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热线直播】“凤凰”露出了央视尾巴

主持人:各位观众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周二直播节目。日前,海外媒体凤凰卫视做了一起很低劣的举动,播出了一集内容荒诞的节目来攻击法轮功。当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中共惯用的媒体攻势。

但是奇怪的是,凤凰卫视为什么会配合中共,做出这样有违媒体道德的事情?这其中有什么跷蹊呢?另一方面,法轮功团体义正词严的驳斥凤凰卫视这种荒谬言论的同时,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知道,想要揭开中共给法轮功盖上这层神秘面纱,我们何不利用这个机会来弄个清楚。

在今天一个小时的节目里面,我们邀请到三位特别来宾,一位是学习法轮功相当长时间的杨景端医生,第二位是前凤凰卫视的新闻总监庞钟先生,以及资深的时事评论家横河先生。我们今天就利用一个小时的节目,和各位来分析这一重要的话题。首先一开始我想请横河来介绍一下这件事情,为何产生这个荒诞节目的情况与背景?请您为大家介绍一下。

横河:这个节目是凤凰卫视的一个讨论节目,节目中主持人请了一些人,而这些人是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的,再加上从海外列举了大概7、8个国家,但是算起来来的也只有5、6个人,这些人在深圳就开了一个所谓的谟拜团体论坛。

这个论坛和2007年12月也是同样一批人,同样的组织活动。2007年是个学术研讨会,是研讨谟拜团体的,而今年这个会变成一个论坛。我们仔细的观察一下,学术研讨会要发表学术论文要有一些论据,而这个论坛则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个论坛在开立以后,主办单位就是中国科学院的网站上,包括自己的杂志上,都没有登出任何一篇论文出来,这个论坛开完以后,凤凰卫视就专门采访了这几位所谓的外国专家,包括两个中国人。

这个节目给人的感觉,整个论坛就是为这个节目来做的。因为他们既没有发表文章,也没有在中国主要媒体上发表,而仅仅就是为了凤凰卫视演出这么一个节目,整个内容是集中在一个谟拜团体这件事情上,感觉主持人在主持过程当中,就想方设法将法轮功拉进谟拜团体的范畴之内。节目出来后引起很大的震动。在海外很多人就针对这个节目提出很多不同意见,其中包括很多中国的观众也提出为什么要做这节目?

主持人:我想请问杨医师,所谓的谟拜团体,论坛办了两年都在谈谟拜团体,事后又在大肆的宣扬,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杨景端:中共在镇压法轮功,镇压任何群体的时候,打棍子的时候还要给你戴帽子。现在和过去都想给法轮功戴上反革命、颠覆国家政权、泄露国家机密的帽子,但都无法达成。中共为了在国际社会大行其道,就给法轮功戴上所谓邪教的帽子,这是在国内。

在国外有信仰自由,宗教没有正邪之分,只有谟拜团体的概念。而谟拜团体实际上是指有一群特殊信仰的,很有奉献精神的,有追随者的这么样的一个团体。从这个概念来说,谟拜团体本身并没有什么,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谟拜团体很多。

但是谟拜团体的确有特殊的特征,我们大概提一下:第一,它灌输你这个信仰是唯一的,如果人不信仰这个,将来不会有好下场;第二,在加入的过程中,有一套严格的秘密程序;第三,一旦加入后就要跟社会家庭脱离;第四,要放弃对财产的拥有;另外还要放弃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利,完全无条件服从它给你灌输的东西;而当你想要退出时,将是非常困难的,可能会在精神上、肉体上、甚至生命上,都会受到一定的威胁控制。这是它的基本特征。

如果这样的团体,在所灌输的东西里,加入生命可以不珍惜,或是可以自杀,那么这种团体就演变成一个有害的谟拜团体,像奥姆教、美国的大卫教,这些有害的团体,才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制裁。

主持人:我们刚才谈到谟拜团体的确是有的,但是在这个所谓的论坛里,是要把谟拜团体硬跟法轮功套上。请问横河先生,在与会的专家学者应该是对宗教很有研究,他们在国际上是否有获得什么肯定吗?都是些什么样的专家学者组成的呢?

