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贸易战阴影下 美中贸易逆差为何创新高?

【新唐人2019年03月12日讯】【热点互动】(1884)贸易战阴影下 美中贸易逆差为何创新高?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3月11日,星期一。

美中贸易战已持续大半年,不过,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中贸易逆差创新高,达到前所未有的4,190亿美元。而另一方面,中国2月出口总额较去年同期下跌20%。如何解读这些看似矛盾的经济数据,贸易战是否无助于降低美中贸易逆差,中国出口大幅下跌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危机?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谈一谈这些经济数据背后所表示的问题。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还有一位是特约评论员秦鹏先生,二位好!

杰森、秦鹏:您好、观众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今天这个话题,欢迎观众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发手机短讯,也可以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节目直播和我们文字互动。

我想先请杰森谈一谈贸易差的问题,看到上周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美国2018年全年的贸易逆差总的来说增长12%,特别是跟中国的贸易逆差创下历史纪录4,190亿美元。你怎么解读这些数据,为什么在贸易战的情况下贸易逆差不减反而增加呢?

杰森:基本概念是这样的,国际贸易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货物,一部分是服务。美国去年在货物方面全球贸易赤字8,900亿美元,其中40%皆来自中国,将近一半来自中国,四千多亿,两个数字都是惊人的高。这就落到你刚才的问题上,川普一直说要解决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不惜贸易战等,怎么一年下来贸易赤字反而增加了?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美国在什么时候买国际的东西买得最多呢?美国经济很旺盛的时候。你看2008年、2009年,当时美国经济衰退,美国的进口量是直线下降。美国因为历史上的原因,制造业大量外移,美国制造业其实不是很多,当美国人一旦开始买东西他买的全是外国东西。

主持人:就是货物。

杰森:货物这方面几乎买的全都是外国的东西。而中国又是全球制造业工厂,美国买东西当然大量都是从中国买来,这是一个问题。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本身有贸易战阴影,这个阴影也不是白阴影的,毕竟它当时提到有2,000亿美元的中国货物,大概3月1日应该税收,关税从10%变成25%,那么很多美国的进口商、中国的出口商都在抢出口。抢出口是什么概念呢?赶在二三月份之前赶快把货运出去,那么12月份整个2018年全年都在抢出口。所以很多2018年的数据是超卖2019年的。

主持人:所以你的意思它在货物囤积。

杰森:在囤积,是有这样的因素。从这一点来说,因为美国经济很旺盛、因为贸易战抢出口等方方面面因素,最后促成在2018年全年出现比较高的数据。

主持人:秦鹏先生,想问你一下,刚才杰森谈到是有不同的原因,确实贸易逆差并没有减少。我们看到大陆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微博的解读,数据显示,美国用贸易战的方式追求贸易平衡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并且说,因为美国的贸易失衡是自身经济结构的问题。我想请问您怎么看它这样的解读:美国打贸易战没用;另外它说,美国的贸易失衡是自身经济结构问题。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道理呢?

秦鹏:就刚才杰森博士的话我再作一点补充。在过去的2018年,中美贸易逆差突然扩大到11.7%,大概12%,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减少进口。在美国只是用关税手段,而在中国是直接下令比如取消进口美国猪肉,却带来了非洲猪瘟,我们都知道;然后它下令停止进口美国大豆、美国能源,以行政减少进口的方式,扩大了逆差的问题。

另外,去年,中国政府还做了一些有利出口的操作,第一,全年汇率浮动,有8%的比例;还有在出口退税上作了一些改变,这些利好因素加起来,只是增加了不到12%,2017年实际上是9.3%;刚才杰森博士谈到还有抢出口的因素,这种情况下只是增加了2%左右,不是很大。

这是我首先觉得需要跟刚才《人民日报》的评论、解读作对应。另外它讲,贸易逆差的扩大跟美国经济结构性有关系。这是对的,是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根本上的问题;根本上的问题还有中国这方面的因素,中国结构性的因素。比如我们讲关税,中国的汽车出口到美国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税,可是美国汽车出口到中国,我们知道直接的关税是25%,当然后来降到15%,打贸易战又打回40%。

这只是一部分,还有消费税,还有我们说的非关税壁垒,还有其它一些结构性市场操作因素包括政府补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川普不仅仅是要求贸易平衡,更关键的是他希望有结构性改革。我觉得我们需要把问题澄清一下。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结构性主要在中国!请您补充,杰森。

