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12月27日讯】一百年前俄国爆发的十月革命,产生了第一个共产党政权的国家。时至今日,世界各国共产党政权的暴政,造成了一亿到一亿五千万人死亡。2017年是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十大禁闻之八”,请看国际社会对共产主义暴行的反思。

10月30号,一座被称为“悲伤墙”的巨大青铜雕塑在莫斯科中心落成。众多参差不齐、面目不清的人形构成了巨大的镰刀形墙壁,象征被共产政权像割草一样扼杀的无辜受害者。

这是俄罗斯为前苏联时期政治迫害死难者建立的首座国家纪念碑。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际,总统普京没有举办官方纪念活动,也缺席了俄共及左翼团体搞的游行,但却出席了“悲伤墙”的揭幕仪式。普京在揭幕式上说:“这段可怕的过去不能从民族的记忆中抹去,尤其是不能以任何方式、以任何最高的所谓人民的利益为名而正当化。”

俄国十月革命产生了第一个共产党政权的国家,并逐步渗透到其他国家。此后一百多年的历史显示,共产红潮所到之处,伴随着战乱、饥荒、屠杀和恐怖,造成了一亿到一亿五千万人死亡。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际,共产党的这些罪行也遭到各国反思。

波兰议会今年6月通过的《去共产主义法》已经从10月21号开始生效,要求在未来的一年,推倒波兰境内所有象征共产主义,以及专制极权的塑像。而今年3月,乌兰乌德市政府也在研究当地民众的提议,将市中心的巨型列宁头像拆掉。

美国白宫新闻秘书办公室则是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当天发表声明,谴责共产主义,并宣布这一天为“全国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日”。

《纽约时报》10月16号、27号,分别发表了《马丁•艾米思论列宁的致命革命》、布莱特•斯蒂芬斯的《玫瑰色眼镜里的共产主义》。《华尔街日报》11月3号也发表了斯蒂芬•考特金的《共产主义的血腥世纪》。这三篇文章都做出了一致的结论:十月革命之后的百年共产历史,充满了血腥和罪恶。打着推行乌托邦假说的旗号,多国共产党政权无一例外的屠杀人民,迫害信仰,摧毁人性。

“德国之声”发表驻莫斯科资深记者的评论说:共产党领导人毁灭了几代人的正常生活,成千上百万的人被杀害。所谓的十月革命是贯穿整个20世纪的一场灾难。

而华人世界也出现了对十月革命的反思声音。

由多位华人作家、学者撰写的《致命的列宁》,今年在香港和台湾两地发行。海外民主人士,评论人士纷纷发表反思文章。

大陆学生在课堂上与老师争论马克思主义的视频,更在网路热传。

大陆学生:“我问你,全世界有几个国家,几个好国家把马克思主义当宝?俄罗斯它都不这么干了,(马克思)他的祖国德国也不这么干了。”“老师我问一句,马克思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不是预言,马克思主义是暴力的哲学。”

而新唐人电视台也在今年率先将纪录片《蚕食美国》译成中文,播放给华人观众,起底共产主义渗透美国的阴谋。

但人们的反思还不止于共产党的历史罪行。《纽约时报》警戒说,在十月革命一百周年之际,仍有不少人对共产主义遗产保持着一种危险的半否认态度。他们试图将共产主义理论与实践区别对待,从而宣判理论无罪。

长年研究极权主义的学者提醒人们看清真相。

旅居德国著名政治学家仲维光:“举个例子来说,就好像中国把马克思这套拿过来以后,它必然就带有中国的特色,而拿过来的那个人,就一定会使它带有拿过来的那个人的性格,和各种其他特征。但是所有那些特征并不是说明他们背离了马克思主义,而恰恰说明马克思主义不管开出什么样的花,结出什么样的果,万变不离其宗,它都是一枚毒花,毒果。”

原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游兆和:“百年的共产主义试验已经失败了。而它证明的是,共产主义给人类带来的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