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节诉心声 澳华人:法轮功创始人功德无量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4日讯】“我虽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但我很感谢李洪志大师创立了法轮功。同时,我也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感谢李洪志大师,特别是中国人。”2020年感恩节到来之际,现居澳洲墨尔本的《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通过大纪元向法轮功创始人表示由衷感谢。

“对于中国而言,法轮功的创立、传播及法轮功修炼者的反迫害之意义和价值,远远超出了追求信仰和追求信仰自由的本身。”他说。

阮杰祖籍广东,在广西出生长大,1998年来到澳洲。22年来,阮杰一直投身于民主运动,并且非常支持法轮功。而后他又创办了《天安门时报》和“中国民主学校”,坚持至今。由于被中共列入黑名单,阮杰20多年来就再也没能回过日思夜念的故乡。

法轮功创始人功德无量

“李洪志先生能在中国的这个时代提倡这么一个理念,确实很了不起!在中国历史上,尤其是在中国现在这么关键的时期,他树立起了一面正义的旗帜。”当阮杰在了解了法轮功真相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敬佩与感激也油然而生。

2019年5月11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女王桥广场(Queensbridge Square)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集会上发言。(陈明/大纪元)

阮杰认为,法轮功所提倡的“真”是跟共产党的“假”相对的,“善”是跟“恶”相对的,“忍”就是跟“暴力”、“急躁”或者“没有任何宽容”相对的。所以他认为“真、善、忍”可以颠覆共产党所宣传的很多东西。

“我觉得在中国社会道德回归这条路上,李洪志大师是一个杰出的贡献者。你可以不信仰法轮功,但你信不信‘真、善、忍’?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希望生活中有“真、善、忍”,而不是“假、恶、暴”。所以说法轮功是一面旗帜,也是一个灵魂。法轮功对中国的意义非常大。”

“很多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中国社会道德回归,确实是一个很漫长的路程,有很多工作要做、要走。那么法轮功已经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而且他们二十几年不屈不挠地反迫害,这种精神是一个民族最需要的。”

“如果一个民族,绝大部分人都对强权唯唯诺诺,都是想巴结权力,这个民族就没有希望了。因为独裁者往往都是剥夺人民的自由和压制人民的创造力,然后让人民服服贴贴地接受他的统治。专制的本质就不是文明的,在专制之下文明会被消灭、邪恶会被培养。所以每个民族必须要有反抗精神。反抗不是反抗你的父母,不是反抗你的朋友,而是反抗强权、反抗独裁统治者。法轮功在这些方面做得都非常好。”

义无反顾支持法轮功

这么多年来,除了民主运动,阮杰有一件坚持多年的事,那就是支持法轮功。多年前通过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阮杰感受到了他们的真诚与善良。

2019年7月20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州立图书馆(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前举行7·20反迫害集会活动。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集会上发言。 (陈明/大纪元)

“有一件事情让我很感动。2003年左右,民运人士王炳章被共产党绑架回中国,我就写了一封信要求澳洲政府关注王炳章被抓事件,然后坐长途夜班车,从墨尔本到堪培拉的国会大厦。到了堪培拉以后,我不知道是谁传出了这个消息,可能民运圈里有人知道我要为这个事情去堪培拉。”

“当时堪培拉没有什么民运人士,那天在我到达堪培拉后,早早来接待我、等我下车的就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他在车站早早就等着我,请我吃早餐,然后陪我一起去国会,然后又送我上车回来。”

通过这件事,阮杰觉得法轮功学员很有奉献精神,是很热情、很可靠的人。“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开始跟法轮功学员接触,他们有什么活动,我都去参加。有几次我还去了堪培拉参加法轮功的活动,也得到了他们的很多帮助,获得了他们的资料。”

“有时候我们可能会做错事情,但是法轮功学员对待别人有一种爱和宽容。所以我认为有信仰和没有信仰的人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的行为主要靠自己内心来控制,而不是靠外在来控制你。所以人们很相信自己的信仰时,他就会按照信仰里的要求去做。”

“法轮功不是一种普通的文化说教。他上升到信仰的高度时,人的行为就会很自觉。如果你是一个很虔诚的法轮功修炼者,如果你讲假话,我觉得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就违背了理念里边的‘真’。所以我觉得法轮功学员是最值得信任、最值得交往的一群人。”

正因如此,无论法轮功学员组织什么活动,阮杰都会风雨无阻地去支持、声援。也正因如此,导致“共产党非常非常恨我,在国内找我的家人;中共政府想从各方面来‘教训’我、阻止我。”

面对中共的淫威,阮杰并没有退缩,他说:“很多人认识法轮功是因为他们争取信仰自由。但是对我来说,从一开始,大约从2005、2006年开始,我就一直有这么一个感受:法轮功的出现、他的意义远远大于追求信仰自由。中国共产党统治大陆之后对这个社会道德的破坏是史无前例的。特别是最近二三十年以来,社会风气、社会道德的堕落可以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法轮功是提倡‘真、善、忍’的,‘真、善、忍’本身就是一种很好的理念,普世价值跟他是相通的。”

“在我小时候,我的父母都会告诉我做人要善良、要讲真话、不要做恶,做恶会天打雷劈的。这种文化本身就是一种敬天神、做善事的一个原则。那么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就是当代中国社会最需要的。”

“而在共产党的统治和宣传之下,很多人的是非观都没有了,道德观更加没有了。所以现在中国社会道德的堕落跟共产党的马列主义、撒谎还有暴力是连在一起的。”

