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7日【中國禁聞】完整版

【新唐人2012年12月18日訊】12月17日【中國禁聞】完整版

提要
美國為甚麼不禁槍 原因令暴政懼怕
「習派」或登場 還用舊「花樣」
陸專家籲「部分赦免貪官」 遭炮轟

中共向「六四」學者搖橄欖枝

據《美國之音》報導,最近北京幾位參加過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的知識分子,開始獲得有關部門的善意表達,涉及「六四」事件的書籍也獲准幾乎全文出版。

報導說,中共媒體《光明日報》,最近向北京異見作家戴晴提出,願意為她補辦養老和醫療保險手續,但是,戴晴表示完全不接受,因為「六四」的真相首先要說清楚,要分清楚誰是誰非,要伸張正義,這些都做到了,才可以談賠償。

戴晴1982年至1989年在《光明日報》擔任記者,「六四」事件之後被解職。

另一位北京學者、六四天安門「四君子」之一的周舵也表示,當局專門派人通知他,可以辦理出國護照了。

北京獨立學者吳稼祥也在微博中透露,哈佛大學漢學家傅高義(Ezra F.Vogel)撰寫的《鄧小平傳》大陸簡體字版,也獲准再出版。此前,曾被要求全部刪除的涉及「六四」的內容,現在也「只需刪去1章」了。

編輯/周玉林

廣州民主人士怒擊國保 全身而退

據《大紀元》新聞網報導,16號下午三點,二十多名大陸民主人士在廣州人民公園相聚,遭到數名廣州「國保」跟踪與監視。

「國保」要帶走民主人士劉遠東,還搶奪另一人的相機,引發當場所有人的抵制,其中一人揮拳打向「國保」搶相機的手,「國保」見激起眾怒,放手躲到一邊。

另外幾名民主人士不停的喊:「打倒共產黨,打倒獨裁專制!」引來公園內眾多民眾圍觀。

參與聚會的徐琳說,他們向在場民眾控訴國保的罪行,罵他們是一幫不敢公開身份、只敢暗中做壞事的流氓。現場圍觀人數眾多,國保不敢採取進一步行動。參加聚會的人全部安全撤離。

美國為甚麼不禁槍 原因令暴政懼怕

美國校園槍擊慘案再度引發了全美公民對於槍支問題的關注和討論。在中共《央視》等各大媒體的大肆報導下,少數中國民眾開始對美國政府「不禁槍」表示不理解。但很快,網民們得出一個令自己驚訝的結論:美國不禁槍是因為,美國政府賦予美國人民推翻暴政的權力。

1789年,美國政府為了防止出現手無寸鐵的人民,面對政府軍隊的鎮壓,束手無措,因此,在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規定:「人民持有和攜帶武器的權利不受侵犯。」當政府已經不再代表人民利益時,人民有權拿起槍推翻它!這條規定,使得美國人民對於保護自己的私有財產和土地信心大增。

美國華府人權律師葉寧:「如果這個政府濫權,其他的手段都不能使得濫權的做法改變的話,那麼人民就有權推翻這個政府,這樣的話就有必要使得人民擁有武裝自衛的權利,那麼在這個意義上,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提出來的時候,根據的就是這樣一個政治哲學。」

實際上,美國人民從來都不願意放棄擁有槍支的權利,甚至可以說,美國民眾是愛槍的,他們認為槍不是一種工具,而是一種權利,而禁槍則是在剝奪他們捍衛自己私人財產和自由的權利。所以即使發生康州校園槍擊慘案,4萬多名美國網民聯名請願,也只要求美國政府頒布法案嚴控槍支,而不是禁止槍支。

多數美國民眾認為,槍雖然有可能危害社會,但罪犯畢竟是少數,為了這少數的人,剝奪更多人的權利,才是不可理喻的。美國歷史上,有多位總統被槍殺,美國政府也只是出台一系列加強槍支管制的法案,依然沒有剝奪美國人民擁有槍支的權利。甚至在槍擊案中大難不死的前美國總統里根,也是反對加強槍支管制的一員,在他眼中,更重要的是人民的利益。

