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千世界 > 人生感悟 > 正文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传法故事(五)

相关专题:  [法轮功简介]   2016-06-10 03:48 PM
点此看大图片
李洪志师父1993年10月在中国法轮功广州第二期传授班上讲法传功。(明慧网)

【新唐人2016年06月09日讯】他们来自天南地北,来自不同的社会阶层;他们遭遇了最疯狂的打压迫害,但他们冲破了重重磨难,至今正信不移。


他们在回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传法故事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无比幸福、感恩,甚至泪流不止。这些感人的故事来自法轮大法明慧网。

珍贵时光:回忆跟班听师父讲法的日子--大陆法轮功学员

1994年1月,我参加天津学习班。

天津的冬天,到处给人脏乎乎的印象。那时师父穿着浅蓝色的羽绒服,在人群中显得干净、利落。由于新学员较多,队形站好的没站好的都请师父去照相。虽被拥来拽去的,师父始终很平静。

从天津学习班跟来的一对农民夫妇带着11岁的女儿,小女孩是白血病。经过跟班、师父调整,小女孩病情大有好转。小女孩原来都是由父母背着,后来她每天能和师父女儿、其他小朋友玩了,跑跑跳跳的,嘴唇有了血色,脸色也转好了。

她妈妈非常感激师父,和我们说起来就感动得哭。

一天,我们和工作人员商量想请师父座谈。一会儿师父就来了。我们围着坐了一圈,门外还有学员。师父坐下来,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和大家说话。

我感到在师父面前,大家都像孩子在自己父亲面前,倍觉亲切,一点生疏隔阂也没有;笼罩在师父强大的场中,其乐溶溶,思想纯净,好舒服自在。真的,在师父身边,我感到比任何亲人还亲,还踏实,什么都不想,什么都忘了,就感到幸福。

旅居海外的原北京法轮功学员参加师尊在大陆传法班的点滴

幸运的我曾四次聆听师父亲自讲法。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生命中最大的福份。每当我双手捧起传法班结束后与师尊的合影,泪水止不住往下淌,一股暖流通透全身。

我将自己1994年先后参加天津、郑州、济南法轮功学习班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分享,以表达对师尊的无限敬意。

一、天津二期学习班

1994年,在邻居家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我被书中的法理折服了。

当时北京十三期学习班已结束,不再办了。我通过法轮功研究会得知,天津在3月14日到22日举办学习班,我幸运地得到了一张票。那次讲法班的时间是每天晚上七点开始讲课。

我们北京的学员一起包了一辆大面包车,白天各自上班,下午四点坐车去,晚上听完课再坐车回。

讲法班一共有十堂课,但师父考虑到学员的经济条件,就减为九天,最后一天安排为上下午各一堂课。我们在天津就住了一宿,大家一起交流。因为刚开始学,打坐腿还盘不上,就互相帮着压腿。

大家都非常想见师尊,就在师尊进入会场的必经之路等着。那天,师尊穿着浅咖啡色的夹克,高高的个子,特别精神,慈悲祥和地看着围上来的学员。我那时刚入门,好多问题要问,可是见到师尊,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次讲法的地点是天津和平区八一礼堂,可容纳1200人,我们在二楼靠楼梯口的座位坐着,师尊教功时让一个弟子演示,师尊在旁边耐心地讲解,并走到学员中间纠正炼功动作。师尊还亲自给我弟弟纠正了抱轮动作,我当时羡慕得不行。

二、郑州学习班

那次学习班的时间是1994年6月11日到18日。开始是在一个破旧的礼堂,四面透风,地面都不平,只有一个大门进出。

那天师尊正在讲法,忽然,全场的灯都灭了。雷电交加下起了倾盆大雨,狂风夹杂着暴雨,很多树都被连根拔起。据说,郑州从没下过这样的大雨。

外面下着大雨,礼堂里面下小雨,可是全场特别安静,没有一个人走动。我旁边有位法轮功学员,全身都湿透了,就坐在水里一动不动地听法,给我很大触动。

这时候,师尊好像徒手抓到了什么东西,顺手装在了桌上的矿泉水瓶子里。不多时,礼堂里面的灯就亮了,又恢复了正常讲课。

在学习班结束后,很多学员都拥上台,争先恐后地与师尊握手。我也有幸与师尊握手,那时候就是觉得特别幸福,希望时间能够停住。所有人都依依不舍地不想离开师父,场面非常感人。

三、济南二期学习班

1994年6月21日到28日,我和同事带着十岁的女儿参加了济南二期学习班。

这期学习班一共有四千多人,我们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没有票了。由于人多,体育场的中间都坐满了人。

我们后去没有票的反倒就坐在师尊眼前的地板上,离师尊非常近。当时正是夏天,体育场里很热,好多人都拿着扇子扇。后来师父讲课中也说不用扇,就像师尊讲的那样,我当时感到一股股凉风吹来,一点也不热。

