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文:惨烈的迫害在呼唤着人间正义(7)

——二十年来遭受中共惨绝人寰家破人亡迫害案例之七

刘殿元四口之家的悲惨遭遇

走进辽宁省凌源市小城子乡肖杖子村,就会看到一处破败的门房,房顶上长满了杂草和小榆树,屋内已出现多处塌陷,推开銹迹斑驳的铁门,在吱吱扭扭的开门声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小树林:院子里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和杂七杂八的比碗口还粗的榆树。

透过杂草和小树可以看到三间破败的主房,一口水井及散放的被野草和土半埋的小驴车等农具,整个院落显得分外的凄凉和萧瑟。这一切一切仿佛在向我们控诉著这个四口之家的悲惨遭遇。

家中的男主人公叫刘殿元,1938年出生,今年80岁,从1999年9月到现在,经历了七年冤狱、四年半的流离失所,2015年11月再次被绑架,在79岁的高龄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目前在冤狱中遭受着迫害,还有十年多的监狱生活等待着这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女主人也被非法劳教三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殿元年轻时很能干,人也聪明,当过干部、教师,后来又自学中医,在大队的诊所当大夫,还带过徒弟。1985年开始承包工程、搞建筑,钱有了,名出了。然而过度的劳累使刘殿元的身体越来越坏,患上坐骨神经痛、胃和十二指肠溃疡、慢性肝炎、神经衰弱等疾病。

他本身当过医生,又找沈阳第四医院的专家治疗,但都不见好转。后来,刘殿元的妻子和他离婚了,钱没了,家散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刘殿元心灰意冷,最后满脑子仇恨,满肚子怨气。1994年夏刘殿元和离异的带着两个孩子的刘玉芳结了婚。

1995年,刘殿元接触到了法轮功,随着修炼,刘殿元一身的慢性病都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亲朋好友看到他身心的巨大变化,无不赞叹法轮功的神奇功效。

1999年9月,刘殿元和姐姐正在家里看书,小城子派出所警察非法闯入家中,没有任何理由就抓走了刘殿元和年迈的姐姐,后刘殿元绝食才被放回家。

2000年6月14日,小城子派出所警察再次闯入刘殿元家里,只因为害怕刘殿元上北京,就将他抓走,非法拘留60天。

2001年7月31日,刘殿元被内蒙古宁城县公安局局长刘兴理伙同凌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付艳玲和小城子派出所所长刘俊臣绑架。过了几天,警察又问:“你还炼吗?”刘殿元说:“炼。”警察说:“你要是不炼了,写‘三书’就可以放你回家。如果还继续炼就判刑。”刘殿元最终没有妥协,被冤判七年,后关押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第四监狱,那一年他65岁。

这七年间,刘殿元遭受了常人无法想像的痛苦,等到刘殿元被释放时,家属把人接出来一看,根本认不出原来的模样,刘殿元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已不能直起腰来,虚弱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不住的咳嗽,吐出的是脓,后来开始咳血,一家人抱在一起痛哭。

2010年10月12日,凌源市国保大队队长陈志伙同兴源派出所又一次闯入家中绑架了刘殿元,由于身体检查不合格,被非法绑架12个小时后取保候审,后被凌源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法院去抓人时刘殿元走脱。

刘殿元(73岁)被迫流离失所,从此再也没能回家,家里的房子塌陷了,院子变成了树林,家里的土地荒芜,一百多棵果树无人采摘。而刘殿元老人却因为年纪大了无处打工,导致居无定所,生活非常困苦。

2015年7月,刘殿元出了车祸,电动车被撞碎了,左腿小腿处骨折、腰部受伤,不能翻身,锁骨有裂痕,脊椎也受了伤。赶到的120医生和交警都说撞人的车主至少得赔偿刘殿元医药费等30万元。

当时的刘殿元因长期受迫害,家里已经一贫如洗,如果得到这笔钱,能解决许多生活困难。但是刘殿元没有要车主的赔偿……车主感激的说,我真是碰到好人了,要不就真得倾家荡产了。

