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学者谈他的新书《毛制造的大饥荒》

【新唐人2010年10月2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纽约报导)专研中国近代史的荷兰学者冯客(Frank Dikotter),最近在英国出版《毛制造的大饥荒》,10月14号在与哥伦比亚大学师生座谈的时候,他介绍了自己的研究。

冯客(Frank Dikotter)是伦敦大学中国现代史教授和香港大学教授,在中国的省级和县级档案馆中查看大量资料,写成这本《毛制造的大饥荒》(Mao’s Great Famine: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记录中国1950年代末到1960年代初的那一段大灾难。

冯客分析,毛泽东把大量的农村人口当作潜在的革命力量,随他号令,认为打仗就要死人,哪怕死一半,还有一半活着。在那个国家是一切,人不过是账目上的一个数字的年代,有的人是被故意饿死的,把口粮给能干活 的人。冯客综合各种资料的结论是,有4千5百万人属于非正常死亡,被饿死和死于暴力成为显著特征。

冯客:“食物还是有的,但是政治上的选择,有人在决定谁可以吃,谁不可以。”

食物也成为革命的暴力武器,一些开会睡着、干活迟到、身体虚弱的人,或政治上被认为是坏人的人,是被饿死的,因为不许他们去公共食堂吃饭。

冯客:“在档案记录中,有的村子80%死亡的人是不许到食堂吃饭造成的。”
  
在湖南,一个孩子偷了一把粮食,他的父亲被干部强迫把儿子活埋了。这个父亲几个星期后死于内疚。有的人因为偷一个土豆被头朝下吊起来,背上还压着石头。

冯客介绍,当时中国买了苏联很多设备,到期要付账。周恩来先说:我宁可不吃饭,也不欠债。邓小平说:只要每个人少吃一口就行了。 毛泽东的理论:先发制人,被谭震林在下面讲话时解释成:在农民吃之前,国家要把粮食拿到手,否则就是思想有问题。

柬埔寨红色高棉当年被杀害的人有240万,冯客说,那只不过相当于中国安徽省阜阳地区死亡的人数。

老百姓的房屋也大量被拆,或是用砖头盖集体的房子,或去大炼钢铁,或是用于给土地上肥,或是因为不许人私藏粮食。公社之间还互相竞争,看谁拆的多。四川有 60-80%的房子被拆,湖南也有40%的房屋被毁。运输瘫痪,一半的森林被毁,用于炼钢。胡耀邦61年视察黄淮地区,得出的结论是,修建的水利工程造成水土流失,导致当地灾荒。冯客认为在那段时间,气候的因素只占5%。

冯客的书中也记录了人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庄稼还没有成熟就偷偷吃掉, 叫“吃青”。 在棺材和地板下藏一些粮食。死去的动物挖出来吃,发展到吃死人。人们学会了节省能量,干部在旁边看着就干活,干部一走就歇著。也学会了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利用自己的行业,有机会就占便宜,运输过程层层扒皮。为了生存,道德大打折扣。

在冯客看到的档案中,有一些是县公安局的人记录下来的死亡和暴力状况,他解释,是因为有一些人看到怵目惊心的状况向上级写信告状,希望改变。他说当时的中国不只一个彭德怀。但是也有的人是出于炫耀表功,例如当年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

冯客的中文同事也能拿到很好的档案资料,有时作为西方人他能看到不同分类的资料。有一次他到一个县城的档案馆,说我是某某人的朋友,对方给他搬出写着绝密的文件,他按住怦怦乱跳的心打开的时候,看到一张字条:文件已经销毁。

冯客认为,导致这一切的最终原因是一党专制剥夺了一切自由。

冯客:“尽管现在的中国与毛时代不同了,但仍然陷在一党专制当中。一党专制的国家生成的问题这个党很难解决,不管领导人或者谁有再好的愿望,因为是体制的问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