杰森:它这种说法稍有一点无赖。是,是结构性的问题。刚才我也谈到美国制造业都外移了,美国人买东西全买国外的。为什么美国制造业外移呢?中国使了很多的办法使制造业外移,比如早期、十几年前,中共不顾环境、廉价的劳动力还有中国税务上的便利,把很多国际制造业从美国或世界各地吸引到中国,同时从技术上、从国家的层面上帮着窃取技术,它叫做“弯道超车”。所有这些过程中造成美国制造业不断地向中国移动,此时此刻形成的现实是美国没有制造业,它把这叫做“美国的结构性问题”。

就好像是两个人在比赛的过程中,你这边使黑拐把人家的腿打伤,同时不断在地上挖坑,人家掉下去又爬出来,最后别人甩到了后头,然后你说:你看你,就这么糟糕,你还说要跟我谈判。人家谈判的目的就是“你别给我挖坑,你别把我腿打断”,就是这个目的。谈判的目的为了解决结构性问题,而它却拿目前短暂的结构性问题造成的贸易逆差增大来说事儿。在我看来,说轻一点是不道德,说重一点就是耍流氓。

主持人:我们谈谈您说的“短暂的贸易逆差增大”到底有多短暂?我确实看到大家的一些反馈:你看你贸易战打了半天,你贸易逆差还增加了。这就说明你打贸易战并不能解决贸易失衡的问题,或者说,对中国经济没有影响吧。您怎么看?

杰森:通常任何一项政策都不是短期效应,特别是国际贸易政策。当时形成北美自贸区协议的时候,没有人立刻在当年、第二年感觉到任何墨西哥对美国工作的威胁,但是随后几年,逐渐美国这边的工人跑到墨西哥去,训练好工人以后直接把这边的工厂关了搬到墨西哥。这种事大量发生,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上来以后,咬牙切齿第一个解决的就是北美自由贸易区的问题,因为他觉得美国的损失很大。

而目前来看,中美只是在贸易战的阶段,连贸易协议都没签;就是签了协议,对于中美贸易结构性失衡的问题也是逐渐解决,而且也要看中国政府执行的过程,好像八字还没一撇的情况下,他就开始说整个是不起作用。所有现在出现的问题只是紧迫性程度更重。

主持人:秦鹏,我想问一下。谈到这,我们确实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刚才我在开头谈到,2月份中国的出口突然一下子又下跌了这么多,我不知道所谓的“屯积效应”是不是已经开始慢慢减弱,因为2月份比去年同期下降20%,大大超过了很多人的预期,这个数据我想我们现在来解读一下,您觉得主要原因是什么呢?

秦鹏:2月份下降这么大其实是有几个原因的我看。第一个原因,我们叫做“中国新年效应”,在中国新年的一周前,所有的出口企业会加紧出口。今年,在时间上来讲,实际上好多出口提前到1月份去了,申万宏源有特算大概是7%左右。因为1月份的出口增长是9.3%,按美元计价,扣除7%,实际增长只有2%多一点,这是一个因素。整个出口来讲,2月份下降这么大,毫无疑问是囤货效应减弱了,不可能永远都在囤货。

另外一个原因,很可能原来很多美国的进口商比如像沃尔玛(Wal-Mart)等,开始减少从中国采购,或者把在中国的出口企业搬迁到东南亚,实际上有供应链转移的问题。所以可能几重因素的叠加,最后有这么大的下降幅度。

主持人:杰森,您怎么看?

杰森:2月份单独一个月的数据是暴跌20%,当然下跌很大,怵目惊心是无庸置疑的。几个因素,这是以美元计算;如果以人民币计算是16%,如果把1、2月份加一块儿,抵销掉新年效应,跟去年同比下降的数字就不是那么大。

主持人:在预期之内是吗?

杰森:预期之内,但是下降,这是肯定的。换句话说,如果把2月份的歧义值拿走,跟未来3月份平均的话,会看见整体经济面下滑的概念,但是20%不是断崖式下跌。在我看来,2月份这个数字我不会过分解读;我会观望,再看3、4月份的数据,由此订出中国整个产业链转移或者其它宏观长期效应到底有多大。

主持人:2月份即使没有20%的大幅下跌,假设在预期之内比如5%左右,也是下跌。您觉得这跟贸易战有多大的关系呢?

