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八日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6月05日讯】【今日点击】(3482-1)

【石涛评述】

提要
三十年前的今天四月二十八日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石涛评述。89六四30周年的纪念,我个人主要是跟大家分享,我个人曾经经历过和听到过的故事。那再跟大家分享,在自由亚洲电台它登了一些,主要是以吴仁华先生他写的回忆录,来跟大家分享89六四当时的场面。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到了5日,4日因为是共产党杀人,其实后来知道,在3日晚上到4日凌晨杀人的那些军人,他们大多是从这个公主坟那边过来,然后走到建国门,应该叫,那叫什么八里庄大概是,我忘了已经,到了通县那边这个部队就走了,杀人的部队就是走过,走了一过场,走了一过场。

当时闹得比较凶的,我后来我们可以看到的,我就是到了6日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建国门立交桥,你过了建国门立交桥之后在桥上,在你的右手边就是我们原来叫华侨饭店。还有一个饭店是日本人的,长富宫应该,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啦,长富宫。华侨饭店在先,长富宫在后,而在左手那边就是外国记者俱乐部。

然后里面呢,实际很多它是住了一些外交官。那个楼原来是六层楼,六层还是八层楼,红砖楼。在他们过桥的时候,过境过桥的时候,因为这是到了建国门这头。

我们到5日的时候,就听说是从那个外国记者俱乐部,那儿有人开枪进来了,打军人,军人是这么解释的,然后军人打了排的枪。

那个我印象太深了,他是横著打竖着打,他打的。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他没有打玻璃,他打的是窗户跟窗户之间的墙面,打了一溜。每个枪眼,枪眼大概有这么大,因为那个枪眼留了好几个月。我们从建国门桥过去的时候,你都可以看,他竖着打的然后横著打。后来不知道它的玻璃窗户是怎么样,但是那个枪眼是非常明确的。有消息说当时有说,军人后来冲到外交俱乐部里面去了。

按照一些国际惯例来讲,中国军人是不能冲进去的,那地方是属于外国人,就外交领地的。当然在当时消息是比较混乱,但是枪打着枪眼那是真真确确的,那真真确确。

再到了5日的时候就是中央,我印象另外比较清楚的就是,北京电视台第二台,大概用了袁木的话,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这是我在多少年一直都跟大家解释的,当时北京电视台的摄影记者,站在了英雄纪念碑的第二层,它一共有三层,站在第二层,那是花岗岩的石头,花岗岩是在石头当中最硬的一种。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然后他就镜头往前推,这么大枪眼儿,他一直推满了镜头。这就是北京人的说话的方式,天安门广场没放一枪,两枪,对吧。一枪,没打一枪,打了两枪, 打了一万颗子弹,所以叫没放一枪。这是我个人亲眼,这是我眼睛都看到的枪眼儿。

另外一个就是在建国门桥的,那应该叫国贸大厦,那是在当年北京少,就那么些高楼。国贸大厦在当时来讲是,应该讲是最奢侈的吧,就是最好的一个啦。很多外企能够租,大的外企都租这个国贸大厦。国贸大厦大概在20层,17、8层到20层左右,它是全玻璃的嘛。它是那个防,那叫什么,反正就全玻璃的,那一块整个玻璃是打碎的,那是打碎的。那后来当时说法说,军人是解释是有人砍砖头砍的。后来给国贸大厦,国贸大厦应该是有外资的钱在里头,国贸大厦的管理的老外给气疯了,说从你们军队里,找个投手榴弹投最好的,你砸了它试试,你砸了它试试。那个你可以看到整个打碎了,那是完全可以,而且它的高度高嘛。

那当然有后来说,说军人当时进了广场的时候,那些军人都跟疯子一样。有人说吃药了,有人说这个,有人说那个。那其实我以为今天习近平的责任,就有一份责任把真相告诉老百姓,当年他的父亲是反对开枪的,他的父亲是反对开枪的。这是我跟大家讲我看过的,看过的枪眼儿,6月5日就可以看到。另外最邪乎的就是在南礼士路,南礼士路广播电视部,对面是国家海洋局,我记起来了,国家海洋局,十字路口对吧。然后南礼士路这条路的另外一侧,一边是这个复兴商业城,我现在不知道有没有啦,这都20多年前的,复兴商业城,然后是中石化应该。

中石化的大楼当时正在盖那栋楼,那现在什么样不知道,当时正在盖中石化那个大楼。那它们的对面是二炮,二炮宿舍和二炮礼堂,在对面。那在中石化大楼建楼的时候,那个时候周围的围墙呢,是用那个洋铁皮,就白的那种铁皮做围栏,我们叫洋铁皮,它做的围栏。你知道在南礼士路跟长安街,这八角这地方,那地方应该叫西南角,八角那儿,因为它另外一侧是广播电视部,那是地铁路口,下地铁的。南礼士路占的地铁口,它那个洋铁皮是顺着地铁口,一直往下延伸的。

一米见方,我自己数过啦,这是咱数的,一米见方,13个还是11个枪眼。这是我个人其实,那不敢手指头数啊,就这么看着。

因为到6月5日的时候,军人已经占领了南礼士路十字路口,跟这个复兴门复兴门立交桥,复兴门立交桥。6月4日早晨差点被人打死,等到6月4日晚上的时候,就骑车回到城里去看去。那时我当时数过的,而且枪眼的大小不同样,那是我印象非常深的。那当然这铁皮,我不知道这铁皮还有没有。那后来因为它在那放了大概两三个月,6月分开的枪,9、10月分都秋凉了那个东西还在,没人动。

当时没人动的感觉,给我的体会说这就是北京人,永远记住,尽最大可能记住。

当然后来也就这么回事啦,那个11个或者到13个枪眼,大概就是一坪米。

另外就是南礼士路进地铁口,你现在你进地铁往下走嘛,然后那是它的那个地铁站那个门嘛。它的迎面上原来是白墙,上头是玻璃,这白墙,这么大,那是枪打上,我不知道是什么枪,子弹打的。打了之后那个白洋灰,不就白灰、灰膏就掉下来了,崩下来这么大的窟窿。那个窟窿,一直到89年的11月分才给堵上。那时候老坐地铁,每次坐地铁就看着这窟窿。当然说死多少人和烧军车这时候,6月5日没有。烧军车,打杀这个,追杀打杀军人,那是到,可能到了6日7日。

因为前面开枪的人走了,结果后来的军人又来了。那再有就是这个杜宪,杜宪在当时中央电视台穿的黑衣服,跟她的搭档,那是被人们被所有人都记住的那一幕。杜宪在播的时候呢自己都快哭了,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感人的场面。

那跟大家分享一点相关的内容。4月27日大游行之后,28日30名知识分子连署公开信,反对上海整顿世界经济早报。整顿世界经济早报,江泽民干的,那整个学术界不干了,反对他。官方媒体正面报导了4月27日大游行,而李鹏主持,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扩大会议,所以这是当时我们看到的4月28日。4月28日相对来讲是非常平稳的,29日就比较突出了。29日因为是袁木出来了,那袁木呢当时叫国务院发言人,他是替李鹏说话的。而袁木的讲话呢相当的邪恶,只能这么讲,相当的邪恶。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