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问题累累疫苗说成是“世界上最好疫苗之一”是狗带嚼子——胡勒!   

——年终就毒疫苗泛滥呈送给全国孩子爸爸妈妈的报告 

10年前,山西和山东两省先后发生毒疫苗事件,由于中央包庇而泛滥成灾。然而,作为全国疫苗采购和接种对毒疫苗泛滥负有严重责任的国家卫健委,不仅不担责,反而于今年“全国两会”前举办妖言惑众的新闻发布会,身为“全国政协委员”、“院士”和“博导”的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竟把屡受诟病的疫苗说成是“世界上最好疫苗之一”。他趾高气扬道:“我理直气壮地说,中国疫苗很好,疫苗研发不比发达国家差,在全世界位于最佳之列,有些指标甚至优于国际标准”。他还说,“一定要把“疫苗”和“疫苗问题”区分开,将疫苗本身与疫苗生产、销售等环节区分开;去年一连串疫苗问题与疫苗本身没有关系;有关疫苗监管责任缺失,各行各业都有,这是发展中的问题”。胡勒一通的高福罔顾事实,却对毒疫苗泛滥和由此导致成千上万孩子致残致死只字不提。

作为在卫生部和中国健教育研究所从事健康研究和致病高危因素干预近20年的一员,我有责任站出来为受害者说话以正视听。仅以冰山一角的十余发炮弹,炸开中国毒疫苗黑幕,扯下在卫生部这个神坛上拉大旗做虎皮的面纱,向把异端邪说作为救命稻草的“权威”挑战一决雌雄。

其一、先说10多年前惊骇世界的山西疫苗

发生于2007年的山西省百多名儿童注射“问题疫苗”后致残致死事件,直到2010年3月17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发表的《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才被揭露。

之一是疫苗不良反应超乎寻常。仅据记者王克调查,山西致残致死共141例,其中死亡10例。死了这么多孩子,山西省卫生厅和卫生部称,山西疫苗是安全的,与致残致死无关,他们就这样把屎盆了扣在孩子头上。

之二是,让不具接种资质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私企承包山西疫苗市场。按照协议,该公司应交50万风险抵押金,可是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竟将其中27万购买小轿车个人私用。能赚大钱的二类疫苗这棵摇钱树被转让给了北京华卫公司。 我国给孩子接种的疫苗,一类疫苗免费;二类疫苗自费。由于二类疫苗从出厂到零售的差价大,出厂10元一支的疫苗,零售可达30~50元,每笔赚头是千万计。
之三是,疫苗必须处于2℃~8℃温度保存。可是三年中却在20~30℃高温环境下给小包装盒贴标签,后果不言而喻。

之四是,举报山西疫苗事件者遭迫害,举报记者被开除,揭露山西疫苗黑幕的原疾控中心信息科长陈涛安被调离,负罪者却逍遥法外。

其二、再说10年前的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

山东非法疫苗案,是指2016年案值5.7亿元非法经营疫苗事件。
一是数额特别巨大。山东庞红卫与女儿孙琪,从上线非法购进25种未经冷链运输能赚大钱的二类疫苗,跨度长达5年销往24个省市。
二是更为严重的竟都是未经2℃-8℃存储冷链运输的失效疫苗,在抓捕庞某卫母女的现场,囤放疫苗的仓库内温度计显示室温14℃,而且都被注入孩子体内。
三更不可思议的是,庞某卫早在2010年就是贩卖疫苗惯犯,缓刑期间又重操旧业,生意比之前更疯狂。
四是山东省同山西省一样,把经营二类疫苗当是当成摇钱树和聚宝盆。庞某母女从医药公司业务员低价购入,然后每支加价数元数十元售往大半个中国。

