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开启新生 见证殊胜美好

三位澳洲墨尔本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故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5日讯】“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这是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在其著作《精进要旨》〈拜师〉一文中的开篇之言。大法洪传世界,“真善忍”福音惠泽澳洲,在墨尔本,二十多年来,无论何时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有缘从师尊的教诲中领悟到人生真谛的学员,无论老少,都在身心净化、回归良善后开启了新的人生,并且让家人也见证了大法修炼的殊胜美好。

本文介绍其中三位华人法轮功学员的修炼故事

大法修炼美好 全家受益

来自北京的移民李先生,二十年来和妻子珍妮(Jenny)一起在墨尔本经营小生意,工作勤恳。他们儿女双全,孩子们先后考入当地的顶级学府墨尔本大学,女儿法律专业研究生毕业后找到了理想的工作。李先生表示,这美满幸福的一切,源自二零零七年他开始阅读《转法轮》。

二零一八年元旦,李先生父子俩作为天国乐团的成员,参加了在香港举行的法轮大法集会游行贺新年活动。(明慧网)

李先生和妻子是一九八九年“六四”学运的亲历者,从第一天游行到最后中共开枪血腥镇压,目睹了全过程。响彻北京城的枪声让他们惊醒,两年后,他们在墨尔本安家。一九九九年开始经营自己的鱼署快餐店小生意。

但李先生小时候得过软骨病,腰部易劳损。在一次工作中不慎把腰扭伤,当时就不能站立只能平躺,后来因为腰部疼痛难忍,无法直立,走路都是歪扭著身子。他说:“我被送到中医门诊做过腰部推拿、针灸、贴膏药及拔火罐,整个治疗过程持续了三个月,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无奈之下,又开始尝试西医治疗,通过理疗和正骨按摩,短时间内似乎有些作用但总是时好时坏。”因为鱼薯店大多都是体力活,搬货物、换油,这些本该是男人的工作就只能由妻子珍妮来做,生活的重担让珍妮心力交瘁。

“当时家里大女儿还小,妻子又怀着孕,每当我看到妻子充满忧愁的目光,深感生活的无望无助。还记得有一次正骨师对我说,从今以后不能提超过五公斤的东西,简单的一句话带给我的是莫大的精神压力,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我身体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经常头疼。头痛到什么程度?一般人吃普通的止痛药Panadol就行,但我要吃Panadeine(比Panadol药性更强的一种止痛药),而且别人吃一片,我必须吃两片才有效。所以家里和店里,都放着这个药。常常借抽烟消愁。”

日子艰难的熬到了二零零七年,生活的重压、身体的病痛、一天一包烟的严重的烟瘾,李先生开始失眠。他说:“之前无论是腰痛还是头痛,他还可以忍或者用药物缓解,晚上可以倒头就睡,但是开始失眠后就着急的耐不住了。”

李先生相信这是命中注定的机缘,这时他找到了一本《转法轮》。“真没想到,从第一页开始看,我一晚没睡,一气呵成就读完了。看完后第二天就按照《大纪元时报》上面登的炼功点广告,给一个联系人打了电话,于是,开始到炼功点炼功。”他说。

“炼功的第三天,晚上炼第二套法轮桩法的时候,就觉得腰被杵了两下,我还不由自主的两次都往前迈了一步。从此以后,腰病就再也没有犯过了,几天后头痛病也好了!身体能站直、人也精神了。整个身体感觉非常轻松,干一整天活也不觉得累。五十斤一袋的土豆一个人扛起来就走。”

“真是奇迹。我就像一个重生的生命对生活再一次充满希望,我们一家人说不尽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

李先生在生活中按照“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越来越祥和慈悲的能量场和修炼人的风范,令妻儿佩服。二零一四年,珍妮也开始修炼了。

在李先生和珍妮的言传身教下,“真善忍”在一双儿女的心中也深深的扎了根,勤奋好学,不沉迷于游戏也没有沾染其它不好的习惯。女儿大学毕业后,获得了墨尔本大学法律系研究生九万澳元的全额奖学金,并以出众的成绩毕业。儿子也以优异的成绩入读墨尔本大学。

李先生和儿子利用业余时间参加天国乐团的排练,并尽可能参加在澳洲和世界各地举行的法轮功集会和游行,把法轮大法的福音带给世人。

如今,这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常常受到亲友和客户们的欣羡与赞赏。

让父母最担心到最信任的老幺一家人

从小随家人移民澳洲的东帝汶华人黎先生(Francisco Lay),是十几个兄弟姐妹大家庭中的老幺。

二十出头交友不慎,被引诱沉迷于赌博,使他债台高筑,他说:“亲朋好友都怕我跟他们借钱,因此人见人躲。我的人生没有一丝希望,因为我没办法戒掉可恶的赌瘾。我整天用吸烟、酗酒麻醉自己。一位朋友看到我年纪轻轻就这样下去,会毁了自己的。于是就介绍我炼法轮功。我那时也是走投无路,就决定试一试,那是一九九六年。”