回忆师父在延吉传法班的点滴--长春法轮功学员

我两次参加过师父传功讲法班,即1994年8月5日哈尔滨传法班及1994年8月20日延吉传法班。

两次传法班上,我都经历了师父给调理身体,有时候睡觉(我脑袋有病,师父调整出现的状态),课讲完了我也睡醒了,或者就是全身难受,怎么都不舒服。

可回去后,人是越来越精神,身体在发生着奇迹般的变化:腰椎盘突出,腿风湿,胃疼,鼻窦炎……等等都不见了。

并且,在常人中那种愤愤不平的争斗心也没了,好像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

从那时起到现在,我身体一切病的状态都没有了。

师父在班上传功的时候,曾下到体育馆中间,围着一圈走一遍,并且亲自纠正学员动作。当时我有幸坐在第一排,看着师父高大的身体走了过来,是那么的可亲可敬,就是有一种看不够的感觉。

在传授班上,还有一件让我印象很深的往事。

在延吉讲法最后一天班结束后,我们出了门后,发现在一个侧门口有十几个人不走,在那等着。

我好奇地走过去,一问才知道,原来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个子很高,也很瘦,是大连空军部队的,手里抱着一个刚刚几个月的小孩,在等师父。

他讲述他这个小孩生下来就有病,而且病得很重,他从大连到北京,去了各大医院都没治好,而且病情还是很危险。这时他就想起了气功,想去碰碰大运。那时他还在北京,他就问了北京气功协会,〝有没有能治小孩病的气功〞,他们告诉他:有,正在延吉办班。

他就和他的妻子带着小孩坐着飞机来到了延吉,找到法轮功讲法班,和工作人员说明后,进了会场,在讲法开始前,见到了师父。师父说:〝我都知道了〞,叫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回旅店,他自己来听课。

就这样,小孩在旅店一天比一天好,从不能睁眼睛到能睁眼睛了,从不能吃奶到能吃奶了。到结束那一天,小孩的病全好了,所以他抱着孩子来谢师父,并告诉师父,从今以后,他坚修大法,这孩子就是师父的最小学员。

忆师尊广州传功讲法点滴--东北法轮功学员明玄

1994年12月,我参加了广州最后一期师父传功讲法学习班。

当我们第一眼见到师父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师父身材高大,面容慈悲,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师父传功讲法时,体育馆的四周全都坐满了学员。我当时就想,要是坐在师父身边或坐在面向师父的正面,聆听师父的讲法该多好啊!可惜我们坐在师父的后面,而且离师父又比较远。

师父竟知道我们所想,看透了我们的心,接着就听到师父说,不管坐在任何位置都一样。师父此语一出,我就看到四个方向同时出现师父在传功、讲法,都是面向学员。神奇!太神奇了!!体育馆四面,不论坐在哪一面的学员,都在同时面对着师父的正面,在聆听着。

我还看到在讲法传功过程中,师父所坐的位置上,同时还显现出身披黄色袈裟的三尊大佛的形象。

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直通脚底

我是因身体不好走入修炼的。学习班上,师父为学员调整身体,让大家站起来,身体放松、放松,想自己的病处,自己没病的想一想家中有病的亲人,先一齐跺右脚,然后再一齐跺左脚。只见师父的大手〝唰〞一下,(我感觉到)把不好的东西都聚在手里,就看从师父的手里直往下滴黑汤。师父手往地下一扔,用脚一踩,就听〝叭〞的一声。我顿时感到有生以来未曾有过的浑身轻松。

在学习班上,师父还说,我不用动手给你治,我看你一眼,功就打过去了(大意)。当时师父真的看我一眼,我立刻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直通脚底,〝唰〞的一下全身通透,身体得以净化。

这次参加师父在广州传功传法学习班的学员,天南海北哪的都有,有新疆的、黑龙江的、内蒙古的。

通过几天的听法,大家的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期间,拾到钱的、拾到表的、拾到金项链的,没有不交上来的。这与当前中国社会上,那种为了钱财什么坏事都敢做的,世风日下的风气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还有的地区人员来得早,带的钱不够用了。晚来的学员,带钱多的学员,都主动地解囊相助,帮助遇到困难的学员,为他人着想,蔚为大观。

师父远隔千里为我丈夫治病--山东法轮功学员回忆师父广州第五期讲法

在广州师父讲法的第三天,师父给学员调整身体,师父让我们举起右手,想着自己有病的地方,师父一挥手说〝好了〞,接着师父说要给学员的亲人调整身体,让我们想着亲人有病的地方。

这时我马上想到了我丈夫脚上的大疙瘩。这个大疙瘩,简直成了我的一个心病。我自己常年有病,丈夫也因这个大疙瘩搞得面色发黄,浑身无力。我也怕丈夫有个三长两短,所以师父一说就一下子想起来了。后来,师父一挥手说好了。

