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戰爭動員能否扭轉敗局?習近平加大兩邊下注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22日訊】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今天是美東時間9月21日,京港台時間9月22日。

今天焦點:普京今天(9月21日)終於下達動員令,俄羅斯民眾紛紛尋求退路。普京的豪賭會帶來什麼結果? 習近平加大兩邊下注,「既要又要」能否如願?

中共和印度的疑慮並沒有削弱和俄羅斯的關係,但與此同時,中共開始釋放對美英等西方國家的善意。習近平的兩邊下注會帶來什麼結果?

普京下令戰爭動員 走投無路更危險?

普京的這個宣言很具有戲劇性。因為,就在週一,在紐約聯大開會的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接受美國公共電視網PBS採訪的時候,還說他本人已從和普京的會談中獲悉,俄方願意儘快結束這場俄烏衝突。

埃爾多安說:「在烏茲別克,我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我們進行了非常廣泛的討論。他實際上向我表明,他願意儘快結束這一切。」

此前,經土耳其斡旋協調近兩個月時間後,當地時間7月22日,在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見證下,俄烏雙方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簽訂了一份旨在恢復烏方糧食經黑海出口的協議。這也是自衝突爆發以來,俄烏雙方首次公開簽署協議。

就是說,土耳其總統和普京的關係,比自作多情的法國總統馬克龍及德國總統舒爾茨要好得多,後面兩人儘管多次和普京通話,但並沒有實質性進展。

可是,從昨天晚上,事態急遽發生著變化。先是克里姆林宮傳出,普京和國防部長紹伊古即將發表電話講話。而西方的情報稱,普京即將發布戰爭總動員,以應對烏克蘭戰爭。

這個消息,引發了俄羅斯國內的巨大恐慌。谷歌趨勢顯示,搜索「怎樣離開俄羅斯」,以及「推遲服兵役」的人數都暴增!

隨後,到了原定晚上播出時間,俄羅斯電視台取消了播出,通知延後。

最後,當地時間今天上午,普京錄像發布,宣布「部分動員」預備役以保護俄羅斯及其領土,並稱西方國家想摧毀俄羅斯,不願見到烏克蘭實現和平。

播出時間突然變化,傳聞的「總動員」變成「部分動員」,這詭異舉動背後,極可能是俄羅斯臨時改變了錄像的內容,以此顯示克里姆林宮依然是神祕的,無法被西方情報機構琢磨的。不過,這種變化,小的和中國的「封城」與「靜默」一樣微不足道。換湯不換藥。

「部分動員」,就是只尋求那些有軍事經驗的人參軍。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表示,預計會徵召30萬預備役軍人。

普京重申,他的目標是「解放」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地區,而且那裡的多數民眾不願意重返烏克蘭的「枷鎖」下。

前一天,當地時間週二,被俄羅斯控制的盧甘斯克、頓涅茨克、赫爾松和扎波羅熱的分離主義領導人說,他們計劃本週舉行公民投票,自願加入俄羅斯。由於當地說俄語的人數量很多,同時很多不願意被俄國統治的人逃離,所以投票結果可能對俄羅斯有利。

俄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次軍事動員 意味什麼?

這是俄羅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首次軍事動員。意味著什麼?

首先,這是一個前無古人,恐怕也後無來者的動員令。因為,其目的,居然是要保護現在烏克蘭國土上,未來的、暫時還不是俄羅斯領土的地方!

其次,說明俄羅斯自己承認了烏克蘭戰爭失敗,才不得不發布軍事動員。

紹伊古說,2月24日至今,俄羅斯損失了5,937人。他還說,在最初階段,烏軍約有20萬人,迄今已損失了包括傷員在內的十多萬人,即一半軍隊。但這個說法顯然不會有人信,如果俄方損失那麼小,為什麼要全國動員呢?

根據烏克蘭方面公布的數據,俄軍已在「特別軍事行動」中損失超過5萬人。而根據日前外流的俄羅斯財政部發放陣亡將士撫卹金的報告,到8月份,俄軍實際陣亡48,759人。

在烏克蘭境內參加所謂「特別軍事行動」的俄軍情況極為複雜,除俄軍正規軍之外,還有國民近衛軍、安全部門的特種部隊、頓巴斯民兵、車臣部隊、「瓦格納」等僱傭兵甚至還有特警部隊。除正規軍外,其餘兵力折損不被統計在內。按照俄羅斯財政部的報告來看,俄軍的實際損失數字甚至超過了烏克蘭國防部公布的數據。

一般來說,戰場受傷人數是死亡人數的2~3倍,也就是說俄軍整體戰損超過10萬人,所以俄羅斯不得不進行戰爭動員

再次,軍事動員也意味著投入烏克蘭戰場的人數將大幅增加。

普京總統和國防部長紹伊古都強調,不會派遣應徵入伍者到烏克蘭作戰。紹伊古說,俄國需要額外的部隊來保衛綿延約1,000公里(600英里)的前線。但是,這話大家真的不要相信,因為戰爭初期,俄羅斯士兵都是被用「演習」名義,稀裡糊塗就被送到了烏克蘭戰場。

