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0日讯】中共两会正在北京召开,江泽民的所谓“三个代表”将再次写入宪法。“三个代表”出自于中共新一届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之手,王历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三代中共领导人,1995年王被调入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服务于江泽民,当初王提出的两段话,成为了江的“三个代表”理论,同时也成为了江一大丑闻。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载,王沪宁原为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在曾庆红和吴邦国力荐下,1995年王被调入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服务于江泽民。

王沪宁是“三个代表”“理论”的原作者。王把“三个代表”的理论定下后,2000年2月25日在广州珠岛宾馆与广东官员的座谈中,江泽民第一次完整地背诵下来。后来王又为江加了几句话。

同年3月初,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首次把“三个代表”作为江的“思想”理论在全国范围内推出。尽管“三个代表”只有几句毫无实质内容的空话,但对于江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因为他必须得有“理论”才能为自己树碑立传,才能与毛、邓理论站上同一个台阶。

于是,这个空洞无物的“三个代表”在江泽民的授意下,被中共官方喉舌捧上了天,而江也费尽心机把这三句话写入党章和宪法,哪个官员讲话都不能离开“三个代表”。在“三个代表”最红的时候,王沪宁忍不住说自己是“三个代表”的原作者,引起哗然。

在中共各地强行推行“三个代表”时,闹出很多笑话。央视在专题采访报导中,农村搭一座桥,谁家儿媳生个胖小子等,民众都要感谢“三个代表”;甚至有人提出要以“三个代表”指导建国际标准公共厕所和指导屠宰工作等。更有监狱组织犯人装订、制作淫秽书刊出售牟利,也要说是在“三个代表”的指导下。

江泽民其人》第十七章:三个代表自吹自擂 自焚伪案黑幕惊天

“三个代表”的出笼

“三个代表”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刚开始一般人谁也说不清。后来“三个代表”最红的时候,王沪宁忍不住吐露真言,说自己是原作者,引起哗然。这其实并不奇怪: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就大段大段地背诵王沪宁的文章。在江进京以后,曾庆红和吴邦国念念不忘要王沪宁“辅佐”江泽民,多次在江泽民面前提起王,王由此而被调入中南海。

王沪宁把“三个代表”的理论定下之后,2000年2月25日下午在广州珠岛宾馆与广东官员的座谈中,江泽民第一次完整地背诵下来:“共产党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后来王沪宁又为江加了几句话。5月14日,江在上海主持召开党建工作座谈会说:“始终做到‘三个代表’,是我们党的立党之本、执政之基、力量之源。”后面几个词就是王沪宁新加的。

翻遍所有的官方媒体报导,包括江泽民在内,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清楚什么是“三个代表”。不过下面不会有人追究这些事情,贪官污吏们整天想的是吃喝嫖赌贪淫占,上头让吹捧什么大家就跟着吹捧,事情到底是咋回事,谁也不在乎。

“三个代表”不过是几句并无实质内容的空话,一般脸皮薄一点的人还不好意思吹嘘。但“三个代表”对于江泽民实在是太重要了,因为他必须得有理论才能站得住脚。江泽民也着急要为自己立碑,想方设法与毛、邓理论并列,塑造出江泽民“第三代理论权威”的形象。于是,这个空洞无物的“三个代表”在江泽民的命令下被官方喉舌捧上了天。江在任时,费尽心机要把这三句话写入党章和宪法。时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胡锦涛必须高举“三个代表”,哪个官员讲话都不能离开“三个代表”。

学习“三个代表”百态

不管江泽民怎么想,不管媒体怎么吹捧,大会小会地学习、贯彻,还是没有多少人把“三个代表”当真。

当全国掀起学“三个代表”高潮时,央视天天在专题里采访民众。有的老农说:俺村搭了一座桥,感谢“三个代表”;有的妇女说:俺儿媳妇生个胖小子,感谢“三个代表”;也有人提出,要以“三个代表”为指针,建设一流的国际标准公共厕所;在某农村墙壁上,赫然出现大标语——“用‘三个代表’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五花八门,什么说法都有。

