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月瞰今昔】小粉红何时转为反共?红墙外的心路历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8日讯】大家好,欢迎观看慧月瞰今昔。上期节目中,慧月提到了,中国人对中共的真实看法。在红墙内的朋友们翻墙才有可能看到这样思考、感悟和生动的心路故事。今天,我就跟大家分享几个论坛上看到的亲身故事,很有代表性,也许很多出国后的年轻人感同身受。大家别忘了点赞、订阅、按小铃铛,及时观看我们的最新节目。


自从纽约时报传出美国未来会禁止中共党员入境的说法后,很多华人都关心起如何退党的问题了。这至少说明,入中共党的华人,有相当数量根本就不拥护中共,只是不敢言罢了,做了沉默的大多数。一旦形势变化,他们会没有半点犹豫地抛弃中共。

当然,如果从小就在中共的洗脑宣传下长大,一旦到了自由社会,有了独立思考,也会转变思想。一位78年出生的网友在品葱网上分享说,从小看着地雷战、地道战、上甘岭长大。张嘎子、雷锋在我心目中总是闪著光辉,看焦裕禄我都流泪了。

之前对政治唯一的概念就是政府是可靠的,党是英明的,他们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鞠躬尽瘁。看抗美援朝的书让我由衷的自豪,美帝炸我使馆撞我飞机的挑衅让我愤怒!总之,在二十五岁之前,我为生活在这样的国家,有这样英明伟大的党和政府真心感到自豪……

走上社会后开始接触到政府部门,办事过程中虽然感觉他们挺难沟通,但我认为政府就应该是权威,下面的机构单位办事严肃一点也正常。直到有一次我在车管所第二次买摩托车上牌,看到收款收据上一付新版上牌螺丝24块。我告诉对方我不需要这个,这东西路边才4块钱一付。对方直接把所有东西都抢了回去,不耐烦的说不办走开,下一个!离开时我看着墙上那为人民服务的标语,第一次感到疑惑。

三十岁时开一家小餐饮店,执照审批在按卫生局和环保的要求改排烟、改厕所后依然过不了。后经人指点,没给来勘验的人送钱……但此刻我依然觉得政府是好的,不好的只是里面极个别的害群之马而已。

某一天我实在无聊,突然想起小时候,大概是读小学四五年级时亲眼看见的事。当天我在教学楼上看到校门口的大道上,一大群喊著口号举著横幅的人在浩浩荡荡而行。

那段时间的新闻联播总是播放北京发生的事。记忆最深的是一个镜头里天桥上被烧焦得卷曲的尸体,新闻说这是被暴徒杀害的解放军战士。还有一些画面里有人在和一大群人说,坦克压死人……

好奇心让我想了解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在网上搜索八九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但搜索出来的内容都不对,换了好几个关键词都不行。这让我更加好奇了,这明明是我小时亲眼看见的事情,百分百的肯定是真实存在发生过的事,怎么就搜索不到呢?奇怪……我不甘心,换了几个浏览器后才明白,我竟然活在墙内!原来我一直以为网络是没国界的,以前在家经常可以上外国的网站啊……弄明白怎么回事后我有种恍悟的悲哀。被人圈住了那么多年竟然都不知道……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找到了翻墙工具。在维基上看到了与国内完全不同的事情描述,在youtube上看到许多让人震惊的视频……几乎颠覆了我之前的认知。当时心情真是五味杂陈,震惊如此丧尽天良之后有些恼羞于被骗了那么多年,惶恐于自己竟然一直生活在恐怖高危环境之下,又觉庆幸窥见了真相……

在不能判断事情真伪时,应该保持存疑。这一科学的辩证观我早就知道,但从那时候起才深深体会出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从此我不再迷信权威,凡事以辩证式思维去看待,不盲从不轻否,独立思考事物表面下的动机……

 

当我以这种价值观再去看这个国家所发生的事,看政府的行事,看党的政策,觉得阵阵作呕……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之前想不明白的事……

为什么国家现在那么有钱,外汇几万亿之多也不愿对教育进行更多的投入?原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对环境要求高于普通人。这种人受过高等教育,很容易获得自己要求的物质环境,当物质环境满足后自然追求政治环境……总之知识分子要求高,农民只要能吃饱肚子讨上媳妇生个娃就满足了,吃不饱肚子往往会怪自己没文化……

为什么屏幕上那么多烂片可以上映,而霸王别姬这么好的片却不能放?有一年时间我曾经打两份工,白天做销售晚上在KTV做设备维护,因为我相信天道酬勤勤劳致富……直到认识一些经常来KTV里消费的客人我才醒悟,在中国光靠勤劳只能吃饱饭而已,有关系才是硬道理……

 

一次无意看到一个《母亲唐慧》的视频,我对这个政府失望至极!下定决定无论如何也要离开这个万恶的政权!

 

我开始留意起移民的事。看了后直悔恨醒悟得太晚。如果是在九十年代末醒悟,以我的条件是有可能申请加拿大劳工签证的。而如今主流移民国家对我这种普通人门槛太高了。

 

我不死心,想想下辈子要留在这么一个国家我就无比沮丧,指不定那天我就成为下一个呼格吉勒图。我宁愿去美国当黑民。可惜美签没能过,我依然不死心,四处打听怎么出国。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年的筹备总算出来了。

如今在智利已经两年,长居申请已经提交上去,很快我也将开自己的小店。虽然这两年受了点苦,但我依然认为值得!

