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晚上回家,路过一条小巷,偶尔向路边一瞅,次第排列的都是一些闪著霓虹灯的门面,写着“休闲足浴”一类字眼,里面人影晃荡,多为年轻女子,穿的青春、亮丽、时尚,也描眉抹粉,或浓妆、或淡妆。在沙发上,也偶尔能看见有男子或斜靠、或勾腰而坐,和她们说笑。每当看到这些情景,我都感到心头的痛,说不出一种难过的滋味。其实,谁都知道,他们想干什么,欲寻求什么?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这样的店铺遍及各个城市、乡镇的大街小巷,参与的人不知有多少,也毁掉了多少的家庭,酿造了多少的悲剧。他们或主动、或被动的为了钱、为了寻求感官的刺激等,不管相识还是不相识的出卖自己的肉体,出卖自己的灵魂。他们中既有高官富商,也有市侩小人,更有靠出卖体力的农民工,各个阶层、各种社会地位、不同年龄阶段的人都掺和其中,败坏著人类的道德,损毁着人类的根基,也在将自己推向罪恶的深渊。

“饱暖思淫欲”成了一些人的经典,为自己干坏事找了一个漂亮的借口。特别是一些有钱有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钱不仅出入各种娱乐城,还购置多处房产,专门用于包养情人、二奶,发泄兽欲,满足那点低级的欲望。然而更可悲的是,这些人不仅没得到好处,反而让自己命丧黄泉或锒铛入狱。

曾看到一篇报导,某著名外语大学一博导兼院长,多年来,以指导论文为名,将多名女学生奸污。学校本是育人的场所,是社会道德和伦理得以延续和宏扬的地方,教师为人师表,自古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可是,在当下的社会,有一部分教师披着教育者的外衣,实则是罪大恶极之徒和人中残渣败类,禽兽教师频频出现,畸形的师生恋更是众多,让幼小的心灵蒙受沉重的阴影。古语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者就如父母,本应将慈爱给予受教育者,将高尚的品格传承给学生,然而他们却不分辈分的乱伦,完全失去了为人师者的尊严,将纯洁的师生关系玷污,成了衣冠禽兽,让自己罪孽深重。

人类社会作为大觉者开创的一层特殊空间,人伦规范是作为一个人必须首先应该做到的。没有人伦,则与禽兽无别。君臣、父子、夫妇、师生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长幼有序、男女有别,应各行其责。一旦超越,则违背神的初衷,也一定会受到天谴。在几十年前的社会,未婚同居、非婚生子是一定受到公众和家族谴责的。特别是在古代,出现这类事情,是非常可耻的,很多人选择自尽或被驱逐出家门。然而,历史走到今天,特别是近几十年来的无神论宣传和进化论的误导,人们不再相信神佛的存在,不相信因果轮回,不相信善恶有报,没有心法的约束,无度的放纵自己的欲望。在性解放的宣扬下,人的魔性大发,整个社会的乱伦、乱性,同性恋也到处都是。上海还曾举行过同性恋文化节,颠覆了几千年来的伦理观念,太多的人失去了道德规范的约束,精神空虚到极致,只在感官的刺激中寻找低俗的乐趣。八、九十岁的老翁与妙龄少女组成家庭,花甲老妇找二十来岁小伙,为了什么?更有亲生父亲奸污女儿,叔伯与侄女勾搭等,简直混乱到极致。

“万恶淫为首”,很多人都知道。几乎每个人都不喜欢在自己家出现淫乱的事,但很多人却控制不住自己,总想寻求点家庭之外的什么才觉得过瘾。因道德的下滑,各种淫秽的东西到处充斥,裸体画到处都是,大马路中间挂着,商店橱窗里也摆在显眼的位置,时刻都在刺激人的欲望;电影、电视没有点床上镜头,收视率都受影响;文艺作品没有性爱描写,人们都不愿买。那些扫黄啊、禁淫啊不过是骗人的伎俩,垃圾的东西已深入骨髓了,反被当成了正常。即很多人的是非、善恶、好坏、正邪观念完全颠倒了。

据考古发现,古巴比仑国的灭亡、玛雅文明的消失、希腊文明的沉落都与淫乱密切相关。商纣王因写淫诗亵渎女娲娘娘,遭到天谴,被妲己迷惑,断送六百年的江山。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历朝历代的崩溃、毁灭多因统治者的荒淫所致,诸多家族的衰败也多因淫行引发。历史沉痛的教训难道不值得所有人深思吗?

但愿更多的人能早日醒悟,抛却邪念,遏止心头蠢蠢的欲火,不与罪恶为伍,走向美好未来!

——转自《正见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