葉寧:「人權宣言當中指出,為了使人民不至於鋌而走險,(如果)最後使用武力來推翻政權,那麼人權就必須得到尊重,有這麼一個規定,那麼所以在這個意義上,美國禁止人民擁有槍支的權力,是很難改寫第二修正案的這種憲法性的規定,最多只不過在對槍支的管理會加上一些更加嚴格的規定。」

美國人有種說法叫:「槍不殺人,人殺人」。因此很多人認為,道德淪喪和信仰的缺失,才是造成犯罪激增的根本原因。

葉寧:「美國還有另外一種說法,就是說很多美國人認為兇殺案件,他不是武器造成的,兇殺案件是罪犯造成的。」

槍可以用來殺人,也可以用來抵抗。為什麼在美國聽不到強拆、強佔土地的案件,因為美國公民的私人領土受到侵犯的時候,他們可以開槍捍衛。

所以,美國允許公民持槍,是為了保證公民的兩個自由:一是推翻暴政和抵抗侵略的自由;二是免受不法侵害的自由。

如果美國政府因為出現槍殺案而禁槍,那麼中共政權是不是應該禁止所有的刀具呢?

儘管中共媒體大肆宣揚美國槍支自由給社會造成了危害,但「美國為什麼不禁槍」的理由,喉舌媒體卻隻字不提。

葉寧:「中國的領導者對他統治下的人民是絕對不放心的,他絕對不允許給中國人民武裝的權力,在中國如果人民擁有槍支的話,我想共產黨的天下是坐不穩了,所以牽扯到這樣核心利益的情況下,中國是絕對不會允許老百姓擁有槍支的權力。」

葉寧還指出,只有民主國家的百姓才有持槍的權利。美國政府對於統治這個國家,有一種長治久安的基本信心,這種信心來源於對法制的保障,和對人權的尊重。

採訪/陳漢 編輯/張天宇 後製/王明宇

網曝重慶「打黑集中營」刑訊十招

隨著薄熙來、王立軍的垮台,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打黑」運動中不為人知的黑幕逐漸被曝光。最近,大陸網絡上熱傳一張題為「重慶打黑刑訊十招」的圖片,揭露了薄熙來和王立軍在重慶「打黑基地」鐵山坪使用的部分酷刑。但這些殘酷的刑訊手段,卻還只是大陸當局司法黑幕的冰山一角。

大陸《騰訊網》發布的這張圖片,用圖說方式集中曝光了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在所謂「打黑」運動中採用的部分酷刑。而這些平時只有在電影上才能看到的酷刑,卻真實的發生在2009年到2011年間的重慶「打黑基地」鐵山坪。

例如,「李庄案中」,指控辯護律師李庄的龔剛模,在獄中由於經常遭受一種名為「鴨兒戲水」的酷刑,導致他大小便失禁。而一名茶樓女老闆則被長時間捆在所謂「老虎凳」上,上廁所、來例假都在「老虎凳」上解決,生殖器因此潰爛。

另外「蘇秦背劍、金雞獨立、烤全羊、纏銅絲、打表、澆冷水、噴芥末油、咽陰毛」等折磨手段,更是陰毒變態,讓人怵目驚心。

這張重慶「打黑酷刑圖」發表後,很快吸引大批網友圍觀。人們紛紛痛斥薄熙來、王立軍的喪心病狂,感嘆:這是奧斯威辛集中營再現!

廣州唐荊陵律師,因關注民眾維權而多次遭當局抓捕迫害,他向《新唐人》表示,實際上,中國大陸發生的各種酷刑遠不止這些,他本人就曾遭受被長期剝奪睡眠的酷刑折磨。

廣州律師唐荊陵:「就是連續將近10天左右不讓我睡覺,前面5天是一分鐘都沒讓睡,後面也是睡得時間很短的,就是一、兩個小時的樣子。以前聽說過這種酷刑,自己經歷的時候確實相當難過,到後面手就會發抖。」

唐荊陵談到,早在04年的時候,他就從法輪功學員口中知道了這些酷刑。但時至今天,太多的酷刑案例仍然被掩蓋著。

唐荊陵:「那大量的案子沒披露呢,各種各樣的酷刑十分普遍,而且是不分地域、不分類別的。」

《明慧網》報導,自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中共當局故意放縱公安等司法系統執法犯法,採取各種殘酷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甚至給身心健康的法輪功學員注射、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而中共系統性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販賣,在2006年被曝光後,更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曾被非法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馬春梅,逃離中共的迫害後來到自由世界。她接受《新唐人》採訪時,描述了勞教所對她的酷刑折磨。

