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中国】辛灏年谈“九评共产党”

【新唐人2000年3月20日讯】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林丹,谢宗延报道) 2004年11月19日到12月4日,大纪元网站连续发表了9篇社论,题为 九评共产党"。大纪元编辑部在为此发表的《公告》中说:“在前苏联和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倒台十几年后的今天,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早已被世界所唾弃,中国共产党走入坟墓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林丹】“九评共产党”系统地总结了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累累罪行,从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各个方面,对共产党进行了全面的评判。“九评共产党”推出后,在全球各地引起了巨大轰动。世界各地纷纷举办 系列研讨会,专家学者们以他们的亲身经历和学术研究的成果,讨伐共产党的罪恶,揭露共产党的本质,探讨共产党之后中国未来的道路。 《透视中国》节目特别推出 -《“九评共产党”研讨会纪实》栏目,为您介绍世界各地专家学者在“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精彩演讲。

【新闻报道】2005年3月6日由费城大纪元时报和‘自由钟论坛’举办的第三场“九评共产党”系列研讨会之费城在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举行。

研讨会由爵硕大学商学院谢田教授主持,中国大陆知名作家、历史学家、《黄花岗》杂志主编 、《谁是新中国》一书的作者辛灏年先生,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先生,和“告别中共”网站代表贺宾先生分别以《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和四点感想 》 ,《从传统预言看中共的命运》,《是 崛 起 还 是 崩 溃?- 中共灭亡的先兆》为题发表了精彩演讲,并回答了观众的提问。

参加这次研讨会的人士除来自台湾、大陆、香港的华人和留学生外,还有十几位西方人士,通过大会提供的中英文同声翻译参与研讨。研讨会历时三个半小时。结束后,听众们仍然依依不舍,纷纷购买辛灏年的著作《谁是新中国》和他主编的《黄花岗》杂志,辛灏年当场为读者签名留念。

【林丹】在今天《透视中国》的特别节目中,我们首先为您介绍辛灏年先生在的演讲。辛灏年先生原名高尔品, 他曾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作协会安徽分会的专业作家. 由于他对中国现实的真实描写,使得他的小说在中国大陆很难被发表。为此他转向历史小说的写作。在研究历史的过程中,他发现大量与中共教科书完全不同的历史事实,并因此深刻地认识了中共的本质。在经历了痛苦的思考之后,他义无反顾的放弃了小说的写作,开始了中国现代史的研究。“六四”屠杀后,辛先生毅然走上街头抗议中共暴行,他辞去了所有社会职务和荣誉头衔,并离乡背井来到海外,开始了《谁是新中国》一书的艰难写作。他以史学家的责任感和勇气,经过长大十四年的奋斗,终于于1999年10月完成了这部还原历史真相的史学巨著。好下面我们就来欣赏辛灏年先生在宾州大学“九评共产党” 研讨会上的演讲。他演讲的题目是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和四点感想 》。

【辛灏年】我想做个简单的说明。我今天的发言,也就是就‘九评共产党’这九篇文章,谈我自己的一点看法和感想,不牵扯到对任何个人和任何团体的褒和贬,就文章说文章。我想这是做学问的一个很实在的方式,这是我必须要说明的。因为在海外这个无限自由、而背景又极其复杂的中国人的世界里,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因为如果让你的敌人误会了你,那我在所不惧。可是如果让你的朋友误解了你,你会很痛苦。所以我认为,我还是就文章说文章。

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

【辛灏年】我要说什么呢?我今天想说的是我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为什么?因为自从1949年以来,或者说从1921年以来,像这样大规模的一评、二评、三评直到九评地“评共产党”,站在共产党的完全对立面去批判它、揭露它,这还是第一次。所以我们必须重视他。而且这个第一次有两个相当重要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他是正面进攻,毫不怯弱。大家都知道共产党这么多年,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说你是反动派,你就是反动派。什么时候有谁说你共产党也是反动派、也是反革命?没有!不敢!!在残酷的专制统治之下,人们为了起码的生存要求,已经失去了一个做人的起码胆量。而‘九评共产党’站在一个完全对立的立场上正面进攻,毫不怯弱。这对于1949年之后的中国,包括我们今天在自由的海外,他都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这是必须要承认的。特别是在1989年以后的海外,我们很多对共产党的批判和声讨都是羞羞答答的,是尤抱琵琶半遮面的,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有时候还是披着马列主义外衣的。所以像这样干脆果决的,站在共产党的对立面上,毫无顾忌地批判、否定中国共产党确实不多,而且很少。这是我的第一个看法。

