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贪官自焚抗议对当局的警示

据中共官媒报导,2018年8月10日15时许,一男子在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在自己身上浇上汽油将自己自焚,以示抗议。经查,该男子系周仲明,现年66岁,从1991年3月起任四川省洪雅县副县长,1993年1月起任该县县长。2001年,周仲明因贪污、滥用职权罪被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0年。有知情人称,周仲明刑满释放后,因无体制保障,生活困难,周看到自己昔日的同僚仍边腐边升,所以不平衡的心理导致了周在法院门口自焚叫屈的极端行为。

现在中国的自焚抗议群体已从普遍民众、拆迁户、西藏喇嘛扩大到落马贪官,这一深刻的变化说明中共邪党的政策越来越不得人心,甚至是不得“官心”。一直以来,中共官员作为中共独裁统治中国最为有力的工具,享有诸多的特权,它们拥有免费医疗,拥有保健医生,拥有特供食品,拥有专车与警卫……然而随着中共党内权斗的加剧,很多权斗失败的官员都被对手以贪腐之名拿下入狱。曾经作为特权利益享有者的贪官在没有了中共邪党的庇护,生活过得穷愁潦倒。它们看着昔日边腐边升的同僚,嫉妒心骤起,自觉不公,愤怒之情溢于言表。这种中国特色的“官愤”现象深刻说明了——选择性反腐不仅不能赢得民心,而且还引发了“官愤”,把反腐者自己推入了最危险的位置。

2018年02月17日,继爆料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多次为换肾杀人取器官,并且制造2014年的马航失踪事件之后,身在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再次公开爆料,江泽民家族控制的“盗国”资产高达5,000亿美金,其内幕“骇人听闻”,并呼吁北京当局对江泽民家族的巨额贪腐行为进行严肃查处。不仅如此,由于江泽民涉嫌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法轮功学员也长期在国际上公开呼吁北京当局法办江泽民。令人遗憾的是,法办江泽民这一基本诉求至今仍无任何进展。

法办中国第一巨贪江泽民这件事会不了了之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据披露,江泽民家族不仅涉嫌巨额贪腐,还涉嫌活摘中国人的器官,更重要的是江泽民还出卖了中国14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给俄国人。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中国执政者都无法回避江泽民给中国造成的巨大损失和灾难。而且,随着中国人出国日益频繁和突破网路封锁技术广泛传播,很多中国人和中共中低层官员对江泽民家族及其它中共高官家族的贪腐行为心知肚明,这一点决定了北京当局“抓小贪放大贪”的选择性反腐行为不会成功,相反这种行为会引发民愤与官愤,把自己摆在最危险的境地。

就反腐而言,当局通过前五年的大力反腐,虽把100多万贪官塞进监狱,但这并没有遏制中共官场继续腐败的势头,也没能通过抓捕腐败总教练江泽民来赢得民心。对普通中国人而言,当局的反腐民众并没有任何“获得感”,而且由于中共贪腐官员为抵制反腐的故意不作为,使得中国人的幸福感、获得感更低了。对中共官员而言,这场反腐被它们视为不折不扣的权力斗争,成为了执政者快速集权的手段,这不仅不能解决腐败的问题,而且带来深远的负面影响,让很多官员树立了“权斗没有第二名”的思想,这将导致今后中共权斗更残酷、更激烈。

尤其是在当下,中美贸易战正酣,中共目前在国际社会上四处碰壁,诸事不顺,很多中共官员都坐等当局出大事,把责任都推向当局,进而好置当局于死地。8月9日,邓聿文在BBC发表文章称,从长周期看,今年将成为中国的转捩点,面临内外交困的严重挑战,社会巨变正以“清水煮青蛙”式进行,而中共各级政府对此集体出现体制性麻木。他指出,中国已在巨变前夜,比如不久前假疫苗事件让中国人对当局的信任降到冰点,当不分立场的民众齐声指责当局、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不再有时,这对当局来说就很可怕,也很危险。腐败已把当局逼到了中国人的对立面。

邓聿文还指出:“没有公民社会,没有媒体监督,没有民众和行业自治,没有法律,党包办一切,无人负责和作为,只依赖领导意志,中国(中共)的体制性和系统性腐烂在疫苗面前显露无遗。”这一问题真值得当今执政者深思。在中共邪恶体制下,无论怎样反腐都无法肃清贪腐挽救民心,反而会使得自己陷入越反腐越危险的境地。目前中国的舆情一个接一个,风暴愈演愈烈,敏感事件越来越多。失望、愤怒、焦虑、不安,一次次席卷著中国人,一场惊天动地的大变革正在席卷中国,留给北京当局选择未来的路真的不多了,要么名垂千古,要么遗臭万年。

现在中共贪官不顾廉耻在中共法院门口自焚抗议,这无疑是对中共邪恶体制最无情的嘲讽,这目前预示著“抓小放大”的反腐模式到头来无益于事,它只会引发更多贪腐官员的抗议与不满,只会引发更多的中国人对反腐的绝望。当反腐不仅没能遏制腐败,而且还引发了集体官愤的时候,这样的邪恶政权注定了无药可救。所以贪官自焚抗议,证明了目前反腐模式没有出路,北京当局亦宜自谋,早日法办江泽民,解体中共邪党,以挽救失去的民心,同时也救自己及家人于万险之中!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