而且,普京這一次講話中說了:「如果我國的領土完整受到威脅,我們一定會盡一切可能保護俄羅斯和我們的人民。」到時候克里姆林宮可以說,之所以派他們參戰,是因為在保衛俄羅斯領土。

愚弄老百姓,在獨裁和威權國家,不過如此。

俄羅斯人掀出走潮

但俄羅斯人也並不那麼好糊弄。普京講話之後,俄羅斯對「機票」和「飛機」的搜索增加了一倍多。從俄羅斯到亞美尼亞、喬治亞、亞塞拜然和哈薩克斯坦的機票,今天(9月21日)已全部售罄。與此同時,飛往俄羅斯邊境城市的國內航班也出現了爆炸性增長,從莫斯科到南部弗拉季高加索(Vladikavkaz)的機票報價暴漲了十多倍,超過750美元……而通常價格為70美元。

很多俄羅斯人還走上街頭,抗議普京的動員令。比如,晚上,一群人聚集在俄羅斯中心的阿爾巴特步行街上,高呼著「把普京送進戰壕!」

對普京來說,他在豪賭。因為馬上到冬天了,而目前歐洲整體儲備的天然氣只有84%,其中部分國家只儲存了需求量的一半多一點,同時各國的通貨膨脹和能源成本會上升。普京可能希望這會導致西方分裂。

普京說,雖然拜登政府現階段對外交幾乎沒有明顯興趣,但法國、德國和意大利仍在尋求與馬克龍先生週二在聯合國演講中提到的與俄羅斯的「對話」,對話被認為是必要的,因為「我們尋求和平」。

但是,我認為普京的想法不會實現,因為戰爭已進行了馬上7個月,普京錯過了最好的講和的時機,3月底4月初時,由於感到烏克蘭戰爭的前景渺茫,當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聲稱願意就頓巴斯和克里米亞談判,同意克里米亞地位設15年「諮詢期」,提議成為中立國。當時我說過,普京本可以利用這個機會下台階,15年時間足以讓爭議地區以融入俄羅斯了。但普京拒絕了烏方的建議。

此後,布查慘案現場被發現,舉世震驚,各國紛紛譴責俄軍,烏克蘭全民則同仇敵愾發誓要把俄羅斯趕出去,再之後烏克蘭獲得了西方的各種先進武器,守住了陣地,俄羅斯不斷縮小自己的作戰計劃。到了9月初,烏克蘭開展大反擊,連戰連捷,收復了超過8,000平方公里土地。國際政治局勢、戰場上的形勢已經發生了巨變,對普京來說,時間已不可挽回。

增加投入數十萬人能獲勝?普京在豪賭

那麼,普京如在戰場上增加投入數十萬人能夠獲勝嗎?答案是否定的。原因有四個:

第一,烏克蘭戰爭是北約和烏克蘭對俄羅斯的戰爭,一方是信息技術加先進武器,另一方則依然是二戰時期的鋼鐵洪流戰術。俄軍沒有任何明顯的空中優勢和信息優勢,一舉一動在烏軍眼裡都是透明的,俄軍打起仗來像無頭蒼蠅。這樣的仗怎麼打?

第二,現在赫爾松等戰場上,俄軍已成孤軍被切割包圍,俄軍如何增援也是一個無法克服的難題。

第三,俄羅斯被切斷了芯片等供應,其它戰爭資源也幾乎消耗殆盡,只依靠從伊朗獲得的有限的無人機,或者從朝鮮那裡獲得的一些落後的武器彈藥,或者從中國獲得的石油美元,無法轉換成戰場優勢。

第四,俄羅斯操縱公投的結果不會被世界承認。反而會導致西方更嚴厲制裁,而且北約有了更充分的理由,根據戰爭提供給烏克蘭更先進的武器。

對普京威脅的動用核武,西方社會則無人當真。我也不認為普京真的會瘋狂到那個程度。退一萬步講,即使出現,也給了西方直接打擊俄羅斯的理由,俄羅斯可能戰敗而分裂。

美聯社也指出,普京的這場豪賭存在很大的風險因素,或將適得其反。它可能會使烏克蘭戰爭在俄羅斯國內變得不受歡迎,損害普京的地位。由於缺乏訓練設施和裝備,這次動員不太可能為戰事帶來任何成果。

美國駐烏克蘭大使布林克(Bridget Brink)在推特上寫道:「虛假的公投和動員是俄羅斯軟弱和失敗的跡象。」

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Ben Wallace)的聲明,也形容普京此舉是「承認他的入侵正在失敗」。

「無論怎樣的威脅或宣傳都無法掩蓋烏克蘭正贏得戰爭的事實,國際社會正在團結起來,而俄羅斯正成為孤立國家。」

俄羅斯政治分析師奧列什金(Dmitry Oreshkin)則表示,普京的最新發言令人覺得是「絕望之舉」。他預測俄羅斯人將會以「積極的破壞」來抵制動員。「人民將以一切可能的方式,通過賄賂來逃避這次動員。」

