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烈交锋的美中贸易战,何时能停火,成为当前各界关注的焦点。

美国总统川普4日在推特发文表示,“过去4个月来,中国股市下挫了27%,他们正在和我们商谈。”

若美中双方确实再次接触商谈,则恰好验证笔者此前所析,虽然中方推出600亿美元回击,但美中双方再次协商的概率将回温。

不过,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又发出挑衅言语,称川普是“21世纪街头霸王”、中方“绝不会接受讹诈”。其它官媒也同步发出报导,吹捧中国的经济前景平稳看好。

觉得有点雾里看花吗?

事实上,近日官媒言论的对外高调强硬、对内吹捧造势,很可能与中共正举行的北戴河会议有关,当局需要更多的舆论宣传来营造利好,在党内及国内稳住阵脚,并不让人意外。

不过,倘若中共执意与美国僵持对立下去,贸易交火时间一再拉长,则很可能引爆中国六大风险,损害十多亿中国人民的生活与权益。

一、人民币与资产贬值 资金外逃
这是最显而易见、已经发生的“现在进行时”。

受到美国经济强劲及美元强势,以及中共疑似放贬人民币以抵销贸易关税的影响,过去3个月来,人民币汇率已经重贬8%,而且未来仍持续看贬。

许多外国资金与外国企业,担忧贸易战造成中国经济重挫、影响未来投资与运营收益,相继将资金转出中国,进行避险投资。这不但造成中国外汇储备减少,也进一步扩深人民币贬值的下行空间。

“货币贬值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资金离开中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3日接受CNBC专访指出,“如果持续下去,真的会让中国经济受创。”

不仅外国资金持续撤离避险,中国境内资金也焦躁不安,纷纷设法转移海外。

为了防堵资金外逃,中共日前宣布加强管制外汇流出,但近日仍传出有人携藏大批金条闯关越境,还有不少公司加速前往香港或美国股市上市,让股东得以直接在境外将资金套现。国内资金忧惧之况,可见一斑。

此外,近期来,各地P2P平台与影子银行频传爆雷,不排除其中有人预见资产将大幅贬值,恶意提前卷款,潜逃海外,无异是对中国百姓趁火打劫。

二、物价上涨 民众生活压力大
涨价,将是全国民众最深切有感的贸易战风险。

中共对美国商品加征高额关税,国内的美国商品价格必然上扬;人民币大幅贬值,也造成外国商品相对涨价,抬高了中国人购买其它外国商品的成本,还将进一步推升国内的通货膨胀。

不仅商品涨价,食品也涨价。

中共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日前坦言,受到大豆价格上涨影响,从下半年起,以大豆为原料的豆粕饲料将涨价,连带推动猪肉、鸡蛋等食品价格上涨。

钞票贬值,百货齐涨,民众的生活压力无疑将逐渐升高。

三、运营成本增加、销售下滑 企业外移或关闭
美中互征高关税,首当其冲击的是以美国为主要市场的中国制造业与出口贸易。

根据业界人士透露,不少高营收的制造业或代工业者,已经陆续将产能移往东南亚或印度、印度尼西亚的生产线,或准备到美国投资生产;较小规模的业者,有人准备外移,有人观望贸易战何时落幕,有人仍在苦思下一步。

可以预见的是,高额关税势必减少中国工厂的美国订单数量,加上国内消费市场不足以消化中国企业的庞大产能,必然导致企业营收、销售下滑。长此以往,不但影响运营生计,还加重企业的债务负担。

尽管目前中共央行增加市场资金流动性,但除了国企与地方政府之外,一般民企想要融资依然困难,融资成本亦偏高。况且,目前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特别是与印度、东南亚国家相比已经失去竞争力,令中国制造业雪上加霜。

因此,若贸易战长期对峙,不少民企很可能出现经营困难,最终不得不选择外移或倒闭,并进一步冲击实体经济。

四、失业增加 消费疲软 经济下滑
失业,是另一个让政府与民间强烈有感的重大风险。

当企业、公司相继外移或出现倒闭潮,失业问题将接踵而至,许多制造业劳工被迫失业,失去收入,对日常生活造成冲击。而民众购买力下滑,消费意愿转趋保守,也必定冲击消费经济。

