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度:大陸留學生為什麼那麼多小粉紅?

「直接和間接接觸到的留學生,公費自費的,世界名校的,二三流的,各種留學生,很多在國外天天說國外的不好,夸中國的各種強大。真的是無語,在國外受點委屈就說是歧視,就說是被看不起了。他們經常說,畢業就回國發展,受夠xx國了。」日前,一位網友在海外最大的問答網站上如此描述他接觸過的大陸留學生

接著他提出了一個問題:「留學生為什麼那麼多粉紅?」

這個問題一下引來了許多正在留學或留學過的網友的分析。以下是其中的一部分答案,讀後頗給人以啟發。

「這是個好問題。我很久以前也是留學生的一員,我就注意到這個問題,也思考過這個問題。

首先是留學的目的和動機。現在很多人是為了留學而留學,或者說是為了一張外國文憑而留學,這一批人他們對外國的先進科學文化知識和社會制度並沒有充沛的興趣,對待留學的態度是消極的。他們來到陌生國家,並不對周圍的東西感到好奇,而是換個地方繼續渾渾噩噩的生活而已。這一批人的思想和知識,其實是停滯的。遠遠不如幾十年前甚至一百年前的留學前輩。

然後是環境。現在幾個留學大國,比如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已經形成了龐大的中國學生群體,這個群體內部就可以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小社會,而不需要本地社會參與。吃喝玩樂出行,理髮裝修搬家,甚至代寫論文處理開除退學,各種服務一應俱全,都是微信聯繫,中途不用說一句外語。微博、抖音、B站、各種中文的APP和網站,是很多人唯一的資訊來源和精神依靠。在這樣封閉環境中生活的留學生,思想是嚴重受限的。

然後是語言。現在留學的門檻比起以前低很多,一些留學大國為了招攬學生大肆放低錄取標準。很多留學生在外語能力不足的情況就出國,到了國外依賴上面一條的中文小社會過活。

然後是教育。中國的教育,缺乏對思辨能力的培養,缺乏理性看待問題的培養。很多中國留學生不具備基本的辯論討論素質,容易被簡單的口號煽動。

最後是控制。中共的外交機構對留學生控制力很強,直接控制各地「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學聯)。學聯有一批自己的簇擁,可以很迅速召集人手做使領館安排的任務(歡迎領導人、砸抗議場子等)。學聯及其成員也有監控的作用,對於中國留學生有反共聲音的,他們會記錄並報給使領館,國內的親屬可能因此遭受壓力。很轟動的例子就是2008年的王千源事件。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中國留學生其實想支持香港,卻不得不保持沉默。」

「從小受到閹割教育,導致喪失獨立思考能力是重要原因。長年累月暴露在仇恨教育裡,在一個互害環境裡長大,情緒得不到原生家庭和社會的關注,導致情商非常底下,處理情緒的能力處於幼童水平是另一個重要的原因。誰剛剛出國的時候沒有體驗過遠離父母家人熟悉生活環境的那種孤獨和艱難?因為有情緒問題就喪失了基本智力和判斷能力,覺得抱著大腿才有心理安全感的現象恰恰說明了這些粉們本來就是巨嬰。我當年是拿了全額獎學金出去的,第一年如果成績不好,第二年就沒有錢了,那個壓力山大啊,覺得自己精神都快崩潰了。但是,第一次在海外,看見社會上種種的不同,自己就開始思考為什麼了。為什麼老外說話都是彬彬有禮輕聲細語,為什麼前面的陌生人會為你按著電梯門等你進去,為什麼公園裡/圖書館裡不會有人把書包放在椅子上占位……?那種平生第一次得到別人尊重的感覺,真的是一輩子也忘不了。然後,你就會開始思考開始探索開始尋求真相了。所以確實很無奈,看到這麼多有錢沒腦的孩子到了國外,繼續說中文吃火鍋看抗日神劇繼續國內的生活方式和思維模式,真的是無語啊。」

「這個現象的根本來源其實還是你國(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本身的被洗腦以及外國人對你國人的偏見。

你國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一種種族歧視的教育,認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無論是無腦舔白人還是無腦黑白人,本質上都是一種種族主義,而且這種種族主義是來源於內心的自卑,而不是自大,因此惡果更加嚴重。留學生,無論是小留還是研留,都會經歷語言文化不通的階段,產生一些誤解或尷尬。但接受過你國民族自卑教育的人,常常會誤解對方為「種族歧視」,或下意識的排斥對外國文化的接受和容納,導致自己固步自封於你國人的社交圈子裡,形成一種「滾雪球式」的惡性循環。越是只接觸你國人,就越離不開你國人,最終和本土文化脫節。由於中文本身就是一種被你國污染的語言,而封閉在你國人圈子裡的你國人又不得不使用中文接受大部分社交信息,他們的思維必然會越來越狹隘,越來越傾向於你國的洗腦,也就是題主說的粉紅。」

