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的悲剧人生(上)

【新唐人2017年01月05日讯】他,曾经是天纵英才的青年骄子,用疾风骤雨般充满激情的诗句,抒发自己对专制的叛逆和对自由的热切向往;他,在考古和历史研究方面成绩斐然,却一生未曾看透自己所身处的滚滚红尘;同样是他,在年逾花甲后,当数千万国人因大饥馑而死亡时,仍然麻木地写“诗”歌颂独裁者的“英明领导”,用华美的词藻去描绘“千秋庆岁丰”的虚假欢乐;即使自己两个才华横溢的儿子在文革中死于非命,他也始终未敢表露对当权者的任何不满或愤懑,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默默地把儿子生前的日记一行行、一页页誊写在宣纸上,内心充满煎熬。

他,就是郭沫若,生前被中共吹捧为“中国革命文化的旗手”,死后却被中国学者痛骂为“中国无耻文人之‘丰碑’”。尽管他一生都十分善于见风使舵,懂得逃避风头浪尖,但是在红潮席卷的历史进程中,他仍然犹如一粒狂风中飞舞的尘埃,逃无可逃。他那充满了尖锐冲突的戏剧化人生,以一种十分醒目的方式,展示了中共极权对中国文化人精神上的阉割和心灵的荼毒。

青春年少时的郭沫若才华横溢浪漫不羁

郭沫若1892年11月16日出生于四川省乐山县铜河沙湾一个地主兼商人的家庭。其幼名为文豹,原名郭开贞,号尚武,笔名沫若。其幼年入家塾读书,接受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

郭沫若少年时就颇有文才,在习读《诗经》、《唐诗三百首》时,他尤其喜欢王维、孟浩然、李白。之后曾就读于成都石室中学,在学堂中接触了社会新思潮。

1912年,时年19岁的郭沫若接受了父母为他安排一桩婚姻。但新娘子张琼华过门的这天,对婚姻生活满怀浪漫幻想的郭沫若,一看到新娘子那双被裹缠得变了形的“三寸金莲”小脚和平庸的长相就大失所望,当即返身走出了洞房。最终在母亲的苦苦劝慰与责备下,郭沫若还是与新娘度过了5天的洞房花烛夜,之后就离家出走。而张琼华此后就一直守在郭家,守了一辈子的空房,死时90岁。

1914年,郭沫若到日本九州帝国大学学医。1921年1月,郭以病假的名义休学3个月,以便前往京都帝国大学旁听文科。同年,他发表了第一本新诗集《女神》。这本诗集中的作品气势宏大,风格狂飙激烈,以强烈浪漫主义的词句,宣泄著诗人追求美好理想的激情,被后人推崇为中国现代“新诗”的奠基之作。在这个时期,郭沫若与郁达夫等人一同创立了文学社“创造社”,成为蜚声海内外的中国新文化重要代表人物。

这时的郭沫若正当激情四射的青春年华。一次在医院的走廊里邂逅了年轻女护士佐藤富子后,郭沫若立刻被这个善良纯情的女子所吸引,并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两人很快开始了频繁的通信。

相识四个月后,佐藤富子不顾家人的极力反对,与郭沫若缔结了婚姻,却因此至死都没有得到家人的谅解。为了掩人耳目,郭沫若和佐藤富子以兄妹相称,并给她改名为安娜。婚后,安娜考上东京都市谷女子医学校,入学后一个多月她就怀上了孩子,再次回到冈山和郭沫若过起了浪漫甜蜜的婚姻生活。

郭沫若曾经在写给朋友的信中回忆说:“我最初见了安娜(指佐藤富子)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眉目之间,有种不可思议的洁光。”

爱情的力量给年轻的郭沫若带来了创作灵感,那时郭沫若写的情诗充满妩媚的浪漫情怀——“窗外的青青海水,不住声地向我叫号,她向我叫到,沫若,你别用心焦!你快来入我的怀儿,我好替你除却许多烦恼!”

此后,郭沫若曾多次回国参与北伐战争,后因发表讨伐蒋介石的文章被国民政府通缉,不得不长期流亡于日本。在此期间,他与安娜生育了五个子女,直到抗日战争爆发后,郭沫若抛下安娜和孩子回国,从此与安娜天各一方。直到11年后,痴情的安娜带着孩子专程来中国寻夫,才知道郭沫若已经与另一个名叫于立群的中国女子再婚,而郭沫若此后却至死都不肯再见安娜一面。

峥嵘岁月 郭沫若在国共之间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1924年,郭沫若在日本接触了马克思的一系列理论书籍。1925年在上海结识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1926年3月,时年34岁的郭沫若与郁达夫等人去到广州,并结识了毛泽东和周恩来,与共产党组织有了密切的联系。

其后,北伐战争爆发。适逢“国共合作”,郭沫若在中共党组织的鼓励下,于1927年就任蒋介石总司令指挥下的北伐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获中将军衔。不久赴南昌兼任总政治部驻赣办事处主任,成为南昌特别党部执行委员、总司令部行营政治部主任。在1926年到1927年期间,郭沫若兼任了国立武昌中山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

在国共合作破裂,蒋介石开始着手清党以后,郭沫若曾隐藏在朱德家里写下了一篇辱骂蒋介石的文章《请看今日之蒋介石》,发表在《中央日报》副刊。这篇文章用典型的中共党文化式语言攻击蒋介石是“所有一切反动派——反革命势力的中心力量”,是“一个比吴佩孚、孙传芳、张作霖、张宗昌等还要凶顽、还要狠毒、还要狡狯的刽子手”。

1927年9月初,在周恩来、李一氓的介绍下,郭沫若正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0月初,中共南昌暴动的部队在潮汕被国民党军队打散后,郭沫若等四人在普宁县隐蔽了10天,然后从神泉搭船前往香港,一个月后又从香港回到上海。

1927年12月23日蒋介石政府开始通缉郭沫若,之后郭化名吴诚,从上海乘船赴日。到达日本后,郭沫若主动向中共方面提出了脱党的要求。

在此后的十年间,郭沫若在日本从事中国古代史研究和考古研究,同时翻译一些欧美知名的作品。先后撰写出版了《中国古代社会研究》、《甲骨文字研究》、《殷周青铜器铭文研究》、《两周金文辞大系》、《金文丛考》、《卜辞通篡》、《金文余释之余》、《古代铭刻汇考》、《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先秦天道观之演进》、《屈原研究》、《殷契粹编》等著作。期间,时不时参与一些由中共推动的左派文人活动。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郭沫若于7月27日以无党派人士身份归国参加抗战,随后在上海创办《救亡日报》为淞沪抗战作鼓动宣传。期间,郭沫若还专程前往南京拜谒蒋介石,然后发表了一篇《蒋委员长会见记》来歌颂蒋介石。

1938年1月,46岁的郭沫若与于立群结婚,之后赴武汉就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并曾当选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理事。同年10月武汉失守后,郭氏夫妇经长沙、桂林撤至重庆。在武汉、重庆期间,郭沫若秘密恢复了中共党员的身份,并与邓颖超一起作为入党介绍人,发展于立群入党。

1938年,在胡风的提议下,由周恩出面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树立郭沫若为鲁迅的继承者,推举其为“中国革命文化界的领袖”。从此以后,郭沫若完全迷失了自己的人生坐标,走入了笼罩着浓重悲剧色彩的后半生,扮演着中共文化吹鼓手的角色,直至文革结束两年后郁郁而终。【未完待续】

(唐迪整编)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