横河:这一批人里面,跟宗教研究和政治学研究完全没有关系的。这次参加会议里有一个来自美国新泽西州的,自己有一个网站,自己申请了一个基金会,就是以打击各种不同的小的宗教团体或称之为谟拜团体,以这个为生的,并不是在学术研究上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类似一些是西方国家民间的团体,监督社会上特别是东欧有一些教派,而这些民间团体自认为是属于正统基督教的团体。另外一些属于怕自己家庭成员受这些小的教派的影响所组成的组织,大概是这几类人。他们被邀请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从去年到今年,其实在这之前,也曾经有中国反邪教协会,邀请了这些人当中的几个人到中国大陆去访问,转来转去就是这些人,全世界能邀请到的也不到10个人,就是这批人。

主持人:另外在这里面也看到了,除了邀请海外这些人以外,还邀请了中国基督教协会曹会长,您可以介绍一下,在中国的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信徒,在国内都受到迫害,包括法轮功的学员。可是曹圣洁女士提到了,就他所知中国的基督教徒没有受到任何迫害。

横河:中国政府认可的有五个宗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道教、佛教,这五大宗教中又分为七大团体,其中每一个教有一个宗教团体,基督教和天主教各有两个。基督教的两个团体:一个是基督教三自爱国会,一个是基督教协会,这个曹圣洁是基督教协会的会长。这些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宗教团体,所以他说就他所知中国的基督教徒没有受到任何迫害,现在是只要服从党的领导,当年是一律打击的。

后来中共开始拉拢这些人,现在只要服从党的领导就不会受迫害,在中国有一个宗教领导机构,专门规定中国宗教团体的作用是什么。第一是贯彻执行党的路线。第二是管理好帮助党,管理这些宗教团体和宗教信教人士。第三,才是处理一些教务。所以它的前面两条都是为了帮助党说话的。

那么我们也知道其实海外有很多宗教团体在揭示了在中国大陆,不仅是法轮功学员,就是很多不愿意去效忠共产党的,就是你先要说你要服从共产党你要拥护社会主义。那很多人认为我就是一个信仰,信的应该是主我没有必要去同时宣示首先效忠你然后再去信主。所以很多人就不愿意到那个地方去于是这些人就自己在家里面,所以被叫成“家庭教会”。那么这些家庭教会的成员就要受到非常严厉的打击。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一位观众朋友在线上,这一位朋友是佛州的傅先生。您是不是可以介绍一下您的背景。

傅先生:我是从中国大陆过来,在97年的时候到美国。那么我是在这之前是在北京市立党校教书,同时也参与北京一个家庭教会,就比如刚才这位嘉宾所说的,独立官方的教会的家庭教会。那么后来在96年就被当局以非法传教的名义被抓起来,关到了北京的监狱关了两个月。

那么来美国之后我们就成立了对华援助协会这个组织。那我们组织最主要的宗旨就是推动中国的宗教自由和法治。所以特别关注的就是这些独立的家庭教会,包括天主教会和其他的宗教团体。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针对曹圣洁女士的讲法,就您自己所知道的,我知道傅先生您致力于基督教的人权问题,相当多年。第一个中国的基督教教徒有没有受到中国共产党的迫害?

傅先生:这个事实胜于雄辩了。就是说曹圣洁女士是前基督教协会的会长,那么正如刚才嘉宾所说的就是中国的这几个所谓的五大爱国宗教团体,这个组织上纯粹是一个披着宗教外衣的可以说纯粹的附属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治性的组织。它的目的并不是在于发展或是保障宗教信仰,而是一个帮助党来管理控制,限制宗教的发展。

那么曹圣洁本人也就是一个党所任命的这样的一个宗教,安插在基督教里边的这样的一个人物而已。那么去年一年我们就是很不完全的就是有名有实的统计,就有超过两千多名就是光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信徒、牧师、传道人被抓捕。那么有些现在还在监狱里边,有的已经判刑、有的判劳动教养,就是光在河南省第三监狱,那么我们最近发现了就三十多个我们从前没有报导过的基督徒被关在里面。

我们欢迎所有存疑的人包括曹圣洁,如果她能够提出来说这些根本没有被抓过,或是说都没有存在过,那么我们就是希望她提出可信的证据,但是我们是很清楚做了调查。所以说中国基督徒没有受迫害全都是谎言。

主持人:那么您可不可以再讲一下您们的机构协会、职称、还有网站,让有兴趣的朋友,不管是不是基督教的朋友,还是一般有兴趣的朋友,都可以上您们的网站,了解更多的情况。

傅先生:我们的网址是 www.chinaaid.org ,我们中文名字叫“对华援助协会”大家可以上去,我们会不断的每天更新,提供一些国内宗教迫害的事例。

主持人:非常谢谢傅先生。像刚刚傅先生所提到,在大陆上对宗教的迫害,中共当然是在掩饰。法轮功的迫害在中国大陆上也是相当严重的,它们也都是否认的,您是不是很简短的讲一下,以您一个的法轮功学员来看这个严重性。