中共加強和俄合作

關鍵時刻,中共怎麼做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則在週三的例行記者會上,呼籲各方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各方「安全關切」。他也重申,中方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明確的,始終主張各國主權都應該得到尊重。

這個「一貫」,暴露出,儘管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中遭遇挫折,中共仍支持俄羅斯。

《華爾街日報》引述熟悉北京想法的中國官員表示,儘管習近平在上合組織會議上對普京的戰爭做法公開表示懷疑,但中國仍堅持與俄羅斯的關係,甚至尋求深化兩國之間的經濟聯繫。這是因為,中共將俄羅斯視為與美國不斷升級的競爭(對抗)的戰略夥伴。

中南海還擔心,普京如果戰敗會被趕下台,所以認為必須加強對俄支持。《華爾街日報》引述了一名知情人士的話說,實際上,習近平和普京會面時,還討論了他們加強密切關係。

「隨著各自與美國的關係惡化,兩國政府日益形成全面反對美國的統一戰線」,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助理國務卿的丹尼爾‧拉塞爾(Daniel Russel)說。

本週一(9月19日),中俄兩國高級官員舉行了安全會談,並承諾「繼續深化戰略協作,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的問題上相互堅定支持」。

據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在福建同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祕書帕特魯舍夫,共同主持中俄第十七輪戰略安全磋商。雙方一致同意繼續用好戰略安全磋商機制這一重要平台,落實中俄元首在上合組織撒馬爾罕峰會期間會晤共識,增進互信、支援彼此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共同維護全球戰略穩定,不斷鞏固和充實兩國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內涵。

烏克蘭戰爭至今,雙方的各種表現已經很好地詮釋了,中俄要維護的「全球戰略穩定」,到底是什麼貨色。

中俄還加強了經貿合作。除了大量進口俄羅斯原油和煤炭,中國、俄羅斯和蒙古還同意推進中俄之間天然氣管道蒙古段的建設。

中俄雙方也一直在努力建立一套自己的支付系統,避過美國控制的SWIFT國際支付系統。

「現在最緊迫的任務是發展一種新的經濟、貿易和金融合作形式,使兩國能夠在反俄制裁的背景下進一步促進經貿合作」,聖彼得堡國立大學的美國政治學家亞娜‧列克休蒂娜(Yana Leksyutina)說,「重要的是要建立這樣的互動機制,以防止中國公司在與俄羅斯打交道時受到二級制裁。」

習近平又對美搖晃橄欖枝

不過,很有意思的是,中共最近也明顯加強了和西方包括美國的聯繫。

週一(9月19日),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參加了英國女王的葬禮。雖然在二千多名各國政要中,中共代表團的四個口罩舉世矚目,但很顯然,中共此時派高級代表團出訪,既是希望緩和漸入冰點的中英兩國關係,也是為了顯示自己是文明世界的一員。

同樣是週一,王毅在紐約與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美國商會代表成員進行座談交流。「強調中國是現行國際體系的締造者、受益者,理所當然是維護者,中美應共同遵守以聯合國憲章和普遍認同的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

但是,我必須指出的是,王毅偷換了概念,實際上,1945年就參與創立聯合國的中華民國,才是現行國際體系的締造者,而1971年才加入聯合國的中共政權,只是現行體系的受益者,同時也是一個破壞者。

王毅還說,當前中美關係前景中的確定性越來越少,不確定性越來越多,他針對性地闡述了中共的五個「確定性」,指出「中美關係攸關兩國前途命運和世界和平穩定,雙方應共同努力,找到不同社會制度、不同歷史文化的兩個大國和平共處之道」。

我們來聽聽他怎麼說的。

大家怎麼看王毅的這些話呢?應該是沒有了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才有世界和平吧?!

看得出來,中共還想討好美國,加強合作。為什麼呢?

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中共很清楚,沒有美國,中共不可能發展,更無法實現中共的全球野心。就像鄧小平當年對中國社科院院長李慎之說的:「回頭看看這幾十年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

另外一個原因,我認為,中共這也是為俄羅斯萬一戰敗,留下後路。

就是說,中共既要加強和俄羅斯的反美同盟,又要繼續和美國搞好關係,算盤打得很美。但是,會實現嗎?

推特網友@LT視界說:「如果不是習近平,普京發動侵烏戰爭,中國會意外獲得一個較長時間的和平發展良機;因為習近平親俄,中國也因此被貼上幫凶標籤。事實上,中國的國際環境因普京侵烏戰爭更惡劣了,而不是得到改善。」

為什麼會這樣呢?正是我一直說的,習近平想保黨,所以才把中共的黨派利益置於中國的國家利益之上,最終錯失良機。

但是,他們還想虛情假意地和歐美改善關係。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惡貫滿盈的中共,已無人可以拯救它覆滅的結局。

好了,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大家的收看,也請大家繼續關注我的頻道,我們明天見。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