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丁:江澤民禍害中國教育的真相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05年12月中旬發布的不完全統計報告顯示,僅僅在中國大陸1.4億流動人口中,6歲到14歲的流動兒童約有兩千萬。這些流動中的孩子就有十分之一失學。聯合國官員曾批評,中共當局在教育方面的投入之低比不上非洲窮國烏干達。

古今中外重教育的傳統

中國有著五千年文明傳統,讀聖賢書,明理有道,在歷朝歷代都是共同遵循的教育準則。

從古到今,無論中西,教育的重要性,對於國民心靈的涵養、道德教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著名的教育學家羅曼·羅蘭說:「教育是沒有代用品的,每一世代都對自己,及對後世負有保護,發揚、傳遞其文化的責任。人類為了這個目的所研究出來的制度,便是所謂教育制度。」

孔子說:「不經教導便加以殺戮叫做虐,不加勸誡任其成形叫做暴。」

唐太宗說:「我在經史中查找,古代的聖王哪一個沒有老師呢?況且現在不同於上古的道德高尚,如果沒有老師,怎樣可以安頓百姓呢?」唐太宗設太學,在民間廣設禮教,被稱為「弘獎名教,勸勵學徒」。使得民風淳樸,以德為尊。

康熙五十四年,康熙巡視畿甸,對巡撫趙弘燮說:「朕時常巡視畿甸,見民生勝於以前。但誦讀者少,與風俗有關。宜令在窮鄉僻壤,廣設義學,勸民讀書。」 康熙在發生地震天災異象後,反省自己;讓政府工程,為百姓讓道;不讓百姓歡迎自己;興辦義務教育……

中國的教育經費哪去了?

1998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為教育部長,教育界應該是培養國家棟梁的淨土,但陳至立卻在江澤民的直接授意下,搞起了教育產業化,把教育做成了生意。這在歷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一幕了。

1999年,中國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年人均僅為5,854元,農村人均收入為2,210元。教育產業化使得2000年的大學學費到了5000元以上。由於義務教育無法實施,不少農家子弟的父母靠賣血供養子女讀大學,造成「學費殺人」的罕見現象。也就是說,在本世紀之初,中國教育一度到了水深火熱的地步。

在十屆人大會議上,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在2003年預算報告中明確指出,教育部將補助地方的教育支出24.66億元編入中央本級預算(由中央的教育部安排),使這部分資金的使用脫離了地方政府的管理和監督。

中央政府每年在教育領域的撥款是固定的,江澤民當政期間撥給陳至立的教育經費更是高的驚人。錢都被陳至立用到哪裡去了?

教育淪為迫害的工具

1999年7月,在江澤民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後,教育界被全面推到了迫害無辜、滅絕良知的這場空前的民族災難中。

特別是2001年1月22日的「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後,2月1日,陳至立為首的教育部通知要求全國各級各類學校組織開展攻擊法輪功的「百萬簽名」活動,以此來毒害數以億計的未成年學生。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參與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

2001年2月,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1500多個青年社區,在不明真相且被脅迫利用的青少年學生的帶動下,發動了1200多萬社區居民簽名保證「不信、不傳、抵制」。

陳至立將學術殿堂變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場所,指示各級各類高校「揭批」法輪功,加強宣揚無神論。

陳要求高校加強對網路封堵技術,為網上封堵有關法輪功的任何資訊提供技術支援。

誣陷攻擊法輪功的內容被編進中小學教材及各級考題,甚至進入高考和研究生的試題中,給孩子們洗腦。

各級、各類學校的招生、入學等章程中,出現了「法輪功練習者」不能「報考」、不能「被錄取」等規定,給孩子們的心靈中諸如仇恨和恐懼。

教育系統對不放棄法輪功修煉的師生也進行了「過篩」或「清零」式迫害。自1999年,僅清華大學就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被非法關押,開除公職、學業,或直接送入勞教所。在教育系統中,為外界所知的就有72名教職員工和在校學生被迫害致死,年紀最輕的是只有17歲的佳木斯市樹人中學學生陳英,年紀最大的是68歲的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周景森。

2004年7月19日,江澤民的姘頭陳至立以中國前教育部長、國務委員名義在坦桑尼亞訪問期間,被指控「在中國教育系統『對法輪功實施酷刑和虐殺』」。陳至立被傳喚親自到庭應訴。這是法輪功學員起訴中國官員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親自出庭。

校園淪為道德沼澤

從1997年當教育部長到2007年僅僅10年,陳至立與江澤民狼狽為奸毀滅中華民族的道德根本,不擇手段摧毀中國本來已經十分薄弱的教育體系。教育改革混亂,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全國濫發大學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大、中學院校風氣差,嫖、賭、抄三風充斥校園。

據估計社會上的假文憑几率高達5-10%。只要肯出錢,什麼文憑都能在街頭買來。不僅假文憑工業化生產,「槍手」論文遍地可找,可以代寫本、專科畢業論文,碩士論文,博士論文,職稱論文及其它各種論文。

江澤民腐敗治國邪風也吹到了校園,一向被視為「清水衙門」的教育領域,也逐漸成為職務犯罪高發區。據江蘇省南通市紀檢監察機關統計,該市從2007-2009年的三年間,共查辦教育系統中小學校長違紀違法案件85件,涉案金額計3,000餘萬元。全國各地教育貪腐頻發。

不但如此,本是教書育人的學校還頻頻出現禽獸教師,駭人聽聞。有的學生遭到強姦懷孕,有的被強姦並包為二奶,有的老師強姦未成把學生殺害了,有的甚至對非常年幼的小女孩下手,受害者最小僅10歲。情形之惡劣,範圍之廣泛,聞所未聞。

網民揭露教育腐敗

直到近年,江澤民造成的教育腐敗仍遺患無窮,2020年,高校錄取冒名頂替生的消息曝光後,大量網民批評這是中共教育體制腐敗。2020年,中共教育部發布「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為準則」,其中「不准與研究生發生不正當關係」的規定,引發網民議論紛紛,一個基本的道德原則,怎麼成了規定?

教育的腐敗比社會上的其它腐敗更可怕,因為它毀掉的不僅是個體的人。

教育是一個國家百姓的學識、心靈、道德教化的依託。讓孩子們仇視真、善、忍,就是顛覆孩子們心中的價值觀;毀掉傳統教育,就是破壞祖孫、親子之間的文化承傳,毀掉中國將來的社會人文環境。從教育中得來的人心中的善念和良知,是一個民族文明和道德賴以承傳的根本。在校園裡灌輸邪惡、放鬆邪惡、打擊真善忍,這不是在毀掉這個社會和國家嗎?

一個人德行壞了就什麼都壞了。一個社會也是如此。社會的道德根基壞了,就什麼都壞了。古人講,「人在做,天在看。」當今的大瘟疫又怎麼不是對人心敗壞的警示和懲戒呢?現在正是引起人們反思的時候了。江澤民通過中國教育系統給中國社會帶來的災難,卻不是那麼容易就消除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原文鏈結:江澤民禍害中國教育的真相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