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6月27日讯】17年前的一个冬日,36名来自15个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学员,走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六辆警车疾驰而至,大批警察从车内跳出,殴打和抓捕了他们,虽然抗议只进行了一分钟,但是却震惊了全世界。

世界各国媒体当时争相报导了天安门广场的这一画面:2001年11月20日下午2点,一群西方人犹如从天而降,从天安门广场四周走到一起来。

他们自动排成两行,静静地盘腿坐好,开始炼习法轮功静功,后面的人拉起了一面巨大的黄色横幅,上面写有中文汉字:“真、善、忍”。

汉字下相应的英文是:“Truth Compassion Tolerance”。这些西方人席地而坐,单手立掌胸前。周围的游客们被惊得目瞪口呆。

随后,刺耳的警车声,出动的警察,抢夺横幅,四路围攻。两个警察撕拉着西人,呐喊声音回荡著:“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美国知道!欧洲知道!法轮大法好……”

这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这是我一生中所见到过的最伟大、最庄严的场面”,参加者、加拿大法轮功学员乔•契普卡回忆时激动地说,“我看到的是,三十多个人在努力表达他们的心声。”

另一名参加者森图瑞安后来描述说,“不到一分钟,警车呼啸而至,迅速包围了我们,抗议的学员们被警察殴打、逮捕、强行拖走。”

虽然抗议只有一分钟,但是却震惊了世界。

这些被外界称为勇士的36位西方人,来自15个国家,互相之间并不全认识。使他们走到一起来的,就是一个简单的约定:“2001年11月20日下午2点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国旗南面打坐抗议,谁想去都可以。”

“我只认识几个人,”参加者拉米甚说,“我们真的不知道到时候会有多少学员来。我们到那儿以后,才开始找人。”

他说,“我们想让中国人民知道全世界都有人在炼法轮功,迫害是绝不能接受的。我们想让中国人民知道,世界各地的学员都出来援助了,我们还要告诉他们,中国的江政府在欺骗他们。”。

参加者琵丽尤•斯文森回忆说,“两、三辆白色的警车,他们(中共警察)把我们扔到警车里。我不配合,他们就揪我的头发,把我拖入警车。他们使用了暴力,还动手打了几个人。警车启动了,我打开车窗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其他人也跟着呼喊,一个警察扑过来,坐在了我背上,我站不起来,不能呼吸……”

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被押送到一个地方。在那里,琵丽尤悄悄致电斯德哥尔摩媒体。其他国家的西人法轮功学员也纷纷把情况通报了所在国。

国际媒体片刻炸开,瑞典电视台跟踪报导,每小时播报一次。瑞典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情况牵动了千万家,人们开始关注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琵丽尤说,“我们被关押在小小的隔离室,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要被关押多久?我要想办法。这是警察局,我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去找找看有没有中国法轮功学员。警察时刻跟着我,进厕所也不放过。走廊上,我看到了三个警察。”

“我们又被带到一家宾馆,这也是一种监狱。我们被提审,(警察)问我们怎么秘密来的中国?还做了这样一件事情?他们想知道情报。我们对警察的官员说,法轮功很好,你们不应该迫害法轮功。他拍著桌子,大喊:‘我知道!但是这是我的工作!’”

“一个男警察粗暴地抓住我的胳膊,推搡我下楼梯去地下室,我赶紧抓住栏杆以防摔倒,胳膊都被他抓青了。”德国柏林的法轮功学员玛丽昂(Marion)回忆说。

“那个地下室的房间大约1.5米宽,5至6米长。四周都是墙,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外人知道。”玛丽昂形容他们36人被非法关押的警察局地下室的房间。

晚上,他们又被带到车上,送到一个酒店。为了不让路上的行人看到他们,车两边靠窗户的地方坐满了警察,把西人法轮功学员夹在中间。

西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上访被冲到了风口浪尖。各国驻华领馆都在千方百计保护自己的人民安全,被关押的法轮功西人学员被所在国驻华官员陆续接走。

琵丽尤一行人被迅速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们被送上飞机,在哥本哈根转机,再飞回家。


2001年11月20日下午2时许,36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出写有“真善忍”的横幅,为法轮功进行和平请愿。(大纪元图片)

江泽民气急败坏急急打发36名西人离开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记述:这次西方人的天安门事件给江泽民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虽然不能与“四.二五”规模相比,但是15个国家的西方人到中共的心脏地抗议示威,这在中共的统治历史上绝无仅有。这可真是闹大了。

