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09日讯】《九评》编辑部的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问世以来,受到大陆各界广泛关注。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在阅读完该书的“中国篇”之后,向本台记者表示,这本书犹如一颗彗星,照亮了黑幕下的中国。

2017年11月19号,《九评》编辑部发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表示,他在“大纪元新闻网”上看了连载后,有十点体会。

第一,《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揭示了共产主义运动一百年以来,在全球造成了1亿人非正常死亡。

郑恩宠:“仅仅中国上世纪六十年代所造成的大饥荒,从各方面的数据看已经铁证如山,死亡近四千万人,所以说这个观点,我认为对中共建政以后的这么些年里面做了最大的一件坏事情,最大一件错事情。”

第二,郑恩宠对书中谈到的共产主义无神论,深有感触。

郑恩宠;“共产党并不是无神论。共产党也并不是有神论。共产党实际上是乱神论。它就把所有的神都打倒,它的潜台词是什么,它打倒一切神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并不是它无神,它就认为共产党就是神,共产党领袖就是神。中共的无神论,实际上是一种乱神论。”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还揭示了马克思成魔的过程,郑恩宠认为这为中国大陆民众打开了思路。

郑恩宠:“马克思6岁的时候,父亲就放弃了犹太教转信基督教。马克思也在统一教堂受洗,马克思曾经也在他的学生作文里热情洋溢的歌颂上帝,赞美上帝。后来马克思形成他的世界观,实际上是他背叛上帝,对上帝产生了仇恨。我认为马克思它的学术理论实际上他就成了全世界基督徒的敌人。”

郑恩宠的第四个体会是:《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回答了中国大陆几乎每个公民正在思考的一个现实问题,那就是中共所谓的“前30年”和“后30年”的问题。

郑恩宠:“就是前30年、后30年都是没有跳出共产主义的体系。前30年这个体系失败了,是不得人心的。后30年就是老百姓生活得到改善,但是污染环境、腐败蔓延,这种发展模式是不能持久。前30年、后30年这个道路在中国今后(都)走不下去。”

第五,中共以无神论统治信仰神佛的少数民族,注定它的体制是一个非常不稳定的体制。

第六,郑恩宠从《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得到了如何评价文革的启示。

郑恩宠:“看了你们的(新书)之后我受到启示,不管毛泽东当年做了中共主席这个位子,还是李泽东做了这个位子,都必然要犯毛泽东这样的罪行,都会发动文化大革命,只不过形式不同、名称不同、做法不同、危害程度不同而已,因为这是共产主义体制必然产生的后果。”

同时,《九评》编辑部的新书还揭露了中共正在大力宣传的所谓恢复传统文化的真实面目。

郑恩宠:“实际上它现在恢复这些文化完全是断章取义。就是教科书上有一点传统的文化中国的古诗、中国的古歌,把中国的二十四史从新翻出来。实际上,它就是一个是商业化的炒作,它现在的做法和中国传统文化完全格格不入的。”

郑恩宠还认为,这部书也揭穿了中共所有的宣传。

郑恩宠:“它所有的宣传就是证明中共就是神,共产党就是神。(新书)从本质上讲清楚了共产党的理论。它的产生什么东西,我认为你们这篇著作从根本上揭示了共产主义是什么个东西,什么理论。”

而最重要一点是,新书讲清楚了爱与恨的问题。

郑恩宠:“共产党它所有的做法,他没有敌人就塑造敌人,没有仇恨塑一个仇恨,今天这个打倒了,明天又清除一批,后天又清除另外一批人。我认为从本质上看共产主义根本就是不能成功。那么,对共产主义理论是邪灵一点都不是浮夸的一点都不是情绪化的。”

郑恩宠说,这本书犹如一颗彗星,照亮了黑幕之下的中国大陆,照亮了大陆民众前进的路。

郑恩宠认为不管持有什么立场、什么观点,每个人都应该静下心来,把这本书认真的读一遍,因为它可以帮助你独立思考。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葛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