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刊(首期)中共活体摘取器官 就在苏家屯

【新唐人】新唐人新闻周刊(首期)

开场:

姜:亲爱的观众朋友,毫无疑问,新唐人新闻周刊这是一个您以前没有看到过的节目。周刊,顾名思义,它就像一本杂志一样,在这里面,您既可以了解一周以来令国际注目的大事件的不同侧面;您也可以看到在中港台的华人世界里备受关注的焦点话题。同时,我们把我们的关注也投入到了海外的华人社区里,在那里,您也可以品味华人在海外的点点滴滴;除此之外,我们不定期的会在周刊里讲述有关财经方面动向的经济风云;历史上的今天曾经发生过得令人难忘的往事回眸;对了,还有一个板块很值得一提,那就是我们在网上为您搜寻了令人捧腹的精彩瞬间集结成了一个小板块叫做:E网穿梭,也许会令您带着笑意阖上这本电视杂志。好了,下面就请随我一起来看看这本新闻周刊。

中港台扫描

姜:在今天的节目中,首先我们要来关注一件近期从中国大陆被揭出的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据两名从大陆出来的知情者透露说:在中国东北沈阳苏家屯区有一个秘密地下集中营,在那里关押着近6千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的活体器官被残忍的摘除,而尸体被当场火化。在今天的中港台扫描中,我们就要来揭开这个黑幕。

姜:3月16日,又有一位证人出来作证,她曾经在苏家屯集中营工作。她的直系亲属曾经在苏家屯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手术。

姜:中国劳改基金执行主任吴宏达先生,在一书中,详细披露了数例国内“摘取死囚器官”的实例。

姜: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先生说,在苏家屯集中营内,法轮功学员的活体脏器可以随时提供。

姜:纽约大学肾脏移植主任医师THOMAS DIFLO 介绍说,他的患者对去中国换肾感到很满意,而且费用低廉。

姜:3月15日本台记者就苏家屯活体集中营一案对中共驻外办事机构进行了电话询问,但得到的回答基本上都是:不知道!但追查国际在向对沈阳医院肾脏移植科的调查中确认,用于患者移植的肾脏是来自死囚。

姜:吴宏达先生在采访中指称:死囚的器官是中共的国有财富,刑场医生则是中共打造的刽子手。

姜:有知情者透露苏家屯集中营内设有焚尸炉,并有大量的“医务人员”。

姜:据追查国际组织报告,截止到2006年3月,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2844例得到证实,遭绑架失踪的人数尚未统计,多例死者遗体器官被野蛮割除。人权领袖表示愿意协助调查苏家屯集中营内发生的群体灭绝罪行。

姜:追查国际的汪志远先生说,苏家屯集中营的黑手来自中共高层。

姜: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分析说:死亡集中营是中共畏惧腐败体制崩溃的一个步骤,即秘密销毁罪证,也包括其中主要的帮凶“劳教人员和医务人员”。

姜:有关苏家屯集中营的最新情况,我们还会做跟踪报导。好了,下面我们稍适修息,就将进入本期的环球焦点。

环球焦点

姜:前南斯拉夫独裁者米洛舍维奇于今年3月11日早晨在荷兰海牙国际法庭联合国拘禁中心的监狱中意外身亡,终年64岁。作为第一位被指控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和战争罪的前国家元首,他的一生给人们留下了很多思考。本周的环球焦点我们就来看看这位独裁者的成长经历,以及带给人们的思考。

内容:1941年出生的米洛舍维奇童年并不幸福。父亲早年自杀身亡。 将米洛舍维奇一手养大的母亲是一名极端信奉共产主义的教师,也在1972年也以自杀方式离开人间。

中学期间,米洛舍维奇结识了后来的终身伴侣、有共党高干家庭背景的米拉-马科维奇。大学毕业后,米洛舍维奇专心致志地沿着共产官僚的阶梯往上爬。1986年,45岁的米洛舍维奇成为塞尔维亚共党总书记。

随后,米洛舍维奇开始了十年的独裁,而他挑起的民族主义情绪引发了1991到95年间导致前南斯拉夫四分五裂的血腥内战。

1998年春季,占科索沃人口多数的阿尔巴尼亚族人因不满米洛舍维奇废除自治协议的做法,开始公开要求脱离南联盟。由于米洛舍维奇缺乏解决科索沃问题的诚意,独立派武装力量科索沃解放军加紧了他们为争取独立而展开的战斗,数十万科索沃阿族人在内战中流离失所。