江一直打算把对法轮功的镇压推向世界,1999年的高峰会就亲自送诬陷小册子。“自焚”事件以后,江更是想借打“邪教”的幌子把法轮功在全世界搞臭。

但新闻自由的西方世界和一言堂的中国是两回事,参加天安门事件的西方人立即成为各国新闻的焦点人物。他们被采访时要说什么就不可能像“自焚”未遂者那样可以被中共当局轻松操控了。

这些人继续呆在中国,国际的焦点就在这里,时间一长,中国的百姓多少会有所听闻,倘若他们有心思考一下,就会使江的辛苦经营的“自焚”效应前功尽弃,甚至彻底翻船。

比如人们会问,政府说法轮功在国外也不受欢迎甚至被禁止,为什么这些西方人“大鼻子”可以炼法轮功?既然政府说法轮功“危害社会”、“危害人类”,难道西方社会就不怕“危害”他们的社会么?法轮功为什么对其他不同种族和文化的人也有吸引力?

江越想越害怕,于是赶紧打发这些西方人走,一天都不能多呆。当年“四.二五”事件法轮功显示出的高度自律,被江揪住不放硬说成有精密组织计划,这次这些普通的西方人天安门赴约的壮举让国家安全局完全傻眼,同“四.二五”一样没有丝毫的事前情报。可是江这次再也无心追究了。

仅经过20多个小时的连夜盘问,这些人就被遣返,宣布5年不许来中国。中共当局发了一条极其低调的报导,说有少数几个西方人在天安门“闹事”,已被及时遣返处理。

这次江的担心倒不是没有根据。围绕这些西方人的举动为新闻焦点,西方世界掀起一轮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大量采访报导,打碎了江泽民想在全球搞臭法轮功的美梦。

不仅如此,这次西人天安门事件点燃了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的关注。畏慑于此,江决定把镇压法轮功的声势从明处逐渐转为暗处,表面的报导逐渐减弱,可是背地里的残酷迫害却是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全面转入地下。

这次西人天安门抗议留下一张经典之照,来自加拿大的法轮功学员乔.契普卡用一架隐藏式的照相机拍下了这一时刻,之后他设法离开现场,这是他们打起横幅之后在警察到来之前的一张集体合影。

当时参与请愿的另一位西人学员约翰.纳尼亚事后说:“这张照片很有意思。我很惊讶地听到一位翻译告诉我,在照片中心,在我们这个由36个出生和居住于不同国家的弟子组成的团体背后,在我们的“真善忍”的旗帜后面,有一条标语写在天安门东面。标语上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这绝非偶然。”

确实决非偶然,许多人都感到全世界人民团结一致起来反对这场迫害的这一天其实并不遥远,甚至已经在进行之中。


目前全球31个国家、超过260万民众都挺身而出,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举报江泽民。(大纪元图片)

全球超过260万民众举报江泽民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团体的残酷迫害。在江泽民的直接命令下,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迫害政策,迫害手段集古今邪恶之大全,甚至出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称为是“这个星球上从未出现的邪恶”。

迫害中,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残忍难以名状。如:电击、烙烫、吊挂、坐老虎凳、灌辣椒水、指甲里插竹签、强奸、打毒针、活体摘除器官等等。各种酷刑多达数十种。

《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论述:“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利用共产党固有的邪恶,在中国搞了这场针对修炼‘真善忍’的民众的血腥迫害,对社会上这股向善的、对国家社会最有益无害的力量发起征讨。这场迫害不仅把国家和人民拖入一场罪恶和灾难,也最后从根本上打倒了共产党自己。”

“江泽民在1999年镇压法轮功之初,曾打算‘三个月’解决法轮功。但是中共低估了法轮功的力量,低估了传统和信仰的力量。”

自古邪不压正,邪恶无法从人们的心中“铲除”善良。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核心的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是造福国民和全人类的。如今19年过去了,法轮功已洪传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39种语言在全世界发行,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迄今已获得各界褒奖、支持议案等三千多项。

而江泽民等人已被30多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国际法庭。当前中国境内,也有20多万学员及家属向中共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

目前全球31个国家、超过260万民众都挺身而出,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举报江泽民。而中共江泽民集团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也在国际上受到强烈谴责。

19年来,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地讲真相,使法轮功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与世界人民看清了迫害的真相与中共的邪恶,江泽民集团试图继续掩盖真相的阴谋破产。

(责任编辑:古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