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主持人朱軍性騷案 原告弦子曝二審自述(視頻)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11日訊】8月10日,央視前主持人朱軍性騷案在北京二審開庭。原告弦子在法院外公開了自己的二審自述。她質問當局,她沒有錄音錄像,沒有與對方反抗扭打。那她要怎麼證明自己遭遇過性騷擾?她是否只能忍受這一切,假裝這一切沒有發生?

弦子自曝二審法庭發言

據法新社報導,當天上午,在負責二審的北京第一中院,警方封鎖了人行道,並記錄過往行人的詳細信息。下午,弦子親自出庭,有網友在社交媒體公開了弦子在開庭前與諸多支持者的現場合影,但現場沒有看到被告人朱軍的身影。

在開庭前,弦子在微信朋友圈發布影片表示,從2018年起訴到今天,時間已過去4年,今天很可能是最後一次開庭。她說,不管有沒有她這個案子,願意支持女性、支持反對性別暴力,願意去幫助弱者的人群,不會停止。大家始終會匯聚在一起,為了正義、公平去努力。

當天,二審法院以證據不足為由維持原判,弦子依然敗訴。庭審結束後,弦子在法院外向前來支持她的民眾,公開念出了她在庭上的自述。

弦子在法庭上的發言中說:「在2014年報警的時候,警察告訴我的父母,因為朱軍的社會地位,我應該放棄報警。在2020年本案第一次開庭的時候,法院告訴我卷宗裡的監控錄像、筆錄都無法調取。在2021年的判決書裡,法院說當事人承擔舉證責任,而我提供的證據不足。」

她表示,我已經在法庭上反覆陳述過事實,這一次,我想向法院提問:「在封閉空間遭遇性騷擾的女性,她沒能預料到性騷擾的發生,沒有錄音錄像,沒有與對方反抗扭打。那她要怎麼證明自己遭遇過性騷擾?她能否只能忍受這一切,假裝這一切沒有發生?」

弦子說,「我沒能預料到性騷擾,沒提前錄音錄像,不敢在央視大樓裡反抗朱軍,沒能立刻呼救,報警後,我再也不能回到央視,無法獲取監控記錄。我要怎樣提供自己被性騷擾的證據?」

她也想要問朱軍的證人,為什麼要撒謊?想問朱軍的律師,為什麼連當天他在化妝室裡的著裝都不敢承認?想問當年辦案的警察,為什麼要前往武漢,找她的父母。

「我無法自證自己的誠實,自證自己的痛苦。」弦子說,自己21歲時選擇報警,25歲選擇起訴,是因為她相信作為一個公民,理應獲得公平。

然而,4年前,當她報警後,公安機關第一時間跑到武漢找她父母威脅。4年後,當她向法院提起訴訟,法院拒絕她以性騷擾的罪名起訴朱軍,並拒絕傳喚朱軍本人。

弦子說,「司法系統並不天然具有權威,法院的判決並不一定就等於真相。」「權力應該讓弱者得到幫助,否則就不足為正義。」「失敗的結果固然使人痛苦,但需要接受審問的並不僅僅是我。」

弦子公開指控朱軍性騷擾

2018年7月,周曉璇以網名「弦子」在微博發文,公開指控央視前主持人朱軍2014年對她實施性騷擾,在央視化妝室強吻了她。

弦子在文中稱,事發後,她曾在老師和朋友的陪同下報警,警方也曾立案並取證。但警方隨後以朱軍是知名人士為由,施壓弦子放棄起訴,事件不了了之。

朱軍涉嫌性騷擾的醜聞,引發輿論廣泛關注,朱軍通過律師否認相關指控,他自始至終沒有公開露面回應。不過,事件發酵後,朱軍從央視屏幕上消失。

而弦子因公開自己的經歷成為中國#MeToo運動的代言人,儘管受到當局施壓,她一直堅持公開發聲,並公布官司進展。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不公開一審,以弦子提交的證據不足為由,駁回其訴訟請求。當時,不少支持、聲援弦子的微博號、微信公眾號被禁言或封號。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