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以来,金融界资本圈的瞩目事件,除了安邦吴小晖案已近尾声,就是叶简明主持的中国华信能源集团风波骤起。

步安邦吴小辉后尘的华信叶简明,也引发同样的舆论关注,除了身份之谜外,其网罗福建、上海等地官员下海,以及党政军退休要员担任高管的后台背景也是一个谜。

而在叶简明和华信引发的所有谜团当中,可以说最让外界难以想像的,是在高门槛、高垄断的能源领域,民营的华信不但快速而又看似不费工夫的取得一席之地,甚至抢了“三桶油”的地盘。

为什么说华信在能源尤其是石油系统的发展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这可藉由已被大陆媒体报导局部披露的几个例子来稍微说明。

如重庆加油站的行业经营权,被曝最大控盘人是罗韶宇所代表的罗氏家族。重庆坊间皆知,这个罗韶宇就是罗干的侄子,罗干外界都知道的背景,是在政法和石油系统,都是周永康的前任。

四川被曝同样情况,国企中石油等加油站的授权,落入一人之手,即周永康的儿子周滨,周滨更多是转让授权牌照,转手之间获利以亿计。

此外,河南副省长、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的案外案,即陈雪枫的大部分受贿行为发生在他主持永城煤电集团、河南煤化集团期间,如在他执掌河南煤化集团时,为了力求快速扩张,曾从周永康之子周滨手中买了一块新疆的煤田。

上述以及更多这里省略的例子,说明一个简单事实,就连地方政府及国有企业都必须买“石油帮”罗干、周永康家族的帐,石油领域及其相关利益地盘,实在不是等闲人可以随便插手插足的。

可以类推的是,短短十几年在石油行业风生水起的华信叶简明,其后面应该也有相等于“石油帮”的背景人物,才能让一家民营油商在此领域的不可能变成可能。

这里仅以华信一起A股举牌案为例, 看可以连带出什么背景人物。

据2014年2月9日中化国际公告称,截至2014年1月29日收市,上海华信石油集团有限公司(华信石油)持有6410.71万股公司股票;上海华信石油集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华信国贸)持有4005.29万股公司股票。

据工商资料,华信国贸是华信石油的全资子公司,所以为一致行动人的这两公司,合计持有中化国际股权5.0004%,已触举牌“红线”。

而华信国贸、华信石油间接、直接的母公司都是华信,也就是这起股权收购虽然碰触监管红线,但还是让民企华信成功参股央企“中化国际”。

中化国际的实际控股人,是通过“中化股份”间接持股的“中化集团”。能源行业分析人士,能源石油行业中,民企傍国企的情况很普遍,但参股却非常少见。

更令人惊奇的是华信精准的举牌时间。华信参股后,2014年7月,中化集团独资建设、坐落于“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泉州的“中化泉州石化”建成投产,也使中化成为了继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之后第四家拥有独资千万吨级大型炼厂的央企。明显的是,华信5%的持股比例,已能达到与中化系业务合作的层面。

中化集团近年登上国际版面,是2015年8月12日震惊中外被传是针对习近平的天津大爆炸,其祸首瑞海公司的董事和幕后金主被指都有中化背景。

而中化集团2004年迄今的集团副总裁张志银,于2009年9月起主管中化集团石油中心,兼任“中化股份”副总经理、“中化泉州石化”副董事长等多项集团要职。在政坛,张志银最引人注目的身份是曾庆红的秘书。

就像传销直销组织的金字塔架构,每一层可知在其以下的所有下线,但以上的上线最多只能知道一个。资本圈内有言,很多大鳄以为自己攀上了权贵,殊不知是“被攀上”,不少白手套其实不知道自己是谁的白手套。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