接下来几天听课我就把这事给忘了,当听完师父讲法回到家中,第一眼看到我丈夫,我就一下子记起师父给他调整身体的事。

我说,你看看你脚上的大疙瘩有没有了?我丈夫本能地去看那个大疙瘩,一看大疙瘩没有了。他以为是记错了,又到这只脚上找。他说,奇怪了,怎么疙瘩没有了?我告诉他师父在广州给他治病的事,他这才意识到大法真的这么神奇。

见到天上的大法轮

一天晚上,我和同修(法轮功学员)正在交流,突然听到掌声一片,有人高喊大法轮。

我和同修一起走出寝室,到处寻找法轮。同修高喊在天上,我们往天空望去,只见大法轮在天上旋转。

这时,我的眼泪滚滚流下,心中只剩下一个概念,就是跟师父回家。不知多长时间感觉双手火辣辣的疼,这才发现手一直在鼓掌。周围雷鸣般的掌声一直不断,其它的宿舍楼,中医学院的学生都在望着天空鼓掌。

这时,同修提议到楼顶看得清楚,我们全都跑到楼顶,发现大法轮是在一个庞大的区域旋转,正转九圈反转九圈,还有许多小一点的法轮也在自转的过程中,跟随大法轮在公转。感觉法轮转的时候好像有个起点,从起点开始转一大圈回到起点,又从起点反过来转一大圈再返回到起点,一直这样循环往复。

这时天上这一半天是红的,那一半天是绿的,一同修看到这奇异的天象,跑出中医学院买来照相机,拍下了许多法轮。这奇异的景象持续了两三个小时。第二天《羊城晚报》说天上发现大银盆。

珍贵难忘的回忆--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

我有幸赶上旷世难遇的得法机缘——师尊洪传宇宙大法。每当回忆起这人生一瞬间的时光,真是值千金、值万金,无比的珍贵,无比幸福!

一见师尊就哭

1994年4月,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长春举办的第七期传功、传法学习班。

我第一次见到师尊就感到师尊与众不同,对人那么亲切,平易近人。师尊始终微笑着,无比的祥和和慈悲,时时想到他人,处处为弟子着想。一身简朴的衣着,却透着无比的圣洁。

师尊总是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经常提前到场,不辞辛苦,提前坐在讲台上给大家解答问题。

在学习班上,我也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同修)一样,总想在师尊的身边多呆一会儿,更想多听师尊讲法。每次听课我也总是提前到场。

有一次我坐在楼上的位置,还没到讲课时间,同修们陆续进场,这时只见师尊进来了,正和一位学员讲话。我这边一见到师尊,眼泪刷的一下子涌了出来,这时我想:我为什么一见到师尊就哭呢?就在这天的讲法中师尊说:有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我就哭,那是因为他明白的一面知道我都给了他什么(大意)。

同修说得好:〝师父的法传得太不容易,从开始传法这些年来,一分一秒都没有停过,许许多多我们永远都不能知道,我们的心也永远装不下的。〞

正法到了今天,师尊带着我们从亿万艰险中又闯过来了。作为弟子感到师尊伟大、佛恩浩荡,而这人类的词汇怎么能承载得了伟大师尊恩赐给我们师恩的万分之一呢!

师父的洪大慈悲

有人是骂着进班听课的,这种人确实有。和我一起进班听课的就有这么一个人,对师尊不敬。

每当听完课在回家的路上,大家既兴奋又激动,回忆起师尊讲法时的慈悲和美好。而这个人偏偏插嘴说些对师尊不敬的话。大家说他,他也不听。我因此对他很反感,再听完课就不和他一起回去了。

这个人听课的时候坐在前八排,座位正好对着师尊的讲台,他的坏念头和不好的表情,师尊能不知道吗?

可我每次观察,师尊讲完课从讲台上走下来给学员纠正动作时,在前排走来走去,面带着微笑,透着慈悲,望着每个学员。师尊走到这个人的面前时,也是慈悲祥和的望着他,没有一点异样。

这件事对我的心灵震动很大,我觉的这个师父不是一般的人,是圣人。

因为我以前参加过别的气功师办的班,那里前呼后拥,赞美之词不绝于耳。如果是哪个学员对他有点微词,马上就在课堂上大发脾气,甚至还来个报复。

可我们的师尊面对听课的人对他的不敬,一点都不动心,大善、大忍,根本就不在意。后来师父在讲课中说过:有人骂着我进班听课,可我就是要把他度成(大意)。这博大的胸怀,洪大的慈悲,何人能比得上?

在以后的修炼中,每当我遇到心性上的摩擦,矛盾尖锐,很难过关时,我常常想起师尊的大善、大忍,包容一切的胸怀。

师尊对骂他的人能如此宽洪,还要把对方度成,这是何等的容量、何等的慈悲!

而我,遇到事情还要以什么是非、里表地进行辩解呢?我不是太可怜了吗?每每想到这些,师尊宽宏的包容就给了我闯关的勇气、力量和提高心性的动力。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标签
   传法   李洪志   法轮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6-06-10 03:48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