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三鹿奶粉事件的命门

中国真是个人祸遍地的国家,以至于天灾背后从来不缺少人祸之推手。在每天发生的众多人祸里,又有许多是明知故犯;不只是明知故犯,而是纵容著犯;不只是纵容著,出现了问题,还竭力包庇、掩盖、推委,对这些事故重大的人祸,从来都没有一个像样子的处理方案。面对人祸危机,从政府到事故方,他们所做的不是清查事故,公开相关的信息,彻查当事人,向受害者赔偿道歉。而是政府和事故方合起来,掩盖事实真相,坑害民众利益。这次三鹿奶粉事件,只不过是中国众多人祸事件的又一次东窗事发罢了。

为什么政府和厂方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大规模坑害民众的事,但民众就没有办法制止自己的权益不受侵害呢?其根源当然是源于政府的执政不是民众选举的结果,而且政府之所以不承认自己所犯的错,那就是因为民众无法用选票将不称职的政府选下台,因为目前中国民众的选票依旧是一张象征意义大过实际用途的废纸。中央政府到各级地方政府的权力不受约束,民众不能真正制约他们不作为或者乱作为乃至作恶,才是一切人祸频发的总根源。请记住,每天频发的大大小小的灾难里所包含的人祸因素,无一例外指向这个政府的权力来源和合法性,可谓万箭集。这个政府中的有识之士也深知这一点,但没有竞争对手的六十年“单干”已经使执政党和政府百孔千疮,他们被巨大而恶劣的执政习惯,被权力集团的利益所裹狭,已经上了一趟混装各种危险品的快速列车,既缺乏紧急处置的能力,也不想改变方向,清除掉车上的危险品。只是在那里像征性地高喊三十年改革开放,却不做一星半点的政治改革的实质举措。这样的政府管制下出现许多匪夷所思的对民众生命的漠视,实在是他们执政特质之体现。

我这样说,不仅有历史纪录,有理论根据,而且更有现实的靶子。三鹿奶粉总部所在地石家庄政府在卫生部的调查报告尚未出笼的时候,他们已开足马力,为袒护三鹿奶粉殚精竭虑。三鹿奶粉方面与当地政府穿了连裆裤是傻子都看出来的道理。三鹿厂方和石家庄政府,甚至是卫生部、国家质检局等相关部门都是极有瓜葛的利益相关单位。这些利益相关单位早都从内部获知消费者投诉或者医院病况,但是为了所谓稳定,为了奥运,为了更多的相关利益链,他们当然可以置人命于不顾。中央政府有稳定的压力,各部门有自己官员的官帽和实际受贿利益,当地政府的税收以及GDP,大批与此相关官员的贪腐,组合在一起成了类似三鹿奶粉这种企业危害民众利益而不受真正惩处的保护伞。商业利益使得这个保护伞的组合不只是政府各部门的贪腐与违法,而且连结到新闻媒体在其间的猫腻。新闻媒体受官方之打压,不能随意报道,我们暂且不说了,因为没有新闻自由。但新闻媒体和产家的利益瓜葛,因广告的投放的竞争,难以避免利益交换。这种利益交换的得益者,当然是厂方和新闻媒体,损害的是民众的知情权,从而损害民众利益,危及民众生命安全。同样的利益交换,当然更大规模地发生在与企业相关的政府行业主管部门,这里面的贪污腐败形成了有效的利益链锁,彻底出卖了民众的利益,所以你看到许多利益相关的政府部门、官员、媒体及其从业人员,联合起来愿意为不法厂商背书,你一点都不要吃惊。到要追究责任的时候,要么拿钱来不了了之,要么允许你走起诉的过场,但公检法也在后面等著不法产商送好处去,连怎么背书的调子都已经定好了。

也就是说,当一个产家通过许多关系使自己变成一地乃至国家的龙头企业后,这样的企业危害起民众的利益来,民众要讨回自己的利益可谓难上加难。这里面有一个充满痛苦的悖论:消费者在不知情与信息不充分,在媒体的误导并且压制了所有该企业的负面新闻,在虚假广告的诱惑下,使得消费者成就了某一个商品成为所谓的名牌,而一旦成了名牌,你要是受到了它的伤害,那它的力量就千百倍地能够弹压消费者。因为中国产品的名牌都是各种相关利益链(唯一不受重视的是消费者的利益)所组成的,而这相关利益链最可怕当然是政府在其间的贪腐和媒体在其间的误导。但不幸的是,中国没有哪一次伤害民众的事件,不是由政府相关部门乱作为乃至作恶,媒体受压误导或者受利益关联袒护而造成的。在中国社会,这就形成了一个通过不合法手段形成的强者通吃的社会局面,遍布各个阶层。而民众作为利益个体,利益分散,不容易组织起来,不容易形成合力来与这些不法的政府部门和虚假新闻媒体作斗争。因为你不仅没有言论自由,而且你没有游行、结社等宪法赋予的自由。如果不在制度设计上加以改革,那么民众作为利益受害者而得不到实质性赔偿的命运不仅无法改变,而且你只要生在中国,你是普通民众,那么就注定你受害的必然性。只是你受害的程度多少、受害时间的长短、受害秩序的先后而已。换言之,在中国做一个不受伤害的民众,或者说受到伤害而能得到真正公正补偿的民众,你的概率是无限趋近于零。也就是说,在中国,如果你是普通民众,你一生都未受到过不公正对待,没有受到过伤害,其概率比中六合彩还难。

三鹿奶粉事件不单纯是个食品安全事件──海外国家只需要拒绝进口中国这样的食品就行──但对中国来说,只是拒买或者惩罚三鹿奶粉是远远不够的。因为一个三鹿倒下了,千百万个三鹿站起来了。查出了三鹿奶粉的问题乃至我们幻想着能够合法处理它,在没有真正的制度保障食品安全问题的情形下,只不过是那些目前尚在扮演安全角色而实则一样有安全问题的企业在偷偷发笑,从中获益。普通民众的利益依旧不能得到真正的保障,普通民众成了永远的受害者。任何民众利益的大规模受损,最终矛盾的焦点,无一例外指向最高当轴应该进行民主政治改革。三鹿奶粉事件中诸方利益的博弈,受害方要得到真正完全公平公开公正的处理与赔偿,并且有效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必须仰赖中国的民主政治体制改革。我个人认为,中国社会已经到了充满很大危机的十字路口。

——转自《新世纪》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