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上“内蒙”标签高危 喉舌问“谁会脸发灰”

【新唐人2014年8月30日讯】(新唐人记者东方靖报导)8月29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中共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

白恩培落马的消息出来不到三小时,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评论部就发布了《白恩培黄了,谁会脸发灰?》的文章,耐人寻味。

正部级“老虎”白恩培生平

白恩培,1946年9月生,陕西清涧人。1990年5月至1992年3月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常委、组织部长。1992年3月至1993年8月任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副书记兼自治区党委组织部部长。1993年8月至1997年2月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1994年12月当选为第六届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副书记。

1997年2月至4月白恩培任青海省委副书记。1998年1月至1999年8月任青海省省长。1999年6月任中共青海省委书记。2000年1月任青海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白恩培2001年10月被任命为中共云南省委委员、常委、书记。同年12月在中共云南省七届一次会议上当选为中共云南省委书记。2003年1月在云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2006年11月16日,在中共云南省第八届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为省委书记。2008年1月24日,在云南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1年8月白恩培不再担任云南省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2013年3月任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白恩培还是中共第十三、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十五届、十六届、十七届中央委员。

白恩培黄了,谁会脸发灰?

白恩培落马,内地有媒体把外界的注意力引向了与周永康家族在云南的贪腐黑幕,云南是白恩培在地方任职的最后一站。

不过,白恩培落马的消息出来不到三小时,中共喉舌人民日报评论部就发布了《白恩培黄了,谁会脸发灰?》的文章,耐人寻味。

观察认为,对于“死老虎”周永康来说,多一个与其有牵连的贪官,不过是“帐多不愁”、“死猪不怕开水烫”,党媒所说“白恩培黄了,谁会脸发灰”所指之人,应该不会是他。

新唐人记者注意到,白恩培在官场跃起是在内蒙,与同在内蒙起家的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有三年的交集。

刘云山在1987-1991年,出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兼自治区直属机关工委书记。1991-1992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赤峰市委书记。1992-1993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副书记兼赤峰市委书记。而在此期间,白恩培也是内蒙古常委、组织部长、党委副书记。

《白恩培黄了,谁会脸发灰?》在文章中特别提及,“反腐败没有到此为止之说”、“直捣黄龙、一查到底”、“拔出萝卜带出泥,中纪委从不手下留情”。

沾上“内蒙”标签高危!

继山西官员频频落马、踢爆外界眼球之外,与内蒙官场有关官员的落马也备受外界关注。

8月16日,中共中纪委网站通报,原呼和浩特市市长汤爱军目前正接受调查。

8月29日,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张少甫因涉嫌受贿罪,在内蒙古锡林郭勒盟中级人民法院接受公开审理。

2013年10月18日,张少甫因涉嫌受贿罪被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8月29日,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玩忽职守罪、受贿罪,判处呼和浩特原副市长薄连根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悉,被告人薄连根原系内蒙古自治区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曾任内蒙古自治区乌海市市委常委、副书记、副市长;呼和浩特市市委常委、副市长。2013年6月7日因涉嫌玩忽职守罪、受贿罪经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决定逮捕。

内蒙古官场出事 刘云山丑闻大曝光

去年6月22~25日连续4天罕见的中共政治局会议之后,海外媒体爆出,刘云山在会上遭到习近平的指责。接下来,随着内蒙统战部长王素毅的落马,刘云山家族在内蒙的黑幕也被曝光。

紧接着的6月26日,海外媒体上又出现一篇题为《刘云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的文章,据传是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官员化名所写。随后,刘云山家族在内蒙古的惊人利益黑幕也相继曝光。

《刘云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一文披露了刘云山在内蒙古的发迹史。文章称,由中共最高领导人掌握的调查组对宣传部门进行调查后发现,刘云山有大量的财产说不清,他的亲戚与爪牙不是在海外住豪宅,就是在国内各地把握新闻口,对新闻与网站收买路放行钱。

公开信息显示,刘云山虽出生在山西忻州,但从小在内蒙古土默特右旗长大。1968年从集宁师范毕业后,长期在内蒙古任职,直到1993年,由内蒙古赤峰市委书记调任中宣部副部长。

据悉,刘云山20多年在内蒙官场混迹打下的关系网为其贪腐提供了便利条件。早有报导称:“刘云山主要在内蒙发迹。刘氏家族始终以内蒙为依托,大肆窃取国家财富,满足其家族无限贪欲。”

“2004年前,刘氏家族已经暗中实际掌控了大象投资公司,并且操作了对内蒙伊利股份法人股的操控,股改后,其掌握的伊利法人股时值超过数亿元。同时还控股了另一家内蒙上市公司——金宇集团的大部分法人股。而且,在内蒙掌控了相当多的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包括煤矿、钼矿等等。”

掌控著中宣部的刘云山,凭着手中大权,毫不费力的利用“宣传工具”为与其相关的利益裙带人员、企业“消灾”,反过来又得到更多利益。比如2011年中宣部曾发出禁令,禁止媒体继续报导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可能因贪腐而被举报的事件;同年底,在蒙牛集团爆出致癌物黄曲霉素超标事件,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后,中宣部又连下两道命令,禁止媒体继续追踪、报导。至于蒙牛之前曝出的三聚氰胺、含激素类OMP等丑闻,也在中宣部的命令下淡出了大众的视线。

一位内蒙古籍新闻从业者表示,一直以来,“蒙牛、伊利利用广告投放和中宣部内蒙人的关系,两种渠道操纵媒体,不让大众看到其负面新闻。”据她的描述,这两家奶业巨头,虽然互为对手,但却都能掌控宣传机器,“如果拿广告搞不定,就通过搞定个别人假传‘圣旨’什么……真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其所提到的“中宣部内蒙人”,无疑是指在宣传口混了24年的刘云山。

2008年12月,刘云山之子刘乐飞任中信产业基金董事长兼CEO。此时刘乐飞所掌管的中信产业基金里的第一只全国性产业资金——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募资规模为90亿元,而伊利集团是股东之一。

伊利董事长潘刚被多人实名举报之后还能稳坐其位,中宣部帮忙“灭火”。而那些举报人却被关押、受审并判刑。比如,《内蒙古商报》60岁的社长李希晓,因帮助举报潘刚贪腐,在2012年1月被判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