不是個別現象,而是比較普遍,從上到下,幾乎都有。有個縣委委員,名叫賴風旭,在三官殿打人,同時我昨天還接到一封來信,說他老婆在那裡吃喝嫖賭,樣樣都來,賴在養殖場裡,據說問題很多。宗發有個基層幹部,打了44人,其中因打致死的貧農5人。打了之後,還扣人家的伙食,打人的時候,還不准人拉,誰拉就打誰。有個人被打致死,他的家屬到大隊要2塊錢買棺材都沒有要到。他打的人,從7歲到63歲,老少都有。」

為什麼基層幹部打人罵人現象嚴重?1958年9月3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宣布:「今年大概可以差不多增產一倍(糧食),即有可能從去年3700億斤,增加到7000億斤。今年如果搞到7000多億斤糧食,明年如果又翻一番,就是15000億斤,明年或許不能搞到這麼多……但是,明年總量可以超過10000億斤。」

這個牛雖然是在國內吹的,但外電紛紛報道,早已傳遍全世界。但是,到了年底,各地交不出這麼多糧食來,怎麼辦?1959年2月22日,毛澤東以中共中央名義通知全國,認定「公社大隊長小隊長瞞產私分糧食一事,情況嚴重——在全國,這是一個普遍問題,必須立即解決。」怎麼解決?對基層幹部來說,只有強迫命令這一條路可走了,於是,打人、罵人、虐待人的風氣盛行全中國。

張愷帆救災 被斥「反黨反社會主義」

就在張愷帆調研期間,上級向無為縣徵調糧食的命令一個接一個,眼前餓死人的現象是一大片。張愷帆頂住壓力,不僅停止糧食上調,7月10日至12日,將庫存的150萬斤大米和300萬斤稻穀,迅速發往農村;30萬斤黃豆加工成豆腐、豆漿,供應浮腫病人和沒有奶喝的嬰兒;還設法弄來的一批肉食品,供應給病人。此舉拯救了數十萬頻臨死亡的人。

為解決無為縣老百姓的吃飯問題,張愷帆提出了「三還原兩開放」:一是吃飯還原,即停辦人民公社的公共食堂,糧食發到各戶,讓社員回家自己做飯吃。短短3天,全縣6069個公共食堂「一風吹散」。二是自留地還原,讓社員在自留地裡種一點瓜萊之類的。三是房屋還原,讓社員回家去住。同時,開放水面,讓農民養一點魚,或下河捕一點魚;開放自由市場,讓農民可以在集市上做點小買賣。

張愷帆在無為救災時,廬山會議正在進行。毛澤東發動對彭德懷的大批判後,有人立即聯想到張愷帆。1958年,彭德懷到安徽調查時,陪同他的正是張愷帆。甚至有人認為,彭德懷寫給毛澤東信中的材料是張愷帆提供的。在中央,毛澤東打倒了彭德懷,在地方,毛澤東狠批了張愷帆。廬山會議還沒開完,時任安徽省省長黃岩,奉安徽省委書記處第一書記曾希聖之命,提前下山,回安徽組織批鬥張愷帆。

黃岩說,你張愷帆也是省委主要領導之一,揭露安徽的問題,不是跟自己過不去嗎?你怎麼這麼傻呢?張愷帆說,你先看看無為縣餓死人是不是事實。黃岩說:「無論無為有沒有問題,先批鬥你再說。」從此,張愷帆受到長達51天的批鬥。張愷帆被指控「大鬧無為20天」、「反黨反社會主義」、「攻擊人民公社」、「捏造事實向党進攻」、「揭無為的蓋子就是揭省委的蓋子,要把我們搞垮!」

張愷帆挨整 2萬多人受株連

1959年9月末,張愷帆和家人被押送到淮北濉溪縣勞動改造。1959年11月,張愷帆被祕密逮捕,押回合肥。原來,有人想定他為「混進革命隊伍的內奸」。張愷帆被囚禁207天,但是,查來查去,沒查出什麼問題來。之後,張愷帆被送回淮北繼續勞動改造。

張愷帆一人挨整,全家遭難。他的6個親人慘死:他的表兄王試之被批鬥致死;張愷帆本名張昌萬,他的二弟張昌選、堂兄張昌華、堂弟張昌樹、堂侄張柏五,被批鬥、毆打、逮捕,全都慘死在關押地。他的外甥謝一賢(姐姐的獨生子)為躲避抓捕,逃出無為,餓死在他鄉大路邊。他的三弟張健帆(昌青)在上海工作,與無為事件無關,受株連被開除黨籍、押送崇明島勞改。

後來平反時統計:僅無為一縣,因張愷帆事件受株連,被批鬥,被處理的縣、社、隊黨員、幹部和群眾,共計28741人。

安徽餓死500多萬人

張愷帆遭批鬥後,無為縣的情況越來越糟。作家丁人卜在《難忘的歲月——安徽省無為縣共產風史錄》中披露,1958年至1960年,全縣98萬多人,餓死32萬多。安徽省農村1961年較1958年減少449萬人,加上1961年、1962年的死亡人數,安徽至少餓死500多萬。

廬山會議後,毛澤東在全國發動反右傾運動,打了300多萬「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摧毀各級官員的憐憫之心,也阻斷了中國農民的自救之路,導致人類歷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大饑荒

據中國著名學者楊繼繩《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考證,1958年到1962年,中國餓死3,600萬人,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死亡人數。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