历经中共三年炼狱的大纪元原驻北京记者王斌出狱后,讲过一个真实的笑话。监狱当局组织犯人做工牟利,有些犯人被指定专门装订、制作淫秽书刊(再拿到社会上出售),那段时间“三个代表”在政治敏感的政法系统成了口头禅,什么都要跟“三个代表”挂钩。犯人制作淫秽书刊超产,也说自己是在“三个代表”的指导下才有那么大的干劲。

在学习“三个代表”的会议上,面对无精打采的大小党官,某省委书记无奈地说:“规定学习时间,会议样子要摆,功课要交好,不然,我这个省委书记怎么当?大家要配合。”

但也有人不客气地反问:“三个代表”思想能创造出高科技,能解决职工下岗、失业人口,能解决农村数亿剩余劳动力问题吗?西方工业发达国家的成功,是靠什么要求、什么思想?

有的领导干部在省党校说:取得成绩是贯彻了“三个代表”要求,那么出了问题、工作受到挫折,又怎么解释?是“三个代表”思想出了问题吗?

还有人干脆取笑道:“安排‘三个代表’思想的学习先进份子参加世界体育比赛,保证都能摘金牌。”

“三个代表”碰壁

自“三个代表”出台以来,三个代表论在党内外遭到广泛批评。

《求是》杂志研究室、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在“三个代表”思想学术研讨会上提出:“三个代表”思想究竟是在什么时期形成的,党内是个谜,理论界也是个谜。”会上有人表示,“三个代表”是党内人为地树立江泽民“伟大”、“英明”、“卓越”的形象。还有人说,党内对“三个代表”思想学习、实践的宣传,在很大程度上是交任务、搞形式、教条,是政治上的欺骗。

前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主任鲍彤认为三个代表论起到的是照妖镜的作用,因为“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是空话,“始终代表先进文化”是谎话,“始终代表先进生产力”则是官商一体的同义语。

中国社科院有的学者提出:三个代表思想空泛,不合时宜,是搞形式主义。地方党委、政府大多数是在应付。三年多的实践,究竟解决了多少问题?搞形式主义是祸国殃民……

有人说,所谓“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实际上就是堕落文人、专制吹鼓手和新兴官商、资本家的集合体,至于说“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则是彻底的谎言。最广大的农民中许多人靠卖血卖肾卖淫活着,得了爱滋病,死活无人问;中共常说的“工人阶级老大哥”至少有三千万下岗,江泽民可从来没有想过去代表他们。

后来,原定在四中全会前夕出版《江泽民军事思想文选》一事遭到搁置,因为军中张震、洪学智、杨白冰等十多位老上将上书反对,说江泽民把自己放在一个不合适的地位。杨白冰更公开说“三个代表”是垃圾思想。

2002年,中共十六大被推迟,据内部消息披露,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党政内部对“三个代表”思想的认识和贯彻都有“较大”差距。

“三个代表”的幽默

在民间,黑色幽默已经传遍全国。早在阿富汗战争之前,大陆就流传了一个政治笑话,说布殊邀请普京和江泽民一起商量如何消灭本·拉登。布殊说:我要用导弹打死他。普京说:我要用美女迷死他。而江泽民说的是:我要用“三个代表”烦死他。

还有一则笑话,说毛泽东在阴间看见连江泽民也要搞造神运动,很不服气,就问小鬼道,江泽民选集有几卷?回答是,一卷还没有凑齐,只有“三讲”。毛又问,拥护江泽民的人民代表有多少?回答说,数来数去,只有“三个代表”。

全国上下对“三个代表”的抵制、厌恶和讥讽,一目了然。

这场轰轰烈烈的宣传闹剧,最终没有成全江的“伟大”、“英明”、“卓越”的形象,反倒应了一位名人的话:有的人把名字刻在石头上想不朽,名字比石头烂得更早。这样几句遭到广泛讥讽的空话,最后却被写进了中共宪法和党章,使中共的政治舞台因此而多了一则笑话和丑闻。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