“没想到的是,我一开始炼功,就自然的想不起来赌博了,就这样我轻松戒掉了赌瘾,之后又戒掉了吸烟、喝酒,逐步改掉了一切恶习。”

从此,黎先生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变成了一个家人眼中的好人,他说:“众多兄弟姐妹中,父母由最担忧我到最放心、最信任我。”

“后来,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贤淑美丽,六个儿子相继出生。如今我们俩也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教导孩子们,上学的孩子个个学习成绩优秀。”

黎先生一家合影。(明慧网)
黎先生的儿子们在一起阅读《转法轮》。(明慧网)

黎先生说:“我们兄弟姐妹十一个人,父母最喜欢和我住在一起。所以父亲去世后我母亲就一直跟我住在一起一直到她去世。我修炼后,除了改邪归正,引导我的侄子也走入修炼,还有一个让全家人都感到大法奇妙殊胜的事情,就是我从小生活在战争年代的东帝汶,小小年纪就没有读书了,不会说中文,也不认识中文字。炼法轮功后,我学念中文《转法轮》。刚开始有点难度,但很快就会读,逐渐也会说中文了!”

黎先生表示,自己主外经营著家庭生意,妻子主内打理家中的一切,辛苦自不必说,但心中有法,一家人其乐融融。

已过不惑之年的黎先生最后说:“对我个人以及我身边的人来说,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果不是因为法轮功,不可能有现在的我,我也不可能拥有这个幸福快乐的家庭。我真心希望所有人都能够真正了解一下法轮功,而不是听信谎言和一面之词。”

“大法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全家”

来自大陆的程女士二零一四来澳和家人团聚后,本来打算全力支持女儿一家,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二零一五年九月份,当时五十三岁的程女士突然感觉身体很不舒服,关节疼痛浑身乏力,她立即去看了住家附近的中医门诊,但吃了两个月的中药也未见好转,于是请墨尔本市中心唐人街一位著名老中医诊治,才得知自己罹患红斑狼疮。

“我记得当时自己的感觉就像五雷轰顶,老中医也很凝重的告诉我,这个病很难治愈。并让我回家休息不要再上班了,当时真有一种崩溃的感觉。”突然的不幸让程女士的整个家庭都陷入一个不能正常生活和工作的困境。“我有些绝望但我又不甘心,后来家里人决定让我回中国找中医治疗。”她说。

在先生的陪同下,程女士到了北京一家比较有名的专科医院住院治疗。因为该医院开的中药不被允许带回澳洲,她不得不在中国医治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病情虽然得到了控制,但她也花掉了全家的所有积蓄,并且医生告诉她,不能够根治、只能控制在目前的状态。

二零一六底,程女士回到澳洲后,“我又急忙到处搜索有关信息和民间治疗方法。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有关法轮功祛病健身、修炼后神奇康复的例子,而且都是真人真事有名有姓,连中国著名的歌唱家关贵敏,前哈佛学者、行医25年的汪志远医生,都在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摆脱了医院治不了的顽疾。”她说。

受到启发和激励的程女士,就这样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底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

“经过不到两个月的修炼,我的身体出现了奇迹,脸上的红肿和裂皮消退了,身体明显感觉到有力气了。而且什么东西也都可以吃了,在家里完全可以带外孙做饭干家务,从早忙到晚也不感觉累。自修炼法轮功后,我以前一到花粉季节就犯的严重哮喘也不治而愈了。我以前哮喘发作时,呼吸就像鸡打鸣一样喘不上来气,很痛苦。”

“就这样,我再也没花一分钱,所有的病痛就奇迹般的全好了──完全康复,是一个健康人了!我又开始上班工作了。”“我的全家都无比喜悦和感激,都说法轮功太好了太神奇了!法轮功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全家!”

作为修炼三年的新学员,程女士说:“修炼法轮功后我才明白,应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做事。以前我和家人吵架不当回事,修炼法轮功后我改变了自己。无论在家里或上班的时候,我都能尽职尽责不抱怨不计较,有问题首先看自己哪儿做的不好。有时同事对我不友善,我只是一笑了之,过后仍然善待他们。同事对我评价都很好。”

程女士最后说:“以前在中国时,我也听说过法轮功。面对中共对百姓的谎言欺骗和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没有认真的去思考,错过了很多机缘。自从亲身走入大法修炼,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同时大法能净化人的思想和行为,能够真正使社会人心向善道德升华,我也才真正明白了中共的邪恶。希望华人朋友们多多了解真相,不要被邪党的谎言蒙蔽。大法修炼,才是人间正道。”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张信燕

(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