法輪功學員馬春梅:「他們對我圍攻、打罵、欺騙,3天3夜不讓我睡覺。把我吊起來,我頭昏、迷糊、噁心,嘔吐之後就昏死過去了。我醒來之後,又把我銬在死人床上3天3夜。我滴水未進。」

馬春梅還揭露,在勞教所經常看到學員被電棍電得滿臉焦糊、佈滿大泡,連走廊裡都瀰漫焦糊的味道。馬春梅本人也經受了長時間電擊,她還曾被注射一種不明藥物,並被抽取大量血液。

馬春梅:「打完這葯之後我就不能走路了,腿腫。胃li難受,像燒糖一樣難受,渾身發麻,什麼都不聽使喚。」

薄熙來、王立軍因迫害法輪功,並涉嫌參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法輪功學員屍體,而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立案追查中。

採訪/劉惠 編輯/李謙 後製/李月

「習派」或登場 還用舊「花樣」样」

習近平一向被視為是一個韜光養晦,低調謹慎的官員,這也是他在中共內部派系鬥爭激烈的情況下,還能在十八大接棒的重要籌碼。不過他上台後的初次南巡,卻讓外界看出了背後的謀划,他究竟是不是改革者?他的改革又能走多遠?

習近平在上台之後,連打了幾名貪官,之後迅速前往廣東視察經濟改革發展狀況。習近平這次南巡被外界視為「不一般」,一是由於刻意低調,二是由於明顯效仿鄧小平。習近平去深圳看望母親時,還特意去向鄧小平銅像獻花。

台灣「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陳華升15號撰文分析,習近平的一連串政治動作有幾層意義。其中首要的是,「標舉鄧小平路線」,用來響應未來可能來自胡錦濤或江澤民的政治壓力和挑戰。同時也向海內外展示,儘管江系人士佔了政治局常委大半席位,但他也不會在政治路線上受制於上海幫江系勢力。

不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認為,習近平要完全擺脫江派控制,進行改革還是很困難。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王軍濤:「 中國在5年內不會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可能。如果要是有變局,只有在發生危機和突發事件,引發朝局動蕩的時候,習近平他們通過政變的方式來控制局勢,把江澤民原來安排的格局給它邊緣化。然後另搞一個格局,這樣才可以有機會去解決問題。」

習近平在過去的政治生涯,都小心翼翼的隱藏自己的觀點,但上台後不久開始大談改革、談人民、談腐敗和談復興。這種變化被外界視為﹕他開始培植勢力圈——「習派」,來對抗「太子黨」、「團派」、和「江派」。

時事評論員劉淇昆﹕「 有可能出現『習派』。中共官場的傳統,是不是跟對人了,這個很重要。那麼現在習近平既然大權在握,那麼有人投靠他,或者有人要跟他,這些都是中共官場的潛規則了。」

在民主國家,人們因為不同的政治理念而組成不同政黨,但中共內部的派系向來不是這樣。研究中國問題的自由撰稿人戴維科恩(David Cohen)之前在網路雜誌《外交者》(The Diplomat)發表分析文章說,中共一黨獨大,其中派系也跟思想無關,主要看的是「靠山」。

劉淇昆﹕「 黨內出現不同的派別,是因為有不同的利益集團。無論是哪一派,他們都不是真正的憲政民主派,他們在維護中共一黨獨裁的統治方面,他們是一致的。所以今後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寄託於他們當中的任何一派,都是靠不住的。」

1992年是中共的艱難時刻,經歷了89年「六四」學運的中國人對中共極為失望,當時鄧小平壓住黨內保守派的意見,到南方巡視,用刺激經濟的方式又將中共的統治維持了幾年。但是鄧小平拒絕進行政治改革的惡果發展到今天,使得習近平想再次利用經濟改革作為「強心針」也困難重重。

