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人权 > 正文

1~9月 天津至少229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

相关专题:  [法轮功人权]   2018-10-20 01:37 PM
点此看大图片
2018年1~9月天津各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情况统计示意图。(明慧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20日讯】在2018年前3个季度中,天津法轮功学员至少有229人遭迫害,其中2人被迫害致死,21人被非法判刑,35人次被非法庭审,26人被非法批捕,45人被非法拘留,81人遭绑架、抄家,18人被骚扰,1人被非法开除公职。


明慧网报导,由于中共严密的信息封锁,有些发生过的迫害案例未能及时被报导出来,以上的数字是不完全的统计。

在2018年前3个季度中,3、4、5月份中因天津市公安局河东分局连续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使受迫害案例的数量明显高于其它月份,3个月共计109起,占9个月内受迫害案例总数的48%。

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静海区任东生被迫害致疯致死



任东生遗像(明慧网)

曾被天津滨海监狱迫害致疯的静海区任东生,多年来遭受天津公检法司人员精神上肉体上的双重摧残,于2018年9月12日含冤离世,终年53岁。

2006年3月8日,任东生被冤判5年,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港北监狱(现滨海监狱)迫害。

被非法拘禁期间,任东生曾4次被关进〝小号〞(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狭小阴暗的屋子)、6次遭受〝地锚〞酷刑的折磨。他曾被群殴达5次以上,遭6~7个人用手臂粗的棒子毒打。任东生曾被逼迫吃过一种白色药粉,被注射过不明药液。

2011年3月,任东生服刑期满,当家人见到他时,发现他已经语无伦次、精神失常了。


被迫害致疯的任东生。(明慧网)

任东生被迫害致疯后使得自身和家人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他有时半夜突然跑出去,一走就是好几天,回家时满身污垢、衣衫不整;有时不能控制自己打骂母亲、妻子和儿子⋯⋯

2016年2月份,任东生的妻子张立芹遭受天津女子监狱7年迫害后回到家中,自此她开始走上了艰难的维权路。

2017年6月20日,张立芹寄出控告信,依法要求天津检察院、法院追究天津滨海监狱张士林、高佩志等人虐待被监管人的刑事责任,同时根据《国家赔偿法》向天津滨海监狱要求对被迫害致疯的任东生给予刑事责任赔偿。

之后,张立芹两次被静海区国保绑架并被非法拘留。静海区公安、司法及政府部门更是无数次地骚扰任东生一家人,使得他们无法正常地生活,导致任东生的病情恶化。

经过一年多不懈的努力,任东生申请刑事责任赔偿案在天津高级法院立案,并于2018年9月3日进行了第一次问询。然而,任东生最终没能等到冤案昭雪的那一天,于9月12日含冤离世。

69岁的蔡莉莉被迫害致死


2017年11月,西青区法轮功学员蔡莉莉被南开区公安局构陷,被非法判刑2年10个月、勒索罚金1.5万元,于2018年5月15日含冤离世,终年69岁。

2015年10月6日,蔡莉莉在南开区水上公园给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八里台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

被非法羁押期间,蔡莉莉曾多次被强制抽血,导致她身体极度虚弱,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她面色苍白,没有了血压,才被〝取保候审〞放回家。

2017年11月1日,蔡莉莉被南开区法院非法判刑后,由于身体原因,被监狱拒收。

之后,南开法院和公安警察不断地骚扰蔡莉莉,欲将其收监,终因蔡莉莉的身体原因,未能得逞。

2018年3月中旬,蔡莉莉又收到了法院寄来的停发工资的通知。因不断被骚扰,加上生活又没有来源,蔡莉莉身体越来越差,最终于5月15日含冤离世。

非法庭审判刑案例


在2018年前3个季度中,天津市各区法院枉法冤判法轮功学员共计21人,男性7人、女性14人。其中年龄最长者有3位:81岁的丛慧芬老太太被红桥区法院非法判刑1年,81岁的张淑香老太太被南开区法院非法判刑4年,78岁的邱(仇)秀清老人被非法冤判,并被送进监狱迫害。

被冤判刑期最长者:冯俊玲被大港区法院冤判10年,北辰区李源勇被非法判刑8年,黄俊娟被武清区法院非法判刑7年半并被罚款1万元。


郭成茹(明慧网)

12年冤狱一度精神失常 郭成茹再被诬判5年


现年54岁的河西区法轮功学员郭成茹,2017年8月25日,被河西区桃园派出所警察绑架拘留,这是她12年冤狱后的第七次遭绑架。

2018年7月底,郭成茹家人得知,郭成茹已被河西区法院非法判刑5年、罚款5,000元。

在12年的被非法监禁期间,她多次被野蛮灌食、吊铐、喷辣椒水,被限制睡眠、大小便,生理期被禁止上厕所,被逼迫长时间做奴工,被强行洗脑并写〝思想汇报〞等。

她曾被强行灌入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当时36岁的她一度失忆失语,丧失了认知和表达等能力,体重只有31公斤。

