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非法拘禁方式不下十种 劳教所仅为其一

【新唐人2014年02月04日讯】大陆劳教制度的“废止”,曾经一度被人称好,但事实上,当局并没有因为劳教所的消失,而减少对访民、或维权异见人士、法轮功学员、少数民族、宗教信仰人士,甚至普通百姓的任意关押。目前中共当局仍有不下十种的非法拘禁方式继续存在,甚至表面打着合法机构的招牌,实际早已沦为当权者专用的迫害场所。下面请看本台记者张天宇的深入报导。

多年以来,中共当局关押迫害所谓“异己”的场所只增不减,从最早的监狱、拘留所、看守所,扩大到精神病院、戒毒所、收容所、甚至养老院、政府办公楼、废弃建筑物、地下防空洞、还有关押卖淫嫖娼犯的“猫管所”、以及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法制教育班等,统统成为中共当局的“迫害集中营”。而不久之前被废止的“劳教所”仅仅是其中之一。

大陆《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劳教制度取消以后,中国大陆对于访民人权的各种打压方式依然存在,它只是减少了劳教这种打压手段而已,在中国大陆对访民的打压,这十几年是一如既往。关押访民的,劳教只是可以说是近十种手段当中的一种而已。我所知道,事实在中国大陆,十几年,很多访民都是关押在戒毒所、精神病院,还有其他羁押场所。”

据了解,中共政权对民众的非法关押,不需要走司法程序,也没有合法手续,只需要当权者一句话,就可以随时将任何人关进各式“集中营”,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十年,甚至很多死在里面的受迫害者,被当作失踪人口处理。因此,曾经被关押的人士形容,那里邪恶的程度,丝毫不亚于二战期间的“纳粹集中营”。

而在中国各式“集中营”中,被认为最常见,手段最残忍、迫害人群最多的就是劳教所、精神病院、戒毒所和洗脑班。尤其是精神病院,在劳教取消之后,迫害范围更加广泛。

被强制精神病访民王国印:“我多次上访,他们害怕,给我关到精神病医院。不出手续。做鉴定了,鉴定上什么病都没有。政府医院买通了,疏通了关系。 ”

被强制精神病者何方武:“随时都可以拘捕,想关就关,想怎么就怎么的。不吃药就打毒针、电刑,各方面的手段都使得出。殴打、给你吃玻璃饭啊,吃不饱还要帮他干活啊!把我当畜生都不如。我不帮他们干活的话,不准我打电话,我家里一直都不知道,以为我死在了北京。”

据了解,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者,以访民、法轮功学员为主,另外还有一些得罪权贵被报复的普通百姓,他们当中很多人原本身体健康,经过被强制注射过多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后,最终残疾甚至死亡。

何方武:“在我们永州那边关了二、三十个人。有些出来了,有些关死了。在我们湖南永州精神病院关死了两个。有些时候家属知道也没办法,因为政府他不准你接他出来也没办法。它就是要搞死你为止。”

此外,遍布中国各地的所谓“戒毒所”,也关押著很多无辜人群,据《德国之声》引述人权观察组织亚洲高级研究员贝奎林(Nicholas Bequelin)的话指出,目前大陆的所谓“戒毒中心”关押著约10万人,而部分已关闭的“劳教所”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戒毒中心”。

还有一类“集中营”,就是自称“关爱学校”或“法制教育班”的所谓“洗脑班”,那里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转化思想和信仰的场所。

“洗脑班”最早来源于“文革”,1979年曾被取缔,但2001年再次被中共党魁江泽民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很多访民也被认定为法轮功学员而遭到迫害。

山东访民刘冠英:“它就把我们母女要关到山东潍坊符山水库管理局,我抬头一看上面写着法轮功教改场所,它就想让我们在里边,我一看不行啊,我们又不是炼法轮功的,然后我就宁死不从,它就带上手铐把我给拉到派出所拘留我10天,然后把我妈非法关押在里边。没有手续,什么手续都没有。”

有评论指出,如果当局想促进人权法制进步,就不会制造那么多非法的“集中营”来迫害民众。 取消劳教制度,绝不是“法制进步”。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 舒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