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方財政缺口龐大 專家:集權經濟模式已窮途末路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9月26日訊】中國有財經媒體今發文,討論中國地方政府財政入不敷出的狀況,坦言疫情、留抵退稅、土地出讓不佳等多方面的原因,導致地方財政出現龐大缺口。有美國經濟專家指出,疫情、房地產危機、科技人才流失、人口問題等,已讓中共的「中央集權經濟模式」走向盡頭。

《財新週刊》9月26日發表了一篇題為《地方財政有多困難》的長文,深入分析了今年中國地方財政缺錢的狀況和原因,直言今年以來中國的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各地疫情頻發,疊加部分行業存量增值稅留抵稅額全部退還等問題,導致地方財政面臨嚴峻挑戰。

該文首先援引中共財政部的數據指出,今年4月起,地方政府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與去年同期相比已出現了「負成長」,尤其4月和5月的降幅分別高達40.4%、30.8%。雖然從6月起這個降幅開始縮小,但從 1月至8月累計仍然下降了6.5%,而留抵退稅政策的影響,是造成地方收入減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今年以來,受房地產市場持續低迷的拖累,作為地方政府財政收入重要來源的土地出讓收入快速下滑。今年前8個月的土地出讓收入累計年下降幅度達28.5%。與此同時,地方財政支出卻繼續增大,今年1月至8月年增幅達6.3%。而收支增速的一降一增,使得地方財政壓力日益加大。

文章特別提到,疫情及封控措施對地方經濟造成持續的衝擊,不僅導致地方財政收入減少,同時還存在防疫開支不斷增加的問題。

文章援引統計數據指出:今年1至8月,地方與抗疫相關的衛生健康支出年增8.9%,高於2020年和2021年同期的5.4%和3.9%。

文中提到,粵開證券首席經濟學家羅志恆近期在各地進行調研時,華南某市下轄區財政局長坦言,預計該市2022年全年疫情防控經費支出將是2021年的3倍;而2022年7月深圳市龍崗區調整財政預算特別追加了超過6億元人民幣的疫情防控經費,主要用於開設健康驛站、核酸檢測、疫苗接種、發放一線防疫人員工作補助等。

在粵開證券的調研中,還有多名市縣財政局長表示,由於財政體制特點,市縣承擔支出占比偏高,「越往基層,財政越困難」,部分區縣甚至完全依靠省級庫款調度過日子,以至於出現了不得不延後發放公務人員工資的情況。

文章直言,發生過大規模本土疫情的吉林、天津、雲南和上海,是今年前7個月累計財政收入降幅最大的城市,年降幅度在16.2%至40.4%之間。而在各地均遭受不同程度疫情衝擊的情況下,全國僅有6個省的財政收入有所增長。

這篇文章還討論了基層「三保」支出正面臨難以保障的風險。文中援引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汪德華的分析表示,由於很多市縣土地出讓收入的全年目標難以實現,導致地方財政資金缺口擴大,「三保」支出保障出現困難。

文章表示,基層「三保」的風險,主要體現在由政府財政供養的在職人員的工資津補貼或公用經費上。如同遼寧大學地方財政研究院教授王振宇的分析,一旦出現經濟不景氣、稅收政策變動、上級各類轉移支付減少與下達不及時等,就會帶來縣級財政資金流動性不足,進而出現「庫緊」現象。

王振宇稍早前曾撰文指出,當前每月資金調度已成為某些縣級財政的重要職責,「拆東牆補西牆」、「十個瓶子九個蓋」等行為普遍存在。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財新週刊》發表上文的兩天前,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國際經濟高級研究員馬拉比(Sebastian Mallaby)於9月24日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了《這些跡象表明中共正開始崩潰》一文,指出疫情的衝擊、房地產行業的危機、科技人才的流失,以及人口結構嚴重失調等問題,已經讓中共的「中央集權經濟模式正走到盡頭」。

馬拉比在這篇文章中分析了中共當局面臨的四大障礙困境:

其一,Covid-19 疫情的衝擊與影響。

文章指出,一發現疫情就實施嚴厲的封鎖措施,已經導致上海、深圳和其它幾十個城市遭受了經濟上毀滅性的打擊,還擾亂了全球供應鏈,並給數百萬人帶來了糧食短缺和其它困難

其二,房產開發商債務違約、房價下跌帶來的危機。

文章指出,中共近幾十年的經濟策略雖然促進了貿易出口,但同時也導致了不可持續的貿易順差,而且政府還用不可持續的國內債務來取代不可持續的外國債券購買,最後釀成中國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發生債務違約。由於房地產推動了超過 1/4 的經濟,該行業的崩潰威脅著中國經濟更廣泛的衰退。

其三,科技人才流失的影響。

文章表示,出於政治原因,中共不能容忍那些具有影響力的科技巨頭的存在,並對這些科技巨頭進行了打擊,而中共這麼做不會鼓勵下一代的技術專家在中國開公司。

其四,人口危機和生育率下滑的惡果開始顯現。

文章分析指出,過去中共政府長期實施的獨生子女政策,導致針對胎兒性別進行選擇性墮胎,進而導致中國人口性別失衡,生育率快速下降。雖然現在中共政府開始轉向鼓勵生育,但已經「為時已晚」。

(記者黎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