杨景端:中共对法轮功公开的迫害是从1999年开始,那么它对法轮功的迫害,的确是应该说前所未有的,因为它这样对待一些毫无防范的、对政治上毫无诉求的这样一个团体,它们对法轮功学员采取的政策,就是“精神上要控制,经济上要搞垮,肉体上要消灭”,采取了一种类似于“种族灭绝这样的做法。

那么在过去近十年当中,我们知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三千多人,那么还有很多很多受迫害的家庭。法轮功学员受到类似于各种各样的酷刑、强奸、还有器官活摘等等,还有他们的家庭,所以在中国造成了这样一个伤害,是前所未有的。

那么最重要的是,当一个国家动用全国的资源和力量、财力,拿纳税人的钱来迫害这样一群善良的群体的话,那么对整个国家的经济、政治和道德的影响,破坏都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在这个论坛里头,比如那个曹女士,她所提到这些东西,其实基本上是完全不符合现实的。从他们这些论坛发表的这些结果,专家、学者所说的事情,它有些什么荒谬好笑的地方,横河先生,您是不是可以分析一下。

横河:这就是刚才我所说的,为什么它们要举办论坛,举办论坛它就不需要动用任何根据或者研究的手法。我就举一个例子,它那个手法是两种手法:一个是主持人去误导参加讨论的所谓专家学者,就是把自己的话塞到别人嘴里去说,然后让别人去说跟膜拜团体有关的事情,然后它在总结的时候把它总结到法轮功里面去,这是一种。

第二个是整个受访者的讨论对听众的误导,所以这里有两个误导。那么这里我可以举个例子,乌克兰有一个学者他就讲了这么一段话,他说:法轮功在乌克兰干什么呢?说是在反对共产主义、推《九评》、退党这些事情,然后告诉人家法轮功有多好。他就讲这一段:法轮功在乌克兰做什么。

那么这一段实际上和这个主持人要说的东西是完全不相干的,因为第一、法轮功并不反对任何一种制度或者一种思潮,提出九评来只是说,中共产生的过程、发展的过程,它做过多少坏事,对中国人民做过多少坏事。并没有像其他类团体一样的去反对某一个团体,或者反对某一种制度,没有那种说法,这是第一。

第二、乌克兰人民,我想他们巳经做出了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巳经抛弃共产主义了。所以即使有人在乌克兰反对共产主义,这跟膜拜团体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没有违反乌克兰任何宪法法律。所以做为乌克兰一个普通公民来说的话,完全有权利来宣传他不同意共产主义的观点。

另外一个,就是法轮功学员告诉别人法轮功有多好,他把这个也做为一条在里面。因为他说的是对的,他说的是真的,就是法轮功在乌克兰干什么?就是告诉别人法轮功有多好。

任何一个通过修炼自己觉得有好处的人,他难道没有权利告诉别人法轮功有多好吗?那它就把这些内容放进去,然后它这个标题就是误导别人;是乌克兰的学者说法轮功在乌克兰做的多么不好,让人家以为真的有一个专家学者在那里讨论法轮功在乌克兰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结果仔细一看的话,这还是它把它做成文字打出来的东西,那么可以想像它没有做成文字的;因为这个节目没有做成文字拿出来的东西,我估计比这个还要拿不出手。

主持人:欢迎各位观众朋友打电话进来,因为我们现场有位杨景端杨医师,他学了法轮功很多年,如果您对法轮功有什么疑问?或者是有什么问题要问他的话,都欢迎您打电话进来,和我们一起互动,这是很难得的机会。

杨先生,我想请问您一下,我们现在谈这个膜拜团体,那么刚才大家也讲了很多,您介绍一下什么是膜拜团体?可不可以分析一下,法轮功跟膜拜团体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杨景端:首先法轮功他是一个修行的团体,这个概念在现代西方社会它没有,所以它老是搞不清楚。那我们仔细分析一下,修行的团体和膜拜的团体之间的区别,或者说和宗教间的区别。

首先法轮功他从来不膜拜任何一个人,或者是一个事情,或者是一个什么。他遵从的是一个“真、善、忍”这样一个道德的准则,或者是行为的准则,这是他追随的东西;而不是追随任何一个人。所以李先生有一句著名的话,叫“以法为师”,就是说是你不要追随我这个人,而是要追随“真、善、忍”这样一个法理,那么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修炼法轮功,你看很多人他当时炼了,或者是不炼了,来去是非常自由的。你炼的时候也没有仪式,也没有膜拜,也没有组织,也没有登记,什么都没有,完全是一个个人的选择。

那么比如说中国大陆迫害以后,很多人他也不炼了。那么这些人不炼了,也不是因为法轮功不好,而是因为共产党要迫害他,是外在形势压力。这些人不炼了,法轮功也没对他有什么任何为难,是吧?大家炼不炼都来去自由。后来又有人回来炼了,这些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所以在这个形式上的来讲,你看基督教他们有受洗,佛教的皈依仪式,那法轮功有没有?