第二个特点呢,那就是反唇相讥、以牙还牙。我刚才讲了,有谁敢在牛棚里对共产党以牙还牙?有谁敢在反右斗争当中和文化大革命当中对共产党反唇相讥呢?有吗?没有。都是事后的英雄,背后的英雄,躲起来的英雄。可是今天有一个信仰团体,他们拿出了这样一个气派,反唇相讥,以牙还牙。你说我是邪教,你才是真正的邪教!了不起啊!还有谁比共产党更邪的?没有!这是我们必须明白的。

还有,就是敢公然在文章里面点着共产党的名说你就是流氓集团,这种以牙还牙的办法,对于中华民族这50多年历史来说,应该说是我们大家应该感到自惭形愧的。可是今天有人站起来,面对一个真正的流氓,告诉它,你就是流氓,而别人不是。很了不起啊!这种情况,我以为,它告诉大家中华民族在开始发生变化,中国人在欺骗之中开始觉醒。我们的政治觉悟,我们的政治觉醒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波澜壮阔地兴盛起来了!

第二个看法就是:这是一次大规模的、集中性的声讨行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九评共产党’的九篇文章从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各个方面对共产党进行了全面的评判。他一方面接受了前人许许多多的重要研究成果,一方面又鲜明地标举了自己的信仰风采和独特的精神内容。这种情况也是非常难得的。从各个方面对共产党展开批判,所以他给人一个非常警醒的和发人深省的感觉。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文化人,我在研究了共产党八十余年的历史,也写了我这本书《谁是新中国》之后,我仍然感到相当的吃惊和佩服。这是我简单的两个看法。

“九评”证明“专制改良”此路不通

【辛灏年】那麽我现在来谈谈我的四点感想。

我的第一点感想:我认为‘九评’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专制改良”此路不通。 “什么叫专制改良?就是维护专制政权和专制统治的改良;而不是站在民族的、国家的、人民的立场上,分权于民,分利于民,为国家前途真正奋斗的一种改革,这就叫专制改良。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在他在位的16年间进行了种种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其结果是被送上断头台。著名的法国历史学家米涅说得很好,一个残暴的、拒绝人民要求的君主和一个企图用改革的方式来保住自己权利的君主,他们的下场是完全一样的。从尼古拉一世到尼古拉二世,从1801到1861年,整整六十年间,经历了六十年的改革开放,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1917年二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推翻了沙皇的专制制度。请大家记 住,我说的不是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是二月革命的一声炮响。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是背叛的炮响,不是共和的炮响。

我们自己呢?100年前,我们的满清王朝经过了50年前后两度有血、有肉、有情、有泪的改革开放,在当时叫洋务运动。这场改革开放,使得我们的中国从没有电话电报到有了电话电报,没有军舰火车到有了舰船和火车,应该说把一个古代化的中国,迅即的推向了近代化。它所做的一切,事实上是邓小平、赵紫阳等人在100年后学着所做的一切。结果是什么呢?慈禧太后亲自批准升级的了“上海道”,也就是她的经济改革特区上海,那一排又一排的高楼大厦并没有救得了满清王朝的命运。为什么?很简单,就是维护自己统治的任何一种改良都救不了自己。如果一个政权、一个政府、一个政党的改良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权利千秋万代永不转移、永不变色,那麽迎接它的、等待它的就一定是失败。这就是说,专制改良是走不通的。

可我为什么说‘九评共产党’证明了专制改良走不通呢?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要害:任何一个专制统治者企图用改革开放的方式来救自己的命,都是企图求得‘长治久安’。我们不说十五15年前那场疯狂的屠杀,早已不是长治久安的表现了,我们就说中国共产党大吹大擂了二十五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忽然在海外产生的一个“九评共产党”,九篇文章完全站在对立面上,彻底地否定了它、它的党、它的政权和它今天的政治现实,这还是‘安’吗?这不但不是‘安’,它是‘危’了!长治久安这个东西在共产党那里将不再存在。虽然这是它梦寐以求的。

‘九评’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证明了一条真理,梦想‘中共长治、人民久安’的那种专制改良是走不通的,是完全走不通的。这就是我的第一点感想。

共产党将中国人民逼上梁山

【辛灏年】第二点感想,那就是九评还证明了一个‘逼上梁山的革命真理’。 “什么叫逼上梁山?我无需多加解释。因为谁都看过我们中国的古典小说《水浒传》。革命不是想革就革得起来的,革命是逼出来的。孙中山先生讲:‘革命随便就能革起来了吗?那是因为满清王朝顽固不化最终闹得天怒人怨,革命才成为正途,才成为人民必然的历史要求。’前几年中国大陆拍了《水浒传》这部电视剧,大家恐怕今天还记得吧?里面有一句唱词曾经唱遍神州,就叫做‘该出手时就出手。’这个‘该’字就是被逼啊,‘就出手’就是被逼以后不得不出手,我就要出手啊。

