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中共“刀把子”在走向觉醒

今天明慧网报告:中国大陆11月至少756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其中,316人已经回家。对此,报告分析认为:从表面上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延续,但是其迫害的残忍和邪恶程度已经大大削弱。明慧网近期报导多个法轮功学员被无罪释放的案例,表明中共政法系统官员在觉醒,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难以为继。

报告中选登了几个也发生在今年11月份警察觉醒的实例。警察的变化,让律师惊呼:“中共刀把子也醒了!”

派出所的警察们边吃午饭边听真相,对她说:我给你打饭。 

2016年11月11日上午11点过,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法轮功学员易思秀赶场回家,半路上被隆丰镇派出所三个警察绑架。警察押著易思秀去抄她的家,抢走《转法轮》一本。

易思秀被绑架到隆丰镇派出所录口供。易思秀说:我是好人,不是坏人,你们把我抓到这儿来,是不是想听真相,那我就讲给你们听,相信法轮大法好有福报;停止迫害法轮功是你们在自救;大难来前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人;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保命、你们这么年轻一定要退啊,不要给共产党、给江泽民陪葬。警察们正在一块吃午饭,都安静地听着,没有一个人反对。

讲完了,易思秀说:我还没有吃饭,我要回去了。其中一警察说:“我给你打饭。”易思秀说:“我不吃你们的饭,我回家吃自己的饭,把我的《转法轮》还给我,我要学的。”一警察说:你拿去嘛。易思秀要回了她的大法书,然后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回家了。

警察:我再也不干这种丢人现眼的丑事了,我辞职不干了!

2016年11月的一天上午,在湖北一县城菜市场里,一位法轮功学员遇到当地一警察,拦住他说:我今天给你讲的事情,是关系到你和你们全家性命的大事,请你注意听。你也到过香港,看到全世界都有修炼法轮功的,唯独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你长期以来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阻挡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救人是天底下最紧迫的大事情,包括你和你们全家、至亲好友都在危难中。我师父教诲弟子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个一心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我们听师父的话,为救人,不顾个人得失安危,甚至被打死、被活摘器官。我们为了什么?不就是希望世人能躲劫难保平安吗?你要再继续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丑事,你可就真的危险没命了。这不是吓唬你,在你们身边有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检法司人员,死的死、残的残,甚至全家都遭殃,有的全家遭车祸一个不留,这样的事太多了……

说到此,警察低头不语,过了片刻猛然抬头,红著脸说:我再也不干这种丢人现眼的丑事了,我命都没有了,我还干什么工作呀!我立刻向上级汇报,我辞职不干了!他真的向上级打报告辞职了,说法轮功是好的,他不能再干这种伤天害理事情了。上级领导表示也有同感,始终认为迫害法轮功天理难容,而且面临终身追被责的压力。

律师:中共刀把子也醒了!

一位律师到四川成都市某公安分局办事,见到一个老警察在写检讨。律师回来写了这样一张条子:“成都市××区公安分局某小警察到美国旅游归来,深感震惊,与国内宣传不同(指对法轮功的宣传不同)。政治处老警察要他交回护照,小警察一拖再拖,借机又去美不归,全局震动。老警察做深刻检查,得警告处分。中共刀把子也醒了。”

从上面几个例子,不难看出警察在觉醒、在变化,而这一切源于真相。法轮功学员怀着巨大的慈悲,冒着被抓被判刑的危险讲真相,感动警察。集市上的警察,被拦住听清了真相,回去就打了辞职报告,砸了自己的“金饭碗”;派出所里吃午饭的一群警察默默听学员讲真相,没有一个反对的声音,倒有人要给她打饭吃,归还给《转法轮》,放她回家;那个不交还护照的小警察,从美国旅游归来,深感震惊,他看到国外对法轮功与国内宣传的完全不同,才知道法轮功真相。

过去警察执法犯法,视法律为儿戏,对上级指示唯命是从。而现在不全是了。例如那位处理辞职报告的上级领导支持小警察辞职,并吐露心扉:他知道迫害的非法性,将面临终身被追责的压力。小警察从美国转了一圈,知道自己被中共谎言欺骗后,回来不听上级的那一套,不交还护照,又去了美国,索性不回来了。

警察群体的觉醒,对被称为警察国家的中国尤为重要。江泽民时期,警权被提升放纵,警察被钱色诱惑腐蚀,中国警察成了破坏中国法治的急先锋,早已失去公信力。警察群体腐败堕落,成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军队和政法系统在中共内部是拥有武装力量的部门,其中被称为“刀把子”的政法系统被江派做大形成“第二权力中央”,曾令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习近平上台后称要掌握“刀把子”。公安警察是“刀把子”中的主导,这部分变好了很重要。

政法系统是中共17年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其迫害主要成员因遭报在纷纷落马。现在如果还有人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将会在进一步肃清周永康残余势力中被清洗。众多的执法人员,特别是广大的基层警察,反思一下你们那些已经觉醒了的同行,不要拒绝真相,那是每个人觉醒的良药,自救的生路。如果中国“刀把子”真的觉醒了,变好了,中国“依法治国”的梦才有可能梦想成真。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