杰森:跟贸易战当然是有关系的。刚才秦鹏谈到一点,很多企业现在开始琢磨是不是要把产业链转出去,事实上企业脱离中国不是贸易战开始的,我们知道从2014年甚至更早,2009年、2010年开始,很多企业就已经看到中国整体经济有点儿脱实向虚,实体企业基本上都不赚钱;虚的包括金融、房地产等是唯一赚钱的行业;整个企业就已经开始慢慢不行了。2014年开始,随着中国劳动力成本以及其它各种成本都上升,很多企业都已经开始琢磨著外移,包括首先走的就是整天被中共掂著踢打的韩国和日本企业,一有事就开始折磨这些企业,这些企业一有机会就开始往外跑,三星等各方面企业跑得很快,到最近这段时间,包括中国的民营企业很多都往外走。

我们知道前一段时间网上有一篇文章,有一位民营企业家陈天庸移民马尔他,问他为什么离开中国?他详细、长篇累牍地阐述中国企业家在中国遭受的一系列痛苦,税务不是核心原因;是制度。企业家处处受煎熬,可以看到中国各方面投资环境都已经让人非常寒心。这是中国的企业家。随之而来,贸易战会加速过程,很多有远见的中国企业家已经搬到了美国,包括富士康、包括中国的“玻璃大王”。整个贸易战会加速过程。

如果未来中美之间进入潜在的冷战竞争,从技术层面到其它各层面的竞争,中国的企业、企业主会更加剧烈地开始转移。这是我看到的核心问题,短暂的出口可以两方面解读,中共更解读为“国际消费疲软”;过年以后,整个欧美消费都比较疲软。不能说是完全不对,毕竟美国去年12月份和今年1月份的零售数据显示不是特别强劲;零售不足,出口就会稍微弱一些,这是肯定的。

但事实上在我看来更大的问题,就是刚才秦鹏谈到的一点,整个这边的采购链或者是那边的产出链,是不是在往中国以外的国家挪的问题。我今年注意到一点,要是看美国出口相对应赤字国家的排行榜,有一个国家窜升很快,就是越南。越南现在一下蹦得很高,可以明显看到,整个中美之间的贸易赤字,随着企业往越南移的过程,越南逐渐对美贸易也在增加,当然跟中国比起来还是小毛毛雨。

我刚才谈到,中美之间贸易不平到什么程度,刚才你谈到,美国在全球贸易是赔钱的,50%是赔给了中国,换句话说,全球其它一百多个国家加在一块儿赚的钱,就是中国赚美国的钱。而中国今年在全球贸易上赚了3,500亿,其中92%是从美国赚的。如果没有美国,中国全球贸易几乎是平的。你就可以看到全球的贸易不平衡,其实就是中美之间的贸易不平衡。这更加佐证了川普要求严肃地谈中美贸易,严肃地让中国从结构性改变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事实上是已经到了危机的程度。

主持人:秦鹏先生,刚才我们谈到,贸易逆差有人认为是贸易战没有用,其实我们看到2月份还有另外一个数据,2月份中国出口的顺差比1月份减少几乎50%,大概是140多亿。所以是不是贸易战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中国的顺差已经开始减少?另外一个问题,您怎么看产业链外移,到底现在有多严重?

秦鹏:关于整个对美贸易顺差减少,我还专门研究过12月份、1月份和2月份的趋势,我们看到12月份总的出口额下降了4.4%;1月份,中国对美国出口(按照人民币计价)上升了1.9%。可是我们知道,去年1月份,人民币和美元的汇率比是多少呢?6.3到6.5之间;现在我们知道是6.7。

实际上是有美元的因素、人民币贬值的因素,还没完全回升回去;另一个因素,刚才我们谈到季节性因素,也就是中国新年因素。如果考虑到这两个因素,就能够看到1月份对美出口下降很大,下降百分比可能是百分之十几的额度。从12月份、1月份到2月份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趋势,我们不能光看2018年总额是上升,还要看趋势实际在变化,这是我觉得很大不同的地方。

贸易战的结果实际在显现,其中体现的是“产业链转移”。我们也知道,在前景不明朗的情况下企业是不敢投资的,包括中国的企业投资也不敢投。我们知道中国的企业实际上是生产类企业,它是用一个指标来衡量──社会融资,社融总额,过去一段时间是下降的趋势;最近一两个月因为放水很厉害,一月份上涨得很猛,二月份又降了下来。当然,如果都放在一起来看,可能整体还是有回升一点,但是就我所了解包括国内的企业家朋友,他们对中国经济的前景不看好,认为跟美国贸易摩擦的背景下,很难再进行投资,同样,外资企业也是一样的。所以,产业链的转移包括中国投资意愿的减少,本质是一样的。

主持人:说到这,我想问一下杰森。我们看到现在不确定性不在减少,甚至在增加,比如中美贸易谈判,本来说是川习会在3月底可能要召开,现在也不知道开不开了,至于什么时候开也不知道,开不开也不知道。如果不确定性这样持续下去,您觉得会不会加速产业链外移的趋势,对中国经济会遭受什么样的影响?