杨景端:法轮功完全没有任何宗教形式。因为膜拜团体的特征之一,就是它有一个宗教的形式,所以它很貌似宗教。而法轮功恰恰是完全跟宗教不一样,比如说,第一、他没有机构。第二、他没有庙堂。第三、他没有牧师的人去传,就是去给你布道啊,讲什么?他完全没有。第四、他也没有捐钱、捐款这些说法。

所以他完全摒弃了一切宗教的形式,他讲了一句著名的话,就是说:整个人修炼的过程,就是去执着心的过程。换句话说任何宗教形式跟修炼都是不相干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

第二个法轮功说:法度有缘人。他认为只有跟法有缘的人他才会修炼,而不是说全世界所有的人都来修炼,如果不修炼就会怎么样怎么样,他没有这一说。跟一些膜拜团体相信或者一些宗教团体相信:你如果不信他的你就要下地狱,对法轮功来说完全没有这个。

第三个很重要的一条,膜拜团体要求你跟社会隔绝,放弃你个人的财产,个人的所有。法轮功是相反的,他要求你在社会当中,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有家庭、有工作,所有的人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完完全全相反的。

还有一条,就是说膜拜团体要求你不能有独立的思考,你完全要接受他给你灌输的东西,但是在法轮功的修炼里面是相反的。他鼓励每一个人按照自己的认识和水平去理解你看到和阅读的东西,在你自己的基础上不断的修正和提高。

没有一个人可以去指导另外一个人:你应该这么想,你应该这么看。所以大家的认识和想法完全是独立的、自由的。这些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特征,所以修行的团体跟宗教的团体是完全不搭嘎的。

最后一条非常重要的事情,膜拜团体他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当他对生命造成危害的时候,或者把危害生命当作他信仰一部分的时候,或认为只要符合他信仰他就可以伤害别人的时候,它就变成一个有害的膜拜团体,甚至或者称为邪教。

在这一点它和法轮功完全不相同,法轮功讲究的就是对生命的珍惜和爱护,他是为了修,就是要“性命双修”嘛!他修的就是一个生命,所以对杀生这些事情,对自杀、对任何伤害生命的事情都是坚决反对的。所以这一点完完全全和共产党要给他戴上的帽子是不搭嘎的。

但是你如果仔细分析膜拜团体的特征的话,那共产党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的、邪恶的膜拜团体。这我就不去对照了,大家按照这特点一点一点的去对照。包括它对法轮功的大规模迫害,完全暴露出来它邪恶的政治膜拜团体的一个特征。

从某种意向上讲,它之所以要对法轮功下这么狠的手,恰恰是因为法轮功正念、正行、正悟这样一个修行的团体,把它邪恶的东西照得太清楚了、太明白了,所以这才是它对法轮功要下毒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主持人:很谢谢杨医师给我们做一个很概括的介绍,但是也非常的详细。现在有一位新泽西的罗太太在线上,我们听听罗太太有什么问题,罗太太您好!

罗太太:主持人好,两位嘉宾好!我是从台湾来的留学生,我跟我先生都是到美国拿到了硕士学位,我们不是法轮功的学员,可是我常常收看新唐人电视台,而且新唐人电视台总裁李琮先生也是我的邻居。

所以我常常观察他的行为,也观察法轮功这些电视台里面大家所讲的话,我觉得李琮先生他本人非常的谦虚,非常的正派。所以中共在丑化这些法轮功学员,我觉得很怀疑。我又看到法轮功这些电视,神韵这些舞蹈团表演是这么的清明,这么的美丽。

我就想到,中共为什么要怕法轮功?就很像黑暗很怕黎明、很怕光明,中国有一句话:邪不胜正。就是表示中共邪恶,它怕光明,怕正派的人士,因为“真、善、忍”是法轮功所倡导的,所以我…本来我也满害怕要打电话进来,但是我觉得我应该为法轮功讲一些话。

我跟我先生都不是法轮功学员,可是我们非常尊敬法轮功的人,我们觉得他们的行为是我们学习的对象。因此我今天鼓足勇气打电话给你们,我要说一句:法轮功加油!加油!谢谢!

