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4日讯】美国国务院3月13日发布了《2018人权国别报告》,其中有关中国人权部分,重点关注了过去一年新疆大规模关押维族人等践踏人权的恶行,文章也多次提及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发布会上抨击中共在侵害人权方面“无人可比”。

据了解,《2018人权国别报告》由美国国务院下属的民主、人权和劳工局撰写发布,今年有关中国的人权报告共有126页。

这份报告特别谈及了在过去的一年里,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中共政府在新疆大量关押维族人的情况。

报告称,在中国政府作为消除宗教和少数民族认同的再教育营中,80万到200万维吾尔人、哈萨克斯坦人和其他的穆斯林被任意关押。政府官员宣称,这些再教育营是用于打击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但国际媒体、人权组织和曾经被关押的人称,再教育营的安全官员虐待、毒打和杀死一些被关押的人。其中一些死亡事件发生在2018年之前,有关死亡事件是在被关押的人员逃到其他国家后才被披露的。

报告提及了一个案例:维吾尔商人阿布都热西提·塞列伊·哈基姆去年5、6月间在被关押的再教育营中死亡。《自由亚洲电台》的一篇采访报导指出,他因遭钝器重击头部死亡。

报告中提到,少数民族维吾尔族成员报告说,在刑罚制度和拘留营内工作的执法人员和官员实施了有系统的酷刑和其他有辱人格的待遇。有幸存者指控,中共对被拘留者进行触电、水刑、殴打、压迫、注射不明物质和冷藏细胞(见第6节,国家/种族/少数民族)。被禁止的法轮功精神运动的实践者和全能上帝教会的成员也在拘留期间报告了有系统的酷刑。

人权报告还涉及了中国人权的其他突出的问题,包括:政府强制拘捕、失踪、酷刑,甚至非法杀害,对记者、律师、作家、网民、异议人士、访民及其家人进行暴力攻击和刑事指控,网络审查和封锁,干预和平集会的权利和结社自由,包括过于严格的限制国内外非政府组织,严厉限制公民的旅行自由,严重限制宗教自由,强行遣返朝鲜难民,官方在西藏打压言论、宗教、迁徙、结社和集会,以及继续拒绝流亡居住证国外的持不同政见者、法轮功活动家或“麻烦制造者”的众多公民重新入境中国等等。

报告指出,在中国,任意逮捕和拘押仍然是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赋予公安人员广泛的行政拘留权,对个人无需正式逮捕或刑事指控就能长期关押的权力。

过去一年,中共还肆意利用行政拘留来恐吓政治和宗教支持者,并防止公众示威。不少律师、人权活动人士、记者、宗教领袖和信徒、前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也持续受到任意拘押或逮捕。而行政拘留形式包括强制戒毒治疗(针对吸毒者),“监护和培训”(针对轻微的刑事犯罪者),以及政治活动家和宗教信徒,特别是法轮功学员的“法律教育”中心。

报告还特别提到中共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在秘密的地点将一些人长期关押。最典型的例子是:人权律师高智晟从2017年就被“失踪”,一直到2018年高智晟仍然渺无音讯。

据《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9月的报导,高智晟的家人说,高智晟被警方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但是当局没有公布高智晟被关押的任何详情。此外,去年11月,中国纪录片获奖摄影师卢广在到新疆旅行后失踪,中国也没有向卢广的妻子透露卢广被关押的地点和他的状况。

维权律师王全璋据报在被单独关押超过3年后于去年7月现身在天津拘留中心。去年12月26日,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法庭不公开审理。

中国法律禁止身体虐待和虐待被关押者,并且禁止狱警逼供,侮辱犯人尊严,殴打或怂恿其他人殴打犯人。但是,自由亚洲电台去年9月报导,六四天网的创始人黄琦在被多次审讯期间受伤。黄琦被控向海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各方消息来源称,监狱方面剥夺黄琦的睡眠和及时就医,企图以此迫使他认罪。

此外,这份报告还提及来自国际社会的有关中共摘取良心犯器官作移植的指控,报告称,“一些活动家和组织继续指责政府不自觉地从良心犯中收获器官,特别是法轮功成员。”

报告中提到了中共政府暂停或撤销一些接受敏感案件的律师的营业执照或法律许可,例如捍卫民主异议人士,家庭教会活动家,法轮功学员或政府批评者。

其他威胁人权律师或以其他方式施加压力的政府策略包括非法拘留,对律师事务所进行模糊的“调查”,取消律师资格,骚扰和实际恐吓,以及拒绝获取证据和客户。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2018人权国别报告》发布会上特别点名中国,称中国(中共政府)在侵犯人权的问题上“无人可比”。

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杨建利对《美国之音》表示,蓬佩奥作为美国国务卿能公开这么说“不太容易”。他表示, “由于国际社会的外交考量,许多国家对中国人权的恶劣纪录不敢说话。我们非常欢迎美国国务卿能够做这样符合事实的表达。”

(记者何雅婷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视频:美国人权报告:中共迫害人权“无人能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