我们想一想,在海外和国内,那麽强大的一个信仰团体,从‘反江不反共’走向了‘反江更反共’,是不是被逼出来的?是被谁逼出来的?当然是被共产党逼出来的。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任何革命契机的来临,革命风潮的兴起,人们革命心态的变化, 都不是人民要革命,而是统治者用自己反动的、顽固的手段,逼迫着人民不得不走上彻底推翻你、以彻底改革社会这样一条明确彻底的道路。所以,我以为看完‘九评共产党’以后,我们应该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经过了一百多年了,革命也不象别人所说的都是杀人放火。虽然中国共产党革了一辈子别人的命,又岂止是杀人放火!但是,那些被它革掉命的人,又有哪一个是杀人放火的呢?这才是历史的真实。1989年之后,在海外首先掀起的那一股推翻孙中山、否定孙中山和歌唱康有为的所谓改良潮流,就层说‘如果孙中山不革命,满清王朝的改革开放就成功了’。如果是这样,那就是说,今天我们还得梳着辫子、穿着马褂走在世界现代化的大道上?可能吗?不可能。慈禧太后在《走向共和》里的那一段话:‘爱新觉罗的江山是我的,也是你们的。’她要求的是江山姓爱新觉罗,永不变色。想一想,自从‘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毛泽东先生走上天安门以后,年复一年的年年讲、月月讲的话是什么话呢?就是‘无产阶级铁打的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可能吗?现在都不知道变成什么色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在当前对待中国问题的分析上,绝不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一厢情愿去做。我们必须把我们的眼光和视角盯住了中国社会现实的变化。2004年5万8千起人民游行、示威的行动,实际上也已经在预示著:一场革命风暴真的要在改良不止的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之下被推动起来、被爆发开来了!我们应该有个充分的心理准备,虽然是被逼的,但是要有思想准备。准备什么,准备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共和战士。中国可能发生革命,我们也就应该对这个革命有所规划、有所期盼和有所制约,使得它能够在未来共产党垮台的过程当中,使我们的祖国能够尽快地与和平地走上一个走向共和的道路。这是我的第二个感想。

中共是一家“马列邪教政治集团”

【辛灏年】我的第三点感想:我很赞成‘九评共产党’里所说的‘共产党是邪教’。 “我刚才说了,敢说共产党是邪教的人,一定是很有胆量的人,我认为那是不容易的。可我的话是,为什么说它是一个邪教呢?或者更准确的说,马列才是邪教,共产党是马列在中国制造的一个“邪教政治集团”。我们很多人从小都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长大的,用今天时髦的一句话来说,‘我们都是喝共产党的狼奶长大的’。我们在过去拥护共产党的历史中,在今天反对共产党的方式中,我们常常发现共产党的狼奶会不断地在我们的体内发酵和起作用。要除掉它,要克制它。它怎么来的?那就是因为我们把一个德国的老人马克思和他的战友恩格斯奉为自己的经典之父。我们把他们所说的一切都当作经典,当成真理的化身,我们大错特错了!

我们在这个错误的漫长历史当中,我们忘记了自己是‘中华儿女’,而自觉和不自觉的做了‘马列子孙’了!而我为什么要说马列是邪教?第一,我想向大家揭示一个事实。今天是在一个大学里面,并且是在一个美国的大学里面,我想我们在座的所有的人对19世纪的欧洲都有一个基本的了解,知道当时的欧洲是在向哪里走,是怎样从过去走向未来的。

我想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那就是,十九世纪的欧洲正在政治上从专制走向共和。这是事实吧?否则哪来的君主立宪下的英王国呢?哪来的欧洲诸共和国呢? 哪来的法兰西共和国呢?哪来的俄罗斯共和国呢?这些都是十九世纪的欧洲从专制走向共和的历史。但是我想请问大家,十九世纪的欧洲正在从专制走向民主,但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它在讲什么?它在讲无产阶级专政!

一个要抛掉专制,走向民主;一个要讲无产阶级专政!1926年我们的先贤梁启超先生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他说什么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专政,凡是专政都不是好东西!都不是新东西!我们的先贤讲的很对啊!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危险的思想,我老是听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加上我又是右派教师的儿子,是被专政的物件。那我就在想了,能够专政别人的人,能够把瓢把子拿在手里,决定给你吃,还是不给你吃;给你穿,还是不给你穿;叫你怎样,你就得怎样的人;他还是无产阶级吗?掌握了全体社会和整个国家人民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和财富的一个独裁者,他还能是无产阶级吗?!

