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黨史專家司馬璐揭祕中共(5):一大上的毛澤東

整理:袁斌

在宣傳中共一大的美術作品中,著名油畫家陳逸飛1977年創作的油畫《在黨的一大會議上》,被稱為是一幅「經典之作」。

大陸媒體上刊登的一篇介紹文章說:「畫面截取了毛澤東發表演講的一個瞬間,表現了青年毛澤東在一大會議上指點江山的場景。畫中人物的目光都集中在毛澤東右手所指的方向,展示了對中國美好明天的嚮往。」

2009年6月9日黨媒《半月談》發表的「盤點:中共『一大』13位代表的迥異人生」一文稱:「1921年夏天,毛澤東與湖南的另一位年長的代表何叔衡乘船赴滬。對毛澤東參加『一大』的表現有兩種說法:一種是比較活躍,善於思辨;一種是比較沉穩,勤于思考。他的確沉穩,善於聽取大家意見,但在一些重大問題上,他頗具見解,勝過他人。」

在中共的宣傳中,類似以上這種描繪中共一大上的毛澤東形象的美化誇大之詞很多,許多無知的人信以為真。但毛澤東在中共一大上的真實形象並非如此。

中共一大代表李達在其回憶錄中曾說,整個一大上,毛澤東除了負責會議記錄以外,只發過一次言(註:發言內容主要是介紹湖南共產主義小組的情況),主要是在「傾聽」。他常在住的屋子裡「走走想想,搔首尋思」,乃至「同志們經過窗前向他打交道的時候,他都不曾看到,有些同志不能體諒,反而說他是個『書呆子』、『神經質』」。

司馬璐說,中共一大時,中國共產主義運動中最有權威的兩個人,「南陳北李」都沒有參加。理由是,當時中國共產主義運動都在爭取中國實力派軍閥的支持,陳獨秀在廣州擔任教育廳長,做陳炯明的工作;李大釗在北京接觸北洋軍閥,做吳佩孚的工作。

中共一大主席是張國燾,他奔走南北,是陳獨秀和李大釗的聯繫者,也是共產國際在中國代表最早的接觸者之一。湖南代表和山東代表在會上沒有發言,山東代表王燼美、鄧恩銘都是中學生,在會上沒有人注意他們。湖南代表何叔衡聽不懂大家講些什麼,提早離開。毛澤東在法租界警探搜查後從廁所走出來,探頭一看,知道出了事,問了一句:「怎麼,大家走了?」這是毛澤東在中共一大唯一的一句話,不算是正式發言。

中共一大期間,劉仁靜認為,凡是承認工農專政,接受黨的紀律的都可以成為共產黨員;李漢俊認為,黨員在入黨以前,必須先接受黨的教育,對共產主義有足夠的理解。結果,劉仁靜的觀點占上風,劉仁靜後來是中共托洛茨基派的著名領袖;而李漢俊則在中共成立後不久就脫黨了。

可見,毛澤東在中共一大只是一名小人物,既沒發表過什麼過人的見解,更不可能指點江山。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