劉淇昆﹕「 現在繼續發展經濟遇到巨大的障礙,就因為中共不搞政治改革。但是習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他不會有任何作為。他仿效鄧小平,那就是說,在經濟方面改革開放,在政治方面堅持一黨獨裁。六四大屠殺不是鄧小平製造的嗎?不必對習近平在政治改革方面抱任何希望,希望越高,會失望越大的。」

習近平在南下視察的時候刻意低調,以區別以往的高官。同時,被視為下屆總理人選的李克強在下基層的時候,也以方便麵充饑。西方媒體認為,習、李兩人效仿西方領導人的親民和樸實,努力扭轉形象。但不能忘記,溫家寶同樣以改革派和親民的形象著稱,但在任內並沒有推動真正的改革。因此對於習、李兩人,任何過早或過於樂觀的結論都是不成熟的。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蕭宇

陸專家籲「部分赦免貪官」 遭炮轟

「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副院長李永忠日前表示,對腐敗官員實行「部分赦免」,可以減輕他們的所謂「抵抗」,並且可以換取他們對政治體制改革的「支持」。否則,「腐敗呆賬」越來越多,最後可能出現「魚死網破」,甚至「魚未死,網已破」的態勢。對於李永忠的這番表述,大陸民眾是如何看的呢? 

17號,大陸《京華時報》報導記者與李永忠的對話,李永忠提出,官員財產公示應實行「有條件的部分赦免」,也就是,如果腐敗分子將收受的全部賄賂匿名清退了,並且在案發後,經查實,退回的贓款與實際情況完全吻合的話,就可以得到赦免。

當記者質疑民眾恐怕難支持,李永忠補充回答說:是,老百姓希望要嚴懲。但是,這樣做肯定會給反腐敗鬥爭帶來更嚴重的抵抗。因為「絕不赦免」的做法,只適用於那些很清廉的國家和地區,中國還不適用。

消息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網友「俗家人釋永乖」駁斥:居然可以和貪腐分子談條件?當年,上億的產業工人近乎一夜之間失業,你和誰談過條件?上億失業工人的背後是上億個家庭,你們考慮過嗎?

另一網友「我喂卿狂」則說:開始設後路了,法律果然無恥到了極點!

中國憲政學者陳永苗:「老百姓肯定不願意。李永忠他們這一代人,想通過中國和平轉型,然後又把這種義務轉嫁到老百姓頭上。你讓老百姓不去追究貪官責任,要赦免貪官責任,你把各種責任和義務全部攤在老百姓頭上。」

上海商人謝丹認為,李永忠的話只能說明貪污腐化、行賄受賄現象相當普遍。

上海商人謝丹:「整個公務員系統腐爛的無以復加。215如果按這個體制來繼續發展下去,這個結果是這個國家難以承受的。即使將來形勢向好的趨勢發展,如果要一筆一筆的清算,所有的(貪官)得到懲處的話,這個負擔也是難以承受的。」

新疆張姓網友向《新唐人》表示,現今,大陸民間反腐的呼聲很高,同時,中共內部的政治鬥爭也很厲害,實名舉報、互相揭發對方貪腐,成為內鬥的手段。

新疆網友張先生:「 現在他提出這個論調,還是維護共黨的利益。想通過提出這個,減緩共黨內部鬥爭,給貪官們留一條後路。而不至於將來出現局面不可收拾的地步。它並不能遏制腐敗。你給貪官留一條後路了,他貪起來更加有恃無恐。」

不過,對於實行「部分赦免」換取貪官對政改的支持,外界似乎並不看好。

張先生:「不可能。因為共產黨和以前不一樣,它現在已經完全墮落成貪腐集團了。入黨的目地不就是撈利益、撈好處。它沒有以前那個政治影響。現在作為利益集團,實行這樣的措施,沒有用。」

還有網友「你我都是政治家」嘲諷:為了換取這些貪官對政治體制改革的支持,現在不得不出此下策,關鍵是,習慣了吃肉的豺狼會改變本性嗎?

