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毒品泛滥祸及乡村:发毒品像发烟

【新唐人2017年04月26日讯】中国大陆正面临愈来愈严重的毒品问题,毒品数量和吸毒人数都在不断增加,更令人担忧的是,毒品已经侵蚀到乡村,有些农村办红白事,都会约著一起吸毒,发毒品就像发烟一样随便。

4月25日,陆媒报导,34岁的陈敏是湖南一家自愿戒毒医院的行政人员,在帮助吸毒人员戒毒,慢慢的发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实:一些地方毒品的泛滥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有些农村办红白事,都会约著一起吸个毒,发毒品就像发烟一样。”

难以置信的是,在某些农村地区获取毒品相当容易,“打个电话,半个小时就有人送到,比外卖软体还快。”

陈敏工作的戒毒医院院长李江红,给媒体提供了该医院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之后,乡镇及以下农村病人占据该医病人总数的50%以上,并有加速扩大的趋势。

陈敏认为,目前社会对合成毒品的认知不足,是农村毒品泛滥的主因。他说,农村人口,对合成毒品的认知存在极大的误区,对其危害、预防及成瘾后治疗等根本没有概念。

他说,每天会接到四五条关于戒毒的私信,里面大多是家人吸毒怎么办,怎么戒毒的内容。向他咨询的,绝大部分是年轻人。甚至有些是未成年人。

一个15岁的农村留守少年,父母在外地打工,男孩与家中老人在一起,对读书也没什么兴趣,中途辍学,整日在家乡游荡,结识了吸毒者,被引导诱惑吸上了海洛因。

陈敏医院的数据显示,来住院戒毒的病人原来多数为社会高收入人群,现在逐渐向中低收入者,甚至向贫困家庭蔓延。

病人的年龄也从10年前左右的30岁以上为主,逐步低龄化,到现在平均年龄约25岁,年龄最小的住院者仅13岁。

精神空虚 毒品来填

毒品从90年代初已经侵蚀大陆西南和西北地区,迄今已经漫延到全中国的各个角落。去年2月,中共禁毒办发布《2015年毒品形势报告》显示,中国现有234.5万名吸毒人员中,不满18岁的有4.3万名,占1.8%;18岁到35岁的有146.5万。新发现吸毒者53.1万,年增率高达14.6%。

但民间估计实际人数则超过1,400万名。其中,滥用新型合成毒品人员急剧增加,累计人数已经超过了滥用传统毒品者。报告显示,2015年国产毒品缴获量79吨,占全国毒品缴获总量的77.3%。

联合国2015年5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易制毒化学品生产国之一,还是亚太毒品制作和交易的重灾区。

中国《毒品形势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底,中国在册登记吸毒者共死亡4.9万人,除海洛因、冰毒等常见毒品外,还出现“海洛因勾兑液”、“开心水、神仙水、摇头水”、“僵尸水”(甲卡西酮)、“忽悠悠”(安眠酮)等含有麻精药品物质。

“与海洛因、古柯碱、鸦片等传统毒品相比,止咳药水、曲马多这类药物滥用导致的上瘾问题,对青少年的伤害更为普遍。”

大陆一青少年禁毒工作者表示,在吸毒青少年群体中,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的只占10%,冰毒、摇头丸等合成毒品也不是主力,60%以上的孩子都属于药物滥用。

加之青少年认为新型毒品不是毒品、要戒掉不难,为追求“时尚”、“个性”,为减轻成绩下降、家庭矛盾、早恋受挫、辍学流浪等压力,他们便在毒品中寻找安慰、排遣烦恼。

但是,合成毒品的危害性非常大。医学专家表示,它直接损害人的脑细胞,“特别是它具有很强的成瘾性和依赖性,甚至比海洛因更容易成瘾。”吸食这种毒品会让人产生幻觉,变得狂躁、极度兴奋,甚至容易造成暴力犯罪。

涉毒犯罪的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很容易被利用,在犯罪中往往处于被动地位。犯罪份子让他们充当“马仔”,甚至引诱他们吸毒成瘾后,以“断供”的方式强迫其贩毒。

《自由亚洲电台》曾引述专家观点指出,大陆整体社会状态不稳定、前途无望、黑社会势力猖獗、以及对宗教信仰的限制和迫害造成的道德真空、信仰缺失等,都是导致青少年精神空虚,吸毒泛滥主要原因。