那时的刘殿元已经78岁了,大家都清楚,这么大岁数的人骨折是很难治愈的,可是刘殿元没有吃药、没有打针,每天坚持学法炼功,短短一个月就神奇的痊愈了,又能骑车了。

不幸的事又发生了,灾难再次降临在70多岁的老人身上。2015年11月9日,在凌源亲属家里吃饭的刘殿元被建平县公安局伙同凌源市警察绑架……

2016年4月7日,春寒料峭。一个头发花白,骨瘦如柴戴着手铐的耄耋老人由警察架著、蹒跚著走入辽宁省建平法院。他就是不幸再遭魔难的刘殿元。在建平县法院法庭上,刘殿元见到家人就哭着说:“警察造假,明明是在凌源亲属家抓的他,可因为没有抓他的证据非得说是在建平一个装满书和资料的房子里抓的……”

刘殿元被建平县法院法官李岩一审判刑11年半,所谓的“罪名”是起诉江泽民和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老人当庭明确表示无论啥结果都要上诉,但家人无钱请律师,后来在法院和看守所的恐吓欺骗下错过了上诉期。近80岁的老人在身体极度衰弱,不符合任何收监条件的情况下,还是被送到辽宁沈阳第一监狱非法关押。

不可思议的是直到现在家属也没有收到法院的判决书。2017年年初,家人去辽宁省沈阳第一监狱探视刘殿元。现年80岁的老人身体非常衰弱,已经瘦得皮包骨,是被犯人用手车推出来和女儿见面的。

家中的女主人公叫刘玉芳,今年61岁,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家庭妇女,出生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刘玉芳直到28岁那年才结婚,生了两个孩子。在女儿四岁、儿子二岁时,丈夫有了外遇后办理了离婚手续。辛辛苦苦新盖的四间平顶房和所有财物都给了丈夫。

此后刘玉芳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孤苦无依的生活……

1994年中旬,经人介绍刘玉芳与当地小城子乡的刘殿元结婚组建了新家。1995年夏天,经亲属介绍喜得大法,看见《转法轮》就感觉特别亲切、爱不释手。

2001年7月31日,又被辽宁省凌源市国保大队队长付艳玲和小城子派出所所长刘俊臣绑架。当时刘玉芳不走,几个警察就强行把她抬上警车。这时刘殿元三儿媳站在警车前挡住警车不让把刘玉芳带走,所长刘俊臣下车拽开了刘殿元的三儿媳,开车就跑了。

在凌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因绝食身体虚弱被放回家。

2002年1月,快过年了刘玉芳在家里正淘米,准备压面蒸过年吃的豆包,被小城子派出所三名警察诱骗到凌源拘留所,然后非法劳教三年、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她的女儿,女儿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后放回家。

刘玉芳在马三家被迫害的几次吐血,有出气没进气,喂水都咽不下去,叫名也不会答应。警察和狱医却叫她自费去外面的医院就医,可这时的卡里只剩下八角钱了,也就没有去医院,就这点钱还是16岁的女儿靠摊煎饼卖的钱呀。

2004年7月9日,在儿女的日思夜盼中,刘玉芳终于回到了家。

2004年8月5日,刚回到家里还不到一个月的刘玉芳想去赤峰监狱看望刘殿元,因家境贫寒没有路费,就决定自己骑自行车去。漫漫八百里的探夫路啊!不知道这位善良的妇人流了多少的汗水,流了多少心酸的眼泪!可警察的一句“不让见”就让她所有的辛苦和满心的希望付之东流……

2010年10月12号,刘玉芳早上听见有人敲门,一开门突然闯入很多警察,在未出示任何搜查证和逮捕证的情况下非法把刘玉芳绑架到看守所。法院则以莫须有的罪名又冤判我4年徒刑。

在2010年过年的那天晚上,差点就没有命了。在年夜晚上的12点多钟,看守所的干警把我从宿舍里抬上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

2002年1月,刘玉芳女儿和刘玉芳一起被小城子派出所三名警察抓到拘留所,害怕女儿因为父母被迫害去上访,所以女儿也被拘留了十多天才放回家,母亲被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

女儿今年33岁,当年母亲被绑架时,仅仅十六岁,正是花一般的年龄,许多孩子还依偎在父母的怀里撒娇,可这十六岁的女孩却辍学撑起了不该撑起的这个家的重担。

刘玉芳的儿子,在14岁时父母就同时被迫害,家里就剩他和16岁的姐姐相依为命,瘦小的身体也承受了很多不应该是这个年龄应该承受的苦难。

在被中共惨无人道的二十年迫害中,有多少像一家的悲惨遭遇,真是罄竹难书啊!迫害中的人们盼望着这场迫害早日结束,期盼著一家人有个合家团聚的时刻。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