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4日,美国最高法院以7票对2票表决裁定,科罗拉多州一位糕点师有权以宗教信仰为由,拒绝为同性婚姻伴侣订制婚礼蛋糕。

2012年7月,科罗拉多州糕点师杰克‧菲利普斯拒绝为一对同性婚姻者订做婚礼使用的蛋糕,而被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Colorado Civil Rights Commission)判决违反了反歧视法。其后菲利普斯上诉到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但2016年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拒绝受理此案,糕点师最终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投票,以7票对2票裁定,菲利普斯有权基于个人宗教拒绝为同性伴侣提供服务;而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侵犯了菲利普斯的权利,即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论及宗教自由保障。

最高法院大法官肯乃迪(Anthony Kennedy)负责撰写的多数意见判决书中指出,由于菲利普斯宗教信仰的关系,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在处理这起案件的过程中对他的宗教信仰充满“敌意”。他称,在审议过程中对菲利浦斯宗教信仰“敌意”的表现,包含“将他真诚的宗教信仰,跟奴役制度与纳粹大屠杀相比较”,而这侵犯了菲利普斯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First Amendment)言论自由保障的权利。

这是川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打破政治正确、带领美国向传统价值观回归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长期以来,政治正确横行于美国社会,严重地侵蚀着人们的言论自由。许多简单的是非判断和尝试,竟然成为禁忌话题。科罗拉多民权委员会对糕点师的判决,就是这样。以捍卫自由和保障人权的招牌,在侵犯著糕点师的基本人权、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

因此,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可以看作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仅仅在几年之前的2015年,美国肯塔基州罗万县法院书记员吉姆‧戴维斯(Kim Davis)因为坚拒向同性伴侣颁发结婚证而被拘押,在被关5天后于9月8日获释。

戴维斯公开表示,根据基督信仰,同性恋是有罪的,如果她在同性婚姻的结婚证上签名,那么她自己也是犯罪。她说:“签发一个违反上帝对婚姻的定义的结婚证,在证书上面写上我的名字,这将违背我的良心。对我而言,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做一个进天堂还是下地狱的抉择。

“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同性恋的问题,而是关乎婚姻和上帝的大事,是信仰自由的问题。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肯塔基宪法和肯塔基宗教自由法案都保护这种自由。……我已经收到了死亡威胁的信件,那是我不认识的人发出的,我对他们毫无恨意。我是被选出来的职员,我会继续为本镇的居民服务,但是我不能违背我的良心。”

2015年6月26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5:4的表决结果做出裁决: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此后,同性恋者纷纷登记结婚。美国以基督教立国,虽然美国实行政教分离,但是,同性婚姻合法,还是给信奉基督教信仰的人们带来重大的冲击和震惊。

美国的现实走得更远。在政治正确下,即使人们不认同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想保持沉默已经越来越困难,在很多时候,政治正确逼迫人们做出背离信仰的表态和选择。这一点,印证了九评编辑部在大纪元网站发表的新书《魔鬼在统治我们的世界》中所述:

“政治正确”人为地给思想划定界限,“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武断地给人扣上“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同性恋恐惧者”、“伊斯兰恐惧者”的帽子,使本应该有自由研讨之风的大学成为禁锢思想的场所,使全社会噤若寒蝉,无法严肃讨论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课题。某些团体以“政治正确”为名,进一步挤压传统宗教的空间。更有甚者,很多国家就所谓“仇恨言论”立法,或者扩大原有的“仇恨言论”概念,用法律形式把对言论自由的限制固定下来,逼迫学校、媒体、互联网公司和个人就范。这是向共产党国家对言论严厉管制迈出的一大步。政治正确的实质是用变异的政治标准取代正的道德标准;它是魔鬼的思想警察。

川普总统上任之后,重拾美国立国之本,尊天敬神,带领美国全面向传统和对神的信仰回归。此次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将具有示范效应,标志着美国正在打破政治正确的禁忌,已经走在回归传统的路上。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