2000年9月米洛舍维奇竞选连任显然是给自己制定了过高的目标。在首轮竞选中他输给了温和的民族主义者科什图尼察(Vojislav Kostunica)。10月5日,试图坚持决选的米洛舍维奇遭到抗议者强烈抵制,联邦议会大楼被愤怒的抗议者付之一炬。六个月之后,受到战争罪刑事诉讼米洛舍维奇经过36小时的抵抗后在贝尔格莱德自己的别墅中投降,并于2001年4月1日的清晨被解往监狱。

2001年6月28日被塞尔维亚政府移交给海牙国际法庭以来,一直被关押在联合国设在荷兰斯赫维宁根的监狱中。人们普遍认为,米洛舍维奇对克罗地亚、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大面积的种族灭绝行为负有责任,在他的暴行下有15万人被杀害,在波斯尼亚还有数千名没有被找到的死者。原本再过几个月,他被控在1990年代主导种族屠杀和违反人道等罪行的审判就将宣判。

海牙国际法庭发表声明,认为没有迹象表明米洛舍维奇是自杀的。但米洛舍维奇的几位亲属纷纷指责海牙国际法庭拒绝米洛舍维奇到俄罗斯就医的要求,应该对其死亡负责。而一些米洛舍维奇的支持者说,他们担心米洛舍维奇可能是被人毒死的。

据报道,大部分塞尔维亚人对于米洛舍维奇的死亡漠不关心。

3月15号, 米洛舍维奇的遗体从荷兰运抵贝尔格莱德。贝尔格莱德当局拒绝其在议会大厦停放,而是在一座博物馆里停放两天,供其支持者吊唁。正当此时,3月16号在南里拉夫的一个村庄内又发掘出36具1992年被南斯拉夫军队杀害的波斯尼亚人尸体。成为米洛舍维奇群体灭绝的新罪证。

姜:3月17日联合国战争罪法庭庭长波卡尔在海牙联合国法庭总部宣布,米洛舍维奇的血样化验没有发现有毒物。那么作为第一个被送上国际法庭的前国家元首,这个案例对人们有什么样的启示呢?本台特约评论员李天笑博士谈了他的看法。

特约评论员李天笑:我觉得评论到底是一个民族英雄还是一个罪犯,应该有两个标准。一个标准是一个正义的判断。什么叫正义的判断?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判断他是一个民族英雄,那希特勒是不是也变成了民族英雄了呢?希特勒曾经把德国的版图扩大到很大一部分,法国也被他占领了。

那实际上这个就是一种完全非正义的判断,就是你基于这个人在历史上,他对整个的人权,他对世界的普世人权原则、道德的基准,这个上面来判断他是不是作为一个正义的还是非正义的。这是非常明显的我觉得可以做出的一个结论,就是米洛舍维奇他不是一个民族英雄。他实际违背了整个国际法以及基本的普世原则。

第二个,从实际效果来判断,我们可以看出南斯拉夫原来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是一个联盟。那么到了米洛舍维奇从1991年到1999年打了三次战争之后,南斯拉夫四分五裂了,现在的南斯拉夫甚至连名都不存在了,我们说名存实亡,现在是连名字也不存在了,这是一个。在这过程当中,南斯拉夫人民承受了巨大的民族灾难,南斯拉夫我们刚刚谈到有二十万人死亡,有三百多万人流离失所。

我们知道在十七世纪的时候,有一个国际法的原则,这个原则就叫“主权大于人权”,主权是绝对的,不可以侵犯人家的主权。但是在二次大战以后,当然就是由于希特勒杀害犹太人造成整个人类的巨大灾难以后,就开始把发动战争的这些罪魁祸首,就是战犯,包括希特勒、东条英矶等等这些人,送上了历史的审判台。那么对于一个国家的独裁者,特别是一个国家的元首,他对本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刑怎么来进行审判?那么南斯拉夫根据93年成立的国际刑事法庭,这是第一例。很多现在的独裁者,包括像萨达姆.候赛因或者江泽民,都会得到这个下场。实际上这个就是人权大于主权,就是人类的正义得到声张的这么一个非常好的起点。

姜:对于米洛舍维奇的意外身亡,美国国务卿莱斯前往印尼访问途中说,米洛舍维奇长久以来是欧洲最邪恶的势力及人物,它无疑要为巴尔干半岛冲突,造成无数人死亡的惨剧,以及南斯拉夫的瓦解和疏离国际社会负责。她并遗憾的表示,米洛舍维奇虽未得到最后的审判结果,但历史对米洛舍维奇的最后审判结果已经很清楚了。好了,短暂的休息一下,马上就要进入本期的社区巡航。