所以我说,十九世纪的欧洲,是从专制走向民主的一段历史。可是,就是在十九世纪的德国产生的马克思,他要把‘专政’面前加上一个‘无产阶级’,就想把专政合理化了。那我们今天回头想一想,光从理论上来说,它是前进还是倒退?所以说,马克思的这个邪教,它在政治上提出了一个‘倒退的历史要求’!它和欧洲十九世纪发展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这才是历史的真实。我姑且不论近壹佰年来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不论是在俄国,还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的其他几个地方,他们的倒行逆施,他们的极度专制,他们的鱼肉人民,众所周知,就不用再一一介绍了。

第二,大家都知道,世界走向共和,从欧美开始,十八、十九世纪的美国独立革命、法国大革命,他们不仅在政治上要求从专制走向民主,他们也在经济上要求从封建经济、封建权力经济、封建行会经济走向自由市场经济。所以它的前提,就是“保护私有制”。没有私有制的确立,就不能推翻封建的权力和行会的经济。可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说什么?马克思的资本论说‘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流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鲜血。’在它的旗帜上,就更是鲜明的写着要“消灭私有制,提倡公有制”。

我请问大家,十九世纪到今天为止的,这个人类从封建权力经济里面解放出来,从专制权力经济里面解放出来,而走向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过程,就是私有化、就是私有制、或者说就是自由经济战胜权力经济的过程。所以,我们这些尝够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之苦的中国老百姓,都应该想一想,马克思在十九世纪所提出来的,用公有制来推翻所谓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它是顺应十九世纪欧洲历史发展的,还是阻挡十九世纪欧洲历史发展的呢?恰恰相反,它是阻挡的嘛!共产党今天搞改革开放,搞什么改革开放?它仍然是用一种权力的手段来搞它的所谓的市场经济,那可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因为私有制并没有真正的建立,更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所以,我们必需要看到,马克思主义不仅在政治上是倒退的,在经济上它同样是倒退的,是反对欧洲十九世纪的经济自由的。看清楚了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所以胡锦涛先生最近说北韩和古巴在政治上一向是正确的,经济上只不过是暂时的落后。你看胡锦涛这个马列的子孙,是多么的愚昧和无知!

第三,更重要的,在座的都是人,我也是人。我们今天都知道什么叫人权,知道人权??就是我们做一个人所应该、所必需拥有的自身权力。那麽,十九世纪的欧洲,对人是怎么看的呢?在长期的宗教统治、宗教专制、封建统治和皇权统治之下,十九世纪欧洲人民正在从人性的解放走向对人权的追求。我想这是事实吧?任何一个读过西方史的人都会很明白的。所谓人性的解放,所谓人性的追求,就是指‘个性解放’嘛,就是指个人自由嘛!不,马克思却说,我们不要人性的自由和个人的自由,我们要的是阶级性。他要以阶级性来反制人性的解放和个人的自由。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直到今天为止,我才刚刚弄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阶级性’,就是封建制度的根子,没有阶级性就没有封建制度,有了封建制度就必然讲阶级性。这点我下面还会讲到。封建制就是靠着等级制形成的,就是靠着阶级形成的。一旦打破了这个阶级,消灭了阶级性,封建制就没有它依赖的社会基础和人文基础了。而马克思却完全站在十九世纪欧洲发展的反面,企图消灭人性,用阶级性来压迫人性,最后用党性来代替阶级性。列宁的很多文章,‘无产阶级的党性原则’等等,那些文章,都是在消灭个性,消灭人性。我想,凡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半个世纪和几十年的、像我这一辈的朋友们,大家都知道,人性和个性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已经被压迫到、扭曲到何等凄惨的地步了!

第四,在十九世纪欧洲从专制走向民主的过渡过程中,欧洲的整个文化都是走在一个多元化的发展大道上。这点我毋需多加说明。形形色色的思想文化派别,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开始蓬蓬勃勃的发展起来了。可是,马克思主义讲什么呢?讲以一元论来反对多元论。所以,在所有遵从马克思这个邪教教义的国家和社会里面,是无多元化可言的。列宁的那一篇‘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就说明了连文学也必需做无产阶级、共产主义革命这架机器上的螺丝钉。

据此,我们就可以说,在十九世纪欧洲从专制走向民主共和的过程当中,马克思主义的创始者们,在政治上用专制来倒退民主,在经济上用公有制来打击私有制,在人性上以阶级性来消灭个性,在文化上以一元化、独裁化来消灭多元化。这样的一个主义,它还是先进的吗?它是十足的十九世纪产生的邪教。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胡锦涛先生,在中国大陆还要提倡什么‘保持共产党先进性’这样一种所谓的教育,我请问,你先进在哪里,你的祖宗就是邪的嘛,你能先进得起来吗?

