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2月07日讯】近期,大陆贷款造假案频频浮出水面,中共为了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正在不断升级各种监管调控手段。那么,这种金融调控的目的是什么,金融风险的根源又在哪里,我们来看看。

进入2018年,大陆银行违规发放贷款案频发,短短一个月,银监机构已经开出497张罚单,罚款金额近9亿元。

另外,各种金融平台和虚拟货币也在整治之中,受其影响,比特币价格由最高时的14万元跌到5万。

新浪财经专栏作家姜兆华认为,由于经济增速放缓、金融监管升级、金融风险积聚以及金融反腐的深入,2018年可能是金融风险事件的高发年。

浙江大学商学研究院院长李志文:“把不健康的制度,不健康的公司扫干净,那么经济萧条一阵子再起来,后面就会有更好的发展。习近平权利已经掌的非常扎实,现在不杀什么时候杀,经济会萧条,他就狠杀。”

中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认为,过去追求GDP增长速度造成大量假的数字,带来了大量的不良资产,到去年第三季度,中国的杠杆率已经达239%。

同时,中共的监管手段也不断升级。继发文打击各种“掏空”银行乱象后,中共银监会还部署了10项工作,来针对企业、居民及地方政府债务等诸多金融风险。

保监会则推出监管制度,并建立三大类21项任务;证监会称今年将降低公开募股通过率,会在打击市场乱象方面进一步发力。

而发改委、央行、财政部等七部门,为化解国企债务,放宽了债转股政策,甚至允许以前反对的股债结合。

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债务高,这个企业出了问题首先风险就传递到了银行,银行出问题政府的财政也会出问题,无论中共对金融系统进行整治还是调控,从风险路径来看,它是要救它自己。”

中共金融调控基本5年一次,不过,随着调控的升级,问题却越发严重。最早一次调控在1993年,当时华南沿海地产泡沫疯狂,金融调控强行捅破地产泡沫后,不但留下了成片的烂尾楼,银行坏账率也开始暴增,整个银行系统濒临破产,中共不得不启动印钞机给银行系统输血,直接导致1993年物价上涨14.7%。

更受业界诟病的,要算2008年启动的4万亿投资计划,这次调控不但使地方政府债务从无到有,暴增到超过20万亿的规模,也为现在的债务危机埋下了伏笔。

而2012年,以“坚持市场配置金融资源”为借口,鼓励继续放大债务炸弹的金融调控,不但引爆了2013年的钱荒,还被指是2015年银行借钱给股民炒股,让老百姓做债务炸弹接盘侠,最终却被对手利用导致股灾的元凶。

到2016年,为了地产去库存,银行又借钱给市民买房,也被指是企图缓解企业和政府债务带来的金融风险,把债务炸弹再次扔给民众,才导致今天的居民债务、企业债务和政府债务同时达到临爆点。

中共原财政部长楼继伟日前表示,当前中国广义货币与GDP的比例超过美国两倍,而利率却接近美国4倍,这种货币环境更为宽松,资金成本反而更高的现象,表明金融体制存在严重的扭曲,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相当大。

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谢作诗:“中国经济金融中问题在哪里呢,就是微观主体塑造不够。市场经济它有它的恰当主体,我们这个国有的比重太高了,花别人的钱嘛,因为我是国有银行你来向我贷款,我明明知道你还不了我也贷,那如果我是花别人的钱,赚了是我的赔了是13亿人的,我当然要加高杠杆,这才是中国杠杆过度膨胀的根本原因。”

浙江大学经济学教授谢作诗认为,根本问题不解决,反复的金融调控不但会造成反弹,还会造成动荡。

采访编辑/刘惠/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