陳永苗:「他們嘴巴上都支持政治體制改革,行動上都反對。 他提這個只能說明一個道理,跟王岐山在推薦人讀《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樣的道理,就是他們心裡已經著急了。非常著急,共產黨快垮了,就這種心態。」

16號,《博訊》網站從北京國家民航總局公安局得到消息,2012年全年,「北京外逃官員人數」突破新紀錄。僅從北京機場海關出逃的國家黨政「處級以上」級別的幹部人數,高達354人,共計攜帶走3000多億人民幣的贓款。每人轉移出去的贓款接近9億元,數額也刷新了紀錄。

採訪/朱智善 編輯/王子琦 後製/柏妮

【禁言博客】真实的中国:股指和自焚

「一五一十部落」有篇文章,對中國股市的近況評論說:昨天,全球股市大漲,而中國大陸滬深股市卻大幅下挫,最低探至1961.82點,再創45個月新低。中國股市熊冠全球,就連管理層,為了給十八大製造喜慶氣氛而竭力推動的「鼓掌行情」都沒出現,雖然,從來就是全球股市漲,中國股市跌,全球股市跌,中國股市大跌,但誰也沒想到,昨天竟然變成了全球股市大漲,中國股市大跌。

如今連中國證監會主席郭樹清,都不敢談股市了。他在北京舉辦的《財經》年會上發表主題演講,面對記者的圍追堵截,仍然拒絕任何採訪。只是在演講結束時表示:「對股市充滿信心。」 郭主席這話,說了一萬次了,中國股市照樣跌。大勢如此,他就是千手觀音,也治不了中國資本市場上的百孔千瘡。

文章說,中國股市熊冠全球說明了什麼,說明,中國統計局所發布的經濟運行數據,要麼是片面的,要麼就是假造;也說明,中國人民幾十年辛苦勞作創造的財富,流入了誰的腰包,又是誰在享用。億萬中國股民的心在滴血,他們在網上怒吼,看過股民的網上帖子的人都知道,股市已不再是單純經濟問題,已經成為政治問題,億萬中國股民正在成為中國社會最不穩定的因素。

還有就是來自網上的消息:最近藏區幾乎天天都有藏民自焚。我就想:中共樂見股市崩盤和藏民自焚嗎?當然不是。中共不想扭轉股市崩盤和藏民自焚的局面嗎?當然不是。中共沒採取措施,扭轉股市崩盤和藏民自焚的局面嗎?當然也不是。但為什麼,中共採取了一切措施,股市還是要崩盤,藏民還是要自焚呢?答案只有一個:玩不轉了。一天一天的玩不轉了,這才是真實的中國。

官員不犯兩種錯就萬事大吉?

「博客中國」有篇署名兆基雜談的文章,對當今中共官場的潛規則評論說:經常聽到官員們說:「只要不犯兩種錯誤,就什麼都不用怕。」是哪兩種錯誤呢?一是不能犯政治性錯誤,也就是,對一些與固有政治體制相違背的話不能說、事不能做。務必在言行上與上邊的號召、講話,保持高度一致。什麼民主呀、選舉呀、自由呀等等與西方國家那一套政治有關的東西,無論任何場合都不能說。總之,必須是上邊怎麼說,你就怎麼說,口才不行就念稿兒,文筆不好就從黨報或文件上抄,務必要慎之又慎,因為政治錯誤一旦犯了,即使不受刑罰,也是一輩子翻不了身。

二是不能犯得罪上級領導的錯誤,一定要學會拍馬屁,即使不會拍馬屁,也不能得罪領導。總之,領導怎麼說,你就怎麼說,領導要求怎麼做,你就怎麼做,百分百的聽話服從,至於做的怎麼樣,那是能力問題,即使做得差一點兒,無關大礙,但是如果不聽話不服從,那就麻煩了,即使做得再好,都不能合領導的意,那麼,前途就完蛋了。文章說,「只要不犯這兩種錯誤,就什麼都不用怕。」導致官場口是心非,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現象層出不窮;導致官員在這兩方面膽小如鼠,而在其它方面又膽大包天;也造成官場說假話、空話、套話和做假事、空事、做秀的亂象,此起彼伏。因為只要不犯這兩種錯誤,其他的錯誤,像貪污受賄、生活腐化、違法亂紀啦等等,就可以相安無事,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以秘而不宣、內部「處理」,可以帶病提拔。以上分析得是否透徹?大家自己評判吧!

觀眾朋友,感謝收看本期的中國禁聞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