主持人:非常谢谢新泽西的罗太太,我们也非常谢谢您给我们的鼓励,希望以后您能继续爱护我们的节目,常常打电话进来。另外,我们还有一位旧金山的丽莎小姐,丽莎您好。

丽莎:主持人你好,我叫段丽,英文名字叫丽莎.廖,我看到最近鳯凰卫视的报导,我觉得很滑稽,它说法轮功学员中西联姻,说什么混血儿的事情,我觉得是非常可笑的。就像我自己呢,我先生是德国人,我们结婚很久了,我们有一个12岁很可爱的小男孩,现在读七年级,而我周围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中西联姻,有好几个的婚礼还是我在这边帮他们办的。

主持人:所以你是法轮功学员。

丽莎:我是法轮功学员,我从98年就开始炼法轮功,我在这边也非常活跃,我们这边有好几位非常活跃的女学员都嫁了,一个是张雪容嫁了南斯拉夫裔的一个西人,还有王枫嫁给一个美国人,他们是这两年才结了婚,他们也都相恋好多年了,都是东西联姻。我们这里还有一对,是一个黑人男学员,他太太是中国人,他们刚刚生了小孩,可能又怀上第二个宝宝了。

所以我们都有非常正常的生活,大家都非常的幸福,我觉得非常的正常,现在看到它对我们说的那些话,我心里非常非常的不舒服,觉得鳯凰卫视它这样做实在太不应该了。

主持人:非常谢谢段小姐。杨先生,我想请问一下,刚刚段小姐提到了,他还有他身边的一些法轮功朋友,我想您在法轮功团体里面待了很久,所以这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他刚刚还提到了一些像南斯拉夫裔的,还有不同族裔的像黑人。在法轮功里面,它基本上除了华裔以外,各种民族的或者是不同种族的通婚,有没有任何的限制?

杨景端:这些问题我之所以提出来,是因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因为中共它要把法轮功戴上所谓邪教的帽子,它必需要给他栽赃,要让它在老百姓里面看起来不好,这就是它为什么一定要制造那个自焚事件,一定要制造自焚,这样的话,它就想要让老百姓看到这些人对生命不好,自焚嘛,这是一个。

那第二个,它要挑动什么呢?要挑动西方社会,因为西方是自由社会,西方是多元化的社会,它要求挑动西方社会对法轮功的仇视。你譬如说,它挑动法轮功对同性恋的歧视,不主张异族通婚等等,它这些手法都是什么呢?都是从李老师讲的法里面断章取义的拿出来。其实你知道每个人,特别是法轮功,他对什么事情的看法和主张,他只运用在他自身身上,他不会把他信仰的东西去强加给别人,所以完全跟它说的不一样。

另外,刚刚说的异族联姻,完全是对李老师讲的东西的一种歪曲和误导,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法轮功学员东西方联姻的很多,根本不存在任何问题,它所以要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咋呼咋呼一直说,就是这两个原因。

主持人:那我还有一个问题要想请教您一下,很多人也在提这个问题,很多民运人士,从事民运活动这些人,他们是有政治倾向,有政治的诉求,他们从事政治活动。那么我们看到在很多活动当中,不管是抗议或者其他活动,法轮功学员跟这些民运人士好像都是站在同一阵线上,那法轮功学员不是在从事政治?

杨景端:这个事情,要分两方面说:第一、我觉得作为一个人,作为法轮功学员,他也是社会的一份子,他既是社会的一份子,这就是我为什么说法轮功不是膜拜团体,膜拜团体它是跟社会隔绝的,而法轮功学员虽然修炼法轮功,但他也是社会上的成员,他在社会上做一个社会的成员,无论有什么样的政治诉求,政治的考量,属于哪一个政治组织都是没有关系的,这都是他的权利,他完完全全可以这么做,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法轮功学员搞政治?所谓政治,政治是人人之事,谁都有权利搞政治。只有在中国,共产党可以“政治”你,你不能“政治”它,它可以搞政治运动,你只能搞它的政治,你不能搞自己的政治。所以搞政治本身我觉的做为一个社会团体,社会人群来说完全是正当的权利,没有什么可指责的。

第三个,最重要的是法轮功学员和他们(民运人士)站在一起抗议迫害,是要它们停止迫害,而劝人们退党,他实际上不是一个政治层面上的诉求,而是一个精神层面上的诉求,是为了救人、劝人不要干坏事,是劝善的,这和他们信仰的东西是完全一致的,所以表面形式上看似一样,但动机是完全不同的。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横河:因为在论坛里面有两个人提到,就是说夫妻两个,家庭里有人不修炼,那修炼的人到处去抗议,到处去抗议还到处去说法轮功好,然后就破坏了家庭。这里有两个所谓的专家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就来说一下。

