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一份报告曝光亨特与中共关系 拜登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6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9月23日,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与财政委员会发布了一份87页纸的中期联合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是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威斯康辛州共和党籍参议员詹森(Ron Johnson)和财政委员会主席、爱荷华州共和党籍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完成的调查报告,这只是其中一部分。

内容涉及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中共之间的利益关系,他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瑞斯马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董事会中扮演的角色,以及他和外国公民之间“广泛而复杂的金融交易”,这些交易当中不乏一些有中共背景的商人和有影响力的俄罗斯人。

大家还记得通乌门事件吧,因为亨特·拜登收到来自乌克兰的数百万美元和来自中国的十亿美元的资金,川普总统打电话给乌克兰总统请他调查亨特是否涉及贪腐行为。结果被民主党利用这个电话,抨击川普总统滥用职权,借助外国政府调查政敌,干预美国内政,以此弹劾川普总统,闹得满城风雨。这个调查报告就是通乌门的后续故事。

几次都想谈谈拜登,不过他完全不是川普总统的对手,让我感觉没有太多必要,今天既然说到这个话题了,我们就还是来说说拜登和他儿子的故事。

拜登跟儿子亨特父子情深,但是不像川普的女儿伊万卡给川普带来的是加分,亨特给拜登带来的是麻烦。他在舆论中的标签是酗酒吸毒、风流成性、爱上嫂子、生意失败、藉父荫图利等。

拜登跟第一任妻子有三个孩子。亨特1970年出生,是他们的第二个儿子。他两岁的时候,母亲带着他和哥哥、妹妹去挑选圣诞树,不幸遇上车祸,母亲与妹妹当场死亡,他和哥哥博伊重伤幸存。当时拜登刚当选参议员,为了照顾孩子,每天需坐3小时火车来回华盛顿和特拉华州的家。

拜登再婚后育有一女。长子博伊当上了特拉华州总检察长,与当时加州总检察长的贺锦丽关系很好。不幸的是,2015年,46岁的博伊因脑癌去世。说起来,拜登的人生好像很可怜又可悲。他的第二个儿子亨特更是令他头疼、成为包袱。

亨特从耶鲁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当上了律师,却因为毒瘾、酗酒而中断。他曾加入海军预备役,几个月后因为被验出体内有可卡因而被遣返。博伊去世后,亨特与嫂子发生感情,离开了结婚22年的妻子。之后又爆出很多风流韵事,使得他跟嫂子的关系也告终,他和一名南非女子认识六天后闪婚。

事业上,虽然借着父亲的名字,做过很多工作,但是都没有起色,因为挥霍无度,又有家庭负担,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过着入不敷出的日子。大约十年前,他跟人合作建立了咨询公司。正是这家公司后来牵涉到乌克兰事件当中。他在缺乏乌克兰认知和能源经验的情况下,被任命为乌克兰一家天然气公司董事,收入颇高。

2013年12月,亨特陪同父亲拜登访问中国。回到美国12天后,亨特和时任国务卿克里之子克里斯托弗成立的Rosemont公司,收到了来自中方的大礼:中国银行为亨特与中国合伙人新注册的渤海华美基金注入10亿美元,第二年提升到15亿美元。

中共通过亨特的关系收购含军工技术的美国瀚德汽车公司以壮大中共的军事力量。而亨特在中国的合伙基金投资的旷视科技,协助中共参与人权迫害。这两位货真价实的太子党在随后的七年中,随着他们的父亲在美国政府外交事务决策中起著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的生意版图也离奇般地拓展到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这些内容在《秘密帝国》这本书中有详细的记载。大家感兴趣可以找来看。

2014年4月,拜登出访乌克兰。当时乌克兰正处于危机之中,2月份发生的革命席卷街头,总统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逃离。3月,俄罗斯军队控制了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南部。奥巴马政府谴责俄罗斯的干预,并于4月派副总统拜登访问乌克兰。

拜登访问乌克兰几周后,亨特就加入了布瑞斯玛控股公司(Burisma Holdings)董事会,那时后,亨特刚刚被从海军解雇。他的商业伙伴阿切尔(Devon Archer)也加入了董事会。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财政委员会与财政委员会在报告中提到,2015年初,前美国驻乌克兰基辅大使馆副团长乔治·肯特(George Kent)向拜登办公室官员提出,亨特在布瑞斯玛董事会任职恐存在利益冲突。2016年9月,肯特在给同事的邮件中强调:“对于所有在乌克兰推行反腐败议程的美国官员来说,亨特·拜登出现在布瑞斯玛董事会是非常尴尬的事情。”但奥巴马政府对此置若罔闻。

除了布瑞斯玛支付给亨特及其商业伙伴阿切尔超过400万美元的董事身份报酬外,他们还从有特殊背景的外国人那里获得数百万美元。其中包括阿切尔从哈萨克斯坦的拉基舍夫(Kenges Rakishev)那里获得142,300美元的“车费”。亨特还从莫斯科前市长遗孀巴图里纳(Elena Baturina)那里获得350万美元的电汇。

虽然亨特和奥巴马政府都坚持认为,拜登到乌克兰的访问跟他儿子的工作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亨特在乌克兰公司的应聘有几个疑点。

第一,在亨特进入布瑞斯玛董事会的前一天,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Gazprom)威胁,除非乌克兰预付能源款,否则就中止向乌克兰输送天然气。在那种情况下,乌克兰自然急需找到一个靠山来应对来自俄罗斯的威胁。

第二,亨特以前从没有在乌克兰待过,又缺乏石油天然气方面的专业知识和管理经验,更没有投入一分钱,而且布瑞斯玛公司正受到乌克兰检察官绍尔金的腐败调查。

第三,拜登本人在亨特应聘前,访问了乌克兰并同乌克兰领导人谈过能源安全问题,包括资助乌克兰自己生产天然气的计划。这一切是不是拜登的安排呢?