在我们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主张历史倒退的邪教的时候,在我们批判共产党是一家邪教政治集团的时候,我们必需要意识到,这个非但不是先进、而且是极端反动的思想,它还有两个非常邪恶的东西。一个东西,那就是:它有一个非常邪恶的政治理论链条。什么政治理论链条?就是“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列宁说过,只承认阶级斗争而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还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为,暴力革命自古有之,不是马克思发明的。阶级斗争是英国的社会主义者首先提出来的,也不是马克思发明的。可是马克思发明的是无产阶级专政,它的发明之所以更危险,就是因为她用近代的社会科学,将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三个东西链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可怕的、邪恶的理论链条,以达到要用暴力革命来制造阶级斗争,更要用暴力专政和制造阶级斗争来捍卫他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说,用这三个东西的链条来夺取政权,用这三个东西的链条来巩固政权。至于毛泽东所说的,阶级斗争是可以调节的,阶级斗争是可以制造的。也就是说,他可以叫它大它就大,叫它小它就小。虽然原话是列宁说的。所以‘九评’里面说的好,共产党就是由用杀人来夺取政权,更用杀人来维护统治。这就是共产党政治理论的根本。我们必需对它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另一个东西是,这个号称是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政治链条,它是建立在“革命的名义”之上的。我们这一代人,都看过一部俄国影片,叫‘以革命的名义’。我们当时怀着多么崇敬的心情去看待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俄国的革命领袖列宁啊!在‘革命的名义下’,那是多么的光荣啊!可是在惨淡的数十个春秋之后,我们才发现,在‘革命的名义下’,撒谎、欺骗、杀人什么坏事都可以做尽。‘革命的名义’啊!在‘革命的名义下’干坏事,在‘革命的名义下’推倒真正的革命成果,在‘革命的名义下’复辟反动的专制统治,建立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中国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革命的名义下’实行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教政合一式的极端黑暗统治。马克思主义者们,就是这样一种反欧洲进步、反人类进步的思想, 在中国的大地上,在我们中华民族儿女的大地上,实现了专制制度的复辟,实现了现在的党组专制统治,实现了几千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教政合一的极端黑暗统治??那个被‘苏化了的欧洲中世纪的教政合一统治’。

我们只有认清了这些东西,我们才能从根本上,不论是在文化上,是在政治上,还是在思想上、经济上和其他各个领域,就象‘九评共产党’已经表现出的那样,彻底的认清这一家马列邪教,彻底的认清共产党这一家邪教政治集团对我们民族、国家、人民已经造成的巨大历史伤害。彻底明白“不是我们中华要驱除马列,而是马列祸害了我们中华”这样一个根本的道理!我们才能真正地在未来,在天亮先生说的那个大崩溃开始之后,在贺宾先生说的那个大崩溃就要来临的时候,更在推倒共产专制统治的艰难过程之中,去重建我们的共和,去重新推动我们民族的进步和发展。

明白这些道理非常重要。因为不可否认的是,在我们中国大陆,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我这一辈人当中和下一辈人当中,存在着在思想上吐不尽狼奶的几代人。在他们的身上,以为马克思主义是一部好经,是中国共产党把它念歪了。我告诉你,经就是坏的,不是共产党把它念歪了。共产党作为一个邪教政治集团,是忠实履行了马克思主义的邪教要求,才在我们中国造成了这样一个旷古未有的巨大灾难。“我们也只有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就再也不会为这个邪教所蛊惑,我们就能从这个邪教的魔爪里把自己首先解放出来,然后才可能谈到解放自己的民族和民族文化。这是我的第三点感想。

中共反民族历史、反民族进步、反民族团结

【辛灏年】我的第四点感想:我很欣赏‘九评’里面有这么一篇文章,说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这与我也可以说是不谋而合。“几年前我在《黄花岗》杂志连续发表了一篇文章叫《驱逐马列,恢复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我是怎么认识的呢?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这已经是事实。稍微有点年纪的朋友都知道它是怎样‘破四旧’的,它是怎样‘反封建’的,它是怎样干过种种破坏我们民族文化的史无前例罪行的。可是我想问一句,共产党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的民族文化?这才是根子;它是怎样做到破坏我们的民族文化的?这才是历史。那个没有祖国、没有祖宗,也不要祖国,也不要祖宗的中国共产党,它从根子上就是反民族的。它的80多年的行径就是反民族的。

我简单的介绍一下它是从哪几个方面去反民族的。第一,它反民族历史。为此,我必须要介绍一下马克思的生活环境。我举这么一个简单的例子给大家听。英国从公元1295年召开第一次国会,史称“模范国会”,英国才开始从封建制慢慢地向君主制过渡,其间仅仅是不到五百年的时间,就爆发了第一次共和革命,即清教徒革命。因此,英国封建制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里面是非常地影响深远的。我们今天所讲的英国绅士派头,实际上是英国封建社会的一种生活派头给历史留下的一点风范和影响。

