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当地时间2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出席了2019年“全国祈祷早餐会”并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如此说道:“我们的人民爱我们的国家,也珍惜他们的信仰。”“自建国以来,我们迈出了许多最宏伟的步伐……都是有信仰的领导者带领着我们,并且所有事情都始于祈祷。”“为了确保有信仰的人能够永远为我们的社会做出贡献,我的政府已采取维护宗教自由的历史性行动。”“我的政府同时也在反对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宗教迫害,包括对少数宗教群体、基督徒和犹太社区的迫害。”

虽然川普总统上任迄今,一再提及对上帝的信仰以及信仰对美国的重要性,但此次亲口明确提出“反对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宗教迫害”应该是首次,而作为当今世界上对宗教迫害最为严重的中共政权,无疑是川普政府的首要目标。事实上,在过去的两年中,川普政府已采取了诸多行动来表明自己的这一态度。2018年5月29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了2017年度《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国再次被列为“特别关注国”。报告中亦关注了法轮功、基督教等信仰团体受迫害的情况。同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促进宗教自由,是川普政府的优先事项”,“美国不会对侵犯国际宗教自由问题袖手旁观”。

2018年7月24日至26日,美国首次举行部长级会议,在全球范围内推进全球宗教自由。这次会议还发布了针对中共的特别声明,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维吾尔藏传佛教徒等宗教少数群体。在这次会议期间,川普政府亦提出几项具体的行动计划,包括:创建“应对群体灭绝及援助受害者计划”;与其它国家共同成立“国际宗教自由基金”,协助遭受迫害的信仰人士;宣布宗教自由会议为年度会议等。在会议的最后一天,蓬佩奥还发布了历史性的《波托马克宣言》和《波托马克行动计划》,敦促世界各国政府把宗教自由作为优先政策。

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就美中关系发表的演讲中,直接点出中国依然没有宗教自由,“中国的基督徒、佛教徒和穆斯林正在经受新一波迫害浪潮的冲击”。

2018年10月12日,包括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查克‧葛雷斯利在内的18位参议员发起的决议案中,参议员们在谴责中共打压新疆、基督教、天主教、法轮功、藏传佛教等宗教团体、敦促停止迫害后,敦促川普总统运用《1998年国际宗教自由法》、《弗兰克‧沃尔夫国际宗教自由法》和《全球马格尼茨基法案》所赋予总统的权力,采取适当行动,推动中国宗教少数群体的宗教自由。葛雷斯利还在美国《政治杂志》上发表文章,批评中国严重侵犯宗教少数群体的人权,称“为宗教自由而战应是美中关系的核心部分”。

2017年4月26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发布2017年度最新报告,中国被列入宗教自由侵犯的特别关注国,法轮功问题,包括法轮功学员被强摘器官被提及。

而川普总统最新的演讲,毫无疑问传递的是新一届美国政府对宗教问题的关注,已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换言之,以信仰为立国之本的美国,在众多内阁成员为虔诚信徒的川普政府带领下,正在走回先贤们所指定的道路,那就是“美国人民尤应向掌管人间事务的无形之手表示谢忱和虔敬”,“美国必须在宗教自由、自由和保护上展现强大的国际领导力”,如果“在承担上帝使命方面有任何差错,上帝都不会再帮助我们,我们也会成为世人的笑柄”。

没有人否认,当今世界,中共对法轮功、基督教、新疆维族人、佛教等的迫害,尤其是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已是人神共愤。然而,迫害十多年来,美国等西方政府在中共经济利益的诱惑下,自觉不自觉地漠视这滔天罪恶乃至成为帮凶,将道德良知踩在脚下,极少公开予以谴责,即便偶有提及,也多是在私下进行或力度不够,世界也因此受到其戕害,导致中共对西方的渗透和干预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川普就任总统后,认识到了中共对世界的危害,重新调整了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共视为头号敌人。除了在贸易等问题上对中共采取了极限施压外,也毫不避讳宗教、人权问题,有计划地推行一系列措施。近日川普的演讲更是在对北京释放一个信号,即包括法轮功问题、特别是强摘器官问题在内的迫害情况,美国与北京正式在政府层面公开交涉并不遥远。这让已因贸易战而发愁的中南海高层愁上加愁。

有意思的是,川普还在1月31日和2月5日及2月8日三度在脸书上转发英文大纪元的三篇文章,并引述文章中的一段话。这除了证实此前川普经常看英文大纪元、并信任大纪元的说法确凿无疑,而且川普的举动,也在向北京高层、广大中国人乃至美国主流社会传递极为清晰的信息。因为大纪元的背景、宗旨以及其坚定“反共”的立场,应该说已经是广为人知。而一直视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等独立媒体为眼中钉的中共,心里应该是哇凉哇凉的。

至于中南海怎么选择,结局如何,上天已经一再慈悲地告知。利用川普政府贸易战、反宗教迫害的契机,顺应天意、民心,结束迫害,这是北京当局走向世界,真正被世界接受的唯一道路。否则后悔也没有机会了。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