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夫弟兒相繼遭迫害離世 川女控告江澤民

【新唐人2015年08月19日訊】(明慧網四川電)四川省鄰水縣延勝鄉曹雪琴女士,全家人修煉法輪功獲得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然而在中共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中,她先後失去了丈夫、弟弟、兒子以及父親,如今她的母親仍遭牢獄之災,她本人歷經恐怖,寫下訴狀,控告元兇江澤民。

現年五十三歲的曹雪琴女士,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刑事控告書》,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導致她家破人亡,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將其繩之以法。

以下是曹雪琴女士敘述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事實:

法輪大法令我們身體健康、道德昇華

我修煉前患美爾氏綜合症、甲瘤、前庭大腺囊腫和婦科病等多種疾病,每年大量的醫藥費,舊病沒好又添新病。我親眼目睹我父母修煉法輪功後,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多種疾病好了,道德提升了。我也於一九九八年七月走入大法修煉。

煉功四、五天後,我吐了許多黑泥漿,幾天後,所有折磨我多年的疾病、難受、痛苦全消失了,全身從未有過的輕鬆、舒服,走路一身輕,真真感覺到自己重獲新生。我身體好了,也有精力管孩子和照理家務了,整個家庭其樂融融。

我丈夫張吉安看我修煉法輪功後的美好變化,他也走入修煉法輪功。他是搞安裝工程的,修煉法輪功後,他工作中處處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九九年我丈夫做完重慶長虹塑料廠的二千個平方左右的鋁合金門窗,工程驗收完只等甲方付錢,甲方老闆因事逃之夭夭。工人們要不到工錢,我丈夫主動墊支工人工資三萬多。後找重慶長虹塑料廠要錢,但廠方始終推責任不給。因我們修煉後對利益看得很淡,放棄了為錢而爭鬥的心。

曹雪琴遭綁架、勞教、酷刑、強行檢查器官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我於二零零零年六月進京為法輪功鳴冤,因在火車上看手抄本《洪吟》,被列車員向乘警報告,遂被綁架,先後被關押在新鄉看守所、鄰水看守所共三十多天。警察並扣我原單位麻紡廠二千元錢。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在重慶巴南區向民眾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被綁架,在重慶巴南公安分局遭刑訊逼供,現在我身上還留有後遺症,一個月後被劫持回鄰水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年。二零零二年八月,我被鄰水公安局幾個警察強行抬上車,劫持到四川資中南木寺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我親身經歷和目睹了勞教所慘無人道的迫害手段:警察唆使吸毒犯人白天夜晚輪流折磨暴打,用封口膠封住嘴暴打,用打火機燒陰毛、燒乳頭,用牙刷刷下身,衣服褲子脫光用繩子捆住雙手懸吊起來,電棍電,七、八個吸毒人員同時暴打、強行灌洗拖把的水、尿水,……各種殘暴手段折磨。我絕食抵制迫害,被拖到操場、按倒在地,惡徒們用開口器把我的嘴繃到最極限,強行灌食,真是撕心裂肺的疼,他們還用膠皮管插入鼻中強行灌食。由於長時間的精神和肉體的摧殘,我站不直也蹲不下了, 一百三十斤的體重被迫害得只有六十多斤。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多個男女警察用麵包車強行把我拖上車,開出勞教所後走了一段路駛向一家醫院,到醫院後對我整個身體器官全部強制檢查完後把我銬在床上,第二天副隊長尹丹找我說,曹雪琴你轉不「轉化」,我說不,她說你就等著開刀,我說你們不能這樣,他說不由你。第二天跟去的一位包夾曹潔梅來對我說,曹雪琴你轉不「轉化」,我說不,他說那這一刀是你自找的。第三天獄警楊正榮又找我說,曹雪琴那你「轉化」了嗎?「轉化」了我們就拉你回中隊,我堅持說不,她說那沒辦法。大概第四天,我看到一位穿白大褂的醫生,進來對看管我的警察說著甚麼,我聽不見,不一會,因體驗不合格,她們通知了我么妹和女兒來,通知當地「610」,第二天把我送回了家。