五是上游疫苗生产企业众多,而下游仅有处于强势地位疾控中心一个买家是产生腐败的温床。担任山东疾控中心的免疫所的宋立志,是全省疫苗采购说一不二人物。为讨好卖家,他给长生生物不合格疫打98.82高分;给另一个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厂家武汉生物打100满分。因他涉事太深畏罪自杀,经抢救已意识不清,这令山东疫苗案有些黑幕将成为亘古谜团。

其三、接着说10年后掀起惊天巨浪的长春长生假疫苗事件
2018年7月15日,被揭露狂犬病疫苗数据作假,其导火索是7月11日长生生物内部一名员工实名举报。其造假包括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部分批次混入过期原液,并标注虚假生产日期。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没有几天,该公司又曝隐瞒另一产品百日咳疫苗“效价不合格”。但此事件并非新发现,早于2017年就被查出,可是监管部门时隔8个多月在疫苗造假事件发生后才曝光。

被爆出问题疫苗的长春长生并非首次,分别在2005年、2017年及今年,已三次被检验不合格。而短短14年时间,中国就累积了9起问题疫苗事件,长春长生三度上榜。为了牟取暴利,置孩子生死于不顾,明目张胆做假药,是变相杀人。
长春生物毛利率高过茅台。长生生物毛利率91.59%时,贵州茅台毛利率则为91.31%。为了赚钱竟敢于打孩子算盘,还是人吗?
其四、被处决的前国家药监局长和其后提拔的两位“疫苗沙皇”副局长
一说为人不耻的大贪官郑筱萸, 1994年4月被任命为国家医药管理局局长, 2007年5月被以受贿罪判处死刑。
他主政全国药监市场10余年,掌管着中国药品和医疗器械审批的生杀大权,只要找到他就等于攀上了财神爷而财源滚滚。仅举一例。浙江省药监局原局长周航,他每次去北京都带一帮企业家。郑在办公室里批,他老婆刘耐雪就在家里收钱,最多一笔收受财物292万余元。儿子郑海榕又收下赠送的一辆奥迪车和在上海购房首付款199万元;郑筱萸家装修除报销装修费外,又再给25万元。钱太多了 ,郑筱萸4次转移在办公室收受的美元、欧元、港币、人民币多达340余万元;还转移数不胜数的珠宝和经鉴定达100余万元的书画,郑筱萸就这样大发其财。
二说首位“疫苗沙皇”吴浈。他先在江西省任省药监局局长,因中央有高官提携,2006年9月出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全国疫苗行业就由他分管。手握重权他,干预疫苗品市场,左右疫苗生产药企兴衰,因此被称为“疫苗沙皇”。

仅举一例。《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杜涛欣2016年11月实名举报吴浈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召回涉事疫苗,致使死亡案例继续增加。吴浈不但不召回,反而为给了他好处的江苏延申药企站台,该药企一举获得甲流疫苗生产GMP证书和160万人份甲流订单。吴浈就这样成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因被中央视为不可多得千里马,2015年又被任命兼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长春长生事件才牵出了他。
三说2009年任国家食药监局管三鹿的司长孙咸泽,因三鹿奶粉事件受记过处分,因有后台, 2012 年竟高升为国家食药监局副局长。

2008年的三鹿奶粉事件,导致数万名婴儿患肾结石和至少30万婴儿泌尿系统异常。还由于发育异常导致出生缺陷,又生出大脑大于常人且智力低下数万名大头娃。孙管奶粉,奶粉就有毒;孙管疫苗,疫苗就造假。他也同吴浈一马双跨,在副局长任上又兼任国家卫计委副主任。

其五、疾控官员吃回扣已成为疫苗采购潜规则

问题疫苗事件发酵过程中,药企销售人员与各地疾控中心官员互相勾结也浮出水面。由于疾控中心是疫苗采购大户,各大公司销售人员都通过行贿手段,给疾控工作人员送好处而获得高销售业绩,则成了该行业的潜规则。

