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朱鎔基批《中國農民調查》讓人失望

【新唐人2011年4月26日訊】自下臺後很少露面的前總理朱鎔基,日前現身於清華大學百年校慶並發表講話,引來喝彩,也引來批評。

批評主要是針對朱鎔基關於報告文學《中國農民調查》的一段話。朱鎔基說要給學生們送書,特別提到要送《中國農民調查》。

他說這本書招致很多對他的攻擊,攻擊他的稅改政策讓農民陷於貧困。朱鎔基特地提到“這本書受到很多國外異見份子的吹捧”,送書的目的是讓同學們有批判意識,用事實去對比書中的內容。

我們知道,《中國農民調查》這本書是安徽作家陳桂棣和春桃夫婦寫的一部長篇報告文學,該書對中國政府對農村的某些政策以及它們給農民生活所造成的困境有詳細的描述和尖銳的批評,出版後好評如潮,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曾獲得2004年國際報告文學大獎尤利西斯獎。

同年,作者被美國《商業週刊》評為亞洲之星,第二年被美國《時代》週刊選為亞洲英雄人物。但該書不久在國內就遭到查禁。

作為當年農村政策的主要制定者,朱鎔基認為《中國農民調查》的批評不公允,因此想替自己辯護辯護,這自然無可非議。但問題是,朱鎔基為什麼要特地告訴大家“這本書受到很多國外異見份子的吹捧”呢?注意,朱鎔基沒提到這本書受到西方的吹捧。畢竟,今天不是毛時代。

在毛時代,一位党國領導人說一本書受到西方的吹捧,那等於宣佈這本書是大毒草,等於宣佈這本書的死刑。今天就不同了。在今天,你要說一本書受到西方的吹捧,多數人恐怕只會把它當作對書的肯定。另外朱鎔基更沒有提到這本書在國內廣受好評。

他只說“這本書受到很多國外異見份子的吹捧”,其弦外之音分明是:異見份子是敵對勢力--起碼是居心不良,一味給党國抹黑;按照毛主席語錄“凡是敵人擁護的 我們就要反對”,因此這本書自然就成了“供批判”的“反面教員”了--至少是有問題,不可信。無怪乎有網友要批評朱鎔基的講話是毛氏語言了。

這樣的話出自朱鎔基之口,不能不令人感到遺憾。

說來也是,在這幾屆中共領導人中,朱鎔基的形象還算比較好的。尤其是在朱鎔基出任國務院總理之初,很多人對他寄予厚望。那多半是因為:朱鎔基當過右派。在一 般人印象中,右派大都是比較有見識、敢於講真話的人;再者,一個人因為講真話而受到長期的壓制,按理說總會比一般官員開明。

另外,在89年6月8日,即六四後第四天,面對著群情激奮的上海民眾,時任上海市長的朱鎔基在電視上講話,他把中共中央說的六四“反革命暴亂”說成“最近在北京發生的事情”,並進而說:“歷史事實是沒有任何人能夠隱瞞的,事實真相終將大白。”

這話固然有幫助當局平息事態的作用,但畢竟也是委婉地表達了對六四屠殺的不以為然。考慮到當時的背景,朱鎔基這樣講無疑是冒了很大的政治風險的。因此我們理當對此給予足夠的肯定。

朱 鎔基就任總理後,雄心勃勃,慷慨陳詞,誓言反腐敗,闖火雷陣,準備下一百口棺材,九十九口給貪官,一口留給自己。這番表達理所當然地贏來了一片掌聲。還有 一件事值得一提。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請願。據說,朱鎔基曾經會見了請願代表。據說,朱鎔基是主張用對話方式處理問題的;可是江澤民 卻硬是力主鎮壓。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鎮壓法輪功是六四後中共當局最嚴重的一場侵犯人權的暴行。假如上述據說為真,那麼我們就必須說,儘管朱鎔基沒能阻止這場暴行的發生,但至少他本人在其中沒有什麼責任,甚至還可能多多少少試圖抵制過這一暴行。這已經就很難得了。

2003年3月,朱鎔基任滿下臺。和初上任時不同,此時的朱鎔基看上去比較低調,不見當初的萬丈豪情。在下臺前的講話裏,朱鎔基不再提闖火雷陣,不再提一百口棺材。他說他只希望後人把他看成清官。這種無奈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值得同情的。

但是問題並沒有到此為止。有經濟沙皇之稱的朱鎔基,在經濟改革方面的政績引起越來越多的質疑,包括國企改革導致千萬工人下崗失業,包括高等教育產業化和高校擴招導致大學生過剩,還有貧富的急劇分化,權貴私有化的凝固成形,等等。

固然,這些問題的出現和惡化主要是政治體制的問題,但朱鎔基本人也難辭其咎。朱鎔基的經歷告訴我們,一個還比較開明的又精明能幹的人,在現行體制內,即使身居高位,也做不成幾件好事,而他所做的那些好事也往往會變成壞事。對於這一點,我將在下一次講話中再詳加論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