杰森:对,这是核心问题。大家都说,贸易战以来,怎么协议一直不签,到底美国是不是在示弱啊?其实在我看来,不签就是加速中国产业链外移的过程。大家知道,企业最怕不稳定性,对前景的不稳定性。投资企业的周期性很长,从买设备到培训工人,没有五六年就没有开始赚钱的机会,如果在持续不稳定的情况下,就会造成一些企业可能开始考虑,中国还是不是可以长期投资的地方;一旦企业链挪出去,就不是轻易再挪回来的问题。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只能是越来越高,在这样的情况下,企业只有出走,没有再回来的可能性。

但是在我看来,贸易战拖下去、协议迟迟不签的过程本身,对中共就是巨大的威胁。在2018年底、2019年初的时候,我们做过一期节目;2019年,中共有识之士讨论的是如何防止断崖式下跌的问题。因为整体2018年的经济面已经是非常明显不好了;2017年是经济转坏;2018年是非常明显不好。网上有人统计;我自己没有核算,统计出的数据说是中国规模以上企业,比较大的、中型、大型有一定规模的企业,2018年整体利润下降了11%。下降最可怕的是什么企业呢?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下降了将近百分之三十,下降百分之二十七点多。然后私营企业就是外企,外企可能下降了百分之十几,唯一赚的就是国企,利润增长了12%。

所以可以看到,2018年经济面上展现出来的是,口头上是要保民企,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实际上国进民退的状态完全没有变化,而且2018年初说要退税,2018年底、2019年初的时候又高歌税收增加了百分之几。从各角度看到的情况是什么呢?2018年,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极端危机,企业开始有点崩溃的状态;2019年,中共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怎么样防止断崖似下跌的问题。

而出口,我们知道一直是它提振经济的巨大引擎。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出口明显是失落的,因为国际整体、欧洲经济不是特别好。如果这时候由于贸易战,中国的企业包括自身的民企都开始往外挪的话,中共面临的是一种非常凄惨的境地。在这样的情况下,其实着急贸易谈判没谈出结果的一方是中共;不是美国。美国川普反复说了,我坐在这儿不动,每天都在收中国的税。

主持人:对,他说,反正签不签协议美国都会很好。

杰森:因为毕竟有2,000亿收10%的税、另外500亿还收著25%的税,这个税我一直在收,而且我让你一直资产外移,其实我不签协议已经达成了某种目的。中共现在着急签协议。所以可以看到中共是着急的一方,拚命跟美国各种渠道连系。

这一次习近平为什么突然提出来不去?好像中国很有理由,说,我们习主席决定取消到佛罗里达跟你吃饭。其实核心原因是习近平特别怕丢面子,因为他看见川普怎么对金正恩了。而且那是在什么地方?是在越南。川普甩身走了,至少还有越南的主席给金正恩托面子,带他在越南转一圈儿,给他挽点面子,不要让他那么难过地走。如果习跑到佛罗里达的川普庄园,川普甩身走了,你说他怎么样?出门都不知道从哪出。

所以习近平非常担心,万一签什么协议川普不满意,去那里给他吃闭门羹。我想,习近平的做法就是一定要签一个川普不会甩身而走的协议;到时候我们再见面。两方见面是一定的,因为川普有要求:最终我们不管签什么,双方首脑应该在面上见一下。川普谈判的艺术有一个核心的概念,要建立个人关系,让这个人的信誉放在协议执行纸上,他希望习的面子押在这张纸上。当然起什么作用我也不知道,但是川普有这个要求。

主持人:秦鹏先生,现在有这么一句话,有人说,2019年也许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但是可能是今后十年中最好的一年。有很多人对中国的经济真的是觉得比较悲观。您觉得到底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也好还是延续也好,您的看法,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会是什么样?

秦鹏:对于目前来讲,中国还在承受着贸易战的结果;我们讲,关税实际上还在加著。在华盛顿回合的谈判之前,美国专门提出不能搞货币竞争性贬值。所以让中国把货币又给升回来了。当时我们知道最低的时候接近10%。

主持人:降了10%。

秦鹏:降了接近10%,接近1比7的比例;现在是1比6.7左右。实际上就是通过这个方式让它难受,说白一点就是让这10%起效果,这个结果中共还在承受着;2,500亿的整体关税还在承受着,对中国来讲实际上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接下去,就刚才我们谈到一月份、二月份、三月份,即使之后,它可能没有这么大的下降幅度,又因为全球经济的问题,又因为中美贸易战前景不明朗的问题,三驾马车中的“出口”毫无疑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跑不动。对中国经济来讲是一个致命问题。

另一个问题,现在中国政府采取的还是老路,第一是放水,银行发钞票;第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