第一个,到处去抗议,为什么要抗议,是因为受到了迫害,但在这论坛当中,没有一个人提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信仰的迫害,没有人说到这问题。是因为受迫害了,人们才去抗议、才去呼吁,这在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个人都是他的权利。而对于任何一个受迫害的团体,不给他抗议的权利,只有中共才那样做。所以这不是造成家庭悲剧的根源,不是造成家庭分裂的根源,迫害才是造成家庭分裂的根源。

第二个,到处讲法轮功好,这个就更荒唐了,去讲好,有两个人有提到这个,一位是美国的,一位是乌克兰的,提到这个。为什么要讲一下,他们去抗议并不是去参与政治,他们只是反对迫害,你可以迫害,你迫害是政治,但拒绝被迫害,反对迫害这不是政治,任何一个人这是最基本的权利,人的最基本权利不是政治。

主持人:也就是说如果今天没有这个迫害的话,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可能走上街头去做这些抗议的事情,去做抗议政府的事情。

横河:以前在中国大陆,在开始迫害之前,法轮功没有在海外举行过一次游行,没有打过一个标语口号,迫害以后才出现游行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好。我们现在有一位纽约的杨先生在线上,我们看看杨先生怎么讲,杨先生您好。

杨先生:你好,我想向曾经在凤凰卫视台做过导播的那位先生说几句话,为什么呢?首先我很尊敬他、我很敬佩他放弃在凤凰电视台的工作,来到新唐人电视台工作,这是第一。

第二点,我想说中国中央电视台是个大流氓、大骗子,凤凰电视台是个小流氓、小骗子。有两件事使我很惊讶,第一件事,911之后我在亚洲,我看到它们的一个节目叫“锵锵三人行”,它的主播所用的话都是美国成人电视台用的话,主播满口都是很下流的话。第二、它请到的嘉宾把美国说得一塌糊涂,从总统到FBI都是,把美国所有有生命的都说成了大笨蛋。

主持人:是,非常谢谢杨先生,我们下一个部分会专门谈一下凤凰卫视的情况。现在因为难得请到杨先生,我们还有一些问题要问他,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很快问一下。有人说法轮功是走极端的,而且我刚刚看法轮功的标志跟希特勒那个标志好像一样?

杨景端:这个你要是稍微用点心,你就可以看到法轮功的万字符跟希特勒那个标志完全不一样,那个万字符无论是中国还是西方,几千年来……你现在到一些东西方的寺庙、教堂去,或者你去看一些宗教的图片,你都可以看到万字符,它象征着佛、象征着佛法,对很多人来说,他象征着幸福和美好的东西。

主持人:所以他是从佛教来的吗?

杨景端:不应该说完全是佛教的,他主要是佛家的一个标志。

主持人:佛教也用了这个东西?

杨景端:对,所以现在中国一些大的寺庙里面你都能看到万字符。这是一个。至于说法轮功和极端主义,那完全是不搭轧的。因为法轮功特别强调做人做事的时候要替别人着想,要符合社会的状态。而人只有在一种极端情绪的控制下,才会做出极端的事情来,那法轮功恰恰是要求人们保持心平气和,人在心平气和的情况下,你很难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可能他们认为法轮功在反迫害方面做得比较坚忍、顽强,在那样一个迫害下都不放弃,他们觉得好像有点极端。那我觉得呢,那恰恰说明了法轮功这些修炼人,在看到真理的时候,在维护真理的时候,在为别人的时候,他们真的能够放弃很多很多自身的利益,甚至是自身的生命,为了让中国大陆、中国政府这些人不要再做坏事情,所以他们真的是用自己的痛苦和牺牲来替人们受难或者是救赎,所以这一点跟极端主义是毫不相干的。

主持人:那么刚刚包括一些观众call in里面,我们都谈到了家庭问题,我们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讲淡泊名利等等,譬如说做生意能不能够赚钱,在工作上是不是能够得到很高的职位,对这方面好像不是很积极的在做,但是对于我们刚刚讲的抗议,中共官员来了以后到各地去抗议等等,在这方面就比较积极,那么这个东西是不是有所谓的“精神控制”?让他们这样去做,跟一般人想像的不一样,一般人都要追求幸福的生活。

杨景端:你刚才提到这个精神控制,我一定要讲一下。精神控制它另一个名词叫做“洗脑”,共产党在攻击法轮功的时候也经常用这个词,那么凤凰卫视也用这个词,因为精神控制和洗脑它也是膜拜团体用的词,特别是不好的膜拜团体的特征之一。

但是你要对一个人精神控制、洗脑,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要想针对他去做精神控制、洗脑,你必须要有强力的或者必须有暴力在后头,因为人家如果不接受那你怎么办?所以共产党可以对你洗脑,因为你没办法,你可能丢掉工作、甚至丢掉性命,那你只好接受它洗脑。

