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罕见悼大饥荒 爆惨绝人寰人吃人

【新唐人2011年10月1日讯】 近日大陆南方都市报以两个版面的篇幅发表了首席记者韩福东的长篇纪实报道《跃进过后是饥荒──川东三年“灾害”纪实》讲述:1958年-1962年期间从大跃进大饥荒的长篇纪实报道,通过当事人的口述,记录了那场曾经饿死几千万人、甚至出现人吃人的惨绝人寰的灾难。

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以“超英赶美”为目标,发动了全国性的“大跃进”运动,在当时中国各地农村制造一派亩产万吨粮的假象,最终爆发了全国大饥荒和数千万民众死亡的惨剧。

韩福东在四川东部达州市找到了几位经历过大饥荒年代的人,他们讲述亲身目睹的历史。9月28日南方都市报以两个版面的篇幅刊载这个在中国现今仍是少有人触及的敏感话题。

人吃人不止一地

《南方都市报》报道,1959年,当饥饿在四川省东部蔓延开来时,26周岁的朱全森是四川达州市碑庙乡中心校教师,“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数十年后,他参与《达州市志》三卷本的编纂工作,主笔大跃进等政治运动,对那段岁月有刻骨铭心的反思。

朱全森说,在三年灾害期间,达县专区(现在的达州市)出现过数十起人吃人的案例,人吃人不止一地,全国很多地方都发生过这并非秘密。在王光美、刘源等人所著《你所不知道的刘少奇》一书中曾记载,刘少奇曾在“七千人大会”后对毛泽东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上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是要上书的。”

这一年“大放卫星”的风气开始在中国流行,粮食都估产从亩产千斤到亩产万斤,实际上目前的超级稻亩产都没有突破900公斤。

一分天灾,九分人祸

1959年春大饥荒开始蔓延之际,18岁的杨继绳的父亲活活被饿死,杨后来考入清华大学,毕业后当了35年记者,从90年代起他花了10余年的时间,跑遍了中央和中国十几个省的档案馆,走访了大量的当事人,积累了近千万字的资料,2008年他在香港出版了近百万字的作品《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他说,大饥荒是1949年以来中国最重大的事件之一。这样一场国家、民族的重大灾难必须要记录下来, 让后人不能忘却这段历史。是他父亲的去世和记者的责任感鞭策他完成了这本书。

杨继绳在《墓碑》一书中指出,1958年底到1962年初全国的气候属正常年景,而这期间中国各地共饿死了3600万人,其中山东、湖南、四川、安徽、甘肃、青海等省份情况最为严重。

1961年,时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在湖南农村进行了为期44天的考察后说,大饥荒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并要毛泽东公开检讨。 杨继绳则认为,大饥荒的祸根是集权制度,应该是“一分天灾,九分人祸”,当时政治的权力控制着每一个人的大脑,控制着每一个人的肠胃。吃什么、吃多少,都是权力控制的,权力不给他就饿死。

有关“大饥荒”中死亡人数,冯客书中指出当时的死亡人数约为4500万。

冯客指出这段历史中人的死亡还不是最惨重的记忆,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摧毁了中国人的精神和道德体系。人先是被统治者变成了工具,人和人之间为了生存丢掉了基本的伦理和文明。在书中他也记载了当时发生的“人吃人”现象。

冯客认为,“大饥荒”是研究现代史的一个关键,毛泽东直接领导了大饥荒,继而在接下来毛决定发动“文化大革命”,两个事件在历史上是有因果关系。

评审团主席马辛.泰尔赞扬这本书对于任何要了解20世纪历史的人来说,“这是一本必读之书”。

出版人鲍朴强调这本书于经历者和未曾经历的中国人来说,都会帮助厘清这段中国人自己的历史,在中共当局并不愿意让公众知道真正的历史的情况下,这非常重要。

《毛泽东的大饥荒》在香港发行

《德国之声》报导,9月28日,荷兰学者、香港中文大学历史教授冯客(Frank Dikotter)的著作《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中国浩劫史》中文版在香港正式发行。冯客为完成这本著作经过6个月的资料收集,并历时3年多访问了四川、河南、安徽、山东、广东等地的20多个档案馆和许多受害者。

冯客表示,他跟随这个故事是从1957年开始到1962年,毛的“超英赶美“的计划不得不作出让步,可有上千万人在大饥荒中死于非命,中国共产党必须要为此负责,为这起非正常的灾难负责,这可被列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祸,这要追究当时的发动人毛泽东他确实是非常独裁的人,但如果没有共产党内的人去支持他,去实施他的命令,去推动大跃进,大饥荒就从来不会发生。

另外出版人鲍朴认为,冯客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对“大饥荒”本身,提出了新的史学观点,那就是:“大饥荒”是研究现代史的一个关键,毛泽东直接领导了大饥荒,继而在接下来毛决定发动"文化大革命",两个事件在历史上是有因果关系的。

有关“大饥荒”中死亡人数,一直在学界颇有争议,冯客的这本书指出当时的死亡人数约为4500万。

20多年前,前中国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学陈一咨根据赵紫阳指示,曾作过一次调查统计,得出的数字也为四千五百万。

对此鲍朴认为,这本书的贡献是材料、史学观点、写法。至于“大饥荒”到底死亡人数到底是4500万、3000万还是1000万,人数的多少并不改变“大饥荒”的性质。

相关视频: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