2014年5月,《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报导,披露亨特在乌克兰天然气公司的新工作对美国软实力构成风险。报导说,当时拜登为了使自己的儿子和他所在的布瑞斯玛控股公司能逃避乌克兰发起的腐败调查,出面进行干预。

拜登干扰调查,施压乌克兰政府的行为被他自己证实。2018年1月23日,拜登对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说,他本应对乌克兰宣布还有另外十亿美元的贷款担保。他得到了承诺,他们将对其检察官采取行动。拜登还绘声绘色地描绘了当时他与乌克兰方面的对话场景:

拜登说:“我不会,或者说我们不会给你们十亿美元。”

乌克兰方面:“你没有权限,你不是总统。”

拜登:“总统说了不给钱,你们可以打电话问他。我告诉你们,你们将得不到这十亿美元。我将会在6小时内离开这里。如果那个检察官没被解雇,你们将得不到钱。”

拜登得意地表示,他的威胁成功了,乌克兰政府很快就解雇了最高检察官,并且安排了很“稳定的”一个人。

对于拜登自己吹嘘的这段对话,伦敦政策研究中心高级成员默多克(Deroy Murdock)在福克斯新闻评论中说,“拜登的行径完全是勒索和妨碍司法公正。”

拜登还声称自己从来没有跟儿子亨特谈论过他在海外的生意,后来也被证实撒谎。亨特自己曾告诉过《纽约客》(The New Yorker),父亲和他讨论过乌克兰的生意。亨特提到:他爸爸说,“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然后他说:“我知道”。

除了在乌克兰的金钱交易,这份调查报告还指出亨特和中国的红顶商人叶简明、董龚文,等等有中共政府和军方背景的中国人有商业联系。其中涉及数百万美元的可疑交易。

而且,叶简明还跟亨特·拜登的家人有财务上的联系。拜登家族的其他成员“都参与了一个庞大的金融网络,这个网络与全世界许多外国公民和政府都有联系”。

报告说,亨特在董龚文那里开了一个银行账户,送给拜登的兄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10万美元的大礼包。亨特还将数百万美元从他的律师事务所转移到詹姆斯夫妇事务所。

之前《纽约时报》也报导过,2017年11月香港前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在美国被捕后,曾致电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拜登求助。

另外,报告还指出,亨特向一些没有居民身份的女性汇款。这些女性来自俄罗斯或其它东欧国家,看上去与“卖淫或人口贩卖团伙”有联系。

两位参议员的调查遭到了民主党人的“许多阻碍”,没有办法从执行机构拿到想要的文件。不过今年早些时候,他俩暗示过美国特勤局可能掌握亨特·拜登在这些国家的交易信息。目前调查还在进行当中。

就算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拜登一家的行为构成犯罪,但这些事情足以让拜登名誉扫地。福克斯新闻的时评人汉尼迪(Sean Hannity)直接就说应该取消拜登的竞选资格。他说,想像一下,这个事情如果发生在川普身上,那左派媒体早就铺天盖地地大肆渲染了,佩洛西早就趁机弹劾总统了。

有人可能觉得拜登为什么要自曝丑闻,卷入这些麻烦当中呢?是的,换了别人可能绝对不会透露一点,但是拜登的智力已经出现严重的问题,他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的频频出错相信大家也有目共睹。

今年2月,在南卡州民主党人的晚宴上他错误地宣称自己是民主党的美国参议员参选人;同一天他在讲述自己在推动《巴黎协定》的过程中,错误地说自己曾和邓小平会面。

今年3月,他批评川普总统的欧洲旅行禁令时说,“一道墙不会阻挡冠状病毒。”他把禁飞当成了建墙。他今年两次在民主党大会上说“我是乔·拜登的丈夫”。

9月3日,拜登在威斯康辛州基诺沙市拜票,质疑为什么不在历史课上教历史,并宣称电灯泡是由一位黑人发明,“不是一位名叫爱迪生的白人男子”。

拜登甚至记不起自己将演讲用的纸条放在哪里。

今年6月,拉斯穆森报导发表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有38%的选民相信拜登患有某种形式的失智症。而且他在1988年曾经患过两次脑动脉瘤,进行过高风险的脑部手术。所以,他会不记得一些事情,甚至连自己几个孙子都不记得。

鉴于拜登目前的心智状况,他应该回家好好颐享天年。不过,据说,拜登自己也说,他担心自己万一当选总统后被自杀,说不定从楼上掉下来。看来,他还是有清醒的一面的,民主党利用这样一个失智老人当棋子,背后如果没有另一套打算,那就太侮辱美国人的智商了。

好,今天就说这么多,我们明天再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