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10月09日讯】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之一,也是在八字批命中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尤其是男女如何合婚?合婚真的是有可能的吗?

古人如何合婚

先从古人如何合婚说起:古人合婚,先合八字。一般的原则是:男家择妇,看其八字中夫、子二星,盖夫兴与子益,其福必优也。但在当今的社会中,许多妇女都要出外工作,有的甚至有自己的事业和地位(女总统也出现了几个),所以不必像古代那样完全依靠丈夫和儿子,在这点上,时代不同了,也不必太执著。当然了,女命中如果夫子两星皆优,也是最好不过,说到底,女命还是以家庭生活和谐美满为第一要义。即使你是女强人,女能人,事业、钱财、名气再旺再高,但家庭生活不美满,终为憾事。

而女家择夫,看其八字中贵得中和之气,盖不偏不倚,其寿必长也。这点就真的比较重要,我就有一位熟人,凭介绍而结婚,男命为财多身弱,也就是说不得中和之气,后来在中年五十岁时,因大运,流年都不利,得肝癌而亡,作为女方,要撑起一头家,艰难可知。

上面是从男女双方本人的八字来看,此外,还得斟酌综观男女八字双方五行的克冲、制化、损益、行运等种种复杂关系。

例如男命比肩、劫财重者,要择女命八字中伤官、食神重者配之。女命伤官、食神重者,要择比肩、劫财重者配之。为何这样说呢?

因男命比肩、劫财重,是指与自己日主的五行相同的星多,八字中,以正财代表妻星,而比肩、劫财星是能克制正财星(妻星)的,比肩、劫财星多,也就是表示克制妻星的机会多,就是常人所说的克妻的意思。而女命伤官、食神星是克制官星的,官星在八字中代表丈夫,所以伤官、食神星多就表示克制丈夫的机会多,也就是常人说的克夫的意思。简言之,一个克妻的命,配上一个克夫的命,等于铁扫帚扫铁地板,有如数学上的负负得正,反而两不相克,相安无事了。这是遇到一些有可能克妻或克夫的八字的合婚方法。但这种八字毕竟是少数。

现代人如何合婚?双方八字得喜用神为上

大多数的八字合婚又是如何看呢?这就要求得双方八字的五行得中和之气了。如何去求?例如:男命木盛宜金者,喜择刚金之女命补之,若得土生金者亦佳,得火者较次,得水木者则不可取。女命金刚喜火者,得男命烈火助之为尽美,得木生火者亦佳,得水者较次,得金土者则为不取。

用白话来讲,如果男命八字中木太多,喜金来克制以求中和(八字以中和为贵)。刚好碰上女命中金过多而喜木为用的,这样女命中多余的金,就去帮男命去制木。男命中多余的木,就拿去帮女命以补她命中木的不足,这样双方就能补偏救弊,琴瑟和谐。

退一步来讲,如果女命中不是金多,而是土多或火多,亦为可用。因土能生金,火能泄木气,都有助男命达成中和。反之,所配的女命中也是木多或水多,因水能生木,这样两者的命就不能互补,这就不可取了。其余的命皆可类推。

如果双方的八字真能做到阴阳五行之气的互助互补,夫妻位分别都是喜用神,那就是上乘姻缘,天作之合了。

但人们常听说一句话:人算不如天算,天不从人愿。上面的男女合婚原则只是属于人算,上天的意属如何,世人是无法预知的,所从就涉及到缘分这个问题了。婚姻是最讲求缘分的,现实生活中也提供了许多这样的例子:两个人明明很相爱,也很合得来,但最终还是不能成婚姻,就是没有这个缘。有的人明知不喜欢,也不想成事,却莫名其妙地结合了,也是这个缘,事实上就是天意了。

所以从这点上看来,男女合婚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看有没有这个缘,即使双方八字很合,感情也很好,但没有缘,最终也不会成。因为注定这个人由于前世,前多世的业力关系,今世的婚姻是要来还债的,所以好的八字的婚姻就会谈不成,最后千找万找,最终找到的是来讨债的八字,就很容易谈成了。