长春生物历来把行贿作为促销手段,2017年用于这方面的款项高达5.83亿元。向各省市县疾控中心疫苗采购人员提供推广费和采购回扣款。长春长生72元一支的冻干狂犬病疫苗的回扣额高达20元。在高额回扣中,暗地里流向疾控端打通关系的费用更是大头。

长春长生一支狂犬病疫苗被曝吃回扣额20元后,武汉生物一支狂犬病疫苗给官员的回扣就高达35元。这是典型的“蝇贪”。
其六、惨遭毒奶粉和毒疫苗摧残的孩子们

11年前喝三鹿奶粉,两三岁时头颅发育明显异常成了大头娃 。

11年前喝三鹿奶粉,两三岁时头颅发育明显异常成了大头娃 。(作者提供)

孩子患病后家人怀抱着他,虽然走遍全国各大医院都莫衷一是,尤其是对脑部的发育严重影响,至今也无力回天。

下面说的第二例是因注射疫苗致残离世的孩子。

左图为邯郸市韩旭接种前右图为接种后图片(作者提供)

今年过年期间,河北邯郸市韩旭, 2015年8月6日接种麻风疫苗后一病不起,发烧引发抽搐,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2个月,命是保住了,但孩子出院后就如植物人。从此,韩先生与妻子一直带着孩子在北京进行治疗,三年没回老家过年,今年回到邯郸老家过年,没想到2019年2月8日小韩旭却永远地离开了人世。政府否认与疫苗有关。遗体仍在殡仪馆里存放,全家去北京投诉,竟被当局拘留。
西省交口县高长宏大儿子壮壮2006年注射了乙脑疫苗后,留下智力下降后遗症。2007年妻子又生了个小儿子,希望小儿子长大后能够照顾哥哥。小儿子出生后一直喝三鹿奶粉,也留下后遗症。毒疫苗让我大儿子碰上了,三鹿奶粉又让我小儿子碰上了,我该怎么办?
这几个孩子都是先管毒奶粉又管毒疫苗“疫苗沙皇”孙咸泽造成的,给他判什么刑都死有余辜。
其七、假狂犬疫苗受害者硕士谭华上访被拘黑监狱
38岁的谭华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2014年因被狗咬接种假狂犬疫苗后,被多家医院确诊为缺血缺氧性脑病和癫痫等疾病。多次上访维权不仅一无所获,反而因为维权她和72岁老母被非法关在黑监狱两百多天,母亲后又被寻衅滋事罪刑拘30天。因上访被黑保安打断两根手指,冤上加冤。

狂犬疫苗致复旦女硕士谭华残疾(作者提供)

其八、 中国又有毒疫苗 却再没有唐荆陵

早在十年前著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就开始代理疫苗危害儿童案, 2014年5月16日广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被拘留,2016年1月29日被广州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五年。江苏省江苏金湖县黎城卫生院今年1月,有145名婴幼儿服用了过期脊髓灰质炎疫苗,导致百多名儿童面瘫和失聪。这让人们想起了被判刑的唐荆陵。现今江苏又发生毒疫苗事件,可是再没有唐荆陵了。

在狱中的唐荆陵(作者提供)

其九、《中国疫苗法》出台后仍以三根大棒打压上访者

2018年3月,河南省辉县市何方美,在同一个月内给女连续儿接种三针(甲肝,麻腮风,百白破)疫苗后致残。自此,何方美就抱着爱女常驻北京治病。今年两会期间去北京上访,在北京给疫苗致残孩子募捐时,被警察抓走。
警方逼她只要认罪并签字就可以放出来。由于何方美不认罪也不签字,2019年4月26日被当地检察院批准逮捕。在被羁押156天后,在《中国疫苗管理法》6月出台后的7月间,何方美补县检察院起诉,被移送到县法院择日宣判。

刑拘前形象可亲的何方美(作者提供)