虽然郭成茹多年来遭受了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迫害,且身体精神尚未完全复原,但她仍然坚持给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2017年8月25日下午,她给人们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

2011年3月1日,中国新闻出版署发布的第50号令,废除了江泽民1999年当权时发布的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所以印制、散发、拥有法轮大法书籍和资料都是合法的。


新闻出版总署废止第五批规范性文件的决定。(明慧网)

时隔6年,天津公安河西分局、河西检察院、河西法院仍以郭成茹拥有、传播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对她实施非法抓捕、非法起诉,以及再次对她非法重判。

更多形式的迫害

被劫持 警察强行抽血6管


2018年9月3日早上6点半,李飞去上班,在滨海新区大港街重阳里小区的门口被警察拦截,随后被强行拽上车。

在板厂路派出所,警察把李飞的手机等私人财物全部搜走,并拿走她家里的钥匙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所有法轮功书籍、录音机、护照、港澳台通行证等私人物品。

警察非法提讯前要采她的血和印指纹,被李飞拒绝。警察又要做笔录,对警察的所有问话,她都一律不作回答。警察没有得到任何信息,草草收场。

警察吃完午饭后,带李飞去大港医院体检,要强行给她抽血,李飞拼尽力气抗争,警察3次都未得逞。

然后他们给上级打电话请示,决定再次强行给李飞抽血。两个警察挟持她抽指血,她攥着手不配合,这时一个男便衣强行掰开她的手指,最后也未抽成。

最后他们把她带到一个房间里,决定抽她的静脉血。两个警察死死按着她的胳膊,一个便衣按着她的腿,然后医生抽走5管血,导致她头晕目眩、浑身无力。

在她被送进看守所前,又被送到新生医院给她强行透视,并又抽了一管血,最后她被送到大港第三看守所。

据了解,李飞被绑架当天,另有其他与李飞有关联的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或抄家,但唯独原籍是辽宁锦州的李飞被不明原由地非法关押甚至抽血。

多年来,海外媒体披露了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都有过被迫体检、验血的经历。

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成植物人


60多岁的北辰区法轮功学员吕桂芬于2012年3月被警察绑架,被勒索1.8万后,遭枉判8年,现在被天津市女子监狱迫害成植物人。

2017年11月底左右,同被关押在天津女监的法轮功学员看见吕桂芬走路打晃、天天顿顿服药,说是〝降压药〞。吕桂芬究竟遭受了哪些迫害还不为人知。

2018年2月5日清晨3、4点钟,吕桂芬从床上坐起来想喝水,值夜的人看她动不了就把水杯递给她。她端着水杯想喝但却头一歪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监狱为了推卸责任让家属把人接走,家属不接。至今还没有醒过来的吕桂芬被关押在监狱医院(新生医院)里,由两个犯人轮流看管,每天靠输液维持生命。

2012年3月,吕桂芬被北辰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在拘留所里遭到非人的折磨,身体受到极大损害,出现心脏病、脑血栓等症状,被送到监狱医院抢救。后公安警察逼迫她家人交钱后,才同意将命危的吕桂芬放回家。

同年12月5日,北辰区公安分局通知吕桂芬〝体检〞,吕桂芬的儿子跟随陪伴。途中,警察用下流手段,哄骗吕桂芬的儿子下车,而后突然启动车,再次绑架了吕桂芬。

看守所摧残性灌食及械具迫害


高建玲,武清区豆张庄乡中双庙村人,于2017年12月28日上午被天津、武清国保和豆张庄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拘留在武清区看守所。

2018年1月30日,高建玲家人委托的律师到武清区看守所会见她,看到高建玲趟着沉重的脚镣,艰难地走进会见室。


中共酷刑演示:脚镣(明慧网)

高建玲讲,从被非法拘留的第一天她就开始绝食反迫害,到了第五天时,看守所警察开始给她灌食,有两次警察在灌食前向她喷辣椒水。她被非法加戴沉重的脚镣已有20多天。

武清公安局李姓局长曾经去看守所劝高建玲吃饭,高建玲说:〝迫害法轮功这么多年,却没有一条法律认定法轮功有罪,如果有,就拿出来给我看看。〞公安局长无言以对。

天津市武清区看守所多年来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2017年7月11日,法轮功学员杨玉永在武清区看守所被酷刑迫害致死。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标签
   法轮功   人权   天津   法轮功人权   中共迫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10-20 01:37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