毒品成为年轻人交往的新工具

中国吸毒人群年轻化令人担忧,心理学家分析,精神空虚是大陆年轻人涉毒的主要原因。

心理专家李莉:“我们注重的是外在活的好,比如物质生活,吃、穿、用、度。但是内在的,比如自我生存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自我的信仰以及自我的使命感。像这些,整个在我们的无论是学习生涯和人生生涯当中,都没有有效的引导,就是做人的这个方面,心理承受健康方面,我们的整体教育是匮乏的。”

如今在中国大陆,新型毒品成为年轻人交往的新工具,在K歌、蹦迪、开Party等娱乐活动中,原本的吸毒行为,披上了“嗑药”、“嗨吧”、“溜冰”(吸冰毒)、“打K”(吸K粉)的“时尚外衣”,转身变成了“娱乐新玩法”,被青少年所追捧和效仿。

李莉说:“年轻人的一个很重要的一种状态,就是他要从他人的认可当中找到自我。就是他找到自我的一种很重要、直接的途径就是他周围‘朋友圈’里的认可度,所以年轻人盲目从众的现象是非常明显和典型的。他看朋友都在吸,他要融入这个圈子,他就选择:我要和你一样﹔还有一批呢,是被强迫的,那他也不会拒绝,好像被拒绝之后,被一个群体所抛弃了,那个孤独感他是忍受不了的。”

官员、艺人吸毒层出不穷

中共官员以及艺人吸毒现象也在近几年层出不穷。去年4月,临湘市市长龚卫国吸毒被抓事件在网上引发热议。据报导,他在被捕前已经吸食毒品长达三年。而在去年年底,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41名党员因吸毒被开除党籍。

2015年11月,中共新华社主办的《半月谈》报导,湖南衡阳县查处了61名涉毒官员,包括县政府办、交通局、农业局、国土局、住建局、建工局、水利局等单位的党政官员和公职人员。

在湖南、云南、山西、四川等地发现,“毒吏”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以及和社会人员之间已形成了“毒友圈”,并呈现出吸毒链条“一条龙”。

一位专门代理毒品案件的刑事律师曾表示,吸毒官员的数量可能十分巨大,“在拥有的钱财超过自身需要以及信仰缺失的情况下,一些官员寻求通过毒品缓解工作压力。”

在大陆演艺界,吸毒现象也越来越严重。去年2月26日,在北京朝阳区亮马河某公寓内吸食毒品的傅艺伟被警方查获,同时被抓的还有傅艺伟的妹妹傅艺敏及傅艺伟的闺蜜、演员黑婧环。

2015年3月,王学兵容留他人吸毒,被拘留17天;同年6月,主持人边策吸毒坠亡;11月,歌手毛宁、尹相杰吸毒被抓。

毒品泛滥谁之过

吸毒者不但毁灭自己,而且祸及家庭,危害社会。

吸毒者往往是一次吸毒,终生戒毒。由于反复吸毒,吸毒者对毒品会产生生理依赖和精神依赖。毒品不但对吸毒者身体伤害很大,而且吸毒者一旦染上毒瘾,就很难戒除,往往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吸毒。长期吸毒会使吸毒者精神萎靡,形销骨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他们的行为特点就是时时围绕毒品转,甚至为吸毒而丧失人性。毒品成为他们人生的唯一目的。

一旦家庭中出现吸毒者,家庭就面临破灭的危险。吸毒者在自我毁灭的同时,也在毁坏著家庭,“烟瘾一来人似狼,卖儿卖女不认娘”。因毒而造成的家庭悲剧,在当今社会,数不胜数。

《真实的江泽民》一书披露,黄赌毒在中国的泛滥一发而不可收,原因有多种,但其中一个最主要的诱因,就是中国人的精神极度空虚造成的。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已成为一个信仰缺失而又没有道德约束的国度,人们为寻求精神刺激,为了及时行乐,自甘堕落,沾染黄赌毒也就不足为怪了。

另外,在这些丑恶堕落的社会现象背后都有中共各级官员的影子存在。中共官员们为谋取利益,根本没有任何底线,他们或是充当保护伞,或是暗中参股,或是真正的幕后大老板,官商勾结、警匪一家,演绎出了当今中国的各种乱象。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