「他們大多是既得利益者,高官或是富商的子女,花錢出去留學的,知識底蘊其實不高,也沒有獨立思考精神,當然挺共咯。

真正有思想,有文化的平民出生的留學生,從心底是看不起他們的,平時也不和他們玩。」

愛國留學生這麼幾類:

第一種,單純富二代,家裡就是吃黨飯和裙帶關係富起來的。沒黨爹的話就憑家裡那文化水平要躋身精英階層基本不可能。這種人讀經濟相關專業的特別多。他們基本上對政治絲毫不關心,新聞來源全部來自牆內群體。根本沒想過要融入所在國,留學的目的就是為了混張文憑回去好讓親爹安排工作。富二代們屬於是典型的「何不食肉糜」類群體,對民間疾苦和社會不公沒有任何認識,認為自己歲月靜好吃黨飯就行了,反賊生活悲慘純屬活該。就這種人的話基本上國內極端民族主義媒體隨便煽動一下就會出來「CNMB」開豪車遊行了。他們造成的麻煩挺大,不過畢業就得滾回去。

第二種,意識形態上堅定的民族主義者。本人由於是政治相關類專業,接觸過一些平時非常關心政治,頻繁參加模聯的留學生。他們相對來說對於時政的了解更多,也會了解各種各樣的媒體,一定機率下他們還會認識一些政治圈的人物。他們的目標從回國從政到進入國際組織不等,算是有知識水平和抱負的青年。和他們正常交流幾乎沒有問題,但是談吐中透露出一股濃濃的保守派威權主義思想,似乎是骨子裡的民族主義者。這種人的思想架構基本上和西方國家的白人民族主義者無異,是把愛國當作是意識形態的一部分責任來實行。這種人不會跟你搞事,也會好好接受你的觀點。但是貌似他們的人脈往往較廣,是否有中國官方背景或者是否認識大使館的人我等反賊只能蒙在鼓裡。(順便一提,我聽我朋友說外交人員的思維模式幾乎和這類人一致)

第三種,喜歡圍觀和看熱鬧的一般路過小粉紅。從來不會主動響應國家號召或者參與政治討論,只有當身邊的朋友產生爭執或者戰狼集體出動的時候才會去參與。他們屬於被灌輸了民族主義思想但是並不強烈。參與愛國行為的目的也只是單純的喜歡看熱鬧,享受自己搞事的過程。但是他們沒有堅定的個人思想,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從來不會主動「雖遠必誅」。這類人屬於是比較有救的,危險不大,多花點時間和他談說不定就能改變他的思想。(我身邊還有這類粉紅朋友煽動第一類的富二代雖遠必誅然後看他們笑話的。)」

「專門註冊了帳號來談談這個問題,因為一週前我也還是對中共一知半解,處於不紅但會為國家自豪的狀態。來了美國一年多也感覺與美國人的精神世界有著「天然」隔閡,直到最近才感覺到理解。

我們在大陸長大的孩子,大都對歷史的了解就是共產黨解放了中國,之後經歷了大躍進、文革等的彎路,毛終於死了才撥亂反正,改革開放,發展神速,不知道為什麼西方社會這麼敵對中國。對49年之前的事基本是空白,腦子裡就歷史書上的幾張圖和虛幻的先烈故事。雖然國內有很多黑暗面和反智行為,但正在慢慢變富裕,對國內政治本來就沒參與感,所以迴避這些事還是可以開開心心過自己的小日子的。大多數人壓根不知道自己處在什麼樣的社會裡,比如我媽還把現在人心冷漠歸咎為改革開放讓人們都去追求金錢。人們對這個國家缺乏一種信仰,但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來到美國後接觸過不少美國人,但還是很難做到在課堂裡自然地聊到一起。一方面是英語不好,習慣看中文媒體圈;一方面覺得和美國人有著天然的不同,平時更偏向華語圈子。正如上面蔥友說的(簡體)中文媒體就是無形的牆,留學生大多延用著國內的思想,即使看了一些揭露黑暗的視頻也不足以對整體思維有著顛覆性的認識。甚至我看了郭叔的視頻也沒有意識到共產黨從根就是壞的。直到最近看了江峰時刻,看到各個歷史事件的真相我才有了顛覆性的認識,有了一種你的養父其實是殺父仇人的感覺。我算知道為啥《進擊的巨人》禁播了,因為就像裡的很多情節一樣,牆外的那些巨人原來是我們的同胞,真正的敵人在皇宮裡,這70年的記憶同裡面一樣是被灌輸的,之前的歷史一片空白。當我知道歷史真相後,原本的歷史人物逐漸鮮活起來,遺失的中國人的信仰也能慢慢感覺到了,心裡找到了某塊缺失的碎片,讓我知道真正的中國可不是才70歲。

現在的留學生也好,其他人也好,讓他們知道歷史真相會是一個突破口,這能讓他們推翻心裡對共產黨的預設,去添加新的思想,而非單純地駁斥與改良本來的認識。不然在他們眼裡我們一直都是不想給他們好日子過的敵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