特别是目前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仍未成功,加上企业实体经济萎缩、出口贸易下降等因素,中国经济很可能会出现进一步下滑。

再者,今年中国前两季度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为6.8%、6.7%,已经出现下行放缓迹象,未来是否还能承受贸易战带来的经济衰退压力?恐怕不容乐观。

五、房贷难偿还 房市泡沫恐破裂
中国人爱买房,固然有“成家立业”、“安居乐业”等传统观念的影响,但近年来,促使中国各地民众狂热买房的主因之一,与中共为了刺激经济发展,长期超发货币政策有关。

根据中共央行数据,1990年的中国广义货币(M2)余额为1.53万亿元,2017年激增为167.68万亿元,足足增长108.6倍。但同时期的中国GDP,却从1.89万亿元,增至82.7万亿元,增长仅42.8倍。

货币发行量的增幅,远远超过经济活动总量的增幅。超量的货币加速了通货膨胀,人民的财富持续萎缩贬值,民众担忧资产不断缩水,不得不设法投资,让资产保值,也促成中国的买房热潮长年不衰,房市泡沫越吹越大。

而地方政府为了创造经济GDP、增加收入,甚或官商勾结,许多政府相继介入炒房,透过“土地饥渴”或其它政策工具,助长房价快速飞涨;加上学区和学位政策,众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也不得不投入买房,为房价带来推升助力。

人民蜂拥购屋买房,但薪资上涨速度远跟不上房价飙涨速度,许多家庭已经背负沉重房贷压力。

倘若贸易战导致企业外移或倒闭带来的失业潮扩大,将连带衍生大量房贷违约、楼房抛售或司法拍卖(特别是中产阶层家庭),不但可能戳破酝蓄多年的房市泡沫,也将为金融体系带来巨大坏帐。

近日秦皇岛、黑龙江等地出现上百家地产开发商被列入失信黑名单,厦门二手房跌价20%,已为中国房市发出初步警讯。

六、加重债务风暴 金融体系陷危机
巨额债务,是这两年中国最吸引国际媒体瞩目的“亮点”。

彭博社(Bloomberg)分析指出,2008年中国国内债务金额占GDP比率为141%;但到了2017年中,债务占GDP比率已经飙升到256%。其中多数来自企业债务,占GDP比率达163%。

贸易战若进入长期对峙,不但将因为民众无力还贷而衍生大量银行坏帐,国企、民企也将因为无力偿还银行贷款而酿成巨额坏帐。金融体系将面临严峻的风险考验。

同时,近期各地陆续传出地方政府无力偿还银行贷款,公务员或教师遭到欠薪、拖薪;加上影子银行倒闭或卷款潜逃(包括P2P融资平台爆雷)等案例在各地频发,一场巨大的债务风暴俨然兵临城下,金融系统性危机近在咫尺。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当局为了防范金融体系爆发危机,大力推动“去杠杆化”,减少市场资金流动性;但如今为了应对贸易战、稳定经济增长,再对市场释出大量资金,这会不会回过来加深债务风险,值得观察。

中共政治操控经济 酿成诸多风险
追根究底,这六大风险与贸易战的起因,都与中共的“党国资本主义”、“政治操控经济”有关。

中共不允许人民拥有自由市场,采取计划经济,结果一败涂地。后来为了维持政权,中共部分开放市场,对外号称市场经济,但背后却仍对市场上下其手,经常进行不公平、不道德的干预,目的是利用庞大的中国劳动力与市场为手段,达成中共想要的政策目标,从中攫取经济利益与繁荣表象,维持中共权贵阶层的垄断统治。

在国内食髓知味的中共,在国外也同样采取不公平的贸易手段、不诚信的言行向国际社会骗取好处,并且窃取知识产权与技术来发展经济,造就中国的高速经济增长。

如今,川普要求中共放弃过去种种不道德手段,回归公平的、互惠的经贸交易。即便中共坚不放弃,未来也很可能得为过去的种种不道德行径,付出更高昂的代价,甚至最终触发政权危机。

毕竟,做过什么都得还,是天理。

只是,许多无辜百姓,恐将再次遭中共牵连而受害。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