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6月18日讯】6月上旬,一则“重庆一社保局长被判刑”的消息引起关注。在中共官媒的报导中,可以看到这名社保局长是如何勾结医院,透支医保资金,让老百姓的“救命钱”,在权力庇护下,哗哗流向医院口袋。

重庆铜梁区社会保险局原局长刘天庚,近期因受贿罪被判刑。

落马前,刘天庚长期负责管理医疗保险等方面业务,手握医疗报销额度划分、医疗报销审核以及日常监管等大权。他与医院勾结,帮助多家医院套取医保资金。

据当地纪委工作人员介绍,医保资金被一些医院视为“摇钱树”。一些医疗机构并不是单纯办医为目的,而是以最大限度套取医保资金的方式,实现短平快盈利。比如,某民营医院2015年的医保报销金为321万元,占总营业额的53.1%,是医院收入的最主要来源。

陕西某药厂销售员邹先生:“很多医院,如果靠政府给它拨款,养活不了它。给病人看病的时候,政府规定了,每个月看病的金额,比如说不能超过三千块钱,但是有时候根据治疗的需要(医疗费)它超了,但是病人他又不愿掏那么多钱的话,这就有矛盾了。(医院)它只能缩减用药的比例,再者,想办法能套取,我说的‘挂床’这样子。”

“挂床住院”又称“假住院”。患者不在医院里住,或连续三天以上没有诊疗费费用就可称为挂床。医院从中可套取医保资金而“创收”。

既然医保报销金如此重要,自然引得一些医院通过虚报方式大肆套取。

曾举报当地街道卫生服务中心骗取医保资金的重庆市民王先生表示,他们当地主要有三种方法骗取医保。

重庆市民王先生:“今天只看1个病号,他可以写10个病号,这个医保卡的名字都在他们手上。他们每个月统计过后这个人次就报给医保局。医保局就按照审核过后,报财政报卫生,经由财政卫生两家审核过后的数字,就拨款。这是一个虚列门诊人次的问题。”

王先生表示,第二个方法是虚列住院。随便开一些处方,虚列住院人名,每个月报给医保局、卫生局、财政局。审核过后就可拨款。

王先生:“第三个,床位。本来按实际情况来讲,乡镇卫生院的床位张数,编制只有20张,他们虚列床位,列80张。这样子他就可以虚列住院人数。有了虚列床位就有住院人数,这样子他们就可以骗取医保。”

而从能否确定为医保定点合作医疗机构,到获取多少医保报销额度,再到顺利通过定点医疗的日常监管……涉及医疗保险资金的核算、管理和监督检查各个环节的权力,都集中在像刘天庚这样的社保局局长手中。

为了拉近关系,一些医院抓住各个节点积极送礼。收了钱的社保官员,除了在各种审批中“放水”,在日常监管中自然也“网开一面”。

就这样,医保资金被医院肆无忌惮地过度透支,老百姓的“救命钱”哗哗的流向医院口袋。

陕西某药厂销售员邹先生感叹,中国的养老保险、社保、医保被挪用,有亏空,多年前就已经传出来了。中国社会就像个酱缸,每个人都被污染著。

邹先生:“现在中国这个腐败问题已经不是上层腐败,是全民腐败。一个人但凡有点事,包括看个病,第一时间都想着,看看医院有没有熟人。挂号方便一下,或者找个好点的大夫,能认真看一下,或者能排个床位,就是一点小小的,完全可以公事公办的事情,也得想办法去找熟人送礼。中国这种体制这么多年,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变成这样子了。”

实际上,医院骗保的消息,这些年来也一直不断。

《北京日报》2011年还曾挂出“医院骗医保常用 四大招市民举报有奖”的“悬赏告示”。

但医院骗保的现象一直无法杜绝。

调查人员承认,刘天庚案暴露出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审批、监管中的制度缺失、监管缺位等问题。

采访/陈汉 编辑/王子琦 后制/李智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