在何方美死活不认罪情况下,为了能制服这个宁死不屈的小女子,警方竟挥舞三根大棒。 因她不认罪,警方则以“非法上访”为由挥舞第一根大棒,将其刑事拘留。这位倔犟的小女子仍不低头,又挥舞第二根大棒, 2019年4月26日被正式逮捕,撇开瘫痪的嗷嗷待哺的孩子被关进铁窗。在何方美被羁押百天的6月4日,律师前往看守所申请会见何方美,当局则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挥舞第三大根大棒,拒绝会见。

何方美同千千万万受害于“问题疫苗”的儿童家长一样,为了追究生产“问题疫苗”的药企及背后保护伞,可是当局既不查这些,也不去查“疫苗沙皇”怎么步步高升谁是后台,却对伸冤的受害者大施杀手锏。在当今世界恐难觅第二个河南。

日前,我到医院看望来北京为孩子治病的何方美丈夫李新和三岁女儿李琪。美丽而可怜的小李琪只能在病床上痛苦地趴着。

我在医院看望令人揪心的美丽而可怜的小李琪(作者提供)

有位阿姨问小李琪:“妈妈呢?”她答:“妈妈关啦!”话音一落,阿姨顿时泪如雨下,好不悲伤。

其十、美国疫苗监管也有过阵痛但引以为戒走出阴霾

美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都曾发生过疫苗事件。60年前的美国,曾发生轰动一时的“卡特事件”。该事件造成200名儿童瘫痪、10名死亡,美国民众对于疫苗的信任度一度降至冰点。  时任卡特实验室微生物研究所所长被开除,美国卫生部秘书长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任引咎辞职,但推动了美国疫苗监管机制的建立。

1958年美国法院作出最终判决,医药公司在无过错情况下,依然要承担后果。所谓无过错意思是说,提出索赔的人无需证明自己的伤害是由于医疗机构或疫苗生产商过失所引起,亦要承担后果。从此,开启了给予受害者赔偿的新纪元。
1986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签署了“国家儿童疫苗伤残法案”,建立了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报告系统,要求所有医疗服务机构通过该系统回报所有因疫苗使用造成的不良反应事件。相比中国,虽没有美国那个系统,但却有维稳系统,受害者上访和记者与律师维权不是抓就是判刑。发生疫苗事件,卫生部首先“定义”疫苗不良反应与疫苗无关。高福及其中国某些专家所谓假的效价不合格以及过期的疫苗“无害论”却甚嚣尘上。在美国字典里根本找不到高福一说,但在美国疫苗法照妖镜下却映射出中国不可一世 “权威”露出的狐狸尾巴。这是永远也洗不掉的罪责,追根溯源,现在已到了清算的时候了。

其十一、美国一女孩接种疫苗不良反应获2千万美元赔偿

美国女孩汉娜注疫苗后患了自闭症。汉娜妈妈说,汉娜的自闭症病情有两种说法:一是,汉娜拥有潜在的粒线体异常,注射的疫苗加重了病情;二是,接种疫苗直接导致了汉娜粒线体异常。政府选择相信第一种说法,尽管我们并不知道她有这种潜在的病情,2008年3月,“疫苗法庭”判决赔偿汉娜一家包括每年获得的照料费在内,一生中会获得累计约2000万美元,约等于现在的一亿四千万人民币的赔偿。

我国政府和媒体不止一次说,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不差钱,而且很多方面已经超过美国。依此,中国给疫苗受害者的赔偿也应与美国比肩,至少也应达到美国二分之一,最低也应三分之一吧!

