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北京现血色天空 中南海大凶之兆

12月2日,一则关于北方多地1日晚因为剧烈地球磁暴活动出现极光的新闻,登上了不少网站的热搜。这是极为不寻常的,尤其在北京、河北等地看到极光,很多人是“活久见”。更为诡异的是,在北京看到的极光颜色居然是红色的。根据网友上传的拍摄北京怀柔天空的视频,1日晚近8时,天际突然出现一片血红色,而且越来越红,不久就消失了。另有北京门头沟居民也拍摄到了红色极光。

或许,上天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将“血色天空”呈现在北京,传递着不利于中南海高层的大凶之兆。因为早在去年5月,浙江舟山、福建福州皆先后出现血红色天空,广西百色出现血河,而这三地都与中共党魁有着密切关联。笔者当时撰文就指这些对于中共党魁而言,都是不祥之兆。如今血色天空在中共政治中心出现,中南海高层处境已然是相当凶险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古人讲天人合一,天象与人间是对应的。古籍中认为血色天空和血河的出现乃是凶兆。

唐朝道士李淳风在撰写的星占书《乙巳占》中认为:“赤气出天船中,不出一年有自立者。”“赤气漫漫血色者,流血之象。”“赤气覆日如血光,大旱,人民饥,赤地千里。”“赤云临围上东西陈,国且负兵。”“赤气屈旋停住者,其下有兵血流。”

汉代易学家京房曾在《对灾异》中解释:“河水赤者,狱有冤恨,诛杀不当,则致河水赤也。”《易候》中阐述:“水自赤,光如血,其国有流血。”《易传》则云:“君湎于酒,淫于色,贤入潜,国家危,厥异流于水赤。”

简单地说,血色天空和血河的出现预示着战争、饥荒、冤狱,预示着政变,甚至会出现流血,政权和国君民运岌岌可危。

为了警示当权者,上天在与中共党魁习近平密切相关的几个地方连续给出“血色”警示。上天以如此明显且迫切的方式警示中南海,说明情势确实十分危急。

习曾经在浙江在2002年至2007年3月主政浙江省,浙江被视为是其发迹地,而其也非常重视舟山。去年舟山出现异象时,正值中共针对台湾进行实兵演练。

而福州则是习在官场“打拼”的阶段。资料显示,1985年6月,32岁的习当上厦门市副市长。其后,因没什么政绩,习未通过厦门人大的等额选举所需的50%选票,于1988年被调到宁德,担任宁德地区地委书记、宁德军分区党委第一书记。1990年6月,习升任中共福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并兼任闽江职业大学(今闽江学院)校长。1993年,任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兼福州市委书记。三年后,晋升福建省委副书记。又过了三年,先后出任福建省副省长、代理省长、省长,期间协助中央处理朱镕基总理督办的厦门“远华案”。直到2002年,调任浙江省任省长。

算下来,习在福建官场待了整整17年,在福州待了12年。在这个其主政很长时间的地方,出现血色天空,警示的还是习。

至于广西与习的渊源,则主要是因为习以“全票当选”广西的二十大代表。此外,百色是邓小平当年发动暴动并建立中共右江苏维埃政府的所在,在此地呈现凶兆,意味更加明显。

在与中共党魁相关的三个地方示警后,党魁似乎并未将此放在心上。一年多来,继续推行各种逆历史潮流的政策,导致经济陷入困境,外资外企加速撤离,失业率暴增,货币严重贬值,社会动荡,民怨沸腾,尤其是外长、防长等高官被莫名其妙整肃,李克强不明不白之死,引发了众多党内外官员的忧惧,此外,各种异象频出。中共政权在风雨飘摇中似乎等待着终结那一天的到来。

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中,在中共的政治中心北京突然出现血色天空,这难道不是在预示着政变可能会发生?不是在预示着当权者岌岌可危?结合其他预言预兆、异象,更能说明此次血色天空现身北京,一点也不简单。

比如中国民间预言书《铁板图》提到“白羽之鸟”为“亡党之君”,其因保党下场凄惨,死在任内,而“习”的正体字拆开就是“白色的羽毛”。比如“习近平”三个字暗含“大戏近平”。比如民间高人曾透露,中共蛇始蛇终是天意。意思就是中共建政始于属蛇的毛泽东,亦终结于属蛇的习近平。

比如去年出现的异象包括:天降白色的羽毛,是否昭示党魁的“陨落”?天降火流星,或对应中共最高层之死。比如习曾主政的宁德市的万安桥着火并被烧毁,预示其“难万安”。还有北京故宫太和殿朝北的四扇大门全部被风吹倒在地上,是否预示着上天要收回权力?

上天种种警示后,不见中共党魁任何改变。而相信道士、术数、命运的党魁以为整肃了火箭军等,预言就可以无法兑现,然而,北京突现血色天空,就是上天在昭告党魁处境很不妙,很可能有大事即将发生,预言即将兑现,而这不是党魁可以阻止得了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