这个故事非常生动啊。母亲唐慧是什么事件呢?这要追溯到2006年,唐慧当时只有11岁的女儿被人诱骗卖淫,长达两个月后才被找到。唐慧不满司法判决,认为政府故意包庇色情场所,判处过轻,从而上访,后来被公安局送去劳动教养1年半,整个事件引起媒体和公众关注。这个事件其实在中国大陆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很多类似的人间悲剧没有曝光而已。

还有一位网友magrabee的故事,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样说的:作为小县城成绩拔尖的学生,我高中时就成为了预备党员。自然也把“入党”当作一项荣誉。原因无他,高中入党是给成绩最好的学生的特权,自然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大学期间,我对共产主义和共产党的信仰是持续上升的,尤其是对于共产党集体高于个人,国家大于小家的概念极度推崇。我用过苏联国旗做的手机套,把国际歌当成铃声,甚至暑假一个人坐20多个小时的硬座去长沙瞻仰毛泽东成长的地方。这些行为都出自于我当时发自内心的对于共产主义的认可——一个人人平等,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难道不应该为之奋斗吗?

在此期间,我当然也明白中共的某些政策与共产主义背道而驰,但是我还是乐于为其辩护。墙就是在我上大学期间逐渐建起来的,我当时的想法与现在的小粉红别无二致:建墙是为了保护中国网民,防止没有分辨能力的人被外国敌对势力忽悠了。

大学毕业后出国留学,做留学生的时候我还是很支持中共的。我相信如果反送中发生在5年前,我会很愿意跟着领头的赵家二代去喊脏话cnmb。然而对于中共态度的转变,也就是在出国后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尤其是毕业工作之后,对于很多事情看得更明白了。比如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个体的利益为什么高于集体的利益。这些道理,还没有踏上社会的学生是很难理解的。归根结底是学生的经济来源是父母,吃喝不愁,也没有在社会上体验过什么叫“钱难挣,屎难吃”。开始工作后,我对中共的态度逐渐从支持转变到无感。只要中国经济好,是不是中共执政我无所谓。

对于中共从无感到反感到极度反对,大概也就是近一两年。主要的原因是对言论和文化的极度控制。这一两年来封杀的文化界人物可能比改革开放30多年来加起来的还多。比如杜汶泽,黄秋生这样的来自香港支持民主运动的人士,还有发姐姐这些来自大陆,仅仅是因言获罪的人士。我是一个非常讲逻辑的人。极度反对中共的原因也就是一句话: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中共当权者就这么想要赞美,想要叫好的声音,想要把你当作万岁万万岁的顺民?就这么容不下反对你的人,乃至是并没有反对你,只是说了一些你觉得不该说的话的人?那不好意思,我要加入少数派,我要支持批评你的人。一个好的社会只能是一个有负反馈机制的社会,我就是那个负反馈。

另外一位网友OUTLIER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说。我从小对政治无感,以至于连共青团都去不了。爷爷家是贫下中农,特别感谢党,也特别崇拜毛,讲过很多抗日战争的事,不过他是从书里看来的,几乎没有可信度,他从小教育我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奶奶家是富农,两个叔叔是蒋的警卫,当时去了台湾,奶奶倒是讲过许多亲身经历,比如三反五反,饥荒,挣工分,走资派,文革那些,奶奶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单纯的叙事。再一个就是听上一辈说读书的时候都是劳动,根本就没有读书,还有一个要说一下就是计划生育,天啊,这个真的恐怖,生下来就要弄死,还要抄家,真的是没有人性的时代。读书过后第一次开始质疑是在08年左右,看了袁腾飞老师的视频,开始觉得自己的国家满是邪恶与谎言。后来又听朋友说起64,说是怎样怎样镇压的,但是不知道真相不好妄加评论。10年底我去参军,见识了很多很多让人反感的事,也听说了许多许多触目惊心的事,虐兵致死的,部队改革的时候发生的暴动,西藏暴乱,新疆屠村,还有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但是这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没有给我多大的触动,我依然能自得其乐的生活。直到今年夏天,我从八月中才开始知道香港的事,觉得这个事情怎么闹了这么久,这些人真的是不知好歹。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让我可以翻墙了,我开始去了解香港的事,以及以前自己质疑过的事,让我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很幸运能看到这里的留言,也很庆幸自己醒过来了。希望香港人能争取到他们想要的,也希望我们墙内的人也能有这一天。

网友们分享的开始不喜欢中共的转折点很多,比如国内禁止用谷歌、脸书、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03年非典、遭遇强拆、李文亮事件、香港运动等等,实际上相当多的人是经过几件事的积累,开始变的反共

不论过程怎样,中国人的觉醒、认清中共,是中共最惧怕的。正如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所呼吁的那样:

俗话说,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现在也是每个人做出最后选择的时刻了。

好了,今天慧月就跟您分享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