社区巡航

姜:首先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的物业没有人住,那么业主是否可以收回呢?那么大家可能想既然没有人住,那不是很浪费吗,收回来应该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实际上这个问题还不是那么简单。在纽约有一个“租房稳定法”,就是在没有特殊情况下业主是不能随意收回出租了的物业的。下面我们的记者言研就要带您来看一看纽约华埠的联成公所想收回一间空房所遇到的波折,也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内容:近日,联成公所想收回一间十多年前租出去,然而又已无人居住的物业,但收回物业的过程并不顺利。据悉租客早已去世,而租客得女儿开始时拒绝了联成公所想终止租约的要求。

采访赵文笙:“因为在中国城里或者曼哈顿下城,大家知道他们很多是卖了房子在外面。。。。因为给租金很低。。。。以前有租房控制或者租房稳定法。。。。所以我们用法律的手续把她收回来。”

据联成公所得律师透露,‘租房稳定法’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不生效,比如租客滥用房子等情况。律师强调每个案例都不同,所以不便下定义,但就联城公所一案,可能长期没有人住是对业主最有利的条件。

采访赵文笙:“有人住是不可以收回来。比如她爸爸的,亲人有权继承租约。。。但是根本没有人。。。所以没有办法在这边住的。所以我们利用法律手续把他收回来。”

出于好奇,记者到空置的房子里转了一圈,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放在冰箱里那罐十年前的可乐,照这样推理,可能房子已经被空置10年之久!!!。

记者说话:“可乐,拿回去拍卖!”

采访赵文笙:“其实我们早两年多就知道没人住。后来漏水越漏越厉害。”

配音:据悉,租客目前所付的租金为400美元,而现在的市场价格大约在2000元。因此房子空置不但是浪费,另外会影响整个大厦。

采访赵文笙:“每次漏水我们都花很多时间,我们楼下损失很多,每次都要把天花板都要换掉。每次漏水我们都不能回家。如果再不管的话,我们楼下做生意的礼物店就很惨了。这个水再漏下去,他们的东西都要湿掉,不能做生意。”

那么既然房子没有人住,而且漏水对物业造成了伤害,打官司胜数应该不少,但是如果真要打官司,等走完了司法从程序可能已经浪费太多时间。最终联成公所选择用赔偿的方式收回房子。

采访赵文笙:“其实我们为什么这样做,花多一点钱?我们是等多一些地方做服务,现在很多中国城情况都是这样。”

据悉,这名租客得到亚洲人平等会的帮助,提供免费律师向联成公所提出要求:赔偿1万美金,免交10个月房租(即4千5百元),同时只答应在2006年6月才正式结束租约。联成公所对此表示无奈。

采访赵文笙:“5月31日搬走。其实满意是不满意,但也不想在法庭里拖拖拉拉的了。”

就联成公所的不满,记者立刻致电亚洲人平等会询问他们的意见,但是被拒绝采访。无论如何,虽然开销一万多元,但是房子至少从六月起不再被空置,而联成公所扩充服务的计划大家也可以拭目以待了。

新唐人记者 言妍 纽约报道

姜:感谢言研带来的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社区小故事。华人在海外总有很多不一样的生活经历,有很多有意思的社区逸闻,希望我们的这个社区巡航能够成为一个展现海外华人生活空间的窗口。接下来我们短暂的休息一下。

本周大事件

姜:在过去的一周里还有哪些事情是值得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一些痕迹的呢?赶快进入我们的本周大事件。

E网穿梭

姜:E网穿梭是个轻松话题的板块,主要是我们在互联网上找到的一些实在是很有意思,或者实在是很搞笑,再或者就是实在是很有些含义的东西,我们就把它拿过来和电视机前的您分享一下。今天我们将看到的这组图片的命名主题呢是:来自民间的武林高手。在我们看这些图片感到忍俊不禁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现在中国大陆底层老百姓的生存状态。

(图片“小龙女” )旁白:金庸笔下的小龙女轻功高超,在冰室中窄窄的横梁上就可安睡一晚。在看这位老兄,他的轻功似乎不在小龙女之下!

(图片qing gong )旁白:哎,观众朋友您可不能随便效仿,当心摔个好歹的!

(图片“大力士”)旁白:他的这辆三轮车拉的东西赶上一辆大卡车了,但却不知道又能换回多少钱呢?

(图片“走钢索”)旁白:哇!男女老少都是身轻如燕的高手,难道这就是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中那个藏龙卧虎的猪罗村寨吗?

姜:看过这几张让人有点笑不出来的滑稽照片之后,我们今天的首期新唐人新闻周刊就要和您说再见了,在我们把这本电视杂志阖上之前,我们有一个小小的希望,那就是希望电视机前的您能够把您的任何批评、建议和反馈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们,我们也会尽力把这本电视周刊办得更好看。请记住我们的邮件地址是:Newsmagazine@ntdtv.com。

好的,朋友们下周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