但法轮功对你没有任何约束力,他要改变你的观念,你如果自己不愿意的话,谁也改变不了,所以这洗脑和精神控制在法轮功修炼里面是完全不存在的。

至于刚刚你所举的现象,我只能说在中国这样史无前例的对中国老百姓,甚至对国家、民族、文化的精神摧残,它的代表行为就是对法轮功的迫害。这种情况下,做为一个中国人,做为一个有良心、有良知的中国人,他牺牲个人的家庭生活、个人的一些利益,来为这个民族,为国人去呼喊、去呼吁,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正义的行为,是一种牺牲。但这种牺牲的根源不是他选择要这么做,而是在中共的迫害下,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反应。

主持人﹕好,那我们来看看为什么凤凰卫视以一个海外媒体的身份,会做出这样一个节目,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蹊跷?庞先生您好!您是前凤凰卫视的新闻总监,是不是可以谈一下凤凰卫视的背景?

庞钟:凤凰卫视是96年在香港成立的,在它之前主要是卫星电视,就是梅铎的“STAR TV”,它里面的频道有一个节目叫“阁家欢”,这个节目经常亏钱,经济各方面都不好。那么梅铎他们考虑以后呢,就想把这个节目卖出去,那时据说刘长乐在香港,通过跟他们接触、协商,跟中央电视台下面的寰宇公司,一个国际公司一起合作以后,最后跟STAR TV定下来了,就搞了一个凤凰卫视。那么寰宇国际的股份是10%,刘长乐应该是41%,STAR TV是49%,凤凰那边是控股的。凤凰就是在这么一个背景下来建立起来。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共在海外收买了很多媒体,凤凰它的角色是怎么样的?您在凤凰卫视里面待了这么多年,以您的分析,它的角色是什么?

庞钟﹕实际上就像大家讲的一样,它是海外的央视,另外也是中共在海外的喉舌。

主持人﹕可是我们看到凤凰卫视在很多报导上,感觉算是满中立的,它也在批评中共的一些事情。

庞钟:对,这就是凤凰跟其它媒体包括跟大陆媒体不一样的地方,专业一点来讲,它在里面就是起到了“小骂大帮忙”的作用,什么样的小骂呢?比如说一般国内的贪官,涉及到上面的话,一般的媒体不让报导的,那凤凰在这个时候呢可以稍微透露一点,打一下擦边球,报导一下。

那像“萨斯”,其他国内媒体是从来都不能报导的,凤凰就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稍微报导一下。那么就给大陆跟海外的观众看起来觉得说:哟,经过包装以后,它这个节目内容,它谈的好多问题,大量媒体不能做的一些事情,它都能做。

那么从这个角度上看,凤凰就给人一个错觉,就是说它本身在香港上市,又是在香港运作的一个海外媒体,那人家一般觉得它可能就是一个海外独立的媒体,它跟中共没什么太多的关系,实际上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情。

主持人:原来是这样。那么我想请问另外一个问题,从您刚刚这个分析看起来,中共在凤凰上面应该是放了这么一个暗棋,那么为什么又会在这个时候,好像很快速的……这事情一出来,那不就把凤凰卫视跟中共的关系整个曝光了吗?

横河:它倒不是从现在才开始的。凤凰卫视从1999年7月25号就出了一个攻击法轮功的电视篇,甚至还发行了DVD,这是第一次。然后我们知道,第二次比较大的是去年出了一个专题节目,就是针对加拿大两个独立调查员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他们针对这个做了一个节目,专门替中共来说话。所以从大的节目来说,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所以它一贯都是这样子,它做了很多中立的,表面看是中立的节目,实际上都是埋在那个地方,最终的目的是在关键的时候去帮中共一下。

它们其实有一个标准的说法,叫做“主流观点、另类表达”,这是它们自己的说法。要知道所有海外媒体做的新闻,唯一可以在中国大陆落地的,除了西方几个大媒体的英文版以外,中文台只有凤凰卫视台。其他任何台都不能在中国大陆做。所以就你刚才讲的,中共是不是收买了不少媒体,它可能收买了不少媒体,但凤凰卫视绝不是收买的,凤凰卫视就是它的。

主持人:那么另外有一个问题,中共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候对法轮功作这样的攻击?您有什么分析?

