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韓將出席北約峰會 中國鄰居都在「抄傢伙」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25日訊】6月底,北約將舉行峰會,日本、韓國、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四國領導人應北約的邀請將出席。與此同時,作為中國的鄰居,韓國在積極推動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日本計劃大幅度擴充軍備,越南和印度聯手建立了防務夥伴關係。美媒形容,中國的鄰居們都在「抄傢伙」。

據美國之音報導,6月29日到30日將舉行北約峰會,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韓國新總統尹錫悅(Yoon Suk Yeol)、澳大利亞新總理安東尼∙阿爾巴尼斯(Antony Albanese),以及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傑辛達·阿德恩(Jacinda Ardern)都將應邀出席這次峰會。而在北約2030改革方案中,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和新西蘭被明確為北約在亞太地區的「四大夥伴國」。

北約網站的消息顯示,在這次北約峰會上,除了討論北約將繼續如何應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野蠻無端入侵外,如何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將首次納入北約的戰略概念。

據日本《讀賣新聞》報導,日韓澳新領導人正在安排在北約峰會期間舉行自己的峰會,預計在日韓澳新領導人會談期間,四國將為應對中共而展現出團結姿態,並反對「任何以實力單方面改變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現狀的企圖」。

6月22日,美國高級官員在拜登總統前去參加G7峰會和北約峰會前的媒體會上說,邀請日、韓、澳、新領導人參加北約峰會顯示,烏克蘭戰事並沒有分散北約對中國的注意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日印澳四方對話機制進一步加強的同時,日、韓、越、印等靠近中國的亞太國家,近期都在致力於強化和提升自身的軍力。

岸田文雄在不久前結束的香格里拉安全對話會議上說,日本政府將在今年年底制定新的國家安保戰略,並在未來5年內從根本上加強日本的防衛能力,確保軍費「相當程度的增額」,達到GDP的2%。

岸田文雄還承諾,將提升海上安保能力的技術合作,向東盟(ASEAN)成員,以及其他印太國家提供巡邏船等海上安保設備,3年內預計支持20億美元。

根據世界最權威的軍事排行機構「環球火力」的排名,日本目前的整體軍事實力已經排名世界第五。而近年來,日本在加大自身軍力建設的同時,還在深化與美軍的合作。

美國之音的報導表示,日本正在亞太安全事務方面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在岸田文雄在香格里拉對話發表主旨演講之後,6月13日,日本與美國聯合主辦「太平洋兩棲領導人探討會」,與印太地區近20個國家的兩棲部隊指揮官共商如何加強地區穩定。台灣的幾位將軍也應邀以觀察員的身分參會。

美國華盛頓的智庫國防重點(Defense Priorities)亞洲接觸項目主任金萊爾(Lyle Goldstein)說,與日韓同北約加強關係相比,日本提升自衛能力可能更有威懾力,也更令中共政府擔憂。他說,日本是亞太地區真正能夠改變區域力量平衡的一個國家。

另一方面,韓國新政府則是在積極推進在韓部署「薩德」 導彈防禦系統,這是最令中共當局惱火的一件事。

韓國新總統尹錫悅在競選時就強調,他將重啟「薩德」(末端高空防禦系統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 THAAD)基地,儘快為薩德重新部署鋪平道路。

韓國軍方6月17日確認,尹錫悅政府開始將當地的環評工作提上日程,而開啟環境評估,可以視為尹錫悅政府推動「薩德」部署的重要信號。

除此之外,韓國還積極參加印太安全事務。雖然韓國現在還不是美日印澳對話機制(QUAD)的成員,但是,尹錫悅已經表示,韓國意向加入QUAD的一些工作組活動。

由美軍印太司令部主導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2022」將於6月29日至8月4日在夏威夷群島和加州海域舉行,韓國派出了自1990年參演以來的最大規模兵力。同時,韓國還將首次參加由菲律賓主導、美日參與的「海上戰士合作」(KAMANDAG)軍演。

此外,印度、越南聯手加強了防務合作,這兩個國家是中共在亞洲的重要對手。

印度國防部6月上旬發布消息稱,印度國防部長拉傑納特·辛格(Rajnath Singh)在越南訪問期間與越南防長簽署了關於「2030年前防務夥伴關係」的聲明,並簽署了關於相互提供後勤支持的諒解備忘錄。

有分析認為,印越加深合作主要還是為了藉助對方的力量來「制衡大國」,而外界認為,這個所謂「大國」就是暗指中國。

美國之音的報導援引亞太地區的安全專家的分析指出,加強與域內外國家的安全防務合作,與中共當局對區域國家咄咄逼人的態勢密不可分。尤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亞太國家更加擔心北京會效仿俄羅斯對台灣動武。

傳統基金會東北亞問題高級研究員布魯斯·克林納 (Bruce Klingn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國和其它民主國家之所以站出來抵制,是因為他們意識到民主和其它原則受到了來自中共政權的「威脅」。

克林納說:「我們已經看到中國(中共)用經濟手段恐嚇和脅迫日本、澳大利亞和其它國家。當民主和其它原則受到中國威脅時,美國以及全球其它具有民主意識的國家都在抵制這一點。我們需要堅持我們的原則和戰略目標。」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