第二,法国。法国从公元1302年召开第一次三级会议,用收买的办法,把封建的问题解决了,使法国成了一个君主专制国家。可是,三百多年而已,法国开始推行了改革开放,紧接着爆发了共和革命,推翻了君主专制王朝。所以在法国大家可以感觉到一个明显的东西,贵族、僧侣的地位和特权是十分的高的。为什么?那是因为法国的国王用特权收买了贵族和僧侣,然后才开始了行使自己的君主专制统治,将法国的封建制度悄悄的给掩埋了。

第三,我们再看看俄国。俄国从十五世纪中叶才开始走向了一个君主管理的国家,也就是实行了君主帝制,出现了沙皇。可是一直到1861年俄国发生农奴制改革,其间三百多年的历程当中,俄国实际上是君主王权和农村封建制紧密结合的。我们看过很多俄罗斯的文学作品,大家都知道,俄国是一个农奴制的国家。什么叫农奴制?农奴制就是农村封建制。1861年沙皇亚力山大二世在改革开放的‘大好形势’当中,终于作出了一件政治改革的举措。这个举措就是解放农奴。请记住这个年头1861年,俄国的农奴制才正式结束。那就是说,在俄罗斯的民族历史上,封建制的影响是相当根深蒂固的。

我最后再举一个例子,那就是德国。德国从11世纪才开始封建化的过程。一直到十九世纪即1871年1月18日才建立了第二帝国。我建议大家进行一个年代的比较:一方面,德国的封建制度长达八百年,从十一世纪的中叶到十九世纪的1871年帝国的真正产生,德国才走向统一,君主制才得以确立。我再提醒大家1848年,马克思就发表了‘共产党宣言’。大家想一想,为什么在共产党宣言里面,或者说,马克思在它的所有经典文献里面都拼命的要反封建呢?因为马克思在发表共产党宣言的时候,整个德意志还是一个封建的国家,一个封建等级森严的民族。是一个远远没有得到统一的分裂的国家。那个小小的德国,当年的封建政权就达到八百多个。比我们春秋战国的时候还多得太多。所以马克思才要反封建。

我讲到现在,不是在掉书袋子,我想向大家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可以使我们感到骄傲,也可以使我们感到,中国的马列子孙对自己祖宗和历史的无知。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中国的大周朝,前后八百年,前三百年是封建化的前期,就是建立封建制度的时期,叫西周。它的第二段,是封建制巩固和腐化的时期,史称春秋时期,时长二百五十年。它的第三阶段叫战国时期,那是封建制走向瓦解、平民制开始兴起的时候。整个大周一朝八百年,经过了封建制度兴起、巩固、腐败和走向瓦解的过程。我们做一个比较。我们的秦始皇废封建,置郡县,推倒封建制度是在公元前209年。也就是说在两千二百多年前,中国的封建制度已经被秦始皇推倒了!这就是说,中国人早就反过封建了,而且我们反封建已经是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其间,从秦始皇公元前209年开始,到汉代开国直至汉武帝,总共用了九十三年的时间,终于彻底的废除了封建贵族制度,确立了君主专制制度,也就是君主帝制,建立了一个有君主的平民政治制度。

所以,生活在德国的那个马克思、恩格斯,当他们生活在封建统治之下的时候,他们高喊著反封建也许没有错。在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宣言和所有的著作里面,倾注了反封建的要求,也许没有错。因为在英国、法国、德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也就是整个欧洲封建化结束的时间,实在是太接近现代了,所以讲反封建和封建遗留的文化,应该说它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但是,马克思把在德国和在欧洲反封建的要求,变成了一条所谓的历史规律,要求全人类都要和他一起去反封建,更把迄今为止的整个人类的历史,都说成是封建的历史,甚至作成他那个邪教的经典式教条,就大错特错了!而也正是根据他的所谓的反封建要求,中国共产党才会在中国拼命的喊反封建,并且在反封建的前提下诬蔑祖宗、焚烧祖宗、批判祖宗、否定祖宗,把我们的所有文化都归结于封建文化,把所有的思想和信仰都归结为封建的思想和信仰。却把我们在封建制推倒以后的两千多年优秀文化发展一概否定,这难道是中华儿女所当为吗?不。它恰恰是一个无知马列子孙的反动行为。因为它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因为他们死了是要向马克思去报到的嘛!而他们却不会向孙中山、向我们的秦皇汉武去报到的嘛,对吧?那麽好,我们在明白了这个根本道理以后,我们就可以认识到,由马列邪教在中国所制造的这一家邪教政治集团,它不懂自己的祖宗,也不懂自己的民族,却以反封建为名,企图扼杀、阉割、甚至埋葬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这对任何一个中华儿女,不论在国内国外,如果你明白了这个道理,那都是不能够不感到痛心的。