横河:我觉得2009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这一年中共自己也认识到了。昨天纽约时报有一篇报导,而在这之前,南华早报也有一篇报导,说中共启动了一个叫6521的行动计划,那就是中共统治60年,西藏抗暴50周年,六四20周年,法轮功镇压10周年,四个数字合起来,叫做6521计划。

这个计划以习近平作为总负责,周永康为副手,每个地方都以党委成立机构,从省、巿,一直到县都要成立相应的机构,来应对将要出现的重大问题。讲说重大群体问题,其实远远超过单纯的群体事件了,也就是说中共已意识到今年它是很难过这个关了。

在这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共自己是不敢公开谈论法轮功的,因为它想让别人以为这个事情已经没有了,如果它一谈论,这个事情又会重新暴露出来,所以它不敢谈,那怎么办?它就叫外面的人谈。因为它真正最害怕的就是法轮功,所有让它觉得最害怕的因素当中,它最怕的是法轮功。

所以这种时候它一定要做,可是自己又不敢做,那就把它养在外面的凤凰卫视给弄出来,所以我想这跟今天是2009年,对中共来说是性命攸关的这个年份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那它这种做法是不是跟之前在深圳所举办的论坛,或请外国学者来做有异曲同工之妙?

横河:那个论坛其实是为了做这个节目而设的,原来它请了一些中国人,那这次论坛请的都是老外,我觉得这都是为了骗一些中国大陆的人,你看,连外国人都跟着它走,这跟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那时江泽民在亚太经济会议上,拿着小册子到处送给外国领导人,这个就很相像。它一直叫别人不要干涉中国的内政,但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它又求着别人来干涉它的内政,求别人来支持它,好像一有白人、洋人来支持它,它就有理了。其实这正好证明它自己心里实在没有理,也实在没有底。

主持人:这一个事件啊,就庞先生您看起来,以中共用媒体攻击的一贯手法来讲,是不是可以突显出中共内部可能有危机?

庞钟:对,它用凤凰这个棋子来做这件事情,本身就突显出这方面的危机。

主持人:您是不是可以举些例子?

庞钟:为什么呢?现在大陆那么多媒体,因为中共一贯给它们下指示,作为喉舌,特别是在迫害法轮功的好多问题上,包括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等都作了大量的报导,但是人家看完、了解了以后,发现都是假的,都是不实的,都是莫须有的,是栽赃。

那么大陆民众对国内的这些媒体就会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觉得它除了日期是真的之外,其它都是假的,看问题要反著看。那么这样的事情如果要让国内的媒体来做的话,一反著看,他们本来就不相信,那它就起不到这样的作用,这是一个方面。

另外一方面,为什么它要动用凤凰卫视来做呢?一方面是刚才讲到的,它找不出更合适的能起到它认为所谓起到作用的媒体来做这个事情;那第二方面就是凤凰在国内外,相对来说,它还有些欺骗性,还有一些蛊惑性,还有一些在迫害法轮功、在栽赃这些问题上,对某些人来说还有一点点用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动用凤凰卫视来做这件事情。

实际上中共也是非常愚蠢,经营了那么多年,你凤凰卫视这个节目出来以后,海内外通过这个事情,更进一步了解到法轮功的真相,像刚才几位嘉宾也都谈到了,使全球跟国内的民众进一步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也就是说中共想打压法轮功,反而助了法轮功,同时把它那么多年豢养的凤凰卫视也出卖了,所以实际上它起不到这方面的作用。

主持人:赔了夫人又折兵。那么另外还有一个,中共用和凤凰卫视相同的包装手法,我听说最近在台湾这种情况也比较严重,我不晓得庞先生您在这方面是不是有一些观察?

庞钟:实际上中共早就开始在海外深入的渗透媒体了。我在香港的时候,也曾经在香港的一些媒体当中,就我知道,譬如东方日报、太阳日报、星岛、大公跟文汇和经济日报那本来就是它的,还有海外的侨报等等,包括纽约的星岛、明报、世界日报里都有大陆以前的媒体人在那里运作。

咱们讲远一点,49年中共建政的时候,安排了一大批特务去台湾、去东南亚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其中就有在媒体里面做的,它其实一贯都在做这个事情。那么香港回归的时候,它就通过各种方式安排了大陆各部委、各媒体的好多人都进到香港,包括进到台湾。同时它在各地方都有各部委、各地方政府派出的方方面面的人,包括媒体的人。

据我认识的上海好几家媒体的记者,他们在上海的时候都是各家媒体的,也都在香港的各个报社里、各个媒体里面运作,所以实际上中共早就在这方面运作了,当然这是一个方面的情况。那这些人进去以后,中共一说什么,它在里面就成了潜规则,就是“自律”,不用中共说什么,他就按照它的这个规则在把握、把关,按照中共这个在操作。

主持人:好,非常谢谢庞先生,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只能到此为止。各位观众朋友,今天经过几位嘉宾的分析以后,各位在这么多的媒体报导当中,可得擦亮自己的眼睛,谨慎的选择与分析了。好,那么谢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