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1月25日讯】士大夫评议时政的传统,和西方自由民主的理想,在中国著名的报业先驱——储安平身上融为一体。在20世纪中叶,储安平曾经踌躇滿志,要为中国言论界开辟一条民主、自由的道路,他的结局如何呢,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储安平,出身宜兴望族,1932年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1936年,27岁的他到英国留学,投师自由主义思想家拉斯基(Harald Laski)门下。在英国期间,储安平认真考察了英国社会政治民主和报刊思想,有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士大夫精神的他,一直想办类似英国《泰晤士报》那样的报纸。

1946年9月,储安平创办《观察》周刊,刊物的宗旨是替广大人民说话,由于独立敢言,《观察》的发行量从创刊时的400份发展到最高10万余份,成为全国最具影响力的媒体。

储安平骂过国民政府,也对共产党进行批判。《观察》文章写道:“在国民党统治下,这个自由还是一个‘多’‘少’的问题,假如共产党执政了,这个自由就变成了一个‘有’‘无’的问题了。”、“今日共产党大唱其‘民主’,要知共产党在基本精神上,实在是一个反民主的政党。”

当时的共产党还是一个在野党,天天高唱民主自由,反对一党专政,很多人被其漂亮的口号所迷惑,然而《观察》能做出如此剖析,外界认为从中可见储安平眼光之超前。

中共夺权后,储安平曾被拉拢作为巩固政权的工具,他先后在中共的国家出版总署、九三学社担任要职,但从1949年到1956年,他只发表过几篇无关痛痒的文章。

1957年4月1号,储安平出任《光明日报》总编辑。当时毛泽东提出共产党要与民主党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这让沉寂近十年的储安平决心把《光明日报》办成“民主党派和高级知识份子的讲坛”,评议时政,体现政治监督。

语言文化专栏作家高天韵:“储安平想为中国的建设效力的,表现在几点,一个是担任了光明日报的总编辑,想大干一场,还有他把几个孩子都送到了当时祖国建设最需要的方面,比如鼓励女儿学农等等,但这样一个一心想为祖国做一些实在的事情的人,在反右运动中,中了中共的圈套。”

就在储安平紧锣密鼓发展报社时,毛泽东多番动员民主人士及知识份子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并重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毛泽东的双百方针让储安平大受鼓舞,除了派出大批记者奔赴全国各地搜集批评言论外,6月1号,他提出了“党天下”之说,他指出:“党领导国家并不等于这个国家即为党所有。”

6月8号,中共拉开反右序幕,把大批曾给党提意见的知识份子、民主人士划成“右派分子”,总人数超过55万人。作为著名右派,储安平遭到铺天盖地的猛烈批判,他被撤销了《光明日报》、全国人大和九三学社等一切职务,并被送到农场,进行劳动改造。

高天韵:“征求意见是假,要整肃知识份子和民主党派是真,一夜之间,一个处在事业顶峰的人就变成了贱民。”

1960年,储安平回到北京,那时新闻界和出版界已和他没有关系,但中共仍不肯放过他。1966年6月1号,《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一文发表后,“大右派”储安平理所当然被划入“扫荡”之列,遭到轮番批斗、殴打。

1966年8月31号,他扫完街道回家,发现又有红卫兵找上门。筋疲力竭、不堪殴打和受辱的他,从后院翻墙逃出,跑到数里外的潮白河投水自尽。由于河水较浅,储安平被人救活。之后,他被押回九三学社,被那里的造反派严密看管。据幼子储望华说,自从储安平某天被放回家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他。那一年储安平57岁。

高天韵:“关于他的失踪,人们也有各种说法,有人说他是自杀了,也有人说他出家了,还有人认为他可能遇害,对于他的结局有不同的推测,是一个谜,他这一生就这样悲剧落幕。最后1979年,中共所谓的给右派平反,储安平就是非常少数的几个不予平反的右派之一。”

储安平的朋友、前南京《中国日报》总编辑冯英子曾这样评价他:“安平相信英国的制度,他终以为这是可以效法的。其实他只是一个书生,当别人在引蛇出洞之时,他却自投罗网,竟以身殉,这不仅是知识份子的悲剧,也是中国的悲剧。”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葛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