第二,它反民族进步。我刚才讲它反民族历史,我现在讲它反民族进步。我们中国自秦始皇公元前209年建立起秦朝,然后大汉继之,前后两千多年君主帝制,一直到宋朝之前,中国可不是一点没有民主啊!我今天来不及讲这个问题了。我们是因为北宋之后儒家政治学术的异化和两次外族入侵,再加上明代皇帝朱元璋废宰相即等于废政府以强化皇权,才造成七百年间中国专制统治的强化。可是,到了壹佰多年前,当我们中国面临着1840年以后的状况,面临着列强的入侵和掠夺,面对着内患不止这样一个状况,中国人民终于开始觉醒了。觉醒什么?就是我们该变变制度了。我们的君主帝制已经两千多年了,它衰老了,它落后了,它开始受欺负了,我们要改变它。所以,中国也要共和革命,孙中山才应运而生。中国才有了自己的共和理论,发生了自己的共和革命,建立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我必需声明的是,在我今天讲到中华民国的时候,在我的心里面却是另一个、就是包括外蒙古在内的、真正共和的大中华民国,而不是今天那个假中华民国,和那个所谓的小中华民国,那个正在企图走出中国、分裂中国的所谓中华民国。我必需声明这一点。

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的民族在进步啊!我们已经知道我们的帝制已经太老了,我们需要顺应时代的要求,改变自己的专制制度,迎头赶上建立共和啊!大中华民国创建之后,中国从没有国会到有了国会,从没有法制到有了法制,从人民没有新闻出版自由到都有了这些自由大家看看电视剧‘走向共和’吧!那一幅幅动人的画面,将辛亥革命之后中国人民那种享受民主自由共和的状态表现的是多么的叫人感到兴奋和感慨啊!

可是根据马列邪教的理论,中国的辛亥革命却是‘资产阶级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必须推倒的革命。根据马列邪教的要求,中华民国是资产阶级的共和国,是必须推翻和颠覆的共和国。列宁在马教的指引下,背叛俄国二月民主革命,创立了所谓的共产俄国。然后以它为中心点,试图在全世界发动共产革命,并把它的第一个着眼点投向了北京。他有一句名言,我想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过, 列宁说‘到欧洲去的捷径是经过北京和加尔格达’。你看,莫斯科就在欧洲,它要进攻欧洲,它要绕到北京,再经过加尔格达,再去进攻欧洲。说明了什么?它无非是继承了沙皇俄国对我中华大地的那一片野心嘛。

所以,站在理论上,站在实践上,站在新沙皇列宁、史达林的立场上,他们就是一定要推翻中华民国,一定要颠覆大中华民国的,推翻我们的孙中山先生和他的中国共和革命所建立的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这叫什么,这是在推动中国走向进步吗?在推动我们的民族走向未来吗?不。它想把爆发了共和革命的中国拉回到专制复辟的陈旧轨道上去,就是在反我们民族的进步,结果自然是十分的可悲的。

它反我们民族进步的第二个要害,就是1949年之后,他把马克思主义奉为经典,它把西方真正的人民进步当作资产阶级的精神污染,它把我们民族中优秀的文化全部都打成封建的文化,它使我们的人民既不了解祖宗和历史,也不了解西方真正的文明进步是什么。它把我们的思想、包括我们的身体死死封挡在太平洋的东岸,让我们中国人不能了解和继承到我们先人的共和成就,和这个世界真正自由民主的成果,这才是我们民族最大的悲哀。而且,在1949年之后,它真的反成了。中共从到1949年篡国,到至今的这五十多年历史当中,我们只需要拿这个世界的进步和我们中华民族的倒退进行对比,说马列邪教在中国建立的这一家邪教政治集团,反我们的民族进步,难道还有什么可以说是不对的地方吗?

我刚才讲了共产党反民族历史和反民族进步,现在我要讲共产党反对我们的民族团结。”历史的事实是:共产党反对中华民族成为一个民主的、自由的、和高度统一的真正的共和国。1921年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时候,它的宣言上就说,‘中国的少数民族都可以脱离中国加入世界上某个先进的民主联邦’。哪一个先进的‘民主’联邦啊?就是前‘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嘛,就是前苏联。1925年李大钊在莫斯科发表讲话时就说,‘我们赞成外蒙古从中国独立出去,我们赞成苏联在外蒙古驻兵’。外蒙古就是被共产党苏联策反和侵占才所谓地‘独立’了的。

1928年,中国共产党在上海霞飞路,就是今天的淮海中路的一家照像馆的楼上开了一个会,正式把中国共产党对台湾问题的‘三大主张’提了出来。大家记住,1928年4月15日,上海霞飞路一家照像馆的二楼上。什么三大主张?就是‘台湾民族、台湾革命、台湾独立’。台独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可以说,台独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就和中国共产党是母子关系啊。因为中国共产党有一句话告诉台独,“按照无产阶级革命的民族主义理论,就一定能够制造出一个台湾民族来”。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在实际上分裂我们中华民族。