我回家後,還經常遭到當地派出所、國安、「610」人員上門恐嚇、威脅,沒過幾天安寧日子。二零零四年七月又被鄰水「610」、國安和鼎屏鎮派出所綁架,強制送往廣安華鎣市洗腦班關押迫害l個月。

迫害中,兒子英年早逝

當時我丈夫被逼流離失所,兩個孩子大的十五歲,小的十一歲,無人照管,只好弟媳收留。弟媳也有兩個孩子,大的十歲,小的才八歲。那時我弟弟也被逼流離失所,弟媳靠賣菜生意,艱難照顧四個孩子。她家很少開電燈,很少買肉吃,做飯煤氣開得很小。國安、「610」人員經常白天晚上上門搜查,經常三更半夜闖進家門騷擾,恐嚇弟媳和孩子們。一天晚上,國安警察李吉良、胡渝、林建明闖進家把弟媳抓到派出所,要她報告家裏幾個流離失所的情況。國安、「610」人員還不時到孩子學校恐嚇孩子,孩子感到非常恐懼。

我兒子張配在鄰水二完校及三中讀書時,經常被國安洪英等人到學校誘騙恐嚇。在二中讀書時,兒子因向同學們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父母,外公外婆及兩個舅舅被判刑迫害,國安警察威逼學校強迫兒子寫檢討,還在同學中羞辱他、孤立他,不要他上課,被學校開除讀書。

二零零六年,國安大隊長李古良等人闖到我母親家非法抄家,兒子張配因保護外公外婆,被李吉良幾個警察按到地下,雙手反背,對他施暴。長期的高壓迫害,使兒子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年僅二十一歲便含冤離世。

遭藥物迫害 丈夫含冤離世

丈夫張吉安二零零一年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無故被鄰水公安局通緝,在重慶遭沙坪壩公安局綁架,被綁架時沙坪壩公安局一洪姓警察從他身上搶走一萬四千多元錢。(是他不久前在重慶收回的原來做的業務款)根本沒給收條。之後被重慶公安局非法勞教兩年送重慶西山平勞教所迫害。為達到強制洗腦「轉化」目的,警察唆使犯人對我丈夫進行毆打,遭受多種酷刑迫害。並被強行拖去注射不明針藥。他冤獄刑滿回家後,我么妹首先發現他整個人木呆呆的,跟從前大不一樣。他告訴家人在勞教所打的針可能是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打了針後人就全身不對勁。回家後經常遭當地「610」人員恐嚇威脅,強制寫「轉化」書,軟禁他,二零零七年年後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大弟遭非法判刑四年 被迫害致死

我大弟弟曹平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心性昇華了,內向的性格變得開朗了,做蔬菜生意從不扣人家秤,又肯幫助別人,處處按照真、善、忍要標準做好人,他回鄉下父母老家,在路上碰到兩個在鄰中讀書的學生錢丟掉了,沒錢買車票回學校,百多里路他們準備步行,曹平知道後,把身上自己僅有的錢給了兩位學生。自己步行一百多里路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曹平依法去北京上訪,被鄰水「610」警察押回鄰水看守所關押。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鄰水公安局非法通緝而被迫離家。流離失所期間,他露宿街頭和郊外,很長一段時間每天只吃一頓飯。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八日,他在鄰水城北姚家壩被蹲坑警察綁架,遭國安警察李吉良、胡瑜、趙勇、城北派出所所長楊某共七、八人毒打,當即膝蓋骨被打碎,內臟嚴重受傷,後送醫經石膏包紮後,被扔到鄰水看守所潮濕的地板上,熱天不給處理傷口,石膏里長滿了蝨子也不管。三個月後,李吉良、趙勇又多次對曹平刑訊逼供,又把曹平左手打斷。二零零二年,曹平被鄰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在德陽監獄,曹平遭酷刑「轉化」迫害,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於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送回家。警察謊稱是肝硬化。但鄰水中醫院檢查結果不是肝硬化。我二妹問是不是被打的?醫生說有可能。

