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5月09日讯】天津市中级法院8日消息称,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受贿案一审宣判,孙被判无期徒刑,通报中,两次提到他的资金来源主要通过“特定关系人”,进一步印证了孙通过多名红颜商人进行权钱色交易内幕。

5月8日,天津中院发布消息称: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孙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其受贿所得财物及孳息予以追缴。

这是孙政才4月12日露面受审后,时隔近一个月正式宣判。检方指控孙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亿。孙表示,认罪、悔罪,接受法院的判决,不上诉,将认真接受改造。

值得关注的是天津中院在孙案的通报中,两次提到孙政才所犯受贿罪中,绝大部分受贿财物是“特定关系人”直接收受,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此前孙政才通过多名“女商人”情妇进行权钱色交易的内幕。

早在去年7月24日,孙政才被查,官方通报中就提到,孙政才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

根据中共最高法2007年发布《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特定关系人干问题的意见》,其中提到“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将有关财物给予特定关系人的,以受贿论处。”

文件指出:“特定关系人”是指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妇(夫)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

据不完全统计,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案为起始,中共十八大以来落马贪官中,至少30人的判决书中提到“特定关系人”,其中七成“特定关系人”被指为“情妇”。

作为孙政才近亲的孙妻胡颖,应在孙政才的“特定关系人”名单中,胡颖曾被指涉民生银行官太太俱乐部挂名获取巨酬等。港媒报导,2017年7月,孙妻胡颖在青岛避暑与孙政才同日被带走。

中共推出反腐政治剧《人民的名义》中的“白手套”女商人高小琴和妹妹高小凤,作为高官的情妇,周旋于官场,依靠权力集团攫取了巨额财富。而这一角色也应是孙政才“特定关系人”情妇们的写照。

孙落马后,有关其包养至少6名情妇的内幕曝光,其中有公务员、商人和在校大学生,已曝光的女商人情妇中,包括:亿赞普(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副总裁黄苏支;曾一手打造知名饮品“牵手”果蔬汁的北京女商人刘凤洲;有“白手套”之称的女富商段伟红等。

《财新网》报导,孙政才有多名“特定关系人”。黄苏支与孙政才的特殊亲密关系在当地政商圈里,也并非秘密。曾有重庆官员透露,黄苏支曾在深夜12点打电话给孙政才,让知情官员大吃一惊。

而黄苏支所在的亿赞普科技有限公司就是依靠着孙政才的关系,在重庆迅速崛起,不但获取政府大量投资,还戴上了“一带一路”的光环不断对外扩张,在极短时间内不仅获得牌照,并成功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巨额融资,并顺利借壳香港上市公司。

据称,黄苏支已于2017年4月被查。

孙的另一“特定关系人”刘凤洲,是孙名副其实的最长情的“情妇”。两人相识于2000年孙政才任职顺义区长期间,在长达17年中,商人刘凤洲不断上演对权力的依傍,从顺义的“牵手”饮品到艺术圈。此后,随着孙政才的仕途转换,刘凤洲都一路相随。

据说刘凤洲曾拿着孙政才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认定他不但是“封疆大吏”的命,仕途还有望更上一层楼,于是请了一套龙袍送给孙政才。据传,孙政才只要在家,每天都会去拜这个龙袍。

据称,刘凤洲已于2017年5月被查。

神秘女富商段伟红也被传是孙政才的富商情妇,财新网3月报导,49岁的段伟红是天津人,上世纪90年代在天津从商。2002年左右,她将泰鸿集团总部迁到北京,之后的15年,依靠权力完成了一系列从国企手中切走蛋糕的交易。

2004年左右,段伟红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所在地顺义区抢到一块“临空经济的大蛋糕”。据信是得益于在顺义区任职的孙政才。2010年,段伟红通过任职吉林省的孙政才帮忙入主华都,并通过北京市规划部门的审批,将华都饭店扩建为华都中心。

据报,段伟红已于去年9月被拘。

孙政才是江派指定的接班人,被指是江派大员贾庆林、刘淇、曾庆红先后提拔、培植的人马。去年中共十九大前的7月15日被免职,9月29日被“双开”并移交司法机关查处。12月11日,孙政才被立案侦查,今年2月13日被提起公诉。

中共十九大之后,习当局多次公开点名孙政才、薄熙来等人,既巨贪又巨腐“阴谋纂党夺权”。孙被拿下后,官方称,削除了一个重大“政治隐患”。

至今,重庆市当局仍在清除“孙政才恶劣影响和薄熙来、王立军流毒”。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