1928年,斯大林出钱出力,让中国共产党在莫斯科召开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这个代表大会上,你知道中国共产党又发表了一个什么宣言吗?它说,‘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和地区,如果不能脱离中国,中国就永远不能统一’。想一想今天台独势力所说的那些分裂中国的话,和‘承认中华不承认中国’的那些话,都是从这里来的。

1931年,日本人刚刚侵占了我国的东三省(9月18日侵占), 9月20日共产国际就发来命令,要抓住日本侵略中国的大好时机,在全中国发动暴动。两个月以后,苏联的国庆节??11月7日,共产党又在中国的江西瑞金,建立了所谓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请问,按照中文的字面意思,你们懂得什么叫‘苏维埃’吗?苏维埃是俄语SOVIET的译音。中国哪里有什么‘苏维埃’嘛!‘苏维埃’是什么嘛!?可是直到今天为止,在中国共产党建立的那个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里,仍然把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捧得高高的啊!实际上,中共就是在外族外敌侵略我中华民族的时候,分裂中国、制造两个中国。并且,就在1931年这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创建之时所发布的‘宪法’第十四条上,竟明确地说,‘中国境内所有的少数民族和地区,都有脱离中国、重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力’。请大家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第14条’。台独是和中国共产革命相息相生的,中国共产党就是台独的制造者。

1997年我在多伦多大学讲演的时候,曾谈到这个问题,下面一个老先生感到非常不安。在我讲完以后,他偷偷的把我拉到一边。他说,你怎么也知道台湾二.二八中共指导委员会啊?我说我知道啊,我说我也知道你也是二.二八中共指导委员会的一个委员啊。他说,‘你千万不要说,千万不要说啊!’

由于日本的镇压,这个共产革命的台独没有形成气候。可是到了六、七十年代,当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已经推翻了亚洲第一个共和国– 大中华民国之后,当中国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已经推倒了那个曾经捍卫过共和的中国国民党之后(我必需声明我讲的中国国民党与今天的国民党不是一回事),在台湾出现了一股台独,目的就是要配合中共‘解放’台湾,在内部颠覆中华民国台湾台北政权。这股台独叫什么台独啊,就叫‘社会主义台独’。台湾中央研究院大名鼎鼎的院长李远哲先生,在1996年、1999年两次发表谈话‘挺扁’时都说,‘我们早期台独人士都是社会主义者,我们跟共产党才最接近’。

许信良闯关你们知道是谁派的吗?是共产党用804炮艇把他送过海峡中线,然后让他去闯关、做民主秀的。70年代在海外,台独势力的主要资源都来自于中国共产党。海外台独的主要领袖人物不但是马克思主义者,还不断的、连续的回大陆、回北京受训。大家不要天真的认为台独非我族类,台独是我族类,但是它更属于共产党这一‘马列党族’之类!即便在美国的许许多多如我这个年龄以上的台独人士,他们都自称曾是一个光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今天,共产党不过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它生下了台独又培养了台独,今天台独长大了,终于要‘走出中国’了,他们不想做中国人了。可是,他们还是在和共产党一唱一和啊。大家不要以为,共产党今天高举著所谓的民族主义的大旗在反对台独,那不是要统一,是要统战!这是我们中国大陆人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不要以为极端台独势力今天在反共,不!它是在反华!这才是台独的真相。

作为一个中国人,中华民族的子孙,中华儿女,必需坚定地反对共产党,反对和共产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反华台独势力。我这样说,并不是我不理解台湾大多数人民不愿意被中共专制一统。对此,我不但同情而且理解。但是我不能容忍那种象共产党一样的台独势力,秉承著共产党人的那种反民族文化传统,来否定我们的民族、诬蔑我们的民族,来否定我们中国人民的爱国言行和一切言行。这是不容许的。我们只能全心全意地做中华儿,不能做任何形式的马列子孙。“综上所述,我才会说中国共产党,它是一个反民族历史的党,它是一个反民族进步的党,它是一个反民族团结和破坏国家统一的党。

朋友们,我最后要说的一句话就是,就我对历史的粗浅理解,在我的对历史的感受之中,我一向认为,我们应该有自己坚定的信仰。可是,我们一方面要有自己坚定的信仰,我们一方面也可以象许许多多共和国有信仰的人民一样,为了自己的民族和国家,做一个大无畏的和负责任的共和战士。

【林丹】观众朋友们,《透视中国》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在下次《透视中国》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纪实》节目中,我们将继续为您介绍在章天亮先生和贺宾先生在宾州大学“九评共产党”研讨会上的演讲,以及三位专家答听众提问的精彩片断。请您注意收看。好,观众朋友们,感谢您收看《透视中国》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点击进入
透视中国Youtube官方网
新唐人透视中国栏目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