曹平回家後,不想吃東西,便血,走幾步路都很艱難。鄰水「610」和國安人員還經常到家裏威脅恐嚇,曹平回家僅二十多天就含冤離世,年僅三十九歲。丟下兩孩子,一個十四歲,一個十一歲。

二弟被非法判刑五年 遭酷刑折磨

二弟曹繼光轉業軍人, 一九八九年在部隊抗洪救災榮立三等功,轉業回家後,他了解、看清了電視報紙等對法輪功的所有宣傳全是造假,也看到自己的家人修煉大法後的身心變化,於一九九八年也開始煉法輪功。修煉後,他改掉一切不良惡習,努力做個好人。二零零零年六月,鄰水國保大隊長李吉良等十多個警察來抄家並要綁架母親,他因制止抄家,當即國安警察綁架他到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又被鄰水公安局無故通緝而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九在重慶被警察綁架,不法警察用鐵絲將其捆住吊打三天三夜,對他拳打腳踢。三天後警察用麻布口袋將他頭和上身包住送往重慶李子壩看守所非法關押。後被鄰水國保警察接回鄰水關押於看守所,期間因不喊報告被警察殘酷毆打。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鄰水法院非法冤判五年徒刑,送四川德陽監獄遭受慘痛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又轉送廣元監獄迫害。因抗議非法關押被禁食二十二天,期間被強迫睡死刑床,戴死刑架,關禁閉,長期嚴管。對其身體和精神嚴重摧殘。

父親遭判刑、拷打 含冤去世

父親曹志榮,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心向善,身心健康,二零零零年七月依憲法上北京上訪,被鄰水國安胡渝等押回鄰水看守所非法關押I5天。還被公安局去他單位棉麻公司盜領工資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七十歲的父親被迫在外到處漂泊,經常風餐露宿,很長一段時間和我們一樣每天只吃一頓。

二零零一年三月,父親在長壽天然氣公司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警察綁架,關押在看守所。鄰水國安李吉良、昌克慶追到長壽看守所對我父親曹志榮進行拷打,迫害致生命垂危了才送到重慶大坪三院搶救。後也被長壽法院冤判三年監外執行。他回家後還經常受到騷擾,身心難以恢復,於二零零二年含冤去世。

母親冤獄四年 聞兒去世警察不許哭

母親唐素蘭今年七十五歲,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依照法律賦予的權力上北京上訪,被北京警察綁架,被鄰水610押送鄰水看守所關押,被鄰水公安警察五花大綁掛上牌子在鄰水滿城遊街示眾。二零零零年七月因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鄰水「610」、國安警察李吉良等人闖進家綁架並抄家。

二零零零年,母親被鄰水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在四川簡陽養馬河監獄受盡凌辱和精神與肉體折磨。二零零四年,母親冤獄刑滿,但警察不讓回家,而是將她拉到鼎屏鎮派出所。第二天又把她劫持到廣安華鎣市洗腦班迫害一個月才放回家。母親在被拉到鼎屏鎮派出所時,國安警察洪英告訴她大兒子曹平被迫害離世的消息,母親忍不住失聲痛哭,派出所警察還不准她哭。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鄰水政法委、「610」、國安、城區各派出所警察對鄰水法輪功學員實施大規模綁架。母親正在家過生日時,被鄰水國安隊長林建明等綁架並抄家,非法在廣安華鎣市看守所至今一年了。

電話提到法輪功 女婿就被關押一個月

二零零一年,我女婿廖軍在廣州白雲旅遊管理學院和我女兒電話中提到法輪功三個字,被廣州白雲區公安警察監聽到,立即闖到學校綁架我女婿廖軍,並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還被非法抄家。真是隨意侵犯公民人身權利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