反之,一个人前世积了阴德,例如救了或帮助了一个人的大忙,这人发誓身后要报答他(她),那么这个人的婚姻不用怎样费力去找,自会遇到一个好的配偶,对他(她)帮助很大。因为她(他)是来报恩的。可见,我们人世间的男女合婚,只是尽人事,而最后仍须看天意如何了。

情投意合 无缘终破局

下面举一例,可见婚姻是前定的,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而转移,合婚的事情也可作如此看。

唐朝时,有一读书人叫武殷,邺郡人,想要娶同郡的郑氏作妻子。郑氏是他姨母的女儿,长得异常美丽,并且知情达理,武殷对她非常爱慕。她也愿意嫁给武殷,武殷向她求婚,两家订了婚约。由于知心朋友的推荐,武殷准备考取进士的功名,预计需要三年的时间,姨母同意了。

武殷走到洛阳,听说勾龙生很会给人看相算命,并喜欢喝酒,便带了好酒去拜访。勾龙生非常高兴,与他谈到深夜。

勾龙生对他说:“你的官运和寿命都很好,然而结婚很晚,快到七十岁的时候有一点小的灾难。”

武殷说:“我现在考虑的不是那么远的事情,请你说一说近期的事。”

勾龙生说:“你要知道近期的事,莫非是指功名和婚姻吗?”

武殷说:“对。”

勾龙生说:“从现在三年之内,你必然取得功名,但如果说婚姻,却没有先兆。”

武殷说:“我有婚约,怎么能说没有先兆?”

勾龙生笑着说:“你要娶的是郑氏吗?”

武殷说:“对。”

勾龙生说:“她不是你的妻子,你应该娶韦氏。两年后她才出生,出生以后十七年你才能娶她。那时你已经当官,娶韦氏不到一年她就会死去。”

武殷对勾龙生的话感到很惊异,又问郑氏的丈夫是谁。勾龙生说:“就是你们同郡的郭子元,郭子元结婚五年就会死去。郑氏将要嫁给他的前一天,你会梦到她的。”

武殷连续参加两年科举考试都没有被录取,这时有个非常有钱的人叫郭绍,他听说郑氏长得美丽,便送重礼到她家求婚。郑氏的母亲召集家里的人商量说:“女儿已经长大了,武殷还没有功名,我老了,但又想看到女儿结婚,现在郭绍前来求婚,我打算将女儿嫁给他,你们认为怎么样?”大家说:“就按您的意思办。”

郑氏知道以后非常气愤,整天哭泣,四次想要剪掉头发出家当尼姑。她在将要出嫁的头一天晚上,忽然得病昏迷,似乎无法救治了。

这时武殷正在京城,这天晚上他梦到一个女子哭着要对他说什么,他仔细一看是郑氏,吃惊地问她有什么事?过了一会郑氏说:“我爱慕公子的学识品德,也知道公子对我的情义,并且已经与公子订下婚约,可是不幸被长辈逼迫,就要嫁给别人了,终身的遗憾,无法表达!”说完,两人相对着哭泣。

武殷醒了以后非常悲伤,又感到这事很奇怪,便派人回去打探消息加以验证。结果郑氏确实已经嫁人,武殷问了郑氏的丈夫叫什么名字,得知叫郭绍。过了几天,武殷想起勾龙生的话,觉得他说得很准,可是又觉得郑氏丈夫的名字和勾龙生说的不一样。等到唐肃宗当上太子,因为他的名字也是一个“绍”字,郭绍只好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子元”。

武殷第二年考中进士。又过了两年,郭子元死了。以后的十多年里,武殷的官越升越大,但多次想要结婚,都没有成功。后来他从尚书郎被贬官到韶阳,郡守韦安贞要将女儿嫁给他。他想起勾龙生的话,恳切地想要推辞,但没能推辞掉,结婚几个月以后,妻子韦氏就死了。这些事以及以后发生的事都准确地验证了勾龙生所说的话。(资料来源:《前定录》)

──转自《大纪元》有删节

(责任编辑:张信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