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1月28日讯】北京当局近日公布了中共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名单。外界发现,过去经常被媒体炒作的毛新宇、李小琳以及一直隐藏在幕后的江泽慧、吴志明等一批中共红二代从这个名单中消失。对此,海外中文媒体纷纷发文从各自的角度进行解读。

当地时间1月24日,中共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的名单。

外界发现,在名单公布的2158名新一届政协委员中,一批年年以政协委员的身份出席中共两会的中共红二代和官二代不在这份名单之中。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常常成为媒体记者在中共两会上竞相追逐目标的毛泽东嫡孙毛新宇和前国务院总理李鹏之女李小琳;而一贯隐藏于幕后却也不甘寂寞的江泽慧和吴志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妹妹和侄子),这次也被踢出了第十三届政协委员的名单。

此外,中共前党魁邓小平的女儿邓楠、中共元老陈云的儿子陈元,中共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李小林,中共元帅朱德的孙子朱和平、朱德外孙刘建,中共前宣传部官员邓拓之女邓小虹,中共前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任仲夷之子任克雷,前人大委员长万里之子万季飞都不在这份政协委员的名单上。

这个现象使得有关“红二代退潮”的说法再次在海外被媒体翻炒。海外中文媒体和港媒纷纷发文对这个比较突出的现象进行分析解读。

法广1月26日发文表示,人大、政协虽然一向都被外界视为“举手机器”和“橡皮图章”,但上述身份背景特殊的这些人在不在这两个花瓶性质的机构中占有一席之地,外界却也可以从中观察出一些当今中共政局中的“政治气候”和“最高领导人的心态”。

文章分析:在经历过“八九民主运动”的政治风云变幻之中,中共当局加大加快了提拔中共红二代、官二代进入政界高层的进度与力度,习近平便是其中之一。与此同时,中国的商界更是被这些“红色后代” 占据了半壁江山。他们相互勾连,形成了一个“强势的利益集团”。

文章引述分析指称,当习近平高度拥有权力之后,“红二代作为一个利益集团的存在反而对他有弊无利。”因为这些红二代拥有庞大的财产,显赫的身世,他们动不动就会“闹出一点花边新闻”;他们有时“不谨慎”的表现还会给习近平“坏事”,妨碍习的筹划。

而另一方面来说,这些派系复杂的红二代的影响力、能力、忠诚度,比起习近平的“之江派”、“西北派”之类的下属来说“恐怕很有距离”,所以习近平现在难以指望依靠他们来实现自己的筹划。

2016年10月18届六中全会后,部分红二代红三代联署致信中共政治局和习近平,要求就各项国策提意见,并要求允许他们成立由政治背景的民间组织等等,但此举没有得到习的批准。

反过来,习近平却在一个中共政治局党内民主生活会上,对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委员们提出了一个很醒目的要求——“要管好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坚决反对特权现象,树立好的家风家规”,而且同为红二代的薄熙来也时时被北京当局拿来作为反面教材。

对此,法广的文章分析指出:习近平这样做意味着他允许红二代们享有“历史赐予”的待遇,但不允许他们“觊觎大权”,更不希望他们“借自己的便利”随便“妄议中央”。

被视为海外党媒的多维则发文放风称,红二代从新一届政协委员名单中集体“消失”,是北京当局有意通过调整政协委员的组成结构,从而扭转外界对政协“花瓶”角色的刻板印象。

文章称,政协在中共执政的六十余年来“从未对中国政治的运行产生大的影响”,仅仅成为了“装扮中共广泛代表性和合法性的外衣”,因此被部分媒体称为政治“花瓶”,而这种情况“让习近平无法接受”,此次政协成员组成结构的变化,“或许正是习近平‘改造’政协的一个节点”。

(记者文轩综合报导/责任编辑:古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