其十二、中美两种疫苗法差别明显

我国参考美欧等国疫苗法,也于今年8月出台《中国疫苗管理法》,这无疑是一大进步。但与美国疫苗法粗略一对照,就不难看出明显差别。比如,美国对接种疫苗引起的不良反应是“赔偿”,中国则是“补偿”;一字之差,后者含水量说多大就有多大。如果没有美国给予受害者赔偿这个“参照物”,中国可能连“补偿”也不会给。再比如,美国1986年美国国会通过的《美国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案》,给予的赔偿是基于“无过错”原则,无需证明自己的伤害是由于医疗机构或疫苗生产商的过失所引起。而这一非常重要条款我国本应借鉴,却被才出台的《中国疫苗管理法》选择性地剔除了。还比如,新出台的《中国疫苗管理法》12月1日即正式实施,可是河南省上访被囚禁的何方美,不日就要对她宣判,你能相信《中国疫苗管理法》真的能如美国疫苗法那样有震慑力吗?在中国尽管立了法,可是做起来就变味的例子岂不俯拾即是。我不用多说一言以蔽之,美国疫苗管理法鲜明体现孩子是家人也是国家掌上明珠,何方美瘫痪的女儿至今还在盼妈妈快回家的煎熬中,不把孩子当人。此情此景就是中美两国大不同的缩影。

其十三,该处决处决,该判刑判刑,才能以儆效尤

毒疫苗十年前就在山西和山东大面积泛滥,由于中央高层捂著盖着而愈演愈烈。山西和山东两省的星星之火,就这样在全国星火燎原,中央无疑应对此负责。

人们还记得,1979年渤海二号钻井船翻沉, 72名石油工人遇难。直接责任者石油部部长宋振明被免职,负领导责任的国务院副总理康世恩被记大过处分,两位被追责。而毒疫苗泛滥导致成千上万孩子致残致死,要比渤海二号翻沉严重百倍,可是至今没有一位最高领导以个人身份弯腰致歉,就连一位分工主管的副总理也没有受处分。

意犹未尽,不妨再与1000年前孱弱的宋朝作比照。公元1054年“京师大疫”,为尽快将疫情消除,宋仁宗当即令太医配置药方免费提供医药,而且还从自己财物中拿出两只犀牛角,其中一只是极为名贵通天犀,内侍官说这宝贝只能皇帝专用。仁宗却说,“吾岂贵异物而贱百姓?当即“碎之”,掺入药中救济灾民。而已进入“新时代”的中国,至今还惨无人道地迫害何方美,令在天之灵的北宋皇帝也会心酸。
只有将真正的民主抗争进行到底,正义才得以伸张。受害者举证则是重中之重。因此,毒疫苗受害者要站在第一线。

一是受害者根据受害事实和受害程度,要详列哪些官员和司法人员对你欺凌必须入罪,提供给不是给受害者判刑的法院,而是参照美国专门成立的“疫苗法庭”,让负罪者都受到惩处。

二是还要列出害人者哪些霸凌行为必须入罪。以下我认为必须入罪:一为从中央到地方蓄意隐瞒疫情罪,二为中宣部和各地封锁消息罪,三为从村到乡直到最高层官员与及司法人员对受害者陷害忠良罪,四为公安部从上到下建立维稳系统打压上访者和记者律师举报罪,五为对生产假的效价不合格和过期疫苗百般包庇罪,六为毒疫苗与致残致死无关的妖言惑众罪,七为转移视线将疫苗危机转嫁到受害者头上的国家卫健委发布会嫁祸于人罪,八为对中央高官提拔“疫苗沙皇”任人唯亲和中组部把关失责罪,九为至今不给予受者赔偿罪。以上所列只是抛砖引玉。

三是对毒疫苗泛滥的责任追究,绝非易事。要同心协力,采取得当措施大力推动。人们相信,总有一天将毒疫苗泛滥的罪魁祸首推上审判台!对罪大恶极不处决三五个,对丧尽天良残害无辜官员不判刑或开除和降级三五十个,何能防止悲剧重演。

我已87岁,来日无多,何惧因言获罪;既能言又敢言,才对得起祖国花朵和不负医者仁心的道义。

此次举报同举报河南“血浆经济”20年不查处以及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40多封举报一样,文责自负承担法律责任。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9年11月10日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