2020年6月7日,澳大利亚维州不同族裔及民间团体在墨尔本市中心的维州议会大厦前举行抗议“一带一路”集会。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集会上发言。(Grace Yu/大纪元)

“我知道我们的前辈和父母讲,1949年以前的社会风气不是这样的,虽然也有盗贼、有土匪,但整个社会、整个环境呢,就像我举过一个例子:1948年,我的表叔考上大学,没有路费,全村人每人一斗米、每人一块铜板,是这样凑钱给他去的。”

“我们那里有个地主,过年过节或者每一次他上街路过给他打工的长工家,都会买东西送给那个长工的家人。当时的风气不是像共产党说的那样,1949年以前风气怎么不好、怎么黑暗。反而是1949年以后,打人、杀人、坑蒙拐骗,比比皆是,都是因为共产党奉行的那种谎言、暴力,和它的那个共产党文化很有关系。”

“中国文化里边讲因果报应,而共产党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曾号召批判因果报应、批判中国传统文化,推广共产党的暴力、斗争哲学,就造成了中国社会道德的堕落。”

法轮功对中国社会道德回归举足轻重

面对当今中国的社会乱象,阮杰反复强调,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对中国的道德回归起著举足轻重的作用。

“法轮功的出现,他是中国道德回归的先锋队,这个是很重要的。共产党对中国的破坏,最关键的不是经济,也不是别的,而是对社会道德的破坏。这种破坏,可能要三代、四代人才能恢复过来。所以法轮功的兴起,可以说对中国社会的道德回归起到先锋队的作用。”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不喜欢‘真、善、忍’?不管哪个民族,不管哪个时代,只有共产党才鼓吹假大空、鼓吹暴力。‘真、善、忍’跟中国文化里的‘以和为贵’、‘多做善事’、‘善有善报’这种文化是一脉相承的。”

“而且法轮功以一个修炼团体的方式出现,走这种方式,能够更好地去影响中国普罗大众。如果说大家都信法轮功,人们在中国大陆都这样炼功修身,那麽对社会道德的回归非常有好处。”

“目前来讲,在中国,提倡良好社会风气的团体基本没有。所有的团体都被共产党消灭了或者被共产党控制了。现在中国的基督教、佛教、地下教会都被共产党摧毁,地面上所谓的教会都被共产党控制着,还要挂着习近平、毛泽东的画像,还要升中共伪国旗。现在中国的宗教领域完全被共产党摧毁了,乌烟瘴气的。”

“我认为,法轮功的出现,是中国道德回归的一线希望,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对法轮功的理解,应该着重看他的内涵。”

法轮功是民族精神的塑造者

阮杰认为,“法轮功是我们民族精神的塑造者,也会重新点燃我们的民族精神。因为法轮功不单单是信‘真、善、忍’。当他们受到共产党迫害的时候,他们勇敢地站出来反抗,而且坚持了20多年!”

“中国大陆从1949年以后到现在,不只是缺乏道德,而且缺乏反抗精神。只要官方不同意做的,他就乖乖听话,不管对错。自己的权利、自己的前途命运,不去抗争,而是顺从官方。但是法轮功能够对强权说不,能够勇敢起来反抗强权。”

“其实一个民族的精神,勤劳勇敢也好,尊老爱幼也好,这种民族精神我们要提倡。但是更重要的是反抗强权的精神、追求自由正义的精神,这才是真正的民族精神,这才是最可贵的,这才是中国人当下最缺少的精神!”

“如果有‘真、善、忍’的道德,又有对强权的不屈服,追求自由公正这么一种精神,这几种精神结合起来,中华民族才是一个具有完整精神的民族。”

法轮功精神生生不息

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未停止;而在这21个年头里,法轮功修炼者也一天都没停止过对强权暴政的反抗与揭露。阮杰深信,这股正义的力量终将战胜邪恶。

2018年3月25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州立图书馆前举办“三退”集会,墨尔本《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集会上表示,“三退”不仅关乎中国大陆百姓,与海外华人也息息相关。(托尼/大纪元)

“这种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而且对中国整个民族来讲也是非常宝贵的。也许现在很多人还是熟视无睹、无动于衷,但是法轮功修炼者坚持了这么长时间,这就会感染很多人。他树立了一个我们民族反抗强权的旗帜,那么他会慢慢影响更多的人。”

“共产党的邪恶大家都很清楚,人民的抗争不是马上能够获得胜利的,但是一定要相信‘正’一定会战胜‘邪’,‘好’一定会战胜‘坏’。坏的只是一时的,从长远来讲它会走向灭亡的,因为人类总是正义和善良占上风。如果邪恶占上风,邪恶永远获得胜利的话,人类就不会有这么长的历史和文明。正是因为人的本性是‘文明、善良、爱’,这个是占主流的,这个主流才能让我们人类发展到今天。

“还有我感触最深的是,法轮功里边有很多人才,我认为不是因为有人才才有法轮功,我认为是有了法轮功,才有了他们这些人才。比如说现在在自媒体上有几个很好的博主,还有好几个个人频道,他们讲得非常好,他们都是法轮功修炼者。”

“为什么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呢?我自己理解,因为他们心中有神,心中有精神,这种精神能打破任何致命的障碍,能够使他们更深刻地去了解、更深刻地去挖掘事物的本质。”

“因为心中有神、有信仰的人都有底气,有底气就会更有可能发挥他的潜能。心中有正念、心中有神,就会有很大的能激发自己潜能的力量。如果一个人心中有很大的精神支撑,他才会不担心任何对他的攻击,也不担心人家对他的否定。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觉得这个是法轮功有那么多人才的根本原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